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替宋 > 第112章 路在何方

第112章 路在何方

    来时三十六,归时十八双,这是宋江起义时焚香拜天,诚心祷告的誓言。

    他们三十六人人人本事高强,虽然转战各地,虽然遭到张叔夜的埋伏,却不曾损伤一个。

    本以为这次接受招安就能开启人生的新篇章,没想到等待他们的又是阴谋算计,又是种种见不得光的勾当。

    他们的领军人宋江莫名其妙被毒死,而他们凭借一腔怒火为大哥报仇,现在看看也是落入了歹人的算计之中,平白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燕青李逵骑着宇文虚中送的快马,很快就离开了这块伤心地。

    他们确认没有人追踪后便抓紧寻找一路上的暗号,四天后终于跟从前的兄弟们会和在一起。

    这些日子躲避官府的追踪,其余散去的兄弟也不敢打家劫舍,只能各自打猎、吃些树皮勉强为生,燕青等人找到这些老兄弟的时候,发现这些曾经意气风发的兄弟各个神色颓唐,眼神空洞,虽然还活着,却已经了无生气,如行尸走肉一般。

    “路在何方啊……”

    梁山泊是不能回去了,他们在开封闹出这么大的事,如果回了梁山泊继续扯旗,这不是明摆求官军来杀他们。

    “现在,最好的办法也只有兄弟们各自散了,以后天各一方,也好过被官军一起收拾了。”

    说这话的人是全军的副帅吴加亮。

    此人身材消瘦,面色蜡黄,喜好穿洁白的儒袍,有一肚子蔫坏的主意,是义军的副帅,全军上下都以教授称呼。

    大家都习惯听从读书人的主意,说要散伙,众人虽然面露不忍之色,却也都万般无奈,纷纷点头。

    不然,还能去哪?

    “我反对!”

    出人意料的是,平素对吴加亮言听计从的粗汉李逵居然第一个跳出来,他震动一双满是紫黑结疤的粗壮手臂,高呼道:

    “当年俺们势单力孤,是宋大哥带俺们结义,这才让官府畏惧。

    如今若是各自散了,以后单打独斗,就算各个如武二郎一般的好武艺,又能如何?”

    头发肮脏杂乱的武松听见李逵说起自己,木然抬起一双铜铃般满是血丝的眼睛。

    “不错,我等聚在一起,谁也不敢小觑我们。

    若是散了,只怕三两个差役就能随意拿捏。”

    武松的声音如破锣一般听起来让人非常不舒服,吴加亮皱起眉头,道:

    “那二郎以为,我得该去何处?

    去太行山?还是再回梁山泊?”

    李逵大呼道:

    “都不去,我等去江南投明教教主邢道荣如何?”

    众人从没有听过什么明教教主邢道荣的名号,燕青赶忙将他们逃出来的故事说给众兄弟,不出意料,吴加亮冷笑一声,摇头道:

    “咱们吃了朝廷这么大的亏,你现在居然还相信朝廷所言。

    什么大周皇室?北周都灭了数百年,哪还有人想着复国,这不是胡扯?”

    见李逵瞪大眼睛杀气腾腾看着自己,吴加亮口气稍稍放松几分,劝道:

    “我也是给诸位找一条出路。

    说实在的,诸君聚啸一方,终究是死路一条,还不如各自散了,隐姓埋名,朝廷还能将我等尽数找到不成?”

    大事上听吴加亮的建议还是李逵的安排?

    梁山众人心里都有数。

    经过吴加亮的劝说,除了少数几个巨盗不愿放弃,还想继续聚众做大事,其他不少人都动了就此散了的念头。

    天下这么大,他们隐姓埋名躲藏几年,大宋肯定一早就当他们死了,若是聚在一起,引来官军大围剿,只怕难免一死。

    燕青见众人都有退意,终于忍耐不住。

    他缓缓起身,冷笑道:

    “吴教授让我等就此散了,是不是大家再也不见,以后就不会有人找教授的麻烦,而教授也可以安安心心,继续当教授?”

    吴加亮刚才还和颜悦色,这会儿脸色却逐渐变得一片森冷阴寒,他皱眉道:

    “小乙,你说什么?”

    燕青还是第一次见吴加亮这般模样,不过箭在弦上,他也只能咬牙道:

    “吴教授,小乙想知道,你从哪里得来的重甲、钢刀?”

    “宋大哥蒙难,大家说好一起求李娘子伸冤,为何小乙去了,吴教授却不通传一声,直接带着兄弟们放火杀人,来取肃王性命?”

https://sto520.com

    “还是说,吴教授从一开始就没有想着要求李娘子伸冤,本就是想借李娘子把肃王引来,好将他杀死在御香楼中?”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吴加亮投去,都有几分疑惑、不解和戒备。

    他们当日是因为宋江惨死,愤怒之下没了主意,才热血上头听从吴加亮的指挥企图弑杀赵枢。

    可这几日藏匿起来,他们来逐渐冷静下来。

    肃王这个人跟杨戬、蔡京是一伙的,杀他肯定是为民除害,但问题是用燕青骗取李师师信任,再把肃王引过去的手法实在是有点刻意。

    更别说一日之内,吴教授还准备了这么多的甲胄,规划好了逃跑的路线,还找到了一个认得赵枢样貌的助众人一起行刺。

    这一切都像特意准备一般。

    吴加亮心中暗道不好,却也反应迅速。

    “这诡谲手段,属实是对不起小乙。

    可肃王防备森严,寻常手法万万杀不得,也只能用如此手段,没想到如此都功败垂成,说明这肃王气数未尽,这也是无可奈何。

    至于那些铁甲,是与高太尉相识时,我认得一个殿前司的好汉,他听说宋大哥被歹人所害,愤恨不已,所以才给我们寻了几套步人甲,想助我等成功。”

    吴加亮解释的毫无破绽,他还加上一句,如果燕青不信,他可以叫那位好汉来对质。

    这把燕青怼的没话说,也只能承认自己是胡言乱语。

    但他抱着最后的希望道:

    “事关我等未来大事,小乙愿意想与那位义士见见,不劳兄弟们同去,只要吴教授说出那人姓名,我独身潜入开封便是。”

    吴加亮终于脸色大变,嚅嗫道:

    “小乙果然不信我?”

    ·

    这几天赵枢也没有闲着。

    开封牧的名头虽然只是个空头荣誉,但官家让他督办此事,他自然有权力调动四周,对之前刺杀自己的众人展开仔细侦查。

    当然,这种事情都交给手下人来对付,赵枢这几天的事情一直在请客和吃请。

    亲自支援他的蔡攸和幕后坐镇的蔡京都跟赵枢喝的其乐融融,顺利完成了只有蔡绦受伤的世界。

    高俅、李若水、张叔夜也被赵枢凑在一桌,大家喝的非常欢快。

    最后得到邀请的是自己的几个亲兄弟。

    太子赵桓和郓王赵楷都接到了赵枢的邀请,约定一起赴肃王府饮宴,这两位兄弟也都答应的好好的,只是到了饭点,赵桓推说突然身子不适不能上门,而赵楷也表示今天皇城司正好有公事不能上门。

    “啧,亲兄弟这么不给面子,这就很过分了。”赵枢非常平静地自斟自饮,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宇文虚中坐在他身侧,帮赵枢把酒壶填满,微笑道:

    “郓王真是糊涂,与童贯联手还不是与虎谋皮。

    成了也不过是童贯的提线木偶,现在败了,就算他藏得再好,也难免也被童贯下手处置。

    李纲那边我已经联系好了,随时就能下手。”

    赵枢哼哼一声,岔开话题道:

    “本王已经仁至义尽,我那三哥儿不肯上门好好谈谈也没办法。

    除了这个,另一件急事叔通可察访清楚?”

    宇文虚中笑道:

    “那件事太好查了。”

    他从怀中取出一张纸,赵枢接过,只见上面居然写着一人的生辰八字。

    “这是什么东西?”

    “咳,这是邢教主,呃,邢知县女儿的生辰八字,我为肃王求来的。”

    宇文虚中眨眨眼,“说来也巧,广平郡王本来准备聘邢知县的女儿为妻,可因为邢知县失踪,朝中多有传闻说他作奸犯科,行不法之事,故此退了这门婚事。

    大王,好机会啊。”

    广平郡王是谁来着?

    赵枢回忆半天,突然大骂一声:

    “靠,赵构?”

    “对啊……臣都说过是广平郡王了。”

    “以后还是直接说名字吧,这么多人我记个屁啊。”

    别的兄弟的老婆可能赵枢还要做做工作,可赵构……

    “咳,娶王妃的礼节是啥来着?”

    ///txt/142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