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有一座噩梦城 > 第二十二章 神秘墓穴,空棺疑柩

第二十二章 神秘墓穴,空棺疑柩

    提到姚无敌,另外两人也是满脸愤恨。

    “姚无敌,挑梁小丑尔。”姚冷秋惜字如金。

    “对,要不是族规森严,我一定可以打的他跪地叫爸爸。”姚无夏说道。

    “我只用三刀。”

    姚暖春一拍长刀,豪迈勇武。

    春夏秋三兄弟相互对视,感觉顿时就起来了,他们再看向鬼气森森的山林,也没有那么可怕了。

    “兄弟齐心,其力断金!”

    姚暖春忍不住说道。

    “对!”另外两人齐声应道。

    春夏秋三兄弟动情相拥。

    “二弟,三弟!”姚暖春说道。

    “大哥,二哥!”姚冷秋应道。

    “大哥,三弟!”姚无夏也想两人说道。

    “三第,二第!”

    “大弟......”

    “三哥.....”

    “.......”

    “停停停,乱了乱了……”

    老大姚暖春喝止,刚刚三人你一言一语的,成功混淆了辈分......

    ......

    春夏秋三兄弟携手走进山脉。

    山中幽寂,寒气森森,颇为诡异惊悚。

    姚冷秋进入山林后,便一直心绪不宁。

    为了缓解这份不安,他开口问道:“你们说每代都有族人感应到夸父之心,但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动身去寻找啊?”

    “跟族规有关吧,我上次灌醉大长老后套出来......”

    姚暖春将挡在前方的一颗乔木砍断,缓缓说道:“似乎是某种禁忌,后辈弟子不允许靠近无生海,说海中有大恐怖,就连大长老都很不安。”

    姚冷秋闻言愕然。

    “大长老修为一品了,位列天榜前列,还有什么大恐怖能让他老人家不安?”

    “这只是一种传闻罢了,那天大长老喝多了,还没于我细说便睡着了。”

    姚暖春摇头表示不知,不过他随后又满脸神秘。

    “我还听过一个传闻。”

    “抢走夸父之心的那位前辈在海外修建了陵寝,并将夸父之心带进去陪葬,不过那位前辈晚年遭遇不详,肉身不坏,并且发生某种诡异的活化,族中长者就是忌惮那位前辈,才没有取回夸父之心的......”

    姚无夏怒道:“真不要脸,若我们找到陵墓,一定要把那人挫骨扬灰......”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热闹,突然天光一亮。

    他们猛地抬头,就看到苍穹之上有流光划过,如同星辰坠地,直直投向他们前方不远的地方。

    流光坠入山中,却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只得一层濛濛光芒荡开,一座陵寝的模样映照其中,但旋即消失。

    “我靠,真有陵寝……”

    姚家三兄弟震惊的久久无言,他们对视一眼,突然拔腿向陵寝浮现出跑去。

    ……

    周正眼前一亮,感官重新恢复。

    他发现自己正处在阴暗石洞里,石洞的顶部呈光滑弧形,显然不是自然产生的。

    在他面前有一条又宽又深的大河,河水已然干枯,河道地步殷红如血,触目惊心。

    河床之上架着一座铁索桥,桥头立着一块石碑,上书:“奈何桥。”

    在一旁还有一行小楷,书写着:“一入奈何永不归,奈何桥上叹奈何。”

    奈何桥上有不少鸟兽雕刻,栩栩如生,眼含悲切不舍,而在奈何桥对面,就有一座宏伟高大的地宫,地宫外表四方,形如棺材。

    周正忍不住皱起眉头。

    他自然知道奈何桥为何物,只不过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此处?

    按说度厄舟应该直接把他传送到核心构件附近,莫非核心构件就藏在这里?

    他心中一动,开始四下张望寻找起来。

    然而很快他就放弃。

    他后面空荡荡一览无余,能搜索的地方只有眼前的地宫。

    夔牛棍自须弥纳戒中弹出,他伸手抓住,夔牛棍被他真气催动,立刻有电光跳跃,缭绕不决,让周正有几分雷神在世的风采。

    他打起全部的精神,缓步走上奈何桥。

    吱吱呀呀.......

    奈何桥来回摇晃,周遭空气猛地变得冰寒,连带他的体温都在缓步下降。

    他眉心狂跳不止,似乎某种恐怖即将降临。

    周正下意识的加紧脚步。

    然而就在他走到一半时,奈何桥上雕刻的鸟兽突然动了起来。

    “戾!”

    声音缥缈不定,阴气森森,犹如自九地鬼蜮传出,与此同时,一头全身黑色的三足乌已经悲鸣一声,向周正脑袋抓下!

    周正能够清清楚的看到,三足乌眼神里充满了悲伤。似乎蕴含了极为丰富的感情。

    啪!

    周正夔牛棍当头砸下,立刻把这头三足乌震成无数粉末。

    紧随三足乌之后,无数鸟兽也展开攻击,但是这些鸟兽力量都脆弱许多,几乎不用碰触,夔牛棍只是劲风一荡,就能碾成粉末。

    然而这里的鸟兽似乎极多,又似乎不死,如同无穷无尽一般前仆后继攻来,声势极端浩大。

    周正还想再战,却心中一颤,一股悲怆之意自心底生出。

    这种情绪如同一片乌云笼罩心头,世上一切再无生趣,唯有一死才可解脱。

    他下意识的收起夔牛棍,就想朝奈何桥外走去,恰在这时琉璃佛光骨中传出一丝清凉之气,浇醒了周正。

    “这些鸟兽非常古怪,化成粉末后还可以污染人的心智。”

    周正立刻明白过来,他索性收起夔牛棍,全力维持琉璃佛甲,埋头冲奈何桥对面冲去。

    这种被动防御的模式非常有成效,周正没有多大险阻的闯过鸟兽阻拦。

    他一踏入岸边,这些鸟兽立刻安详无比,又复归变成石雕。

    周正无意中回头,看到最近的一头豹子模样的野兽,眼中涔涔泪滴,似乎悲伤无比。

    它似乎也注意到周正的目光,豹嘴开阖,好像再说:快跑,不要回来......

    这等古怪看的周正冷汗森森,他心中打起了十二分警惕。

    他一横夔牛棍,望向眼前地宫,心中暗道:“也不知道御龙尊者为什么跑到这里,反正拿了那些核心构件我就跑,绝不多看一眼,多迈一步.....”

    他打定主意,走到地宫的大门前,上面画着各种镇墓神兽,但并未关着,而是虚掩!

    周正推开了大门,面前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地表铺着青砖,墙上满是栩栩如生的壁画。

    壁画甚为奇诡,一团被黑暗云气笼罩的高大人影四处游历,屠杀强者,并在深山密林修建陵寝。

    那人影被黑色云气笼罩,看不真切面容,再加上又是壁画,更加难以分辨,只依稀瞧出穿着黑色衮袍,戴平天帝冠,持一根竹鞭。

    看了这些壁画,他心中的疑惑反而更多了……

    这时甬道已经到了尽头。

    尽头是一间墓室,非常宽敞,但里面空空荡荡,仅有一具漆黑棺柩摆放于正中。

    而此时棺柩的盖子翻倒在侧,里面空无一物!

    周正立刻惊出一身冷汗。

    死人不在棺材中,又会在哪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