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毒妃又遭天谴啦 > 第910章 主仆互相残杀

第910章 主仆互相残杀

    门被锁起来了,任凭如何叫喊,都没有人应,他们被困在了屋内。

    两个人同时脸色一变。

    屋内门窗封死,炉火的温度在不断的升高,岑芳芳受不住,脸上的汗如雨下。

    朱弘和快速的将屋内仅剩的茶水倒在了岑芳芳的身上,让她去了离炉火最远的角落。

    若非那茶水不够浇灭炉火的,他也不会用在了岑芳芳的身上。

    “岑姑娘,抱歉,是我愚笨,连累你了。”

    直至此刻,朱弘和还能温和的与她道歉,说自己的不是。

    现在他才明白,自他进来的这一刻,岑芳芳已是被他连累了。

    不论她们最后有没有救出去,最终都会被人发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生前死后,他们都将被人垢谈。

    用计的人何曾歹毒。

    “别……别说话了,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岑芳芳不在意那些虚名,自她从南昌镇回来,说她名声不好的人还少吗,她自己问心无愧便是。

    如今,她只想快点出去。

    她还不想死,她若死了,爹娘该有多伤心……

    岑芳芳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温度多高,心中宛若蚂蚁在爬,让她心生痒意,全身都不舒服,脸上更是红的如樱桃。

    朱弘和没察觉岑芳芳的不对劲,他费力将桌子的一个腿扳折下来,不断的敲打着门。

    然门像是被死死的堵住了,任凭他敲了半天,纹丝不动。

    “门这里是行不通了,我再试试窗。”

    朱弘和说着,拿着桌腿往窗户那里去,却发觉岑芳芳那里没了声音,他怕岑芳芳出去,靠近了一些。

    “岑姑娘?没事吧?”

    岑芳芳恍惚中,看见朱弘和靠过来,一丝凉意被带了过来,她下意识的伸手去碰,一把拽到人的衣领,将他拉了下来。

    “岑……岑姑娘?!”

    朱弘和瞳孔微张,双手无措的张开,宛若要飞的架势被岑芳芳抱住,脸侧是芳香和带着温度的呼吸,他一动不敢动。

    “我热……好热……”

    听着呢喃不清的一句话,朱弘和感觉全身的气血都在上涌,顿时有些明白了她的处境,脸色更加阴沉,眸中黑暗。

    他克制的推开她,看着她已是半褪的衣衫,别开眼,将她的衣衫穿好,为了防止她再脱下,他打了死结。

    凉意一瞬间消散,岑芳芳睁开眼睛,眼中眼波流转,再度伸手。

    朱弘和躲开,离她远了一些。

    “岑姑娘撑住,很快就好了。”

    朱弘和重新捡起桌子腿,看了眼被钉死的窗户,抬手用力的拍打着窗户。手心被倒木穿刺,鲜血直流,他亦没有在意,用力的寻着那一线生机。

    朱府里,朱静云听着丫鬟的报告,脸上的笑意越发的绽开。

    她本来是想把岑芳芳引到东街偏院里,那里杳无人烟,更好些,可怕这地点太偏,她们不上当,继而改成了酒楼,却没想到,效果如此的好。

    当真是大快人心。

    一次性将情敌和讨人厌的岑芳芳全都解决了,她还真是聪明呢。

    “将所有的都处理干净,别让人查出来。”

    “是。”丫鬟应声,却未动,目光闪过阴狠,抬眸看向朱静云。

    “怎么还……?”

    朱静云转头看向那丫鬟,瞳孔顿张,只听噗嗤一声,她的腹部传来尖锐的疼,不可置信的表情浮现于脸上,她双手捂着腹部,看着那处鲜血横流,只觉的恼恨不已。

    “小姐对奴婢真是好,这是奴婢为小姐做的最后一件事,也算尽了你我的主仆情分,奴婢的新主人还在等着奴婢,奴婢就不给小姐送行了。”

    丫鬟得意的笑着,拍拍手,潇洒的转身离去。

    “你个贱……噗!”

    朱静云万万没想到,被自己信任的丫鬟下了狠手,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她愤恨不甘,竟是将腹部的匕首拔了出来,快速的向着那丫鬟冲了过去。

    那丫鬟压根就想不到朱静云还未死,听到声音转过身来,却正好被朱静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杀了。

    主仆二人纷纷倒下,鲜血蔓延一地。

    “哈哈哈,你也死吧!”

    朱静云猖狂的笑着,瞪着眼睛死了。

    ***

    富锦心赶到酒楼的时候,掌柜的一度将她拦住,声称今日客栈生意不好,没什么来,暂停歇业。

    客栈内也的确如他所言,一个人都没有,像是真的歇业了。见到此情此景,小丫鬟彻底怒了,与掌柜的争执。

    “我家小姐说了就是这里,你别睁着眼睛说瞎话!”

    “你这人怎么说话的,我说没人就没人,再不走,我不客气了!”

    掌柜的横着眼,富锦心瞥了他一下,暮云刀冷不丁的落在了柜台上,入木三分。

    她取出来,抬脚便上了楼。

    掌柜的嚣张气焰收敛了些,但还是跟了过来,不肯让她上去。

    如此,必有猫腻。

    富锦心懒得跟他废话,一脚踹过去,直接将人踹晕了,本来要上来的小二见状,讪讪的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再上去。

    上了二楼,富锦心一间间的查过去,丫鬟从另一个方向去查,二人兵分两路。

    “这里。”

    富锦心唤着丫鬟,查了两间看到了那间被上锁的门,走到了那房门的面前,丫鬟闻声连忙的过来。

    “小姐?!小姐?!”

    丫鬟拍着门,富锦心察觉到不对劲,拉着她过来,抬手挥刀,手起刀落间,门上的锁掉落,门一打开,富锦心看了眼屋内的炉火,立刻的捂住口鼻。

    “别进去,捂好口鼻。”

    她吩咐一声,连忙的冲了进去,找寻一圈,才在角落看见了躺着的岑芳芳,不远处,还有着一个男人。

    她认不得,自是先将岑芳芳带了出去。

    她将岑芳芳带着离那间房远些,伸手将其衣衫解开,却发现被打了死结,不得已将衣衫割坏。

    丫鬟不知富锦心要做什么,站在一旁,见状,挡在了岑芳芳的身前。

    “让开,去楼下看着那人就是,别靠近她!”

    岑芳芳正是需要空气的时候,这会儿挡着犹如阻她活着,但富锦心知晓丫鬟无意,便只是轻喝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