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在大唐是传奇 > 第十六章 温泉屋的不速客【二合一大章】

第十六章 温泉屋的不速客【二合一大章】

    柳长东选择的这家温泉,是在城外的骊山脚下,马车出城后,约摸小半个时辰,就能看到一排排的木屋,全都是经营温泉的。

    这地方,到处都是温泉,随随便便选一块地方,将木屋建起来后,就能成为一家不错的温泉屋,就等着客人上门了。

    比起,正是夏季的时候,哪怕关中已经阴雨绵绵,可丝毫也不影响,温泉屋里的泉水,那泉水冒上来时,都带着一股烫人的热气。

    不同于人工的热水,温泉里的热水,带着各种的矿物质,人要是在里面泡上一会儿,等出来时,便会感到说不出舒服。

    柳长东显然已经是这里的常客,熟门熟路的带着徐毅,直奔最边上的一家温泉屋!

    这家温泉屋的老板,是个半老的徐娘,但风韵犹存,那双桃花似的的眼眸里,一颦一笑时,都透露着一股风骚劲儿。

    看到徐毅跟柳长东进来,老板娘顿时便娇笑着上前,那露出的半边酥胸,便一个劲儿的往柳长东的胳膊上蹭。

    柳长东的脸上,便尽量的摆出一副正经人的模样,冲着那老板娘,使劲的咳嗽几声,目光一个劲的冲徐毅望。

    老板娘也算是个妙人儿,听柳长东在哪里,一个劲的咳嗽时,立刻便将好奇的目光,望向了徐毅这边。

    看到徐毅年纪轻轻的,但身上透露出一股贵气时,心里便不由的微微一惊,这些年,来她这里的人,也算是不少了。

    达官贵人,商贾豪绅,可像徐毅这般年轻,却明显身份非同小可的,却还是她头一回遇到,心里便不由的吃了一惊。

    先前还在柳长东面前,稍稍有些露骨的动作,在得到柳长东的提醒后,一下子便收敛了起来,只是,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殷情了起来。

    徐毅跟柳长东两人进来时,里面还有好几位客人,但不到片刻的时间,那几位客人,便都被老板娘,好言好语的劝了出去。

    能在这个时候,跑来照顾她温泉生意的人,无不都是她的老顾客了,得罪了这些人,等于就是跟自己的钱途过不去。

    然而,即便是如此,老板娘还是义无反顾的,将几名客人,好言好语的劝走了!

    不为别的,就因为她觉得,比起自己的钱途,她的前途却更为要紧!

    徐毅的身份,一看就是来头不小,而且,又是这个时辰来的,所以,根本不用柳长东再吩咐,她自己也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刚刚还人声喧哗的温泉屋,眨眼的工夫,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柳长东的脸上,便带着得意的笑。

    算起来,这还是他头回,在徐毅面前出风头,往常的时候,不管他跟徐毅走到哪里,都是靠着徐毅的面子,但这次却是不同了。

    徐毅假装没看懂,柳长东脸上的得意,看看温泉屋里,瞬间就剩了他们两人,便顿时冲着门外的韩宝儿招呼了一声。

    温泉屋的老板娘,此时,已经早早躲了出去,徐毅坐在木阶上,正准备脱衣袍时,门外的韩宝儿,便带着一个瘸腿男子走了进来。

    “腿上的伤没事吧?”徐毅看着进来的男子,这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屠宰场,有意放走的张仁。

    张仁的大腿上,中了百骑的弩箭,弩箭虽然已经拔出了,但流出的鲜血,却几乎将衣袍都染红了,张仁的脸上,更是毫无血色。

    “不碍事的侯爷!”张仁的脸色煞白,那条中了弩箭的腿,此时都还在微微抖动着,但听到徐毅的这话后,张仁却还是咬着牙说道。

    “没事就好!”徐毅也不是,真心在关心张仁,不过是随口一问,听到张仁的回答后,便顿时满意的点点头,头也不回的道:“韦仁他们已经死了!”

    “侯…侯爷威武!”听到徐毅的这话,张仁的眼底深处,顿时便闪过一道落寞,那是来自兔死狐悲的忧伤,但表面上,却还是冲着徐毅,谦卑的称赞道。

    “不用巴结我!”徐毅听到张仁的这话,顿时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张仁,道:“就算再怎么巴结,该你做的事,还得你去做不是!”

    “小…小人明白的!”听到徐毅的这话,张仁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刚刚才出现的一点侥幸,一下子便烟消云散了。

    徐毅便满意的点点头,将上身的衣袍脱了后,摸了摸胸前,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不由的叹了口气道:“待会儿,你就离开吧,免得被长安的人发现了!”

    “长…长安的人?”徐毅的这话落下,面前的张仁,目光顿时望了一眼,已经下水的柳长东,一脸惊讶的望着徐毅,问道。

    “你不会不知道,长安还有你们的人吧?”徐毅眼见着,张仁脸上的惊疑表情,不由撇嘴笑了一声,目光望着张仁时,冷冷的道。

    “这…这不可能的侯爷!”徐毅的这话,使得张仁的神情,瞬间紧张了起来,目光望着徐毅时,就差没赌咒发誓的道:“小人知道的那些人,都已经落入侯爷的手里了!”

    “不是那些人!”徐毅听着张仁的这话,禁不住微微叹了口气,望着面前的张仁,道:“还在长安的这些人,只怕韦仁也不清楚的!”

    刚刚在牢房里时,韦仁就已经说的很清楚,那些人,是在韦府出事的当晚,就直接找上了他,目标相当的明确。

    之后,将韦仁送出长安后,便再也没露过一面,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似的!

    哪怕是张仁这几个人,也是原来跟随朔方城的那人,那人被徐毅弄死后,才又跟随的韦仁。

    也就是说,从头到尾,对付他的人,实际上都是朔方的一伙人而已!

    而始终躲在幕后,指挥着韦仁的人,包括将韦仁送出长安的人,到现在,徐毅也是两眼一抹黑,完全都没有一点信息。

    徐毅的这话,听的面前的张仁,脸色瞬间便是大变,听到徐毅说,要他赶紧离开时,眼中顿时有些担忧的道:“那…那照侯爷这么说来,小人恐怕早就暴露了吧!”

    “不可能的!”徐毅听到张仁的这话,脸色顿时微微一沉,目光望着面前的张仁,语气突然有些转冷的道:“从头到尾,你都躲在暗处,知道你身份的人,就只有几人而已!”

    这话落下时,没等张仁再开口,徐毅便又接着说道:“你出城后,那里都别去,就去韦仁先前藏钱的地方!”

    韦府破了的时候,只搜出来了一小部分的钱,剩余的金银财宝,都被韦仁后来,陆陆续续的转运出了长安。

    后来,等百骑的人,好不容易搜到韦府的夹壁时,里面早就已经变得空荡荡的!

    偌大的韦府,又是传承了百年的家业,所积累下来的财富,肯定不是一笔小数目,韦仁将这些钱财转出去后,原本是打算用来对付徐毅的。

    可现在韦仁已经死了,那些韦府的钱财,便成了无主之物!

    这群疯子根本就没什么道义可言,更何况,韦仁的话里话外,都已经说明,韦仁不过是他们的利用工具罢了。

    所以,现在韦仁留下的这笔财富,肯定是会让这些人趋之若鹜的,徐毅便想着,让张仁先一步,找到韦仁的这笔钱。

    就当是张仁的买命钱,只要张仁有了这笔钱,最起码,还是可以保住一条命,之后,便慢慢再接近上面的人。

    张仁的脸上,有种无奈的绝望,徐毅的这个计划里,有太多的不确定性,稍稍不留意,那就是将命都搭了进去。

    可他又没法拒绝,或者更准确的说,他根本就没法拒绝,徐毅的那个小瓷瓶儿,他已经私下里尝试过了,简直是生不如死!

    既然没法拒绝,那就只能接受了,只不过准备离开的时候,张仁期期艾艾的望着徐毅,想从徐毅的手里,讨要一点白药。

    上次在漠北的时候,他的腿上同样中了弩箭,不过,那支弩箭却是被徐毅故意插进去的,但后来被徐毅撒上白药后,伤口就很快的痊愈了。

    此时,他的大腿上,同样中了弩箭,伤口现在都疼的要命,张仁便想着,徐毅能给他一点儿白药,最起码,逃跑起来的时候,也是有点用的。

    然而,徐毅却是摇了摇头,拒绝的相当干脆,上次韦仁可以不怀疑他,但这次未必人家也不怀疑的。

    跟他一起的人,都落入了百骑手中,本身就已经够诡异的了,要是再完好无损的离开长安,那就基本连机会都没有了。

    听到徐毅的这话,张仁的心里,简直绝望到了极点,可表面上,却还是不敢对徐毅,露出丁点的不满。

    随后,冲着徐毅微微一躬身后,便在韩宝儿的护送下,一瘸一拐的离开了温泉屋!

    “这种人就不该同情!”此时的柳长东,早就已经泡在泉水里,眼见着张仁离开后,徐毅还在哪里发愣,顿时便冲着徐毅说道。

    “谁同情他了!”听到柳长东的这话,徐毅顿时醒过神来,将身上的衣袍,脱得只剩下内裤后,这才钻进了泉水里。

    夏日的温泉水还有些烫人,徐毅整个人钻进去时,身上的皮肤,被那温泉浸透时,顿时便舒服的发出一声呻吟。

    看看旁边的柳长东,这家伙整个人泡在水里,露出的半个身子,肌肉都凸了起来,再看看自己的肌肉,徐毅便顿时有些羡慕。

    只不过,这家伙的身上,却是布满了伤痕,温泉水的作用下,那些长长的刀疤,便如活过来了一样。

    “羡慕吧侯爷!”柳长东显然误会了徐毅的意思,他以为徐毅羡慕的是他满身的伤疤,顿时便冲着徐毅说道。

    说这话时的柳长东,还一脸沉醉的模样,得意的抚摸着伤疤,看的徐毅不由恶心道:“变态玩意儿!”

    他身上,其实也有两条伤疤,一条是刚刚留下的,一条便是当初在朔方城,那个疯子留下来的。

situ.tw

    但徐毅从没觉得,身上的伤疤,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差点都要了他的命,唯一让他骄傲的,就是他还活着!

    温泉屋外来了客人,韩宝儿进来禀报时,那人竟然就跟着走了进来,一身的紫色道袍,年纪看着也是不大。

    “李道长怎的也有闲心来泡温泉了?”面前的紫袍道人,虽然看着面生,可徐毅,还是一下就猜出了身份,正是被李二尊为国师的李淳风。

    随后,便冲着韩宝儿点点头后,示意韩宝儿出去后,这才冲着面前,自顾自进来的李淳风,轻笑着说道。

    “听说新丰侯来了,贫道便也跟着来了!”听到徐毅的这话,李淳风顿时微微一笑,说着话时,便不管地上有没有水,直接就盘膝坐了下来。

    李淳风来的时候,手里竟然还提了一个食盒,盘膝坐下来后,便将食盒打开,从中取出了一盘牛肉、白斩鸡,还有一壶酒。

    酒是葡萄娘,徐毅等到李淳风打开酒壶时,不由的使劲嗅了嗅,竟然还是上等的葡萄娘,绝非是西域来的那种次等货。

    “这是陛下赏赐的!”似乎是看出了徐毅的意思,李淳风给徐毅面前的酒杯中,满满的斟满了一杯,这才冲着徐毅笑道。

    “猜到了!”徐毅听到李淳风的这话,顿时微微一笑,说着话时,便毫不客气的端起面前的酒杯,一仰头便直接喝了下去。

    葡萄娘还带着冰凉,估摸着,也是刚刚才从酒窖里取出,徐毅此时泡在温泉里,正感到有些口渴。

    这一杯葡萄娘下去,那冰凉的酒线,顺着喉咙而下时,便顿时有种说不出的舒服。

    李淳风的眼里,闪过一丝惋惜的神色,这壶葡萄娘,他可是存了好久,都没舍得打开的,看着徐毅如此牛饮,心里便有种可惜。

    不过,随即想了想,便顿时有些哑然失笑,这葡萄娘在他这里,算是个奇货,可在徐毅的手里,却根本不值一提。

    估摸着,徐毅手上还有比这更好的,那也是说不定的呢!

    柳长东已经识趣的离开,李淳风能专程来寻徐毅,就说明是有事商量,他继续留在这里,便就有点不开眼了!

    “道长不下来泡泡吗?”柳长东一走,水池里便只剩下了徐毅,徐毅便抓起盘子里的牛肉,往嘴里丢了一块,目光望着李淳风时,忍不住打趣道。

    “贫道还是算了吧!”听到徐毅的这话,李淳风顿时笑笑,随即,便在徐毅的注视下,端起面前的酒杯,小小的饮了一杯,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看不懂你们这些出家人!”徐毅看着李淳风,一身仙风道骨的模样,却偏偏坐在这里,又吃牛肉又喝酒的,便不由的摇头说道。

    “出家人怎么了?”徐毅的这话,反倒是让李淳风感到有些奇怪,目光望着徐毅时,一块白斩鸡,又塞进了嘴里,含糊不清的问道?

    “出家人就该六根清净啊!”徐毅听到李淳风的这话,不由的翻了翻白眼,他所了解的出家人,不都是六根清净的嘛!

    “贫道为何不清楚?”听到徐毅的这话,李淳风原本夹起的一块牛肉,顿时便停了了半空,目光楞楞的望着徐毅,一脸茫然的问道。

    “瞎说的!”徐毅眼见李淳风,一副茫然的表情,顿时便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

    这话落下时,便从水池里出来,随手裹了一张毯子,便学着李淳风的样子,直接在李淳风的对面,盘膝坐了下来,凑近了李淳风,忽然打趣的问道:“道长可否成家了?”

    “夫人也是长安人士!”听到徐毅的这话,李淳风顿时微微一笑,说着话时,目光却奇怪的望着徐毅,问道:“新丰侯为何问起这个!”

    “随口一问而已!”徐毅原本就是恶趣味的问话,可没想到,李淳风回答的竟然如此干脆,这一来,反倒是让他有些尴尬了起来。

    “新丰侯可知天竺的事情?”看到徐毅不说话了,李淳风这才微微一笑,给徐毅面前的杯中,重新斟满了酒,突然便开口问道。

    “道长专程为了这事来的吧?”听到李淳风的这话,徐毅顿时撇嘴轻笑一声,随即,便望着李淳风,问道。

    刚刚在来时的路上,遇到了出城的玄奘和尚,这才多大的工夫,李淳风就追着过来了,估摸着,道门的人就一直盯着玄奘才对。

    徐毅的心里,便有些佩服道门的人,当初,他跟袁天罡说的时候,也只说了天竺有真经,却压根没提过玄奘的名字。

    可没想到的是,道门的人,还是很快就查到了玄奘的头上,并且,还将玄奘和尚,给偷偷监视了起来。

    “佛门要去天竺的事,向来都是秘密!”听到徐毅的这话,李淳风的眉头,顿时便微微一皱,而后,轻声叹了口气,望着徐毅道:“可袁师却说,侯爷这里却好像一早就清楚!”

    “瞎猜的而已!”徐毅听到李淳风的这话,心里顿时就有些后悔,当初,不过是为了给袁天罡找点事做,可没想到,会让道门的人,突然就上了心。

    “新丰侯是有所顾虑?”听到徐毅的这话,李淳风顿时轻笑了起来,目光望着徐毅时,忍不住笑道:“佛门胆子再大,也不可能对新丰侯怎样吧!”

    “那谁能说得准!”徐毅听到李淳风这话,顿时便站起身来,从脱下的衣袍中,取出玄奘送他的佛珠,递给了李淳风道:“这是玄奘和尚送的!”

    “玄奘和尚?”李淳风接过徐毅递来的佛珠,拿在手里转动着,脸上却露出古怪的微笑,抬起头来时,望着徐毅道:“新丰侯果然很清楚佛门的事啊!”

    “李道长要是再这般说,可能就会被赶出去的!”徐毅一时口误,直接将玄奘的法名说出来,没成想,却被李淳风直接抓住了口误,徐毅便顿时有些恼火起来。

    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被人威胁了,尤其,像李淳风这样的神棍,要不是看在这家伙,乃是李二的国师,这会儿他早就拉下脸了。

    “新丰侯勿恼!”看到徐毅瞬间沉下的脸色,李淳风顿时便收起脸上的古怪,冲着徐毅歉意的笑笑,说道:“袁师说,让贫道来新丰侯这里,向新丰侯请教一下法子的!”

    “李道长没看到那个佛珠吗?”徐毅听到李淳风这话,顿时忍不住轻笑,目光望了望,李淳风手上的佛珠,道:“佛门不希望我插手的!”

    “佛珠是个好佛珠!”徐毅的话音落下时,李淳风不由的掂了掂手里的佛珠,冲着徐毅笑道:“若是新丰侯喜欢,贫道回头再送你几串如何?”

    这话落下时,没等徐毅开口,李淳风便又接着笑道:“再者说了,贫道今日过来,就只是跟新丰侯说说天竺的风土人情而已!”

    听到李淳风的这话,徐毅顿时便笑了起来,佛门不希望,他插手到这里面,但跟李淳风说说天竺的事,徐毅还是很乐意的。

    于是,伴着一盘牛肉,一盘白斩鸡,以及一壶上等的葡萄娘,天竺的风土人情,便在李淳风的脑海里,形成了一幅幅的画面。

    只不过,这样的画面,却让李淳风的脸色,渐渐地有些发白,脑海里想象着,一旦几年后,玄奘回来时的场景,脊背后便不由渗出一层冷汗!

    “陛下不愿意出面!”酒过三巡,盘子里的牛肉,也早就已经见底,李淳风的情绪,却是低落到了极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冲着徐毅道。

    “过些天,倭国人应该要启程回去了吧!”徐毅似乎没听到,李淳风话里的意思,坐在那里微微的发着愣,片刻后,却是牛头不对马嘴的说了一句。

    原本失魂落魄的李淳风,骤然听到徐毅的这话,脸上的神情,便禁不住微微一愣,但随即,就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似的,突然站起身来,冲着徐毅便是深深一躬。

    李二不愿意出面,是因为不想无缘无故的对佛门出手,那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可要是佛门有了让李二动手的把柄呢!

    徐毅不想插手佛门的事,可要是佛门自己惹得祸,那就跟他完全没关系了不是?

    李淳风风风火火的走了,徐毅呆呆的坐在原地时,刚刚消失了的柳长东,便从后面走了出来。

    脸上带着红晕,目光游离不定,徐毅看到这厮的模样,那还有不明白的,果然,没多会儿,等到那老板娘出来时,便什么都明白了。

    有些鄙夷的瞪了柳长东一眼,等到穿好衣袍出来时,徐毅便让韩宝儿,将半吊钱都送去了老板娘那里。

    “不用的侯爷!”柳长东看着,徐毅将足足半吊钱,都让韩宝儿拿去送给老板娘,顿时便觉得脸上无光,冲着徐毅叫了起来。

    “闭嘴吧你!”徐毅听到柳长东的这话,顿时嫌弃的冲这厮挥了挥手,皱眉说道:“这钱可是跟你无关,别自作多情了!”

    徐毅看得出来,这老板娘也是个聪明人,今晚温泉屋发生的事,见了那半吊钱后,应该知道怎么做的。

    “不知好歹!”韩宝儿去送钱的时候,徐毅跟柳长东两人,已经坐在马车上等了,可没想到的是,等到韩宝儿出来时,却发现这厮一脸的煞气,嘴里更是骂骂咧咧的。

    问了韩宝儿才知道,刚刚他去送钱的时候,那老板娘,竟然拿着他送的钱,一脸的不情不愿,气的韩宝儿差点都没破口大骂。

    “算了!”徐毅听到韩宝儿的话,也是不由的一愣,但也没往别处去想,便让韩宝儿驾着车,直奔新丰的庄园。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夜幕将长安笼罩,城门自然是早早的关了,徐毅便是想回去,那也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