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将军威武:废柴侯女好逆袭 > 第298章 那么伤心

第298章 那么伤心

    苏落这么说,果然吓得那贵妾脸色白了,抓着门扉的手指甲抠在木头上,都快吓得把指甲抠坏了。

    苏落眼里冷得又如嗜血的阎罗,斜眼看了一眼还没有离开的贵妾,“他说的,你也听清了,一并写了让信鸽送去宫里!”

    贵妾慌了慌神,“没有,奴婢不敢,奴婢这就离开,打扰老爷公务了。”

    说完就慌慌张张地,颤抖着手将门关了起来,退了出去。

    沉一说得半真半假,不过是那刑罚夸张得有些吓人而已。

    那女子倒也不是真吓着了,终究是皇帝选派过来的人,不至于那么没见识。

    只是,与她一同入府的,还有另外一个女子,若是她一心顾着向皇帝报信邀功,最后没报出个什么结果来,倒是让另一个贵妾占了风头,岂不是得不偿失?

    既然苏落没有什么出入,她索性就退了下去,装得乖巧些,指不定哪日苏落就看上她了,那一世的荣华富贵,就不愁吃穿了。

    更何况皇帝这几日,也厌烦了她们送的信,自然也是,整日信中都是些吃吃喝喝的内容,皇帝也难得看,索性让她们一日一传变成了一月一传。

    “人送到哪里了?”苏落看着将门关好的沉一,问他。

    “叶小姐放了狠话,若是我再送,她就向皇帝请命,让您不能送亲!”沉一一脸为难。

    苏落眼帘窄了窄,放下了深黑的宽袖,拂袖就出门,“我知道了!”

    灯火阑珊的巷子口,妇人熬着的醪糟汤,正滚得沸腾。

    一回头就看到了她家小姐,一个人正朝着她所在的醪糟铺子里,走过来。

    忆年惊得,忙抱了手里的撒花藕今锦缎大氅,就往她家小姐跑。

    “小,小姐,苏大人怎么没有送送您?”忆年担忧的眼神看着她家小姐,小脸冻得惨白,心疼不已。

    她一边说话,一边着急忙慌地替她小姐将身上多出来的黑色大氅笼好,又替她罩上手里拿的那件。

    忆年没多说话,知道那衣裳定然是苏落的,但是天这么冷,多穿一件,暖和一点。

    叶予似乎才冻得醒了醒神,她身上方才披着的那件,是苏落的,她低声清晰地道,“将里面那件拿下来!”

    啊?

    “替我脱了,穿我自己的!”

    忆年也不问,只照着做,大概也猜到了一些,必然是与苏落闹了不和。

    当初她家小姐那么能明事理,都没有怪苏落,如今肯定是遇着了什么事情,才惹得她家小姐这么难过。

    叶予手里拿着苏落的衣裳,一时不知道放哪里。

    “就放在醪糟铺子里吧!让那嬷嬷日后给他就是了!”叶予看着铺子里人已经不多了,醪糟锅里却还冒着滚腾腾的热气。

    苏落会在这里吃浮元子,叶予很清楚。

    忆年去放衣裳,回来时听到叶予艳羡地看着那些浮元子,哑声道了句,“忆年,我还想吃一碗浮元子,再走。”

    忆年望了望风雪,只搂着叶予就进去了。

    古朴的桌案上面,白瓷色的碗里,浮元子圆滚滚的,亮晶晶地圆润,热气腾腾地,热气还淌到了叶予脸上,寒暖交错间,叶予不自觉就心里一阵难受,鼻子酸涩直涌到眼底。

    她就趴到了桌案边,一动未动,心里抽不过气来。

    雪落得越来越大,寒意肆虐地侵袭着铺子,似乎再欺负这个四处透风的醪糟店铺。

    “小姐,我以为,您早就想清楚了,竟没想到这份情感,您是一直埋在心里了。”忆年顺着她家小姐的背,心里揪成一团,眉毛蹙到一堆。

    叶予摇摇头,“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埋在心底的,总是埋在心底的事情,埋得久了,就难忘了。”

    她早就知道,对一个人的思念,可以时时刻刻充斥到生活的每一处。

    但是她却坚信,时间也是个好东西,以为时间会让她的快乐与痛苦都变淡。

    可她却没想到,当她有意无意间被提到某个人时,她确实没有那么思念了,抑或已经习惯不去思念了。

    可那一瞬间,有人提起苏落时,带给她的感觉是别的人给不了的。

    任处在风口醪糟浮元子店里的风再大,都吹不清醒她被堵住的鼻子。

    “小姐,你别伤心,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是奴婢不好……都怪奴婢!”忆年还从来没有见到她家小姐这么伤心过,就是以前被马蹄踏伤了,她家小姐一滴清泪都不留的,那时候,都没有这样难过的痛意。

    她抱着忆年,眼睛以下的部分,都埋在丫鬟肩部的衣襟上,无声无息。

    只听到浮元子铺子里,嬷嬷煮什么东西煮沸了的鼓泡声,偶尔走过的行人,踏着的雪声……

    这一切都与她无关。

    再抬起头来时,脸上干干净净的,被冻得微红的脸颊,如冰胜雪,白里透红,一张洁白无瑕的脸,只是眼眶边上是红的,睫毛上有些微润。

    碗里的一碗醪糟浮元子,已经被冬雪里的寒风吹得微凉了,上面泛起一层稀薄的绸子。

    叶予握着碗沿边上,粗糙质地的白瓷勺子,舀了两个白的发亮,上面还沾着米醪糟的浮元子,就往嘴里送。

    “小姐!不能吃,您若是还想吃,奴婢让嬷嬷换一碗来!这样凉了的汤食,吃下去,今晚又该痛了!”忆年急得眼里又涌上泪花,伸手要来夺碗。

    这浮元子,都是糯米做的,冷的吃下去,只怕难以消食,是万万不能吃的。

    叶予一手抓着碗,一手握着勺子,晶亮的眼睛,瞅着那一碗醪糟汤浮元子,泪珠就滚到碗里,与汤融为一体。

    促使叶予大口将碗里的吃食,都干净地吃了,唯独留下白瓷勺子和白瓷碗。

    以前苏落趴窗时,每晚悄悄领了她出去,她每晚都来这铺子里吃一回,每回都没吃完,苏落怕她吃多了,晚上撑得睡不着。

    今晚却吃得干净。

    风雪里,风愈加肆虐,吹起角落里青黑的衣裳,衣袂飘飘,却只在拐角处,与黑暗融洽得毫无违和感。

    眸眼深邃,将女子清丽得可怜的身影,勾勒刻画在眼底。

m.2000book.com/book/7/7616/

【2000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修复错误章节,支持简繁阅读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