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将军威武:废柴侯女好逆袭 > 第296章 剑拔弩张

第296章 剑拔弩张

    沉一觉着叶予手里拎着也沉,觉得他先去替叶小姐拿了放一放。

    没想到叶小姐一眼就看到了他,“我就不进去了,你去拿个托盘过来!”

    “啊?”沉一一脸的莫名其妙,拿托盘做什么,他家主子也不说话,气氛一度凝重。

    “让你拿托盘!”叶予不理会苏落的眼神,只自顾自地吩咐沉一。

    沉一没想到,叶予让他拿托盘,是用来装东西的。

    只瞧见叶予把红枣花生碰进了盘子里,再仔细放好,一大盘子的果实,红黄相间,倒真有那么几分喜庆了。

    沉一眼神里露了担忧,看着自家主子的脸,平和却冷得可怕。

    他好像不适合呆在这里,就默默端着一托盘的果实进去了。

    叶予神色清寂,照得人无处遁形的织锦花灯,稀稀疏疏地挂在梅树上,摇曳不定。

    晃得叶予稀薄的身影,影影绰绰。

    “我会想办法将这一切都解决的。”苏落看着她道。

    “有什么可解决的,既然都是进了你府里,你难不成还养不起两个女人?”叶予只顾着说自己的。

    众人都以为,苏落性情大便,这些日里,除了上朝,就哪里也不去,只以为他沉溺在了温柔乡里。

    苏落手里拎着一颗花生,眼神如一湾暗潮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看穿。

    “祝我早生贵子,和谁呢?”

    叶予对着苏落身后侧的烛光,眼里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和谁?府里不是就有两个么?至于你要选哪个,自然是看你的喜好了。”

    “我喜好谁,都不在别人。”

    她听了嗤笑道,“这还不简单,你喜好谁,让皇帝一并赐了,岂不是家室和美了。”

    苏落浅浅道,“皇帝若是能赐,那要不至于你我站在这里说话了。”

    这个场面一度僵持了很久,苏落的后院里安静得如一湾死水。

    她在意这么多,干什么呢?

    想好了要心平气和的,剑拔弩张干嘛呢?

    抬眸再退开一步,天色委实不早了,东西也送到了,该说的话,说不说,事情都已成定局,她都亲耳听到了。

    不论苏落有意无意,他都已经纳了新妾了。

    想到这里,叶予就要抬脚出小门去,奈何苏落身形靠在门口边上,将本来就不大的门堵了一大半。

    叶予拧眉时,透着一股倔强,“你挡着我了!麻烦你让一让。”

    “我若是把你放了,我会心有不甘。”

    叶予冷冷笑道,“你有什么心有不甘的?你家室和美,日后妻妾成群,儿孙满堂,我应该为你高兴才是,你何必想不告诉我呢!”

    就是难为他还要大老远走一趟,去送她前往齐梁和亲了。

    她才是那个,心里堵着如一块荒石一般的。

    叶予的手腕,被苏落冷不防扣在手里,听到苏落的声音夹杂着丝丝隐忍,“我和谁妻妾成群,和谁儿孙满堂?你心里都明白的,我无福消受那些,那不是我要的人,你何故这样来说,叶予,你吃醋了!”

    她暗暗挣扎,“是谁的意思都不重要,但终究都入了你府上,与你共宿一府,与你共食一堂,早就是你家的人了,你有没有福,全看你愿不愿意消受。”

    她停了停,笑得清寂,“我吃没吃醋,你想听真话么?”

    “听真话!”

    她眼神闪了闪,嘴角冷艳地勾了勾,走近了两步,伸手拉上苏落的衣襟,拉进了俩人之间的距离,呼吸相互交错,可叶予的眼神,却冷得如冰雪,“是,我吃醋了,怎么样?”

    苏落眼里看着叶予的所有一举一动,眼帘微窄,眼神里多了几分黯然。

    “苏落,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非你不可了,差一点点,就因为一念之差,难以自拔。我不知道你什么想法,但若是从一开始,你就不要那样似是而非,不靠近我,也不撩拨我。

    又或者你早就与我说清楚,那一切都不过是你的一场计划而已,我也不会将你的逢场作戏,视做是你的情不自禁了。”

    叶予手里松开了他的衣襟,苏落眼帘微窄,悲凉地神色里,将叶予可怜却又坚韧的眸色笼罩。

    她缓缓收回了手,“终究说来也是我搞笑,你不过假戏真做,我却自制力那么差。没能看清你,也没能抵制了你的诱惑。”

    “不过也还好,这一切都还不算太坏,一切都还来得及,足够我把你忘了。还好这一盆兜头冷水浇得及时,日后你是有妇之夫,我是齐梁和亲的郡主。你我之间还是分清楚比较好。”

    苏落立在原处,看着女子的动作利落,听到她话语里的决绝,心底蓦地像失去了所有,空空荡荡。

    “是我错了,叶予,我没能想周全,我没想到你会如此伤心,是我让你伤心了。”

    她心底蓦地刺痛,一阵又一阵的难受,都被她强制压在心底,身体里被酸涩的难受慢慢充斥,压抑得让她想蹲下静静。

    她终究还是忍住了,微微又退了一步,园子里梅花的清香,好像熏的她都要醉了,却又难受得如针扎一般不能控制。

    她想着,幸好还没有开始,若是一念之差,皇帝稍微心软一点,她深陷泥潭,就难以自拔了。

    殊不知,有的事情,不必要三书六礼,就已经开始了,早就深陷泥潭了,只是当局者迷,难以自清。

    院子里的飘雪又大了几分,方才稀稀疏疏、细细碎碎的雪花,落下来还飘飘悠悠的,眼下却大瓣大瓣地垂落了下来。

    “你让开,我要走了!”冷雪冷风,或许让她冷静了几分,她若是再留在这里,反而显得自己突兀了。

    冰冷的声音夹杂着寒意,她退到小门边上,眼神冷冷看着苏落横挡在门扉上的手。

    他没有理由不放她走,是该缓缓放下来挡住她去向的手了。

    这个时候,忆年早就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她再不回,她的丫鬟该受一晚上的冻了。

    往后出了这门,她就再也不会来了,想想真是可笑,别来说苏落的这个府邸了,就是京城她也不会回来几趟了吧?

m.2000book.com/book/7/7616/

【2000小说网,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修复错误章节,支持简繁阅读和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