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要做球王 > 524 王叔叔好,我叫苏东!

524 王叔叔好,我叫苏东!

    听到宝贝女儿突然回国的消息,王清泉和于秋兰一下班就赶忙回家。

    两人约好了在路口的菜市场碰面,特地去买了几样女儿最喜欢吃的菜,回到家就是一阵手忙脚乱地折腾,就连极少亲自动手的王清泉都亲自下厨了。

    正忙着,就听到入户门传来开门声。

    “爸,妈,我回来了!”女儿王初晴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清泉和于秋兰刚才明明还好好的,可突然间不知道怎么的,差点哭出来了。

    “爸,妈。”王初晴顺着动静,径直找到了厨房。

    “回来了。”母亲于秋兰洗了手,还没来得及在围裙上擦干净,王初晴已经整个扑过来了,重重地在她的脸颊上吻了一口,“哎呦,你这丫头。”

    在公司员工同事面前铁面无私,杀伐决断,管理着沪城排名前五的国企的王清泉,忙中偷闲,舔着脸凑了过来,让宝贝女儿也亲了一口脸颊,乐得简直就跟捡到宝贝一样。

    “爸,好久没吃你做的菜了,这手艺有进步啊。”王初晴像馋嘴的小猫,偷偷吃了一根炸鸡翅,朝着父亲竖起了大拇指。

    “那是,知道你爱吃,我可是偷偷练了好久的。”

    “谢谢爸爸。”

    “那我呢?”母亲于秋兰吃醋地问。

    “也谢谢妈妈。”

    于秋兰这才放过宝贝女儿,让她赶紧回房间去收拾东西,很快就可以吃饭了。

    ……

    等王初晴回房收拾好东西,再出来时,父母已经在餐桌上摆满了她最喜欢吃的几道菜。

    好不容易回到家,王初晴可不会客气。

    “我说,你这丫头,怎么突然间说回来就回来?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让司机去接你。”王清泉心里高兴,给自己倒了一杯剑南春,慢慢地品着。

    “爸,我都这么大人了,不用麻烦了,我自己就可以回来的。”

    王清泉对女儿那是千依百顺,当然不会说什么,反而夸了两句。

    “对了,小晴,这次回来多久?”于秋兰关心地问道。

    “呃……应该可以住半个多月。”

    “那敢情好啊。”母亲也高兴了。

    他们俩就一个女儿,当初送她出国留学,也是千万般不舍,结果留完学,女儿直接就想要留在国外,这可真真是愁坏了他们。

    “丫头,这次你是直接从慕尼黑飞沪城吗?”王清泉突然问道。

    王初晴愣了一下,赶忙点头,“嗯,是啊,怎么啦?”

    “没什么,今天老周跟我说,他在机场见到苏东了。”

    老周,王清泉所在国企的二把手,多年的好搭档。

    “啊?”王初晴被吓了一跳。

    她是跟苏东一起回国的。

    穿帮了?

    “你们俩是同一班飞机?”

    老爸这话,在王初晴听来,多少有些试探的感觉,但她赶忙摇头,“不知道,我没看到他。”

    “那估计是没留意,毕竟他肯定做头等舱。”王清泉自动脑补。

    王初晴这才松了一口气,她可以确定,老爸确实不是在试探她。

    “丫头,改天回慕尼黑,记得帮我去找他要份签名。”

    “为什么?”

    “老周啊,你知道,当初苏东跟随巴萨来沪城,老周托了好多关系,跑去跟苏东见了一面,要了份签名跟合照,一直跟我嘚瑟,气得我真想直接飞慕尼黑去。”

    “哦。”王初晴吃着饭,心里头暗想,老爸,你早说,要签名是吧?我分分钟给你要一打来。

    “说真的,苏东现在可真是不得了,最近国内各大报纸都在疯狂热炒,西甲、德甲和欧冠,只踢半个赛季,拿了三座金靴,简直了不得。”

    王初晴倒是不意外,老爸会知道苏东,因为他偶尔有时间也会看足球比赛。

    当年国足进世界杯,他可是一路追着外围预选赛,三更半夜都不肯错过,为此还破天荒的上班迟到了,这在他所在的国企,都是一桩趣闻。

    “爸,那为什么苏东这么火,却始终没办法进国家队呢?”王初晴问出了一个全国人民都非常奇怪的问题。

    王清泉脸色一黯,摇头一叹,“据我所知,这里面的事情非常复杂。”说完后,又是一声五味杂陈的长叹,一口气将一杯剑南春给喝光了,接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于秋兰在旁看,赶紧把剩下的白酒给收起来,不然的话,他今晚就过量了。

    “我说,丫头,你在德国工作怎么样?”于秋兰赶紧转移话题。

    “挺好的。”

    “要不,咱们回国来发展?咱们沪城现在也是全面跟世界接轨,很有发展潜力的,尤其是像你这样,精通多门外语,又是法律专业的优秀海归,那更是前途无量。”王清泉说道。

    “是啊,回来吧,离家近,妈想看你也方便。”于秋兰也帮着劝。

    “爸,妈,你知道的,我暂时还没想过要回来,再过段时间吧。”

    “哎呦,丫头,你都二十五啦。”于秋兰亲昵地摸了摸女儿的头发。

    “别担心啦,妈,我都说了,我有喜欢的人了。”

    王清泉和于秋兰对视了一眼,都纷纷流露出了无奈的眼神。

    在女儿决定留在德国时,他们就知道她在德国遇到了一个喜欢的男孩子。

    要说王清泉和于秋兰,那也是国内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工作至今,一个是沪城著名国企的一把手,一个在市政府工作,两人都算是比较开明的家长,而且以他们家的背景,断不至于要求女儿的男朋友要有什么家世背景。

    说穿了,国企一把手的工资不算高,但一年也有百八十万的年薪,这些年他们也为女儿攒下了不菲的资产,准备给她当嫁妆,所以他们对女婿的要求只有一条,那就是女儿喜欢。

    可现在……

    “你跟我透句实话,他喜欢你吗?”于秋兰一本正经地问。

    “我觉得,喜欢。”

    “他跟你说的?”

    王初晴摇了摇头。

    “那你怎么知道,他喜欢你?”

    “我感觉得到。”王初晴十分肯定地说。

    “傻丫头,感觉不可靠,如果他真的喜欢你,那为什么不说呢?”

    “妈,我又不傻。”

    “我是怕你被爱冲昏了头脑,傻丫头。”于秋兰满是忧心地说。

    自己这宝贝女儿怎么样,她心里有数。

    长得跟仙女似的,模样、气质、身段,哪一样不是最顶尖的?不说其他的,就说门当户对的,眼巴巴想要跟他们家结亲的,在沪城不知道有多少。

    “别去相信那些偶像剧里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平平淡淡才是最难能可贵的。”

    王初晴嘴上没说,但心里头暗想,她跟苏东好像就很平淡,甚至平淡到连表白都没有,就住进同一栋别墅里,睡在同一个房间。

    这应该是最最真实的吧?

    “小晴啊,这样吧,看他什么时候回国,你把他约出来,我跟他见个面,你看行吗?”王清泉心平气和地建议道,但神色里难掩担忧。

    他就一个女儿,真的是非常担心,她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人,或受到了什么伤害。

    “这个……他真挺忙的。”

    “这我可就不信了,难道还忙到连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王清泉笑了。

    但夫妻俩心中更加疑惑了。

    “别说,他真的连吃饭都规定时间,吃什么,吃多少,喝多少,都有规定。”

    王清泉听得哈哈直笑,“丫头,你以为是坐牢呢?”

    “就是,坐牢也没这么离谱。”于秋兰也笑了。

    “干脆就这样,小晴,你给他打电话,时间、地点,他来订,如果是在沪城,我们随时都可以,国内其他城市我们需要点时间,在德国的话,我们就要安排一下了,你看怎样?”

    王清泉这安排也算是妥当,同时也足够隐忍了。

    在沪城,多少政商名流抢着要跟他吃饭,他都毫不领情?

    如果不是为了宝贝女儿,他怎么会放下身段,如此委曲求全?

    “是啊,小晴,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要见见他,这样我们也放心。”于秋兰也劝道。

    女儿为了一个男孩子孤身留在德国工作,做父母的,能不担心吗?

    更令他们担心的是,这个男人到底是谁?他们一无所知。

    甚至连他是否喜欢自己的女儿,他们都不清楚,这让他们如何放心?

    “我找机会问问他吧。”王初晴低着头,细声说道。

    于秋兰赶紧给王清泉打眼色,示意他不要再说了。

    “那就以后再说,来来来,吃饭,吃饭。”

    夫妻俩都难掩彼此心中的忧虑。

    他们就一个女儿,从小就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王初晴也够争气,从小就品学兼优,长得又这么漂亮,从小到大都是他们的心尖尖,更是他们的骄傲。

    他们是真的很不希望看到女儿被人骗了感情。

    ……

    一顿饭吃完后,王初晴陪着母亲在厨房里收拾。

    王清泉则是背着手,走出门去,在外头的院子里散步,溜达,满脑子都在担心女儿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如此死心塌地?

    最后,王清泉毫无头绪,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发现庭院外头有个陌生人在探头探脑,仿佛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王清泉的第一反应是,小偷!

    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们小区物业管理挺好的,安保也妥当,没听说过有小偷。

    更何况是长得这么高的小偷。

    “小伙子,你找什么呢?”王清泉走出去问道。

    “你好,叔叔,我想请问一下,这里是姓王吗?”

    天色有些暗,王清泉瞧着这人有点眼熟,但没认出来。

    “我家姓王,你找谁?”

    “哦,王叔叔好,我叫苏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