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三十二章 望月凛的学园祭

第三十二章 望月凛的学园祭

    “哈......欠......”

    斜躺在沙发上的王泉随手翻着电视。

    不得不说,岛国的电视现在是越来越拉胯了。

    白天尽是些扯淡的新闻报导。

    不是哪个大臣鞠躬,就是哪个企业又造假或者出了幺蛾子,然后高层开新闻发布会鞠躬。

    鞠躬鞠躬,鞠个鸟躬!

    鞠完躬然后呢?

    然后没有了。

    我特么都鞠躬了,难道还要我改?

    然后晨间剧这种东西,王泉实在看不来。

    那玩意儿就是给人打鸡血用的,不然为啥要早上播出?

    就是要让社畜们早上上班前坐在电视机前吃饭的时候打打鸡血,然后方便继续去公司当个畜牲被企业压榨。

    然后就是深夜档。

    最近的动画越来越媚俗了,还不如老头乐。

    还有深夜综艺。

    该说岛国偶像不愧是娱乐圈底层吗,简直连人都不算。

    各种大尺度整蛊节目,什么抓着偶像小姑娘一个抱摔。

    什么喂偶像小姑娘吃蟑螂之类的。

    就连个深夜党综艺节目也这么内卷的?

    卷!都给我往死里卷!

    关上点上,王泉叹了口气。

    自从被苏浅凝找到这个“一日约会”的BUG且其他姑娘没发表看法之后,望月凛这黑长直JK就胆子大了起来。

    她要求的约会地点跟苏浅凝一样,直接跑到了别的世界。

    而且她比苏浅凝更狠!

    她直接拉着王泉跑到了她所创造的那个虚假世界里。

    只要她想,哪怕她跟王泉在这里待一百年,出去也只不过才过去几分钟。

    啧,连约会都开始内卷了。

    真是社会无处不卷。

    实际上刚从武侠世界回来,王泉就跟着望月凛来到了这个她创造出的岛国世界。

    然后......已经过了一年。

    这一年里的生活嘛......细节写不出来。

    不过有两本可以用作参考的漫画。

    《与野猫少女的同居日常》以及《1LDK+JK》。

    嗯,都是18X的本子。

    甚至还都是二三十话的连载版本。

    有一说一,纯爱超甜。

    这两个本子讲述的都是社畜捡到个JK,然后同居过程中的甜甜狗粮。

    当然王泉没看过。

    只是他以前在公司的时候有个写游戏剧本的同事,那同事自己还写小说。

    据说他那同事曾经写过一本文娱小说,开头的设定灵感就是从这两个本子里来的。

    按照他那个同事的说法,那两个本子的剧情比什么《剃须捡到JK》强一万倍!

    这里还是要严正声明,王泉确实没看过,他是听那个写小说的朋友说的。

    而且他在这边待了一年的时间其实也很简单。

    因为舒坦,压力没那么大。

    怎么说呢,王泉其实很专一,他只喜欢漂亮姑娘。

    安小姐、白姑娘、叶子她们那种强势的大姐姐王泉自然很喜欢。

    但时间长了吧......也需要换换姿势。

    然后阿玖、洛潇、苏浅凝这三人组又是另一种风格。

    那肯定不算强势,但让人捉摸不透,而且热情的有些过分。

    王泉当然也很喜欢。

    但有的时候吧,还是需要自己强势一把那种的。

    或者说,他需要对方像只柔弱的小白兔,然后他这条大灰狼就可以尽情调戏对方,然后看对方蹙眉脸红却眼波流转的模样。

    阿玖、洛潇、苏浅凝这仨......

    确实是红脸,但马上就会扑过来。

    至于安小姐那三位......

    不提了。

    如果王泉真的去调戏,她们只会拍拍床,然后撂下一句“肘,跟我进屋”就扛着王泉进屋了。

    对付她们需要另一种方式。

    就是暖心温柔的关心,这样基本就能击破她们纸一样的防御。

    所以说到底,王泉有时候也需要望月凛这样的姑娘,最起码在一起相处起来很舒服,不会让他产生自己是巨婴或者小弟弟的错觉,而是正儿八经的二十八岁熟男。

    抬头看了眼墙上挂的时钟。

    现在是下午两点半。

    三点钟望月凛她们晓星学园会开始对外开放,因为今天是校园祭的日子。

    王泉已经答应她去看了。

    起身换上帅气的藏青色西装,把凌乱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王泉一步三摇晃出了门。

    出了门之后他就是一愣,因为他看到个许久未见的熟人。

    刚买了杯咖啡打算回到车上的黑西装男,这家伙胸口还挂着个啥东西,然后有个耳麦从衣服里连在耳朵上。

    看到王泉他明显也是一愣,然后走了过来。

    “泉哥?”

    “哟,剑池桑,挺久没见了。”

    没错,这人正是甘愿回到这个虚假世界的剑池一郎。

    王泉双手插兜,疑惑道:“我记得你不是去天朝了吗?怎么又跑回来了?”

    “我来出差的。”剑池一郎指了指车上副驾坐着的那个摆着臭脸的年轻女人,“我们是作为外交部成员陪同大佬来这边访问的。

    “咱国内的规矩泉哥你是明白的嘛,一个控灵使搭配一个怪异,我们俩就属于外勤组。”

    车上那女人看来就是怪异了。

    “嗯,那你加油吧。”

    王泉看的出来,剑池一郎这货对那姑娘有意思。

    “嗐,再说再说,反正我们时间还很长。”剑池一郎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转移话题,“对了,外面伊丽莎白她们还挺想你的,泉哥你啥时候回去看看?”

    “等有空吧。”王泉拍拍他肩膀,“放心,我只是陪凛回来旅游的,过几天就走,别这么紧张。”

    “没有的事,泉哥你别多想。”

    话虽如此,但剑池一郎明显松了口气。

    他就怕又是这个世界要出什么事儿,所以才会看到王泉。

    “行,那你们接着过二人世界去吧,哥们也要去过二人世界了。”王泉摆摆手,转身潇洒走人,“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反正肯定能打通。”

    “行,那泉哥你忙着。”

    目送王泉背影远去,剑池一郎笑着摇摇头,转身回到车上。

    接过他递来的咖啡,那女人已经死死盯着王泉远去的背影,就像是呲牙的野猫,甚至她的眼睛都变成了兽瞳,“那是谁?很恐怖......”

    剑池一郎一竖大拇指,“那是我大哥,你以后再嚣张的时候注意着点儿,我上面有人!”

    兽瞳怪异姑娘:“......”

    她决定了,今天不跟这家伙表白了。

    哼!跟你大哥过日子去吧!

    ............

    王泉晃悠着晃悠着,终于晃悠到了晓星学园高等部。

    拿出望月凛给他的邀请券,他成功进入了校园。

    日本高校的校园祭啊......他以前只在动漫里看到过呢。

    现在来看,确实人不少。

    各个社团都在表演着节目,还有的就在路两边摆起了小摊贩卖些小吃跟小礼品之类的玩意儿。

    王泉直接来到高三,他打算去找望月凛。

    早上出门之前,他问过对方今年她们班里要搞什么节目。

    结果那丫头还脸红着不肯说。

    嗐,王泉一眼就猜出来了。

    女仆咖啡店呗。

    为啥?

    昨天这丫头带着一包衣服回来的时候王泉就瞥到了。

    黑白相间带蕾丝,除了女仆装还能是啥?

    不过能让黑长直JK如此羞涩......看来这女仆装是类似洛潇那种款式的。

    可以可以,王泉觉得今晚有福了。

    口水黄豆.jpg

    苍蝇搓手手.gif

    来到三年级A班,迎面王泉就听到一句刻进DNA的日语。

    “i ra ssya i ma se,狗修金撒嘛~”

    王泉扫了一圈很有活力还带着甜美笑容的高中生美少女们,不由点头。

    可以,有那味儿了。

    “王sensei?”

    有人认出王泉来了。

    没错,按照望月凛修改过的设定,王泉已经在快一年前离职跑路了。

    “嗯嗯,你们好~”

    以王泉的熟男气质,被高中生美少女们环绕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mo!sensei!”

    就在王泉笑眯眯享受着青春的时候,望月凛出现了。

    她秀眉微蹙,狠狠瞪着王泉,“您怎么能这样子!真是太不知羞耻了!”

    王泉打量着望月凛。

    啧,居然穿的是校服?

    明明她们班里的JK们都穿着女仆装的说......

    虽然只是那种短袖女仆装,下面的裙子也达到了膝盖的位置。

    但看不到望月凛的女仆装王泉也觉得挺可惜。

    “哟,望月同学~”

    王泉打了个招呼。

    在学校的话,还是别直呼名字的好。

    “跟我来!”

    望月凛拉起王泉的手就从人群中跑了出去。

    “去哪儿啊这是?”

    王泉被拉着边跑边问。

    望月凛没说话也没回头,只有黑长直伴随着飞快的步伐如波浪般翻涌。

    黑长直JK拉着他一直跑到了......体育仓库?

    然后,门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反锁了。

    王泉:“......”

    “凛,如果你想玩儿情趣,其实直说就行,我还可以。”

    现在想来,上次耕地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养精蓄锐仨月,王泉觉得自己又支棱起来了。

    “没有......”

    望月凛贝齿轻咬着下唇,“sensei,您能先转过去吗?”

    诶呦喂!情趣是吧?

    王泉懂了,“当然没问题。”

    转过身后,他就听到身后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

    过了差不多五分钟,他才听到望月凛羞涩的声音,“可以了......”

    王泉转了回来,映入眼帘的是能让他着火的小美人儿

    女仆装还是女仆装,头上带着发饰,胳膊上戴着一直覆盖住手肘的丝制手套。

    就是这身上的女仆装有点儿......烧。

    不行,这个字太不文明。

    应该说......风情?

    洁白如雪的肩膀上只有两条透明吊带。

    细嫩的脖颈上套着蕾丝圈儿。

    精致的锁骨下面是强大的事业线。

    再往下是黑色的类似裹胸一样的露背女仆装上衣。

    露出的细嫩腰肢中间被白色围裙挡住。

    不过这围裙不大,只挡住了肚脐却没挡严实细嫩的腰肢,十分明显的马甲线在围裙边缘时隐时现。

    勉强遮住重要地带的裙子下面是吊着丝袜的吊带。

    丝袜边缘把肉感的大腿勒出隐约的凹陷。

    沿着丝袜一直往下,是一双精致的棕色小皮鞋。

    “这装扮......”

    “洛潇姐姐帮我选的......”

    “不愧是小洛,眼光就是出色。”

    王泉竖起大拇指,接着恍然大悟,“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你不在外面穿了。这衣服......确实只能给我一个人看。”

    这衣服比洛潇穿的那套还夸张。

    王泉的DNA已经动了。

    毕竟他年少多精,而且已经养精蓄锐了三个月,正是龙精虎猛之时。

    很显然,这暧昧的气氛,屋外透光小窗户照进来的昏黄夕阳光芒都让望月凛明白了什么。

    她耳廓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一直红到脖颈,红到锁骨。

    不过话说回来,她一路拉着王泉跑来了体育仓库,顺便还从里面反锁了大门......

    其实,这就是她的目的吧。

    但她不会反抗,或者说,她的这个性格就是王泉最喜欢的地方。

    温柔体贴,面对王泉总处于弱势的一方。

    王泉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她也只能一边红着脸蹙着眉说着“mo~~~”一边咬着下唇满足王泉的奇怪要求。

    比如现在......

    “凛。”

    王泉拍拍旁边那个只到他膝盖的平衡木,“来,跪在上面......”

    “嗯......sensei......”

    望月凛的脸更红了。

    她眼波流转,轻咬下唇。

    然后左脚踩住右脚小皮鞋的脚后跟,接着把穿着长筒丝袜的右jio从鞋子里蹆了出来。

    然后反过来,是左jio......

    接着,她踱到平衡木旁边,声若蚊蝇,“sensei......哪个方向?”

    王泉的DNA已经如同奥特曼胸口闪烁的红色警示灯一样朝他发出了警报!

    深吸一口气,王泉嘴角上扬。

    “先朝我这边,然后再背对我这边~~”

    “唔......”

    时间还很长。

    ............

    月明星稀,万里无云。

    绕过了喧嚣的祭典商业区,换上了浅粉樱花和服的望月凛手中拿着一根苹果糖被王泉半搀扶着来到了学校后山的山顶。

    找了棵大树,两人坐下。

    山上很安静,只有夏日的知了叫个不停。

    前方山下,万家灯火通明,东京的繁华一览无余。

    望月凛枕在王泉肩上,享受着独处的安宁。

    他们在等待着,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

    也就是FY最不愿意面对的那个,也是祭典必备的那个。

    烟花。

    时间似乎走的很慢,慢到望月凛的小脑袋已经一点一点。

    果然,之前的事情还是太耗费体力了。

    王泉轻轻揽着她的肩膀,也没吵醒她。

    睡着睡着,望月凛忽然感觉眼前一亮。

    迷蒙间她睁开双眸,恰好看见一道流星由下而上飞至半空,骤然散发出七彩光芒。

    伴随着的,还有一声巨响。

    接着,是更多的光芒与更多的巨响。

    烟花,绽放了。

    望月凛忽然哼起了歌谣。

    “パッと光(ひか)って咲(さ)いた(我们看着烟花啪的一下)

    “花火(はなび)を见み)てぃた(砰然绽放出光芒)

    “きっとまだ终(お)わらない夏(なつ)が(一定是那尚未结束的夏天)

    “暧昧(あいまい)な心(こころ)を解(と)かして繋(つな)いだ(将暧昧的心融化在一起)

    “この夜(よる)が続(つづ)いて欲(ほ)しかった(希望今夜不要结束)......”

    如果有人在这里,一定会看到一副如同画一般的场景。

    高高的山上,天空绽放着烟花。

    烟花倒映在地上的影子里,两道身影渐渐融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