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六章 武林中的新面孔

第六章 武林中的新面孔

    “兔子真不错嘿!”

    郭叔边抱着兔子腿啃边感慨。

    郭叔姓郭,单名一个党字,身材矮胖,皮肤黝黑,虽然过得艰辛,但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按他自己的说法,还能活着,那已经胜过大多数人了。

    一开始李文博也绝望过。

    不过郭叔说啦,只要对生活绝望,那就去城北树林深处的乱葬岗看看。

    去看看那些残肢断臂枯骨,还有呱呱叫的黑鸦跟眼睛冒着绿光的大黑狗。

    看完之后心情就会好起来。

    李文博去看了,心情果然好了很多。

    跟那些死了都不知道是谁,甚至可能被野兽刨出来果腹的倒霉催比起来,他已经幸福太多了。

    李文博不由透过漏风的破窗看着屋外飞檐落下的雨帘发呆。

    小桥、流水、破庙,断肠人。

    别说,还真有那么点儿艺术气息。

    虽然在这里活着提心吊胆,但他却比过去活的舒坦。

    最起码,他觉得自己是个人。

    虽然除了郭叔跟余叔之外的其他人并不这么认为。

    在百姓眼里,他们是避而远之的江湖客。

    在江湖大侠眼里,他们只是街边的小喽啰,连围观摇旗呐喊的那个程度都没有。

    没错,他们是江湖客。

    只不过江湖上有那些大侠风光的一面,自然也有他们底层小人物挣扎着只为了活下去的一面。

    “文博,愣着干嘛?再不吃你郭大爷全吃完咯!嘿!这小黑胖子!给你侄儿留根儿腿!”

    接过余叔帮忙夺过来的兔子腿,李文博大口嚼了起来。

    虽然没调料,抹得也是发苦发黄的盐巴,但总算嘴里有点味儿了。

    这边生活还是不爽啊。

    没有卫生纸,因为怕被水鬼拖走也不敢下河洗澡,没有手机,没有网,没有电。

    唉,还是家里好。

    他房贷才刚开始还呢。

    他又拿着兔子腿开始发呆。

    忽然他感觉到两股审视的目光在自己身上上下游弋。

    打了个寒颤,他赶忙啃光手里的兔子腿,然后才道:“郭叔余叔,别这样看我,我害怕”

    那俩同样穿着灰色破布短打的中年人没搭理他,而是自顾自闲聊。

    当然,目光也一直没离开过他。

    “老余,你觉得文博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老余,本名余钱,脸长的方方正正。

    跟旁边那黑胖矮子不同,他看上去倒更像个私塾先生。

    前提是没穿这么破。

    “依我之见”余钱摩挲着下巴,“文博应该是中毒了。”TV首发 @@@

    李文博挠挠头,“我没”

    郭党却没给他说话的机会,而是一惊一乍道:“噢?!是吗!什么毒?”

    余钱没说答案,而是用问题回答问题,“你觉得呢?”

    郭党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我觉得是蜈蚣毒,你以为呢?”

    余华也笑了,“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那你觉得这毒该怎么解?”

    “妓”

    “嗯?”

    “你觉得怎么解?”

    “我觉得得找鸡。”

    “嗯?”

    “找只老母鸡炖了喝汤,这样就能解了。”郭党黑脸一歪,“你以为呢?”

    余钱微笑,“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李文博:“”

    您俩搁这儿说相声呢!

    叹了口气,他从潮湿的窗边走回到没了半个身子的龙王泥像前的破草蒲团坐下,才道:“余叔,不如你再讲讲江湖的故事呗?”

    没错,他们三个都是江湖人。

    大概算是吧?

    李文博觉得自己是,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嘛。

    当然,余叔一直说他曾经是个冷面杀手,只是现在洗手不干了而已。

    郭叔也曾经当过说书先生。

    没有手机电视电脑网络,甚至连书都没有,李文博现在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听两位中年老江湖讲故事。

    俗称,吹牛。

    “嗐,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也实在没什么可说的。”

    郭党摆摆手,跟余钱一起坐到另外两张破蒲团上。

    接着,他压低了声音,“不过最近江湖上确实出了几件大事!”

    李文博赶忙追问,“郭叔,什么大事?”

    “武林中出现了许多新面孔。”

    郭党表情严肃,不过李文博看得出他是装的。

    他笑眯眯的小眼睛深处全都是幸灾乐祸。

    “嵩阳剑派的韩修尘你们知道吧?”

    李文博下意识点头,“您说过的,韩修尘是嵩阳剑派的少主,曾经打败过火旗门的大师兄孙宇,是这一代大门派年轻弟子中最出色的人物之一。”

    就是为人比较嚣张跋扈。

    也不能说是坏,但也算不上是好人。

    放到现在,大概就是那种喜欢被人拍马屁且看不起普通人的二代装逼怪。

    “对!就是他!他这次踢到硬茬了!”

    郭党黑胖的脸颊开始泛红,这说明他吃瓜吃的很爽。

    “之前有几个武林的新面孔在嵩阳山下的嵩阳镇吃饭,他去了非说包下整座酒楼让其他人都滚蛋!

    “他老爹是嵩阳剑派掌门,还是当世顶尖的大剑修!平时没人敢不给他面子!可这次偏偏就有人不给他面子!

    “那几个人压根没动弹,他觉得丢面子,就带着几个师弟师妹要过去打断人家手脚说是略施小惩。

    “结果没走过一招,他就直接被打成重伤!

    “之后人家也没干嘛,只是把他扣下了,他几个同门放在狠话就跑回了山上。

    “然后他爹就带人来报仇顺便救儿子了嘛,结果你猜怎么着?”

    李文博也十分配合,“怎么着?”

    当然,他也确实喜欢这种故事,感觉以前武侠还有动漫电影里的江湖故事就发生在身边一样!

    虽然身为江湖底层,他也只是听郭叔余叔讲的故事罢了。

    “嘿!他老爹的飞剑号称百步之外取人首级!结果掏出来比划半天,对方直接掏出暗器就给他来了一下子!那可真是百步之外直接放倒!

    “不过对方比较讲武德,在动手之前就告知于他,而且还是瞄准腿打的。

    “反正就是父子俩都栽了。”

    郭党抿了口煮沸的白水,接着口若悬河,“然后嵩阳剑派的长老们坐不住啦!一大群剑仙乌泱泱就朝镇子杀去!据说那一日飞剑足以遮天蔽日!大白天的就跟到了晚上似的!”

    李文博喉咙动了动,很明显,他也开始紧张了,“然后呢?”

    “然后就没然后了。”郭党一摊手,“这群长老被对方一锅端了,然后为首那人单枪匹马杀上了嵩阳剑派,直接给整个门派都俘虏咯。”

    他耸耸肩,黑胖脸上的小眼睛里满是幸灾乐祸,“后来大家都说他们是武林中的新面孔,不过根据逃出来的嵩阳剑派残党说那群人倒是没杀人,只不过要求他们做工,说是什么劳动改造。

    “对了,对方其实也是个大势力,名字就叫马列宗。”

    “噗——!”

    李文博嘴里一口没来得及咽下去的白开水喷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