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八十八章 时隔三千年的再见

第八十八章 时隔三千年的再见

      “这里真的是英伦三岛?跟三千年前的差距有点儿大啊。”

      抬头看了眼不见天日的黑夜,剑池一郎颇为感慨,“泉哥,这连星星、月亮、太阳都看不到的天空,你上次见是什么时候?”

      “不久前,在伦敦,勒是雾都嘛。”王泉没太在意,“不过现在这天空是纯粹的黑暗,应该是被谁遮蔽了天空,也许是不想被外面看到吧。”

      他接着问同一具身体里的诺拉尔,“这边信仰的神是谁?”

      “暗夜之神,黑夜熔炉这边信仰的是暗夜之神。”

      “暗夜之神啊”王泉指了指天上,“是指的那个吗?”

      剑池一郎下意识抬头,却只能看到一个巨大的轮廓。

      诺拉尔更是什么都没看到。

      “泉哥,这是啥?”剑池一郎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之前在伦敦的时候,我在天上看到一只工业天使,全身由黑色的骨架和滴落的石油构成,骷髅头上长着角,翅膀是雾霾。那时候那只天使大概几百米高,就静静悬在伦敦上空。”

      王泉指了指天上,“现在你们看到的黑夜,实际上就是那天使的翅膀,祂一对翅膀就覆盖了整片天空。”

      不过那天使虽然身在高空,却意外的没有变大多少。

      三千年前大概五百米大小,现在看也不过就是七百米左右。

      也就是在王泉离开之后,这里的污染持续了大概几十年,之后就被控制住了。

      看来伊丽莎白做的不错嘛,在位期间就控制住了伦敦的雾霾。

      “泉哥,咱不会要打那天使吧?我可打不过”剑池一郎心里没底,“要不绕着走?”

      “绕个屁,目的地就是那边。”王泉控制着诺拉尔抬手指向西南方,“那天使一直在往下倾倒黑色物质,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体就在那边。”

      剑池一郎:“”

      他叹了口气,“泉哥,你现在还能打不能?”

      “我试试。”

      “咕”

      诺拉尔一声闷哼,后面的“满到溢出来啦”还没说出口,身体就完全被王泉占据。

      王泉活动了下手腕儿,转了转脖子,睁开眼,双眸闪过猩红。

      接着他点点头,“嗯,除了胸口赘肉比较多余,其他没什么问题。让我试试。”

      “飒!”

      诺拉尔身体瞬间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就出现在百米开外。

      这不是瞬移,而是身体速度太快。

      下一秒,王泉又冲了回来。

      刚一站稳,他腿就是一软。

      王泉活动了下脚腕,发现脚腕已经粉碎性骨折了。

      体内黑红雾气流转,脚腕很快恢复正常。

      “可以使用,但这个身体有上限,超过上限就会受伤,不过我能治疗,问题不大。”

      剑池一郎还是不放心,“泉哥,毕竟这不是你的身体,用着也不爽利,那天使你能搞定不?”

      他马上开始解释,“不是兄弟不相信你,主要是这小娘们的身体也配不上泉哥你的实力嘛!”

      “可以,你这马屁虽然僵硬,但我很喜欢。”

      王泉招招手,“走吧,赶紧解决完,解决完咱们就撤退。”

      “好嘞!”

      “这里果然是伦敦啊。”

      王泉跟剑池一郎站在被风沙掩埋的残垣断壁之前,表情都有些复杂。

      在两人面前,就是倒塌的大本钟。

      此刻这钟只有很小一部分还露在外面。

      王泉抬头,看着天上七百米长的巨大石油天使,还有祂那足以覆盖整个英伦三岛的雾霾翅膀,颇为感慨,“这玩意长的还挺大。”

      剑池一郎站旁边也仰着头,不过啥都没看到。

      “泉哥,这乌漆麻黑的你真能看到天使?刚才在远处我还能看到轮廓,这到了跟前怎么啥都看不见了?真奇了怪!”

      王泉撇撇嘴,“废话,如果你能看到,要么你不是人,要么你已经疯了或者开始变异了。”

      剑池一郎抖了一下,赶忙收回目光,“这么夸张?”

      “不可直视神嘛,虽然这东西顶多算半个神话生物罢了。”王泉四下打量。

      “半个什么?”剑池一郎听不到后半句话,不过他也很理智的没再追问,“泉哥,那你能感应到身体在哪儿不?”

      “就在那边。”王泉抬手指向前方。

      天上那只怪异天使流淌下的漆黑物质就落在那里。

      从这边看去,那里有一座虽饱经风霜却依旧耸立着的尖顶教堂。

      剑池一郎还真认识那教堂,“威斯敏斯特教堂?”

      接着他开始给王泉解释,“泉哥,这教堂基本算是英吉利最出名的教堂了,英国皇室的加冕、婚礼、国葬基本都在这里举行,历代皇帝死后也基本都葬在这里。”

      王泉眯了眯眼,“也就是说伊丽莎白也葬在这里。”

      想到那个天真单纯的傻姑娘,王泉一时间也有点儿恍惚。

      毕竟前不久还是个活蹦乱跳的小姑娘来着。

      虽然疑似冲妈逆女。

      但变态也是人。

      忽然间就听到对方死了

      这感觉,跟张三丰当年感慨“但那已经是一百年前的事了”颇有种异曲同工之妙。

      就在这一刻,王泉忽然开始理解长生种的痛苦了。

      不过也就一瞬间。

      “走吧。”王泉迈开脚步,“去找我的零件儿,不过也真特么奇葩,哪个狗日的把我零件儿扔这儿了?”

      当初把他打碎的那群神话生物?

      话说如果当时他是被人拉走了,那现在回来之后怎么没见到那群神话生物?

      是因为他存在感太低?

      不应该,毕竟是对方把他封印的。

      那除非有人屏蔽了感知,那些神话生物还不知道他回来了。

      所以当初为啥要攻击他?

      想不太明白。

      反正几分钟后,王泉跟剑池一郎就到了威斯敏斯特教堂门口。

      教堂确实有被时间侵蚀的痕迹。

      但最起码还挺完整。

      就是教堂门口站着的那几个盔甲骑士

      他们已经不是人了啊。

      盔甲下已经变成一副副面色铁青的活死人了。

      他们应该就是最后守护着这里的骑士吧。

      看盔甲的样式跟当初伊丽莎白手下那群护国骑士团挺像的。

      所以是护国骑士团的末裔吗。

      可惜,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和人形了。

      王泉叹了口气,掏出断魂斧把他们全都超度了。

      接着推开尘封了无数年的大门,进入到教堂里面。

      顺着廊道走到尽头,是一个大厅。

      进了大厅,王泉朝前看去。

      那些黑色物质穿过天花板倾泻而下。

      在正下方,有一个王座。

      王泉能感觉到自己的一部分身体就在王座下方的地下。

      而在王座上,有一个黑甲骑士拄着巨剑坐在那里。

      她一头偏向白色的淡金长发,皮肤苍白,双目紧闭,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这个人

      王泉微微叹息,“伊丽莎白”

      随着他的声音。

      那个其实缓缓睁开双眼,眼皮下,是猩红的双眸。

      此刻,那双猩红的眸子正死死盯着王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