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六十三章 从公主到逃犯

第六十三章 从公主到逃犯

    “地狱?这怎么说?”

    王泉没搞明白。

    他以为是为了“自由”呢。

    因为被人管着不爽,所以才要跑路。

    原来还有别的理由?

    “是的先生。”奥克利吸了吸鼻子。

    那段时光光是想想就让他觉得可怕。

    “我们这些孤儿都会被送去教堂开办的救济院,可那里”

    咬了咬下唇,他缓了缓神才继续道:“被强制送进救济院的人必须是被收容在救济院中从事苦役的贫民。那里的人都要做苦力,吃的是没有两粒米的稀汤,一般不到一年就会死。

    “当然,孩子的待遇好一些,因为救济院要用孩子赚钱。”

    “赚钱?”王泉继续问,“怎么赚钱?”

    “等孩子长到八岁,他们就把孩子强制送去工厂当学徒,每个学徒工厂都要给救济院一笔钱。这些孤儿进了工厂是没有工资的,只有一天两顿饭。然后每天要工作大概十七个小时。”

    王泉沉默了。

    这种事他一直以为只有印度才有。

    不过想想剑池一郎曾经跟他说过的话,他大概就懂了。

    亡神教派真够坑的,还真是经典反派模板。

    “那如果我毁掉教堂拆了救济院,对他们有帮助吗?”

    “没用的先生。”

    奥克利摇摇头,“全国每座城市都有救济院,而且在救济院里面他们还能苟延残喘,出来又能去哪里呢?已经没有田地给他们种地了,出来也不过是换个工厂工作而已。”

    王泉也没什么办法。

    好歹他中学时候历史课也不单纯是发呆,圈地运动他还是知道的,虽然也只知道皮毛。

    这样他想起了之前看过的一个采访美国工人的节目,问他为什么国家给大公司财政补贴。

    他居然说“因为给老板补贴,他的公司才不会倒闭,他才会继续给我们工作,我们才能继续养家糊口。”

    ???

    王泉满脑门问号。

    这是已经被资本主义的那一套洗脑了。

    特别是结合另一条新闻看就更妙了。

    “那些公司用政府补贴给他们用来维持工人基本工资的钱去买了机器设备更新了生产线,结果就是工厂可以二十四小时生产,更不需要工人了。然后那个公司开除了更多工人。”

    太黑色幽默了。

    不过那个救济院送学徒的操作当时让王泉回忆起了不好的事情。

    当初大三还是大四的时候,学校为了就业率,当然,可能也收了钱,然后逼他们学生去工厂上流水线,不然不给毕业证。

    啧,妈的,都是一样的操作。

    王泉从兜里掏出一个钱夹,里面大概有二十枚伊丽莎白金币,还有更多的银币和铜币。

    接着他把钱夹塞进奥克利手里,“你是个聪明善良的孩子,别的我也帮不了你什么,这些钱你拿着吧。”

    奥克利连忙推拒,“先生,我不能要。”

    “我给你的东西,取决于我给不给。孩子,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奥克利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地张开手。

    完全把钱夹放在他手上,不过钱夹太大了需要奥克利两只手才拿的住。

    “如果觉得金币太招摇,就用银币和铜币,或者你拿去银行换成纸钞也可以。”

    王泉顿了顿,他感觉有人进入了伊丽莎白给自己准备的住所。

    “我该走了。”他站起身戴上礼帽,“有缘再见吧。”

    “先生!”奥克利连忙喊住他,“先生!我能跟着您吗?”

    “当然不行。”王泉回身微笑,“不过如果你想拥有超凡力量,就要自己想办法去锻炼。”

    他刚才帮奥克利治疗旧疾的时候运行的是大周拿到的秘籍的运功路线。

    所以只要奥克利努力,他就可以轻易锻炼出真气。

    而且危险也没什么,王泉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丁点黑红雾气,属于不管也会自然逸散的那种,而且经过王泉的过滤,三十年内基本没有精神污染效果,顶多会让人变得阴沉一点儿,但不影响对方的心性。

    至于三十年后那时候这力量早就逸散了。

    见奥克利依然用恳求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像可怜的小狗狗一样。

    王泉叹了口气,忽然指着奥克利身后表情惊惶,“救济院的修士!”

    奥克利下意识回头。

    但什么都没有。

    等他再转过来的时候,王泉已经不见了。

    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钱夹,郑重放进贴肉的地方放好,然后一咬牙转身跑掉了。

    在他跑开之后,王泉从原地一点点出现。

    他微微一笑,哼着小曲儿转着手杖朝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回到住处王泉就觉得有点儿不对。

    那种深色大衣跟那种类似福尔摩斯的帽子,是苏格兰场的?

    苏格兰场大概类似这个时代的警察。

    他们已经把自己住处团团围住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B\iq\u\g\\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还有几个银光闪闪的骑士,看来是耀日骑士团的余孽。

    “你看什么!”

    有人注意到王泉在关注着那边,于是走过来两个警察。

    到了近前,他俩看到王泉的打扮装束还有气质,原本凶厉的语气顿时缓和下来。

    甚至两个人还摘下帽子拿走手里。

    其中留着八字胡年纪更大些的警察整了下灰色头发,温声道:“先生,这里暂时无法通过,很抱歉。”

    “没关系。”王泉笑笑,“请问这里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那警察灰色眼睛里闪过一丝郁闷,叹了口气解释道:“听说是上面大人物的意思,说这里有逃犯,然后让我们把这里封起来,您看那些骑士大人都来了。”

    他语气里对上面大人物还有耀日骑士们的不爽是个人都能听明白。

    “先生,您还是绕路走吧,那些骑士一个个眼睛都长在脑门上,他们可不在意什么法律。”

    这就是这些苏格兰场警察不爽的原因。

    这些骑士在这里的地位跟灯塔国军队在韩日一个鸟样。

    所谓的治外法权嘛。

    “谢谢。”王泉跟两位警察握了握手,然后绕过两人朝被围起来的房子走去。

    “先生?”

    警察还想过来再拦,王泉笑笑,“那里是我住的地方,两位还是躲远些的好。”

    两个警察一愣,眼眸深处一抹猩红一闪即逝。

    接着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两人点点头,“好的,祝您玩的愉快。”

    再次脱帽致敬,两人站在原地背过身继续站岗,就当王泉不存在一样。

    “站住!”

    见王泉缓缓靠近,两名骑士拦住去路。

    王泉微微一笑,微微抬头,猩红双眸在帽檐下的阴影中若隐若现。

    伊丽莎白全身甲胄躲在柜子里。

    她现在狼狈不堪,身上盔甲脏兮兮的,一条胳膊耷拉着,另一只手拄着巨剑。

    忽然,她听到了开门声还有脚步声。

    她瞬间摒住呼吸,右手握紧巨剑。

    下一刻,脚步声消失了。

    然后,柜门被人打开。

    她下意识一剑劈了过去,却砍到了一根戴着白手套的食指上。

    那人手指一弹,一股巨力传回,伊丽莎白手中巨剑脱手。

    “怎么了这是?”王泉把伊丽莎白从柜子里拽了出来,“堂堂公主被自己国家的人追杀?你宰了自己老妈?”

    伊丽莎白干裂的嘴唇微微张了张,精神忽然放松下来,眼一翻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