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二十八章 你是什么人!(求保底月票!)

第二十八章 你是什么人!(求保底月票!)

    王泉没管剑池一郎去哪儿。

    反正这家伙肯定去跟踪那卖火柴的小女孩儿了。

    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办法,反正王泉是在给女孩儿穿鞋子的时候顺手在对方身上留了记号。

    他感应了一下,女孩儿现在的位置在东南方向大概两公里开外不断徘徊。

    而且已经挺久时间没移动过了。

    要么就是还在卖火柴,要么就是已经到家了。

    王泉本来已经打算出发,但仔细想了想,还是需要点儿伪装才行。

    虽然但是

    也许真跟剑池一郎说的一样,在那边可能遇上什么事情。

    为了不沾上麻烦,还是弄个马甲比较好。

    首先,这个马甲不能是小孩子的身高。

    王泉想了想,找了个没人的阴暗角落直接脱了个精光。

    尔后他身躯开始膨胀拉长,最终形成了一道一米九左右的瘦长畸形怪物样子。

    怎么形容呢

    就是手机拍了张正常照片,然后上下拉长,这样整个人就会看着会畸形,左右就变窄了。

    接着王泉皮肤外开始长出衣服。

    里面是红内裤(僻邪),外面是黑色长裤跟白衬衣。

    再外面是黑色登山厚底靴。

    衬衣外穿着的是双排扣黑蓝色带坎肩的厚呢子大衣。

    长到快接近脚踝的大衣边缘参差不齐,就仿佛被什么撕咬过一样。

    坎肩下面遮蔽着胳膊跟整个后背的是类似鹰隼翅膀一样的深蓝色羽翼披风。

    然后那张畸形拉长的脸上戴着中世纪医生那种鸟嘴面具。

    包覆着整个脑袋的鸟嘴面具是骨质的森白色,两个眼睛的位置没有挡风镜,而是两个漆黑的圆洞。

    在头顶上还有一顶同样黑蓝色的三角圆帽。

    王泉抬起胳膊,低头看了眼手外面戴着的仿佛黑色利爪一样的锋锐手套,满意地点点头。

    可以,这套行头够帅,就算剑池一郎估计也认不出来。

    一会儿就先看看剑池一郎要干什么。

    然后如果不需要他出场,那就算了。

    如果剑池一郎兜不住,那只能他跳出来收尾了。

    王泉双腿略微下蹲,尔后羽翼披风一展,卷起飞雪冲天而起!

    望着一飞冲天冲入鹅毛大雪之中的王泉,克茜拉合上窗帘。

    她什么都不会做,只要静静等待就是了。

    “这就是‘历史’啊因菲诺”

    王泉落到一片满是泥泞污水的大街上。

    或者不能叫大街,这只是狭窄逼仄的“老鼠道”。

    就类似以前国内那种老房子。

    在两栋挨得紧紧的老房子中间的能让一个人勉强通过的道路。

    就是那种感觉。

    住在楼上的感觉嘛《西虹市首富》里面有过类似场景。

    主角一拉开窗帘,就跟对面楼的人脸对着脸。

    王泉就是站在这样一条路上。

    脚下是泥水跟泥土色的冰雪。

    两边是那种破旧的平房。

    那个小女孩儿就在王泉左手边的房子里。

    现在没人“看”的见王泉。

    不过这里除了王泉之外还有另一个不速之客。

    王泉一抬头就看到剑池一郎撅着个腚趴在小女孩儿对面平房的屋顶上在偷窥。

    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王泉脚下一点,轻巧落在剑池一郎身后。

    尔后他解除屏障,轻声道:“举起手来。”

    “谁?!”

    剑池一郎猛地转身,然后放松下来。

    “泉哥,别闹。”

    “那是谁?我是来杀你的。”

    王泉刻意压低了嗓音。

    “拉倒吧泉哥,就你这打扮你当我认不出来?”剑池一郎嗤之以鼻。

    “行吧,话说你怎么认出来的?”王泉没搞懂,“我这打扮难道还不够符合时代?”

    “维多利亚加哥特风格混搭中世纪风格,确实跟这个异世界挺搭的。”

    剑池一郎一本正经,“前提是我没玩儿过《血源诅咒》的话。”

    就泉哥这打扮,分明就是《血源诅咒》里面的嘛!

    “可以,你涉猎真广。”王泉干脆也趴他边儿上,“不过你不是说了在旅馆休息嘛,怎么跑出来了?”

    “我来散步。”剑池一郎反问,“泉哥你不也来了?你干啥来的?”

    “我来拍照。”

    王泉掏出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我家里有朋友向往工业革命时期的伦敦跟巴黎,说是很蒸汽朋克,我来拍点儿照片让她见识一下真实的巴黎。”

    “这样啊。”

    “那不然呢?”

    俩人都陷入沉默。

    半晌,王泉开始转移话题。

    “剑池桑,你散步散的早,有什么发现?”

    “这个还真有。”剑池一郎也极为默契的没聊刚才的话题。

    不过一聊到这个新话题,他脸上轻松的表情沉了下去,“那女孩儿叫艾比,家里一家四口。她还今年十一岁,还有个九岁的弟弟。

    “她父亲大概三十左右,有肺病,他们家全靠母亲跟两个孩子工作养家。

    “卖火柴大概就是为了补贴家用,毕竟她父亲吃药也要不少钱。”

    “调查的倒是挺清楚。”

    王泉眼角余光微瞥,他看到剑池一郎还是面无表情,不过他拳头已经握紧了。

    “不过这岂不是雇佣童工?我以前上网跟人闲聊的时候以为那时候的童工大概是指十三四岁,不过十一岁跟九岁这不是扯淡?

    “不过这样一来好歹工厂得管饭吧。”

    “泉哥,别天真了,那怎么可能。”

    剑池一郎的声音古井无波,“泉哥,我以前在网上看到过几个段子。

    “在工业革命时期的欧洲,10岁左右的孩子在厂里工作,20左右的大人失业。一个家庭,居然是孩子在养家的情况。为什么?因为孩子和女人吃得少,有机器在,他们干的活少不了多少,而且还逆来顺受不敢抱怨。一些家长为了省一份口粮,甚至主动把孩子送去做工。

    “英国当时和瑞典竞争纺织业,瑞典的资本家因为太过仁慈竞争不过英国人,具体有多仁慈呢?在瑞典,童工的死亡率只有40%。

    “我记得有句话形容英国的童工:英国之所以成为日不落帝国,彻底压制欧洲列强,就是因为进入英国工厂的童工平均存活年数只有两年,而法国和德国的童工可以活过三年。”

    顿了顿,剑池一郎声音开始颤抖,“泉哥,我不是好人。

    “我杀过人放过火还不择手段,P社游戏我玩的飞起,如果按照法律来判,我绝对要被判死刑一百遍,这还是减刑后的结果。

    “可我知道那只是游戏,那些数据就只是数据。最起码那些真的只是电脑游戏里的一段数据。

    “当然地狱行者肯定没好人,特别是像我这种活过那么多世界的。

    “我就是人渣,垃圾,我杀过很多无辜的人,只是因为妨碍我做任务,我只是想活下去。但那些都不是杀人的理由。

    “有时候我也在逃避现实,我跟自己说做那些坏事的人是剑池一郎,董平还是那个喜欢打P社游戏跟网友对线的社畜。但这种话也就是骗骗自己了。

    “可就是这样像下水道老鼠一样苟活着像垃圾的我,偶尔也会有想做的事情。

    “哪怕泉哥你要阻止我也好,要杀了我也罢。

    “我其实很胆小的,我想回到那个虚假的世界当一只鸵鸟渡过余生。

    “也许我明天、不,也许半个小时之后我就会后悔,就会觉得自己是傻逼。

    “但现在,我真的想做些什么。

    “当然,也许泉哥你拦我一下,我马上就怂了。”

    “那是你的事情,你想自杀我还能拦着你不成?”王泉沉默半晌,淡淡说了这么一句。

    “不过你别忘了,这可是诡异世界,普通人在黑夜中很容易就会变异。

    “这种贫民窟里大概有很多畸形人吧,别说你感觉不到。

    “而更巧合的是,这个世界也是有超凡者教派的。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会不断产出大量变异畸形人的贫民窟到现在还没毁灭?”

    王泉视线看向贫民窟之外。

    “你是说这是亡神教派跟贵族刻意养蛊,目的就是为了消耗多余的贫”

    剑池一郎说到这里忽然顿住。

    他猛然回头!

    强化过的视力看的很远。

    他能看到,在贫民窟之外的路灯照耀下的光洁大道上,正有四个身穿白色教士袍的男人朝这个贫民窟走来。

    “哼哼”王泉站起身笑笑,“你打算做什么都与我无关,我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话音落,他人已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那四个教士面前。

    四个教士一愣,接着掏出巨剑如临大敌,“你是什么人?!”

    王泉双臂交叉在尖嘴鸟面具之下,黑洞洞的面具眼眶里什么也没有。

    “只是一个路过的幽灵罢了,给我记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