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二章 任务终于来了

第二章 任务终于来了

      没错,克茜拉身上有着神话生物的气息。

      不过这不重要,反正王泉身上也有神话生物气息。

      也许这才是克茜拉收他为徒的原因?

      这懒散魔女把他当成同类了。

      嗯魔男?

      王泉想了想自己身穿魔法少女服装的样子。

      噫

      光是想想就觉得可怕!

      腿毛什么的啧。

      不过正太的身体倒是不错。

      不对!

      无论什么身体都不能想什么狗屁女装!

      这可是纯爷们的坚持!

      他奋力推开埋在脸上阻碍呼吸的两座大山,挣扎着站起身,淡淡道:“克茜拉,起床了,你不是接了委托要去调查这镇上的事情吗。”

      床上睡姿极其不雅的克茜拉揉着肚子睁开迷茫的异色瞳,“啊?有吗”

      “废话!不然咱们怎么能有地方住?”王泉接了盆水直接泼到她脸上,“你以为这房子为什么不收钱?”

      “我还以为是我亲爱的弟子施展美人计拿下的呢。”

      被泼了盆冷水的克茜拉还是那副笑眯眯的表情,“因菲诺,你就不能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喊我师傅吗?或者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看到我这身打扮会脸红也行嘛”

      王泉继续睁着死鱼眼看着她。

      这身打扮确实不错,这魔女先天条件也确实够硬。

      但问题是就这四仰八叉的造型,就这翻版坂田银时的性格,王泉也“eng”不起来啊。

      主要还是才七岁,还没到时候。

      他打了个响指,克茜拉身上兀的燃烧起来。

      不过这火焰并未伤到床榻,只是烘干了克茜拉身上的水分,顺便烧掉了她身上穿着的黑色蕾丝两件套。

      没错,并不是王泉的控制力强,而是他的火焰伤不到这位魔女。

      当然,王泉也没火力全开就是了。

      被“冰火两重天”搞了一下,克茜拉终于清醒起来。

      她站起身当着王泉的面伸了个懒腰,毫不顾忌自己未着寸缕的身体在王泉面前晃啊晃的。

      见王泉面无表情丝毫没脸红,她才颇觉无趣的穿上一套黑色蕾丝内衣跟外面的黑色长袍。

      边穿她还边埋怨,“真是的,因菲诺你就不能有点儿小孩子的样吗?这样让师傅我感觉很失败诶”

      王泉在她胸口山顶弹了个“脑瓜崩”,“七岁孩子也不会看到没穿衣服的女人就脸红。”

      “呀↘↘↘~”

      克茜拉的尖叫声调差点儿让王泉脱口而出洪世贤的经典台词。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没说。

      等克茜拉穿好衣服,王泉才淡淡道:“赶紧调查这小镇的事情吧,镇长请你来可是花了钱的。”

      “钱不是还没给嘛。”克茜拉微微弯腰,从身后趴在王泉头顶,“看那镇长的样子,可不像是那么大方的人呢。”

      王泉笑道:“总之解决问题才是第一位的。”

      他之所以这么在意,主要还是从“地狱”那边收到了信息。

      【时间:新元224年,四月,一日】

      【地点:悬钟镇】

      【宜:出行】

      【忌:码字】

      【温度:二十七摄氏度】

      【悬钟镇由镇中心广场上的那口石钟而得名,建村已有一百一十八年。】

      【悬钟镇民风纯朴,并不是很欢迎外乡人】

      【但上个月村里的一只鸡神秘失踪了,现场只留下些许血迹】

      【本来没人在意,但一天后,一头羊失踪了】

      【又一天后,一头牛失踪了】

      【又过了一天,一个人失踪了】

      【到前几天为止,一共神秘失踪了十七只鸡,七只羊,五头牛,还有十三个人】

      【镇上人心惶惶,你与师傅克茜拉恰好路过却身无分文,于是你们找到村长,表示可以帮忙解决问题】

      【村长对你们十分热情,并表示如果能查出原因并解决,将赠送给你们三根金条作为报酬】

      【你们同意了】

      【任务:找出悬钟镇生物失踪的真相】

      【任务奖励:三根金条,通往“传说宝藏”埋藏地点的地图碎片】

      【失败惩罚:唱诗班歌者(阉人模式)】

      【任务难度:黄泉路】

      王泉:“”

      是的,他主要是觉得这任务失败的惩罚有点儿扯淡。

      什么叫“唱诗班歌者”?

      这也就罢了,还特么“阉人模式”?!

      叹了口气,王泉道:“克茜拉,想好怎么调查了没?这镇子可不太欢迎咱们。”

      “这个好说,我早有办法。”穿戴整齐的克茜拉一拉尖角帽檐,“跟我来。”

      半夜,小镇中央。

      两个守卫正打着哈欠站在钟楼旁边执勤。

      忽然,两人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隐约间他们似乎听到了一个小男孩儿的声音。

      “所以你所谓的有办法,就是半夜绑架镇上守卫?”

      等其中一人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破旧木屋里。

      他坐在椅子上,双手被绑在椅背上,面前还站着一个白发女人跟一个小孩儿。

      王泉冷冷吐槽,“你这算不算痛击友军?”

      “当然不算!我的友军只有你哟~我亲爱的弟子~”

      克茜拉懒散笑笑,尔后道:“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师傅的拷问手段!”

      那个士兵A(王泉的叫法,他对这些西方人名比较混乱,干脆直接按自己认为的职业特征来称呼)脑子就是一懵。

      拷问?

      这特么还没问问题的吧!

      但克茜拉可不管这些,她直接把椅子放倒,然后一挥手,这士兵A的破鞋子就自动脱离了臭脚丫子。

      接着她皱了皱眉拉着王泉后退几步,接着又打了个响指。

      然后就看到旁边破桌子上飘出一根鹅毛笔,对着他脚底板就开始搔了起来。

      王泉:“”

      “就这?”

      克茜拉双手叉腰得意洋洋,“当然!这世上可没有人能抵抗挠痒痒!”

      王泉点点头,又GET到了一个克茜拉的弱点。

      挠痒痒什么的最起码他王泉不怕。

      大不了屏蔽掉触觉就是了。

      不过这士兵A应该也抵挡不了吧。

      但对方的反应让他双眸微眯。

      因为这士兵A真的毫无反应。

      “啊?”克茜拉挠了挠脸颊,“原来真的有不怕痒的人?”

      王泉翻了个白眼,掏出张毛巾走了过去,然后在克茜拉不解的眼神中盖在士兵A的脸上。

      克茜拉不明所以,“你这是干嘛?他都已经看到咱们的脸了。”

      王泉撇撇嘴,取过桌子上的水壶,“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真正的拷问。”

      这可是他从GTA5中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