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九十一章 我大概明白了

第九十一章 我大概明白了

    众人仰望着高空伫立而下的倒立宫殿一时震撼无言。

    王泉没忍住点了根烟,尔后咧咧嘴,“还真挺壮观......”

    无论什么建筑山脉,只要够大、在天上、倒立,那绝对震撼力都超强。

    比如《游戏王》、《数码宝贝》等等等等。

    “你们出来了?这什么情况?”

    听到声音,众人回头。

    来的是之前那个白发老教授。

    众人这才醒悟过来自己已离开那座无人酒楼。

    冯建迎了上去把在酒楼怪异里他们的发现都说了。

    老教授一怔,二话没说就让人拉着那个从怪异变成普通人的小张去做检查。

    几分钟后,他拿着资料回来了,脸上满是三罐破碎的样子。

    “怎么样?”

    韩国栋是最关心下属的。

    周围所有人都竖起耳朵。

    这件事情只要知情的没人不关心。

    “他壮的像头牛。”老教授看着手中资料,讷讷道,“但问题就在这里......”

    顿了顿,他继续道:“他已经完全变成一个普通人了。我们帮他测了骨龄,十七岁。

    “但他自己也说不出在那里面经历了什么,按他的说法,进去之后什么都没发生,然后往后堂走的时候就没了意识。

    “等在醒过来,就已经被你们救了。”

    王泉耸耸肩,指了指天上,“反正答案就在那里了呗。”

    冯建点点头,“我联系上面派飞机过来去看看那有什么。”

    “不用了。”王泉道,“我估计那里可能只是个幻影,通往那座宫殿的入口应该就在这里。”

    否则没法解释当初望月晓他们怎么进去的。

    如果动静太大的话,当初国家早发现了。

    “那好,咱们马上去找。”冯建道,“王老弟,你能先把你这个能力解除了不?”

    说实话,王泉在他们心中的地位是越来越重了。

    到现在为止,王泉展现出了好几种能力。

    意义不明的黑红雾气和血色水墨,火焰和风,还有现在这个消除超凡的能力......

    而且根据他们的情报,王泉还有着一扇能帮助他进行空间移动的门扉。

    还从没听说过超凡者有如此之多的能力。

    就算能容纳两只凭依灵的控灵使也就只有两种能力而已。

    不过这件事现在先放在心里,等回去再慢慢聊。

    “好,我这就解除。”

    王泉头发颜色从黑白两色恢复成纯黑。

    他取消了来自苏浅凝的重明鸟之力。

    就在同一时间,天上那座倒立的巨大宫殿消失,那座酒楼又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一次大家没有犹豫,留下一半人守在外面,剩下的人全部进入酒楼。

    里面的陈设跟刚才看到的一样。

    腐败陈旧的酒楼,腐败陈旧的柜台,腐败陈旧的八仙桌跟长凳。

    窗户紧闭无法打开。

    不过这次从大门处可以出去了。

    一行数十人逛遍整个二层楼。

    二楼是包间,一楼是大堂。

    除了陈旧腐败,这里没有任何超凡的痕迹。

    毫无疑问,如果真的哪里有问题,那肯定就在后堂。

    于是王泉直接走在了第一位。

    原本韩国栋打算先进去的,不过被王泉阻止了。

    王泉走在了第一个。

    望月凛牵着他的手不说话。

    王泉看了她一眼,少女唇瓣紧抿、眼神坚定。

    王泉笑笑,抬手拢了拢她额前刘海,尔后牵着她的手走进了后堂。

    在众人视线中,王泉跟望月凛就是掀开帘子走进后堂就消失了。

    尔后两人又忽然出现。

    王泉紧紧牵着望月凛的手,脸上没什么表情,“看来能出来,那跟我来吧,里面应该就是宫殿里面。”

situ.tw

    说罢,他牵着望月凛的手又转身走了进去。

    冯建韩国栋等人对视一眼,接着同样留下几个人守在门口,尔后剩下的人全都进了后堂。

    进门的瞬间,他们耳边响起细密、锋锐、嘈杂、虚幻、诡谲到让人听不懂的疯狂低语。

    所有人的头都仿佛被人拿着根烧的通红的铁钳进去搅拌一样。

    但下一刻,这种感觉消失了。

    冯建捂着脑门直起弓成虾米的身子。

    尔后,他瞪大了双眼。

    “这是......什么......”

    周围是类似希腊赫菲斯托斯神庙似的巨大并排廊柱。

    不过这些廊柱都是暗黄色的类似青铜的材质铸造。

    每一根廊柱都有九人合抱那么粗,上面光洁无比没有任何花纹。

    而高度......它们已高耸入云端,最少应该也有上千米了——从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那样来说,绝对在千米以上。

    那种巍峨到让人觉得自己十分渺小的感觉......冯建下意识后退两步,结果撞到了韩国栋身上。

    但韩国栋也没比他好到哪儿去。

    不过他还是反应过来了,见王泉牵着望月凛的手越走越远,他赶忙道:“快跟上别落下!”

    一行数十人赶忙跟上王泉两人的身影。

    王泉走了大概几公里,他们慢慢走着,已经不知道走了多久。

    终于,这条由巨大青石板铺就的道路来到了终点。

    终点有一座三米高的古朴石台,古朴石台边缘有阶梯。

    踏上阶梯,石台后的迷雾消散,露出了仿佛无边无际的一面墙。

    墙上雕刻着一副世界地图。

    地图上标注着三个地方。

    北极、太平洋、太白山。

    而在石台上有一块大概一米三高的青铜台子。

    三米宽的正方形台面上是缩放版本的世界地图。

    在太白山、北极、太平洋某处的位置上有三个凹槽。

    那三个凹槽形状都不一样。

    但大家都看的出来,这些凹槽应该是要放什么东西。

    看着那三个凹槽的形状,王泉默然不语。

    冯建皱眉分析,“望月晓他们应该就是在这里把东西拿走了吧,或者是太平洋、太白山、北极这三个地方分别发现了那三样东西,把这些东西摆放好应该就知道最后的地点在南极的什么地方了。”

    “先等等!”

    老教授招呼助手们过来,然后让那些战士放下背着的各种仪器。

    之后他们就摆弄起来。

    冯建道:“教授,您这是?”

    “我测量一下这些建筑的年代!如果是远古的话......那就说明在现在的人类文明之前还出现过其他文明!”

    老教授十分兴奋,带着助手们就捣鼓了起来。

    没人敢打扰他们。

    过了大概半小时,老教授站了起来,他眼睛里满满都是疑惑,“不可能啊......”

    “怎么了?”冯建赶忙问他。

    “这里建筑的年代怎么可能是这样......”老教授摘掉眼镜,喃喃自语,“按照我们的检测,这些建筑出现的年代......是十七年前?”

    “怎么可能?!”

    冯建脱口而出,“可按照王老弟的说法,望月晓他们来的时间绝对要比十七年前更远!难道这里是他们伪造的?也不可能啊......”

    还是那句话,这么大的工程量,不可能不被发现。

    而且他们能找谁呢?

    “王老弟,你怎么看?”冯建抬头去问王泉。

    这时候,一直注视着壁画默然无语的王泉才缓缓转身,平静道:“我觉得你们测错了,其实可以再测一次的。”

    顿了顿,没等老教授质疑,他就接着道:“说不定......这次你们会发现这里的建筑,大概几小时前才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