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吾妻非人哉 > 第六十三章 王泉身上的迷雾

第六十三章 王泉身上的迷雾

    不过到最后望月凛也没逼王泉太紧。

    好女人懂的张弛有度,聪明人不会步步紧逼。

    那不会显得你更聪明,只会显得情商低。

    当然,王泉认为无论男女都是独立的个体,他们都应该有自己的性格。

    只不过望月凛这种传统大和抚子型樱花妹的想法还是跟王泉不同。

    可能是文化差异吧。

    望月凛见好就收,等王泉洗完澡出来,小矮几上已经准备好了晚饭。

    生姜烧肉配米饭,两人一人一条烤秋刀鱼,还有一碗味增汤。

    “先生,欧亚斯密(晚安)~”

    “晚安。”

    ............

    “哈~~”

    早上睡醒,王泉精神萎靡地打了个哈欠。

    他昨晚上没睡好。

    因为他做了个梦。

    似乎不止一个梦。

    他梦到自己来到了民国的浦东,然后成了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公子哥。

    在那一刻,他已经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在梦里了。

    四大家族加起来就那么几十号人,民国时期国内四亿多人,王泉不认为自己运气那么好就能成为公子哥。

    其次,他内心里始终是一名坚定的无产阶级老百姓,而且他属于极度反感民国的那一类人,年轻时也曾在贴吧跟那群冥国吹们血战。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就算是做梦他也不会梦到自己穿越去民国。

    就算去民国,他也不可能是公子哥。

    那怎么会梦到民国?

    想不清楚就不想了。

    也许真是日有所思,毕竟安小姐穿的就是那种风格旗袍。

    于是王泉梦到自己夜夜笙歌,夜夜还笙歌,夜夜又笙歌。

    反正一直笙歌。

    啧,王泉觉得自己也许是想家了。

    不过那些穿着旗袍的女人的脸都十分模糊,难道真是压枪了几天,自己已经打光子弹的M1911又重新装满了子弹?

    不管了,反正是梦,别人也管不到自己。

    于是王泉继续笙歌。

    换着法子笙歌,后来干脆换着地方笙歌。

    笙着笙着,这就笙到了城外。

    然后,恐怖的就来了。

    他发现城外什么都没有!

    说好的上海就是浦东,浦东就是上海呢?

    城外还不是那种荒凉的样子,而是一片纯黑。

    纯粹的黑,没有光亮的黑。

    还有五彩斑斓的黑。

    就好似精神被污染一样,全世界在他眼中都是扭曲的令人忍不住恶心反胃的感觉。

    不是有什么东西被他看到了导致的恶心反胃,而是待在那里就觉得恶心反胃。

    黑暗中唯一的光亮,就是身后的老上海。

    于是他又回到了上海。

    可这里已经变了个样。

    城还是那座城,城里的人也继续正常生活。

    可他们都已经不能再称作是人了。

    衣衫褴褛破败,简直可以说是衣不蔽体。

    但哪怕是身材极好的女人王泉也没兴趣,因为她们身上全都是破败的白骨,还有让人反胃的腐肉内脏缀在身上。

    但他们又是“活”着的。

    王泉发现自己的那些能力一样也用不出来,他似乎又变回了普通人。

    于是他又转身逃入黑暗。

    但就在要迈入黑暗的一瞬间,一只手从身后拉住了他。

    那只手......很温暖,很柔软,也很有力量。

    王泉想要回头,可似乎永远也回不了头。

    之后他听到了低泣声。

    在醒过来之前,他还听到一句话。

    “对不起,阿泉......原谅我......”

    然后他就醒了。

situ.tw

    真是个奇怪的梦......

    梦里具体细节已经记不清了。

    王泉只记得自己只顾着替姑娘们开光了。

    似乎有个女孩跟自己说了什么?

    啧,想不起来。

    他揉着脑袋站起身。

    望月凛已经穿好校服围着围裙在厨房准备早餐跟中午的便当了。

    听到动静,她面带微笑转身,“早上好先生,您先洗漱,稍后就可以......您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见少女表情惊讶,王泉挑了挑眉,“没啊,怎么了。”

    “您流泪了。”望月凛指了指自己脸,尔后转过身去,“您先洗漱吧,出来就能吃早饭了。”

    先生也许有自己的心事,好女人不应该追问到底。

    而且男人不会想让别人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

    她选择回避这件事。

    王泉不明所以,等进了卫生间,他才发现确实不对劲。

    洗漱台上镜子里的那个自己确实在流泪。

    不是睡醒之后打哈欠流的泪珠,而是正儿八经那种流泪。

    但现在样子有些滑稽。

    因为王泉就不是那种人。

    虽然偶尔会装一下文青,但实际上他还是比较开朗的一个人。

    上次流泪是什么时候?

    嗯......是穿越之前几天,自己一个人在电脑上看《高山下的花环》的时候。

    不过现在脸上的表情完全就是瞪着死鱼眼想要吐槽的倒霉模样,就这表情还流泪?

    一点儿都不搭。

    王泉自己控制了一下,发现完全控制不住。

    于是他还是用黑红雾气控制住了眼泪。

    等洗完脸之后他放弃了继续控制黑红雾气。

    果然,已经不再流泪了。

    洗漱完,吃完早餐换好衣服,他就分别跟望月凛一起离开了家门。

    “走了呢。”

    通过窗户看到两人离开凝月庄,白夕瑶双手抱臂不爽道:“昨晚上的梦境都让给你了还不高兴?今晚上可是我的了。”

    安婉莹秀眉微蹙,淡淡道:“只有前半夜,我和王先生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的,可后半夜......也许我发现了王先生的秘密,他可能在遇到我之前并不是普通人。”

    “嗯?”白夕瑶站直了身子,干脆回来盘腿坐到榻榻米上,“什么情况?”

    “我重现了当初的城市,然后一直陪王先生玩儿,想试试看能不能让他找回过去的记忆。”

    安小姐有些脸红,显然她魔改了不少剧情。

    最起码球赛没踢得那么早,而且是1V2,也不是1VN.

    “然后到了他出城的那一步出了问题。”

    安小姐表情严肃,“当时我似乎触碰到了什么,对王先生梦境的掌控直接被剥夺了。”

    “嗯?怎么可能!”

    白夕瑶这下真的认真起来了。

    安婉莹虽然对能力运用比较死板,但这方面是因为见识太少,本质上宇宙级神话生物都是可以完美掌控自身本质的存在。

    能夺取安婉莹入梦权限的家伙......

    就算是安婉莹毫无防备,对方也很难做到,而且最差也是同样的宇宙级神话生物。

    且对自身本质的认知要比安婉莹强很多。

    可白夕瑶自己一直在旁边待着,压根没感觉到有其他“人”来过。

    对方比自己还强?

    不存在的。

    宇宙级神话生物之间没有太过具体的强弱之分。

    感知都感知不到的话......来源就在王泉体内!

    白夕瑶皱眉道:“对方是什么?”

    “不知道。”安婉莹陷入回忆。

    她双眸微眯,内里黑红流转,“不过,似乎与鸟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