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的神通有技术 > 第二章 陷害
    这个镇子坐落于巧器门的山脚之下,算是宗门对外的一个窗口,诸多外人来巧器门求取法器之时,都要在镇上歇息和寻找门路。

    当然,如果所求的只是普通装备,那么只要到镇上中央处那个囊括了几乎十分之一镇子的最大商铺,基本上就可以满足需求了。

    铺子是巧器门自家所开,正门处高高的悬挂着一面牌匾,上面正是巧器阁三个金色大字。

    进入铺子,兜了几个圈,来到了徐辉的居所。巧器阁算是巧器门的外门产业之一,徐辉是巧器阁鉴定房管事,分配有一个单人间,也算是特权人士了。

    轻轻的推开门,徐毅立即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父亲。

    “父亲。”

    徐辉的身体微微一颤,倏然抬头,这一刻徐毅看得清清楚楚,他的脸上一片苍白,半点血色也无。

    若是一般十六七岁的孩子,未必会注意到。但徐毅却是不同,他眼眉微挑,问道:“父亲,怎么了?”

    徐辉怔怔的看着徐毅,眼角突然流下两行老泪。

    徐毅疾步进步,掩上大门,来到徐辉面前,道:“父亲,发生什么事,慢慢说,别急。”

    徐辉长叹一声,伸手点了一下桌子,道:“你看。”

    徐毅转头看去,桌子上放着一个木盒,此时木盒打开,里面有着一个成人拳头大的金属块,这金属块黑黝黝的毫不起眼。犹豫了一下,徐毅伸手拿起金属块,只觉得一股冰凉寒气从掌心弥漫而上,让他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

    虽然徐毅认不出此物来历,但却也知道,这东西绝非凡品。

    “昨儿有人来店里,要卖这东西,为父鉴定之后,确认这是极为罕见的千年寒铁,所以就做主收了下来。但是……”徐辉的脸上泛起一丝悲色,道:“老子终日打雁,却不料反被雁啄瞎了眼。”

    徐毅顿时明白过来,道:“父亲,这不是千年寒铁么?”

    “哎,这是千年寒铁,但只有表面一层是寒铁。”徐辉抽出一把匕首,在金属块上狠狠的切割了一下,顿时划破了表皮。

    徐毅凝目看去,立即看出其中猫腻,原来在这金属块的表面一层之下,竟然是另一种矿物。

    徐辉苦笑道:“你看,这其实是一块重铁,只是表面浇了一层千年寒铁汁液的样子货。”

    徐毅心念电转,道:“父亲,偶然一次失误,也是难免的,大不了我们家赔了就是。”他故意笑道,“父亲,我们家不至于连这个也赔不起吧。”

    挥了挥手,徐辉道:“打眼之事再所难免,店里也有一定的豁免额度。况且这千年寒铁虽然珍贵,但也掏不空我们家。只是前几日张头儿告诉我,由于我这些年勤勉出力,所以打算提拔我为鉴定房主管,让我尽可能的做出一些成绩。哎,偏偏在这个要紧关口出了这种事,十余年的努力毁于一旦啊。”

    主管与管事虽然听起来有些相似,但实际上地位和权力却是相差甚远。一旦晋升主管,那可就是店里的中层领导了。

    徐辉的天赋有限,修炼那么多年也不见多大起色,所以也只能在这儿谋个差事。但人往高处走,这样的提升机会或许一辈子也只能遇到一次,他自然不肯甘心。

    徐毅沉吟片刻,道:“父亲,您做事向来谨慎,难道收此物之时不曾仔细检查么?”

    徐辉苦笑一声,道:“昨日那人出售之时,恰好遇到古管事也在,并且出言询问。按照规矩,若是我不收他就可以介入。哎,为父见那人不识货,出售的价格仅有千年寒铁的三分之一,所以有些急了……”

    “呵呵,这古管事莫非也是主管的竞争者之一?”徐毅冷笑道。

    徐辉嘴角微微抽搐,但却是默不作声。

    徐毅顿时了然,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古管事设的一个局而已。若是在平时,父亲十有八九不会上当,但是在晋升的要紧关头,面对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却是心理失衡,导致出了这个纰漏。

    徐毅微微点头,道:“父亲,那我们自己出货补上?”

    “此事我早已考虑过了,但千年寒铁却并非常见之物,再过三天就是每月的库存盘点之日,区区三日,以为父的人脉哪里找得到这种品相之物。”徐辉苦笑着道:“而且此事绝不能大肆宣扬,若是落到头儿耳中,那就是弄巧成拙了。”

    徐毅低头,凝目看着那作假的金属块,一时间无数念头闪过。

    狠狠的一咬牙,徐辉道:“也罢,为父明日就去寻头儿坦白,大不了就是这管事的位置没了。”他说的咬牙切齿,对古管事恨之入骨。

    原本主管有望,但是被人算计,最终连管事的位置都未必能够保住,心中的怨恨可想而知。

    徐毅伸手,用父亲的小刀撬动片刻,将里面的黑石取出,然后将表面的那层千年寒铁狠狠的挤压在一起。

    这只是千年寒铁,而并非千年陨石或铁石,其长处在于其中蕴含的浓厚寒意,但硬度却是不强,挤压之后变成了婴儿拳头大小。

    “父亲,既然有三日时间可以通融,那你暂时拖着,我来想想办法。”

    “你?”徐辉一脸的狐疑。

    “事到如今,不妨试试。”

    “好吧。”徐辉叹道:“你去镇上找找,若是恰好遇到,哪怕是掏空了家底也不要吝啬。”说完,他摇了摇头,显然是不相信有那么好的运气。

    徐毅应了一声,将那一小块寒铁揣入兜中,迅速离去。

    他原本想要告诉老爹,自己完成了大周天搬运,可以拜入巧器门下了。可遇到了这种事情,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可言。

    来到店门口,迎面走来一人,年约四十白面无须,见到徐毅笑道:“呦,这不是贤侄么。”

    徐毅抬头一看,心中大骂,面上却是堆满了笑意:“见过古管事。”

    “贤侄如此匆忙,莫非有啥要事?”古斌笑眯眯的问道。

    “小侄与几位友人约好一起喝酒,所以走的急了点。”

    “哦,听说令尊不日既可晋升鉴定房主管,贤侄日后也是水涨船高啊。”

    “多谢古管事夸奖。”徐毅笑呵呵的道,“若是家父晋升,日后定会好好照顾古管事的。”

    古斌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看着徐毅一溜烟而去的背影冷哼一声。还想着晋升?呵呵,不被一撸到底就是好的了,就看看日后谁照顾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