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当奥特曼不会光线 > 第80章 姫矢准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金坷垃好处都有啥。”

    姫矢准,曾经是传奇战地记者,他所拍到的照片揭露了战争的残酷,震撼人心,但是那些照片,却是他永远的痛。

    当年,他为了揭示战争的残酷,亲自前往战争前线,并在前线受伤,之后被战争之地的塞拉救下,因而渐渐与塞拉建立了兄妹一般的羁绊。

    后来战火再度点燃,姫矢准不顾少女塞拉的劝阻,决然上前线拍照,塞拉因为担心他而跑来前线找寻他,最终,姫矢准的相机里面拍下了塞拉被炸弹炸死的瞬间。

    那张照片就成了姫矢准一生的阴影,可命运更加捉弄人的是,那张照片由于太过震撼人心,受到了全世界的好评,这无疑是在他的伤口上不断动刀子,痛苦得难以释怀。

    本来也就这样了,但是从前段时间开始,诺亚的光就一直指引着他,他也渐渐就要获得光的力量。

    谁知关键时刻,布雷兹突然出现,将其截胡,诺亚最终将光芒放在了不需要氪命也可以战斗的布雷兹身上。

    但是,诺亚并没有将与姫矢准的连接中断,所以现在已经变身的布雷兹和姫矢准是一心不同体的状态。

    因此,他也得知了异生兽的情况飞速赶往现场,除此之外,他的脑海里面净是些奇怪的鬼畜声音。

    也不知道布雷兹在赶往战场的时候,脑子里想的都是啥,反正姫矢准感觉自己一定是受到了光的诅咒,否则为什么之前给自己看一个奇怪的遗迹,现在又在自己的脑中唱奇怪的卡拉OK。

    飞奔着赶到现场之后,姫矢准正好看到了被佩德隆触手抓着,不断往里拖的孤门一辉。

    内心善良的他不忍看着孤门一辉被佩德隆吞噬,迅速冲了上去,帮忙拉扯佩德隆缠绕在孤门一辉身上的触手。

    “不要放弃!”

    本来就算佩德隆触手的力量有限,也不是人类所能对付的,可是,姫矢准一声怒吼,顿时力量获得很大提升,竟硬生生地一把将触手给扯了开来。

    “多谢!”

    被姫矢准救下,孤门一辉本能地喊了一声谢谢,现在时间紧急,容不得姫矢准多想什么,看到佩德隆又将触手伸过来,他连忙扶起孤门一辉。

    “赶紧跑!”

    孤门一身迅速转身,准备跑人,却发现姫矢准没有跑,回头说到

    “我们一起跑吧!”

    姫矢准摇头,他刚刚确实想跑,但是现在似乎已经不需要跑了。

    孤门一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天空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相当高大的银色巨人。

    “喝!”

    一声怒吼,巨人双手在腰间凝聚出一团电流,紧跟着在身前合成十字,对准了佩德隆,紧跟着一道蓝白色的光线呼啸而出,轰击在佩德隆身上,无数的光随着光线灌注进佩德隆体内,直到佩德隆的身躯被光芒变成完全的蓝色,最后破碎化为无数光粒子,消散在了两人眼前。

    十字光线·风暴!

    “这就是使用光线的感觉吗?”

    布雷兹现在感觉很奇妙,他还是第一次用光线技能终结对手,虽然用的是借来的号,但是感觉还是很爽。

    而且,这个光线技能相当实在,不仅具有真实的杀伤力,最厉害的是还具有净化能力。

    也就是说,哪怕是一些怪兽具有可以超速再生的能力,可只要是中了他的光线,就会被净化成最基础的光粒子,再生不能。

    这个光线技能可谓相当无耻,不对,相当实在。

    嗯?

    在解决完佩德隆之后,布雷兹才来得及看被自己救的人是谁。

    “我去,这不是孤门吗?今早刚出门工作就遇到这种事情?回头不会被那群黑衣人删除记忆吧?”

    “要是记忆删除了,他还能记得地下室借给我了吗?”

    摇了摇头,努力不去想这些悲伤的事情,布雷兹双手一展飞到空中,很快就消失了身影。

    只要布雷兹在诺亚小号的形态,姫矢准就能够和布雷兹一心,也就是说,刚刚布雷兹的想法都在他脑海中,他的想法也都在布雷兹脑海中。

    姫矢准忽然开口问到

    “你是叫孤门吗?”

    孤门愣了一下,然后点头

    “你认识我?”

    姫矢准摇头,说到

    “我不认识你,但是刚刚那个奥特曼认识你。”

    “奥特曼认识我?什么意思?”

    姫矢准没准备解释太多,在感受到夜袭队即将到来之后,摇了摇头,说到

    “我先走了。”

    “嗯。”

    孤门转脸看了一眼身后的车

    “你要去哪,我送你吧!”

    再转脸过来,却发现姫矢准消失了身影。

    “嗯?人呢?”

    就在孤门一辉陷入宕机模式,待在原地不动的时候,夜袭队的一众队员也到了现场,很快将孤门围了起来。

    。。。

    另外一边,姫矢准没走多远,就被布雷兹拦了下来

    “姫矢准。”

    看到布雷兹,姫矢准也反应过来眼前人是谁

    “你是奥特曼!”

    布雷兹点头。

    “你的内心饱受痛苦的煎熬。”

    姫矢准说到

    “你还没有找到工作。”

    “。。。”

    “停停停!我不是来跟你互相伤害的。”

    说着,布雷兹从铠甲空间之中取出爆破枪,递给了他,说到

    “我来找你主要是为了给你这把枪,至于这把枪怎么用,就看你自己了。”

    “你知道我知道你的痛苦,但是我想说,过去无法改变,未来却可以。”

    毕竟未来现在都要变成肌肉猛男了~

    将爆破枪交给姫矢准之后,布雷兹在这边就没什么事了。

    他现在还没找到工作,需要到处跑。

    “嗯?”

    想到工作,布雷兹忽然抬头,看向姫矢准,那眼神看得姫矢准一阵发毛

    “你要干嘛?”

    布雷兹说到

    “你是记者。”

    听到布雷兹的话,姫矢准又回忆起了当初的事情,然而没等他进入状态,布雷兹就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打断了吟唱

    “记者的工作赚钱吗?”

    “。。。”

    “它不是赚不赚钱的问题。”

    “那意思就是不赚钱咯,那还是算了~”

    “。。。”

    姫矢准懵了,一个无业游民这么有底气吗?还看不起记者的工资?

    本来布雷兹还想着让姫矢准给他引荐一下,然后去当记者。

    但是看他的样子,记者应该不怎么赚钱,到时候怕是连地下室房租都交不起,想想还是算了。

    “再见咯!”

    跟姫矢准道别之后,布雷兹化作光芒迅速离开,留下了手持爆破枪一脸茫然的姫矢准站在原地不知道要干啥。

    “过去不能改变,但是未来可以。”

    喃喃一句,姫矢准回忆起今天救下孤门一辉的情景,若有所悟。

    另外一边,布雷兹化作光芒,速度奇快,没用多久就回到了巷子里面,现在那个被自己的电棍电倒在地的黑衣人仍然没有缓过劲来,正一抽一抽地往外爬着。

    布雷兹走到他身前,说到

    “一个电棍而已,效果要不要这么持久?”

    “是你!”

    看到布雷兹又出现,黑衣人慌了,拿出电棍指着布雷兹崩溃地吼道

    “你不要过来啊!”

    奥特摊手。

    “我不过来也可以,你先跟我说说你们那边工资待遇如何?”

    没料到布雷兹会问这话,黑衣人回答道

    “工资不高。”

    “工资不高你拼什么命啊?”

    布雷兹上前拍了拍他脑袋,说到

    “你们应该是政府比较危险的部门吧,工资不高,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黑衣人不服

    “我们又不是卖命的那种。”

    布雷兹说到

    “不卖命,还让你来跟踪我,不知道我昨天轻松就放翻了一群人吗?你在不在那群人里面?”

    黑衣人被布雷兹说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还真就在昨天的人群之中,同样也是没撑过一招就被放倒了。

    我来了,一招就没了,有什么好说的?

    既然没多少工资,布雷兹对这种工作也没什么兴趣了。

    “唉~像黑色风暴队那样的工作去哪找?”

    忽然间,布雷兹明白了师父雷欧和赛罗开小卖部的想法。

    找工作什么的果然太麻烦了。

    取出记忆显示仪看了一眼,布雷兹若有所思。

    其实,如果不是要来地球,以布雷兹的学习情况,很可能会先在光之国当文官。

    所以布雷兹在各种技术上面还是很不错的,甚至有一些偏门的技术,比如说绘画。

    “画漫画赚钱吗?”

    布雷兹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貌似确实挺赚钱的。

    这个国家漫画相当兴盛,主流漫画正是王道热血漫,布雷兹要画的话,画的自然是各个奥特曼战斗的故事,那差不多也是王道热血漫。

    画自己有些羞耻,但是可以画奥特兄弟们在地球上的战斗故事,指不定会有不错的反响,然后赚得盆满钵满,成为亿万富翁。

    想到这,布雷兹控制不住露出了笑容。

    然后他就回去和远山老伯下棋去了。

    在布雷兹故意输了好几局之后,远山老伯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看到布雷兹还想要摆棋子,远山老伯当即将棋子一拍,说到

    “京极小伙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想说的?”

    布雷兹“羞涩”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打算画漫画。”

    “画漫画挺不错呀,然后呢,有什么难处吗?”

    布雷兹点头

    “先不说工作室的问题吧,我现在身无分文,连买绘画工具的钱都没有。”

    听到布雷兹这话,远山老伯顿时明白了关键点

    “我就说你的棋艺怎么突然变差啦,原来是这回事!”

    说完,远山老伯进到屋子里,拿出一叠钱,递到布雷兹手上

    “这是十万,你先拿去,等你赚钱了再还我。”

    “那么接下来,你就该用实力跟我下棋了吧!”

    布雷兹接过钱,用力的点了点头

    “嗯!”

    实力是吧!

    然后,远山老伯又开始了连续几个小时的败北生涯。

    “继续呀,老伯!”

    看着逐渐嚣张的布雷兹,远山老伯握紧了棋子。

    早知道就该故意不发现,让他先多输几局再说!

    “不玩了不玩了,我要给小孙子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