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当奥特曼不会光线 > 第78章 记忆警察上

第78章 记忆警察上

    布雷兹按了好几下门铃,但是没有回应,正好这时候一旁有个老伯路过,看到这一幕就开口说到

    “小伙子,你是来找孤门的吗?”

    布雷兹点头

    “他帮我垫付了医疗费,我想过来感谢他,顺便想办法把钱还给他。”

    听到布雷兹的话,老伯点了点头,说到

    “那孩子确实就是这么个善良的人。”

    “不过他在救援队工作,现在还在上班,应该下午才能回来吧。”

    “是吗?”

    布雷兹看了一眼孤门家的门牌,没想到他还是个救援队的人,很可能自己就是被救援队给“救”的,然后他将自己带进医院,给自己垫付了医疗费。

    虽然救援队的工作是救人,但是帮自己付医疗费并不在他的职责之内,完全是出于他个人的善意。

    老伯看到布雷兹陷入沉思,笑着说到

    “不如你来我家坐坐吧,我家就在旁边,等他回来你就可以看到他。”

    布雷兹眼睛一亮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走进老人家中,布雷兹简单的四处看了一下,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合照,就是这个老伯和另一个模样慈祥的老婆婆,站在两人中间的是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

    男的看起来相当严肃,就算是面对镜头依旧板着一张脸,倒是中年女子显得活泼开朗一些。

    老伯端着一杯茶走了出来,放在了布雷兹身前,看到布雷兹的目光,说到

    “这是我妻子,还有儿子儿媳。”

    布雷兹点头,说到

    “您儿子看起来很有魄力的样子。”

    听到布雷兹这个评价,老人哈哈笑了起来,虽然年老神情间仍旧颇有几分豪气。

    “你还是第一个这样评论他的,他忙于工作,整天都想着要造大型宇宙战舰,都忘了周围有那么多人关心他。”

    布雷兹说到

    “那倒是相当有理想。”

    老伯笑了,只是笑容略微带着几分苦涩。

    “当年是我带他入行的。。。”

    之后老伯跟布雷兹讲了很长一串故事。

    老伯的名字叫做远山正人,是这个国家数十年前的“械神”,简单来说就是机械之神。

    外号是中二了一点,但是含金量是十足十的,这代表了他当年在机械的设计以及制造上面的实力之强,不管是大型机械还是小型机械,他都是一把好手。

    后来他儿子远山正就入行之后,他就将重心放在了培养他儿子身上,他儿子也不负众望接上了班,并且青出于蓝,让他颇感欣慰。

    然而,就在一年前,他儿子却因为大型机械事故而丧生,整个机械厂内部都混乱得不像样,之后,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媳一齐外出给他儿子凭吊的时候,又遭受了旅游事故而丧生,连尸体都找不到。

    说完之后,老伯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落寞,仿佛世界的悲剧都压在了他一个人身上一样。

    就连布雷兹都被老伯的天煞孤星命格给吓到了。

    “好在我还有个小孙子,现在小孙子正在上国中,成绩很不错。”

    布雷兹点头,这个小孙子应该就是这个老伯最后的寄托了吧。

    “年轻人,我们来下下棋吧。”

    就在布雷兹想着他一家人事情的时候,老伯从屋里取出了一个棋盘,居然还是象棋。

    “下下棋,打发打发时间。”

    布雷兹说到

    “我不是很会下棋。”

    “没关系,我让着你!”

    三小时后。。。

    老伯满头乱发,都是他自己挠的。

    三小时了,已经三小时了,下了这么多局,没有一局是他笑到最后的,老年人心态很崩溃。

    忍不住看了一眼自己获得社区象棋王的奖杯,老伯才恢复自信。

    “再来再来,我就不信赢不了你!”

    布雷兹说到

    “我都说了我不怎么会啦~”

    “不怎么会还连赢我三个小时?你是看不起我吗?”

    “这倒不是。”

    老伯手速飞快,迅速将象棋摆好。

    “自从儿子没了,我就这一项爱好了,你可不要放水,我要知道你放水我可高兴不起来!”

    ヽ(_;)ノ

    布雷兹看着又想赢,又不想让布雷兹放水的老伯,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但是这又是老伯最后的爱好了,直接给人家弄到自闭,是不是也不太合适。

    然后布雷兹果断放海了。

    然而,就算他放海,依旧能够把老年人按在地上摩擦,只是一局下来足足花了半小时还多。

    “再来再来!”

    看着依旧坚挺的老伯,布雷兹总算明白了什么叫做人菜瘾大。

    不过布雷兹也不好拒绝老年人,既然如此,再来就再来吧。

    摆放棋子的时候,布雷兹不经意往外一看,立马就看到了躲在角落里面窥视的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

    “远山老伯你该做饭了,别让您孙子回来没饭吃。”

    听到布雷兹这么说,老伯才反应过来,连忙收起棋子,说到

    “你说得对,我得赶紧做饭了,年轻人,以后记着常来噢!”

    布雷兹点头,说到

    “我最近要找个工作,等我找到工作之后就在附近租一间房屋,到时候就可以时常来您这下棋了。”

    说着,布雷兹走了出去。

    刚刚那个黑色西装的人被布雷兹锁定了气息,所以布雷兹也不着急,远远的吊着对方,想要看看对方要去什么地方,到底是来干啥的。

    然而,没等布雷兹跟几步,他放在铠甲空间内的进化信赖者发出了一阵又一阵震动。

    布雷兹将进化信赖者取出来,紧跟着一阵消息传到布雷兹脑海中。

    “这么快任务就来了?”

    话虽如此,布雷兹也没有耽搁时间,抽出进化信赖者,变成一束光迅速到达了现场。

    然后在空中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下方的怪兽。

    比起自己见到过的怪兽有些不太一样,身高不过五米左右,而且它的皮肤看起来没有这么坚韧,整个怪兽如同会流动的液体一般。

    眼看着怪兽就要吞噬一个孩子,布雷兹没有丝毫犹豫,由光凝聚成实体,一拳打在怪兽身上,将它整个轰成了粉碎。

    等到布雷兹将怪兽轰碎之后,他才看清楚这个孩子的模样,正是远山老伯给布雷兹看过的他小孙子照片的模样。

    “其中一定有问题!”

    想着,布雷兹化为人形态,假装从一旁路过,走过去扶起了躺在地上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的小孩。

    远山正成就是这个小孩的名字。

    他原本只是普普通通的下课,但是走到一半,看到一滩会活动的水,小孩子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就追着这一滩活动的水走到了这个地方。

    然鹅他是万万没想到,到了无人之处以后,这滩会活动的水瞬间变成了一个五米高大的怪兽,模样像鼻涕虫一样的怪兽,整个腹部都是嘴巴,只需要一张口就能将他这样的小孩吞掉。

    所以他就被吓到了,完全说不出话。

    “哇,这么大个坑,该不会是陨石掉下来了吧!”

    布雷兹看着自己打出的大坑,假装不清楚开口说到。

    远山正成听到这话也回过神来,立马到

    “不是的,不是陨石,是怪兽啊,叔叔,超大的怪兽!”

    布雷兹假装不是很清楚的样子,问道

    “怪兽?超大,有老虎这么大吗?”

    远山正成抓住布雷兹的衣角说到

    “比老虎大多了,差不多有两层楼这么高,是一滩水变成的,我没骗你,真的!”

    小孩子思想单纯,刚刚还被怪兽吓得说不出话,现在听到布雷兹不是很相信他的样子,当即就忘了什么叫做害怕,跟布雷兹辩驳了起来。

    “好啦好啦,这根本不科学嘛,一滩水怎么可能变成怪兽呢?再说了,如果这个怪兽真有这么大,那么它吃什么东西呢?如果你说吃人,为什么没有新闻说有人被怪兽给吃了呢?”

    被布雷兹一阵问话,远山正成小脸涨的通红,想要跟布雷兹辩驳,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憋着一口气,完全忘了之前是如何害怕的

    “怪兽已经被陨石砸碎了,不信你往坑里面看,一定能够看到它的尸体!”

    布雷兹走上前去看坑,实际上他早就看过了,只是这个怪兽袭击可能在孩子心里留下阴影,所以他才转移孩子注意力,让他回忆起来只记得被一个杠精给杠了,这样留给他的恐惧会少一些。

    至于怪兽,布雷兹是知道的,在拳头之下,瞬间就化为光粒子消失了,根本不存在尸体什么的。

    “小孩,这么小就学会骗人可不好,根本就没有尸体好吗?”

    “不可能!”

    听到布雷兹这话,远山正成冲了过来,看着空荡荡的坑洞,整个小孩陷入了深深地懵逼。

    “怎么会?”

    说着他抓住布雷兹衣角

    “真的有怪兽的,叔叔,你要相信我,真的有怪兽的!”

    布雷兹揉了揉他的脑袋,说到

    “好啦好啦,我相信你有怪兽,天色不早了,你早些回家吧,别让你家大人担心。”

    ψ(`′)ψ

    “你根本不信我!你肯定以为我是个说谎的孩子!”

    听到布雷兹的话,小孩不干了,准备跳下坑里面去找怪兽尸体。

    然而刚刚跳起来就被布雷兹像提小鸡一样的提了起来。

    正当布雷兹准备继续说话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转脸一看,是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人,其中有一个人还是之前在远山老伯家门口蹲守的那个。

    “你好!”

    为首的是一个中年妇女,将一个证件递给了布雷兹。

    “警察?”

    布雷兹说到

    “警察来这里干什么?”

    为首中年妇女说到

    “这个孩子卷入了一场案子,有人使用有毒气体,让好些个孩子产生了幻觉,会看到怪物什么的,这个孩子也是受害人,我们需要将他带回去治疗。”

    ???

    幻觉?

    布雷兹自己骗小孩也就算了,现在换一批人来骗了?

    这份工作还有人抢?

    等等,这群人不对,什么时候警察会穿着这种莫名的纯黑色西装式制服出警了?

    被布雷兹眼神扫过,这些记忆警察头顶冒出了一串巨大的“危”字还不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