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当奥特曼不会光线 > 第24章 想走不能走才最寂寞

第24章 想走不能走才最寂寞

    翌日,布雷兹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意外发现自己大脑之中多出了一段记忆,是关于戴拿奥特曼全集的记忆,顺带包含了一些不怎么重要的剧场版,比如说,赛罗,高斯和戴拿三个打海帕杰顿的剧场版。

    “嗯?发生了什么?”

    另外一边,被紫色光芒控制的古雷格尔人忽然清醒了过来,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也是一脸懵逼。

    感觉自己卷入了某种可怕的阴谋之中,但是很快又解除了危险,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其实就连莫奈拉星人自己也想不到,他们星球如此高的科技会输给光之国的基础教育,好好的战舰说背叛就背叛,调转炮口全力一炮连人带宇宙船一起给消灭了。

    “记忆碎片,就这样回来了?”

    布雷兹整理了一下刚刚获得的记忆,一张脸上写满了未知。

    就在他出门的时候,权藤参谋直接冲了进来,按着他的肩膀说到

    “小阳,你没事吧!”

    ⊙_⊙

    “没事呀,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听到布雷兹没事,权藤参谋松了口气,然后才开口说到

    “今天路如月博士忽然过来跟我说,她之前被一群宇宙人控制了,普罗米修斯号战舰就是那群宇宙人接住她的样子研发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奥特曼,然后毁灭人类。”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早上我们去查看普罗米修斯号的情况的时候,它在那玩泥巴。”

    “啊?”

    布雷兹以为自己听错了,重复问了权藤参谋一遍

    “参谋,您说,一只战舰居然会玩泥巴?它哪来的手?”

    权藤参谋点头

    “这我也很惊讶,我们去的时候,那个战舰变成了人形,就像一只巨大的机器人一样,不仅能说人话,还像个小孩一样,对世界上的一切充满了好奇心。”

    “。。。”

    这时候,布雷兹总算梳理清楚记忆,从记忆里面找到了关于这个事情的记忆,表情变得很精彩。

    “参谋,那些外星人该不会一炮将控制路如月博士的外星人给解决了吧!”

    “诶?你是怎么猜出来的?”

    权藤参谋不无唏嘘地说到

    “终究是科技产物,可能是得到了小阳你的记忆,现在整艘战舰显得异常充满正义感。”

    “然后他能够感觉到莫奈拉星人对和平的威胁,就把莫奈拉星人给灭了,从头到尾只用了一发新麦格斯炮。”

    “厉害了,我的哥!”

    感慨了一句,布雷兹对权藤参谋说到

    “那岂不是说,有了普罗米修斯号战舰,以后对付怪兽都轻松了许多?”

    权藤参谋摇了摇头,眼神之中不无遗憾,说到

    “那些家伙一点也不知道普罗米修斯号的战略意义,说什么现在人类无法控制如此强大的力量,经过投票,我一票赞同,他们二十七票反对,最终投票决定,将普罗米修斯号封存,如非人类生死关头,不再动用。”

    布雷兹嘴角抽了抽。

    他想起了,貌似原剧情也是这样,权藤参谋重视科研,弄了这些黑科技,其余的参谋重视内心,大家都不怎么对付。

    最终,权藤参谋背下了所有的锅。

    研发新麦格斯炮,研究奥特曼,险些让人类当场灭亡。

    然后其他参谋又靠着权藤参谋研究遗留下来的新麦格斯炮来对付斯菲亚球体。

    最后其他参谋名利双收,保护了人类,权藤参谋则是背锅无数,最后参悟了人生牺牲了自己去弥补自己所犯的错。

    复杂复杂~

    等到权藤参谋走了之后,布雷兹才安定了下来,坐在黑色风暴队办公室椅子上,双目无神地看着墙角。

    过了没多久,外出执行任务的佐伯利佳回来,看到原地发呆的布雷兹,开口问道

    “阳,你在想什么呢?”

    布雷兹转脸过来,看着佐伯利佳那张比起以前已经温和许多的脸,说到

    “队长,看来今天就要分别了。”

    听到这话,再看着布雷兹那面无喵情的模样,佐伯利佳的心跳变得有些急促,跑上前抓着布雷兹胳膊说到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布雷兹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站起身来,左手手表发出一阵闪光,变化成了奥特曼的模样。

    猛地看到布雷兹变身,佐伯利佳震惊得失去了思考能力

    “你,你就是,布雷兹奥特曼!”

    布雷兹点了点头

    “原本我的名字就叫做布雷兹,突然获得京极阳这个名字也让我很惊讶,不过,我很喜欢这个人类的名字。”

    看着佐伯利佳眼角滚动的泪水,布雷兹开口说到

    “我在这个世界的任务结束,之后我就该回自己的世界去了,那边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我去守护。”

    “如果可以带你一起回去的话,队长你愿意跟我离开吗?”

    虽然布雷兹的话让佐伯利佳十分意动,但是最终她还是摇了摇头,一边流泪一边说到

    “我生于此,长于此,也将终了于此,这个地方留有我太多记忆,有太多羁绊,很抱歉,我不能跟你一起走。”

    布雷兹摇了摇头,伸出手擦去佐伯利佳眼角的泪水,说到

    “没有什么好道歉的,多谢队长这段时间的照顾了。”

    “那么,再见咯。”

    话音落下,布雷兹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了佐伯利佳眼前。

    最终,黑色风暴队的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了佐伯利佳一人在原地发呆。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佐伯利佳蹭干了泪水,准备坐下来的时候,布雷兹又出现了。

    “那个,队长,我可能还要在这个世界待一段时间,哈哈~”

    “。。。”

    情况是这样的:

    在出去之后,布雷兹找到了飞鸟,也跟他做了道别。

    “戴拿,可惜,以后不能再跟你抢坠机了,我就要走了。”

    听到布雷兹的话,飞鸟立马从马桶上站了起来。

    “你说什么!你要走了?”

    布雷兹扇了扇,企图将身前的气味扇走,说到

    “我在这个世界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布雷兹赶紧离开了这个地方,通知也通知到了,只是里面的气味实在是太辣眼睛了,就算是奥特曼也顶不住!

    之后,布雷兹来到了居间惠现在的办公室。

    他知道,这个居间惠并不是当初自己的队长,但是他觉得在走之前,还是要来这边一趟。

    不过,他并没有打扰居间惠的意思,只是远远地看了她一眼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就在布雷兹离开之后,坐在办公室的居间惠若有所觉,转脸看了一眼门口。

    然后打开监控录像,看到了某只和人差不多大的奥特曼。

    “布雷兹?”

    另外一边,布雷兹化作光芒,进入宇宙,很快就到了火星,看到了这时候已经退隐火星种花的大古。

    大古也看到了他,两人隔空对视,仿佛当初最终战斗之时,两人的对视一般。

    同样,也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布雷兹就离开了,他来这只是为了最后再看一眼朋友。

    后面,他连带着堀井,野瑞还有宗方副队长都默默看过了,不过他们比较迟钝,并没有察觉到布雷兹的视线。

    至于新城,那是没办法,谁让他当宇航员去了,现在都不知道人在哪,布雷兹自然也无法去看他。

    看完所有人之后,布雷兹松了口气

    “总算,没有什么遗憾了。”

    “出来吧,小红鞋,送我回去吧!”

    “。。。”

    过了几分钟,依旧没什么变化,布雷兹只得再说一遍

    “出来吧,小红鞋,送我回去吧!”

    再度沉默五分钟。。。

    (▼皿▼#)

    “小红鞋!送我回去!”

    这一次,红鞋小女孩总算走了出来。

    “赶紧送我离开呀!”

    红鞋小女孩摇了摇头

    “不行。”

    “为什么不行?”

    红鞋小女孩说到

    “斯菲亚行星还没有解决。”

    “那是戴拿的事吧!”

    “现在也是你的。”

    小女孩的声音很平静,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布雷兹。

    和小女孩对视了几秒之后,布雷兹败下阵来。

    “好吧好吧,就解决斯菲亚行星再走。”

    小女孩点了点头,然后缓缓淡化了身躯,消失在了布雷兹眼前。

    然后,就这样,布雷兹被迫再度回到了黑色风暴队办公室。

    “。。。”

    看着已经变回京极阳样子的布雷兹,佐伯利佳破涕为笑,一掌拍在布雷兹脑袋上,骂道

    “让你走,让你走,你怎么不走了?”

    “今天晚上,睡办公室,敢回卧室试试看。”

    “啊~”

    。。。

    另一边,由于莫奈拉星人死亡,它们之前派去月球,准备勾引戴拿参与实验的怪兽“宇宙有翼骨兽盖朗达”处在没人控制的状况下,暴走了。

    很快就在月球上兴风作浪,月球基地那帮人就跟废物一样,完全抵挡不能,被一路碾压,终于,在这样的情况下,月球基地负责人联系了TPC总部。

    “超级胜利队,出动!”

    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喜比刚助就下达了出动命令,整个超级胜利队迅速就绪,活跃了起来。

    只有飞鸟脑海中一直想着

    “没了布雷兹,我还能一路胜利下去吗?”

    “没了布雷兹,以后我孤身一人,又该如何战斗呢?”

    就在这个时候,布雷兹也跑了上来

    “黑色风暴队京极阳,请求跟随作战!”

    “啊?”

    还没等喜比队长开口,飞鸟已经跑了上来,抓着布雷兹肩膀说到

    “你不是说你要走了吗?”

    “我有说过吗?”

    布雷兹说到

    “你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

    “分明是你在厕所跟我说的!”

    “噢,是吗?”

    布雷兹摊了摊手,说到

    “那可能是因为太臭了,所以你出现幻觉了。”

    “是吗?”

    飞鸟看了布雷兹一眼,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不由得自我怀疑起来

    “难道,我真的产生幻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