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九百九十九章 帝王平衡术(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九百九十九章 帝王平衡术(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王贺年清了清嗓子,十分恭敬的答道:“启禀陛下,臣都已经查的差不多了。这个魏巡抚确实有问题。”

    他将锦衣卫查到的细节,一五一十的给朱由榔说了。

    朱由榔听得直皱眉。

    “想不到这厮不仅通倭,还贪腐如此之巨。一百万两白银,这都可以够养一只十万人的大军一年了。”

    朱由榔很难不心痛。

    他不是那种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的天潢贵胄。

    而是几经战乱颠沛流离的苦难天子。

    哪怕不考虑到穿越的因素,光是朱由榔本身这个土著皇帝,就已经够经历坎坷的了。

    这种情况下他十分珍惜得来的一切,也希望百姓们能够在他的治理下过上好日子。

    可问题就是有的官员们不这么想。

    原本朱由榔还觉得,中兴之初这些官员们不敢明目张胆的来。

    可谁知这才过去了几年,这些官员们就开始迫不及待的捞钱了。

    他们捞钱的手段直是让人震惊,胃口也是大的离谱。

    若是朱由榔不亲自来到杭州,还真的不知道他们会作出这等天怒人怨的事情。

    “这个魏远勋也太嚣张狂妄了,当真以为朕是聋子瞎子吗?还是他觉得他在浙江是土皇帝了?”

    朱由榔很少会有如此狂躁失态的时候,但今日这个魏远勋实在是突破了他的底线。

    “陛下息怒,如今臣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只要陛下降下圣旨,臣立即就能把这厮拿下。”

    王贺年身为锦衣卫指挥使,只需要对天子负责。

    不管天子让他做什么事他都会毫不犹豫不皱眉头的执行。

    哪怕这个决定六部反对,内阁反对,但只要是天子的命令他就不会犹豫。

    “朕何尝不想现在就把这厮千刀万剐了。但是万一这厮落入狱中再被人灭口,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就断了。朕还指望着通过魏远勋找出更多牵连的人呢。”

    朱由榔又不是小孩子,自然不会意气用事。

    在他看来魏远勋固然可恶,可是魏远勋只不过是这群贪婪的浙江文官的代表之一。

    要想彻底的消除这些隐患,就必须通过魏远勋把所有的通倭官员连根拔除。

    这样才能还浙江吏治一个清明。

    身为天子若是连这点都不能做到,朱由榔自己都看不下去。

    “陛下所言极是。”

    王贺年送上了一记马屁,随后沉声道:“那么陛下是想放长线钓大鱼了?”

    “然也。”

    朱由榔顿了顿道:“王卿,你方才说的那些和魏远勋过从甚密的人,都暗中派人跟着。最近他们肯定动作有所收敛,但是他们做过的那些破事如此之多,要想在短时间内把屁股擦干净,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朕现在要你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把所有线索脉络理清楚。顺藤摸瓜把所有和魏远勋有牵连的人都拿下。朕的机会只有一次,大开杀戒还不会被那些御史言官聒噪。你明白吗?”

    朱由榔对王贺年可谓是交心了,把最心底的话都说了出来。

    王贺年直是十分的感动。

    “陛下放心,臣一定竭尽全力。”

    天子虽然是个狠人,也是堂堂大明皇帝,但是也不是可以随心所欲的。

https://sto520.com

    朝中的那些御史言官,最擅长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靠着祖制这把尚方宝剑和皇帝陛下唱反调。

    天子整饬吏治,他们更是感同身受,所以会竭尽全力的阻挠。

    天子要想让他们闭嘴,除了用廷杖的方式外,最好的选择就是拿出充足的证据让他们闭嘴。

    王贺年十分清楚这一战关乎到天子威仪,关乎到大明吏治,所以虽然无声无形,他也不敢丝毫掉以轻心。

    “好了,你退下吧。”

    朱由榔摆了摆手,王贺年遂躬身退下。

    王贺年离开后,韩淼又毕恭毕敬的走了进来。

    “陛下”

    “好了,朕知道你要说什么。”

    朱由榔有些无奈的苦笑一声道:“韩伴伴,你也是跟随朕多年的老臣了。当初在王府的时候,你就是看着朕长大的。”

    朱由榔动情道:“朕不会亏待你的,因为朕信你。”

    天子很少展现出如此多愁善感的一面,往往都是以杀伐果断的样子示人。

    这让韩淼突然觉得有些不适应。

    “奴婢万死。”

    他跪倒在地磕起头来:“奴婢从没有想过这些,奴婢只想好好伺候陛下。”

    朱由榔亲自把韩淼扶起来。

    “想了也没什么。人都是图个名利嘛,你的心思朕懂。但就像朕说的,你对朕忠心,朕不会亏待你的。”

    朱由榔背负双手在殿内踱起步来道:“就比如朕把这件事同时交给你和王贺年,你会觉得朕是在考验你们。其实朕只是希望办案查案的效率更高一些。而有些事情,王贺年和锦衣能够做,你们同样可以做。但有些事情,你们能做,王贺年和锦衣却不行。”

    见朱由榔说的如此云山雾罩,韩淼直是有些晕了。

    “奴婢愚笨,没有听懂陛下说的意思。”

    “那好,朕就明说了。”

    朱由榔咽了一口吐沫道:“朕去织造衙门探访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异样,朕命你去查一查这些织造官有没有中饱私囊。”

    织造衙门的官员不是文官也不是武将,而是中官也就是太监。

    太监去查太监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不然文官和武将都不会拉下脸来。

    “陛下,这些兔崽子不会连您的钱也敢吞吧?”

    韩淼听到这里直是又喜又惊。

    他喜的是天子对他如此坦诚,还把这个案子单独交给他。

    他惊讶的是真的没有想到身为宦官的织造官,竟然真的敢打朝廷的主意,敢打皇帝的主意。

    他们的一切都是皇帝给的,皇帝一句话就能让他们威风全无。

    这个道理他们不明白吗?

    “去查查看吧,这世上最难测的就是人心了。”

    朱由榔这么说,也是给韩淼面子。

    毕竟这些织造官中说不准还有与韩淼有关系的,虽然未必是直接关系,但也会影响到韩淼的名声。

    若是韩淼能够大义灭亲,或许是最好的结果了。

    “奴婢谨遵陛下旨意。陛下放心,奴婢一定给陛下一个满意的结果。”

    韩淼咬紧牙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