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都市小说 > 异国猎宝档案 > 第364章蛇鼠蝠罐

第364章蛇鼠蝠罐

    周倩有点懵,眼前这年轻人购买长剑怎么起了买水盂的念头?

    “你的意思……这只水盂是古董?”她的面容变得有些微妙,身处风水街,对古董自然耳熟能详。自己家中这件灰扑扑的水盂,竟然还是一件老古董?

    李承扬了扬双手,示意道,“能帮忙将水倒掉么?我还没上手,暂时还无法确定,但看起来很像。另外请问,周店东在家么?”

    眼前的英武女郎展颜一笑,“你找我爹地?”

    “原来是周小姐当面,失礼!”李承对她拱拱手,“在下李承,师讳上饶下真颐。今天就是得师尊指点,来贵店采买太极剑。”

    饶老在李承面前盛赞过廖太和剑铺的掌柜大师傅,也就是周舫,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所以,李承的报名,很正式。

    哪知,对面的姑娘估计根本就不懂这一套。

    “哦,原来饶老的弟子就是你呀。我是周倩,周舫是我爹地。”那姑娘好奇地打量他一番,随即点点头,“我爹地在后院和师兄们锻剑,你和我一起去看看?”

    求之不得啊。

    李承嘱咐吴伟两句,跟在姑娘身后,迈步走入后院。

    跨过那道隔绝前后院的玻璃门,就能听见这边叮叮当当的锻铁声。廖太和剑铺的格局,同样是前店后厂,锻铸工坊就在后面的那片山林小院中。

    周倩将水盂中的清水,泼在后院的草地上,然后随手递给李承,“喏,你看看是不是真的古董?”

    呃,这姑娘估计根本不懂古董行的规矩,连瓷不过手都不知道。

    李承接过来,压手感很强,这代表罐体致密,又屈指在罐壁轻弹一下,发出“铛”的脆响,这绝对是精品瓷。

    迎着日光,转动这尊水盂,越看越欣喜。

    整罐造型和围棋罐很相似,口底同径,约在八公分左右,罐高十二公分,腹围在三十六公分左右,暗合黄金分割,罐体比例很合适,透着精品瓷器的风范。

    罐壁通体高浮雕,遍布颗粒状葡萄及藤蔓纹,这是清代典型的葡萄纹,一种中国传统文化中具有吉祥意义的植物纹样,多取葡萄多子多福之意。

    罐壁四面都有凸起的兽面浮雕,脸部造型非常卡通,M型的大嘴巴,两侧有酒窝,朝天鼻孔,让兽面略显峥嵘,最出彩的是两只大眼珠,凸出腹壁,绿松石釉。

    整个面部构成,很像外星人。

    这其实是清廷制瓷中经常使用的素材之一——饕餮兽面。

    饕餮兽面还是镇水法器瓷水盂上经常用到的素材。也就是说,这尊水盂当时就是以镇水法器来制作的,而不是宫廷瓷器被当成法器来使用。

    这一点尤为重要——专职法器必然开光过。

    最出彩的是罐口部位的三尊兽雕,分别是一只蜿蜒的蛇、一只趴伏的蝙蝠、一只向罐口内窥伺的老鼠。

    与饕餮兽面一样,蛇鼠蝠是中国传统吉祥兽,寓意和谐和睦、多子多福、财源滚滚、福荫不绝的美好愿望

    造形相当精美,活泼有趣,特别是三只和兽的眼睛,同样是绿松石釉,炯炯有神,很逼真。三只和兽的背部,上的是黑玛瑙釉,李承用手指碾过,很快就露出一道铮亮的光泽。

    整个罐体以棕黄色釉为主,这也是有特别用意的——积土以载德,土色为五行生生不息的根本色,用来做居宅镇物,最为合适。

    李承又将罐子覆过来,罐底无圈足,微微内凹,瓷坯以粘土混合高岭土,非常细腻,底部正中,刻“古月轩”三字。

    呵呵,竟然是古月轩所制的镇宅法器,珐琅彩瓷的一种——绿松石釉和玛瑙釉都是宝石釉,属于珐琅彩瓷釉色中常用的高级货。

    通观全器,制作精良,形态美观,图纹华丽,以高浮雕艺术形式表现了技艺的高超,又融合诸多纹饰和雕塑彰显吉祥寓意,实在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宫庭法器。

    稍显遗憾的是,这些年周家将这件器物当成水盂在用,致使这件珐琅彩法器,老痕密布,有些釉色已经脱落,另外,罐体内部,已经结有厚厚一层的水垢。

    实在是……暴殄天物!

    看完整器,李承问道,“周姐,这是……你们家传的东西?”

    “应该是吧……我很小时就见过这东西。”周倩想了想后答道。

    “是真的古董?”她反问道,眼睛中闪过一道希冀。

    李承微微一笑,点点头,“真东西。珐琅彩,乾隆年间的瓷器。”

    “喔唷…喔唷!我家竟然还有老古董?!”这位英武女郎,完全没了刚才在店面的那种端庄,整个人都雀跃欢呼起来。

    她接下来的问话,让李承哭笑不得,“对了对了!这玩意……能值多少钱?够不够去北欧玩一趟?”

    紧张兮兮的,整一个败家腐女的样子。

    合着,刚才店铺的表现,全是装的?这才是真正的她?

    见李承目瞪口呆的神情,周倩也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

    忙撇过身子,吐吐舌头,再回转时,又是仪态端庄,大方合体的模样,红着脸对李承微微鞠躬,“我爹地就在左边的院子里,我这就去叫人。”

    我去,还是……变身?等李承回过神来,周倩已经不见踪影。

    晕,连这尊镇水法器都不要了?李承只好站在原地等待。

    廖太和剑铺后院毗邻狮子山,面积不小,后面并列两排二层小楼,应该是生活区,左侧是缎坊,叮叮当当声音不绝于耳,右侧是木工坊和髹漆坊,专为兵器定制柄、鞘、杆的。

    倒是有人站在工坊廊檐看了两眼,见他穿着不凡,没有多问。

    好在等候时间不长,左侧工坊捶打声音停歇下来不久,就见周倩挽着一位六十岁左右的老者出来,他身上还挂着皮围裙,估计正在锻铁。

    这人应该就是周舫。

    李承迎出一步,主动朝对方点头问好,“周掌柜好。”

    “你……就是饶老的弟子?”周家与饶家其实没什么交情,如果真要说有,那也就是饶老在他们家购置过太极剑,以及随后来保养了几次。但饶真颐在港岛名声太盛,周舫的用词很尊敬。

    “李承。周先生叫我阿承就行。”李承笑了笑。

    “哎呀,稀客啊!你师傅可是有段时间没来过我这。他的佩剑还好用么?要不哪天送过来我安排人给回回火?”周舫很热情的与李承握手,客气道。

    呵呵,还真是极具行业特征的客气话。

    周倩在旁边拽拽父亲的胳膊,朝李承手中的瓷器努努嘴。

    “哦…哦…阿承…李少来我家,为这件水盂?”

    周舫的话让他女儿直翻白眼,忍不住插嘴道,“不是!爹地,李少来咱家买佩剑的。他凑巧看见这只土罐子,认出是古董。”

    “古董啊,咱家还有古董?哦,你说这件水盂是古董啊。嘿,还真没想到,盛水很合适的,用了许多年还没坏。”周舫瞅瞅李承手中的水盂,明白过来。

    “周老说的没错,我确实想要买这件东西。”李承双手将这件珐琅彩蛇鼠蝠罐递给对方。

    周舫单手握着罐口,翻来覆去的看着,这动作,看得李承心惊肉跳,摔了怎么办?

    “李少,这玩意有什么说道?”看半天,没明白,周舫抬头问道。

    实在被他外行动作搞怕了,李承连忙又接过这尊水盂,四指握住盂身,右手指指罐底的款,解释给这对父女听,“古月轩,是清朝官窑瓷器的款号之一。”

    又指指饕餮兽面眼睛上的绿松石釉,还有罐口瓷雕背部的黑玛瑙釉,“这几处,是典型的清宫内务府所用的珐琅彩釉……综合这几点,您家的这件水盂,是一件清代乾隆年间的官窑瓷器,是古董。”

    李承的解释很粗略,不是他故意隐瞒,而是古月轩瓷器,谜团太多。

    古月轩,这个名字对收藏家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它的出现,往往意味着“精品”!

    但是,一百多年以来,关于“古月轩”的问题一直是个谜,几乎成为中国陶瓷史学界的哥德巴赫猜想。

    对古月轩一词的来源有三种解释。

    一说清代乾隆皇帝时,有轩名古月轩;另说古月轩是一位胡姓匠师所制作的精美料器,后来被皇家官窑加以模仿;还有一说认为从未有过古月轩料器,而是出自古玩商的臆造。近年来更有人提出瓷胎画珐琅即古月轩的新说。

    这些说法均缺乏确切的理论和实物依据,不可轻信。

    古月轩至今仍是文物、博物馆和工艺美术界难以诠释谜团。

    古月轩款鼻烟壶,疑点不多,焦点集中在“古月轩”款珐琅彩瓷上。

    珐琅彩是瓷器装饰手法之一,源于画珐琅技法,使用珐琅彩装饰手法的瓷器也常简称为珐琅彩。始创于清代康熙晚期,到雍正时珐琅彩得到进一步发展。

    珐琅彩吸取了铜胎画珐琅的技法,在瓷质的胎上,用各种珐琅彩料描绘而成的一种新的釉上彩瓷,亦称“瓷胎画珐琅”。

    古月轩珐琅彩瓷,堪称乾隆朝珐琅彩瓷的精品之作,可是,偏偏有许多大家认为,古月轩珐琅彩瓷,皆系后仿……

    如陈浏《陶雅》、许之衡《饮流斋说瓷》、余戟门《增补古今瓷器流源考》、杨啸谷《古月轩瓷考》等,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认识:“凡是在珐琅彩瓷器上落款“古月轩”三字者,都是后世的仿品”,并且认定,只有“古月轩”款识的鼻烟壶之类的玻璃制品才是真品。

    这一点,在后世引起极大争议!

    譬如,鉴定大家、宗师级藏家赵汝珍,在其专著《古玩指南》一书中就明确反对,“古月轩”之款珐琅彩瓷,在乾隆时就已经出现,不可能是后人仿制。

    此后,台岛“故宫”出版的《故宫内务府人物谱》一书所述内容,“古月轩”三字其实是当时雍正、乾隆二朝的内务府主事海望的得意之作。

    这算是权威之说,让江湖物议稍作平息,但从未终结。

    所以,李承也就没有就“古月轩”款,给对方做科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