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都市小说 > 异国猎宝档案 > 第293章骗当核定

第293章骗当核定

    李承赶到聚源典当时,马文涛的舅舅陶庵在店中。

    见到他进店之后,连忙热络地上前招呼,“威尔斯,来芝城怎么不来家里坐坐?若不是老爷子电话中提到,我们都还不知道你来芝城了。晚上去家里吃饭。”

    一口一个家里,真把李承当自家子侄看待。这话还真不是客套,自从第一次见面,陶庵就很看好李承,后来马文涛与李承合作,事业突飞猛进,更让马家人对李承极好。

    李承自然不好意思说你们马家规矩多,他搓搓手,找了个借口,“陶叔,这次来芝城,陪几位朋友办点事,真没空,下次一定会去。”

    见李承说得坚决,陶庵笑笑,没再邀请,“行,等小涛回来,你们年轻人也能说到一起去,到时候再来家里做客。”

    典当铺子,通常情况下顾客都不会很多,今天同样冷冷清清,几个服务员依着柜台,正看向这边。有两个花痴的丫头,还在低声议论,“这帅哥是谁啊?陶总这么客气?”

    李承朝四周笑笑,问道,“究竟什么货?涂师傅都拿不定主意?”

    涂荣奎,聚源典当头号掌眼师傅,眼力很高明,算是马文涛的半个师傅,为马家服务十多年,李承也认识。

    “哎!”陶庵感慨地摇摇头,“涂师傅的小儿子,昨天不知怎的和人打架,听说住院了。这不,今天一大早,老爷就陪着涂师傅去绿湾。”

    “怎么回事?”李承停下脚步。

    “涂师傅的小儿子,在绿湾包装工棒球学校的学打橄榄球。昨天这孩子不知怎么回事和同学打起来,听说两三个孩子打他一个,腿部骨折……”

    绿湾这座港口城市很小,但有一支橄榄球队非常有名,就是绿湾包装工。一共拿了十多次联赛冠军,四次超级碗总冠军,因此,五大湖区很多年轻人喜欢去这个城市做橄榄球集训(陶庵不懂橄榄球,还以为上学),估计涂师傅的儿子,也是一位校级橄榄球选手。

    李承听明白了,合着今天掌眼师傅不在。

    不知怎的,听到这个消息后,李承隐隐有些不太看好稍后自己要鉴定的物品。

    俩人继续往前走,上玄关,客人在二楼。

    “什么货?鉴定师看不准还不想放手?”马家不算外人,李承问的很直接。

    “掐丝珐琅器……重器,这块我不太懂,客人要典当三十万美元。”

    嘶,掐丝珐琅重器,那就是高超过四十厘米的大型珐琅器,典当就要价三十万美元,这……李承对即将见到的东西,越发有兴趣。

    难怪鉴定师不愿意放弃。

    不说这件器物万一无法赎当,成为死当后鉴定师的拿到的高额提成,单说这三十万美元的贷款利息,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典当行的质押利率要比银行高出近一倍!

    陶庵在玄关转角处停下脚步,迟疑片刻,看看二楼后降低声量,“威尔斯,给老爷子打电话,是我的主意。”

    嗯?李承一愣,“您感觉货品有问题?”

    “那倒不是。”陶庵似乎在寻思着怎么开口,迟疑两分钟后,他才说道,“楼上负责鉴定的胡腾虎师傅,去年十二月份应聘来的,台岛新竹人。据说是楚原的弟子,眼光还是不错的……”

    楚原是谁?东瀛人,台岛汉学研究者,石川大藏的中文名。此人在东瀛战败后并未回国,而被当时台岛省长陈诚聘请为台大教授。他的父亲更有名,台岛近代西洋美术的启蒙者石川钦一郎。

    李承听得有点迷糊,既然师承清楚,眼光不错,怎么这话语……带着怀疑?

    好在陶庵挺干脆,很快说到问题的关键:“我有种感觉,货主与胡师傅似乎认识。”

    “胡师傅没和您说明?”李承立即问道。

    陶庵推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摇摇头。

    呃?这还真是个问题。

    典当行并不忌讳鉴定师与货主认识,甚至有时候还鼓励鉴定师去拉业务(介绍熟人来质押贷款),但是,很少存在不和店老板说明的情况。

    掌眼师傅做局骗当,然后逃之夭夭的事情,不是没发生过。

    “胡师傅认定是真品,可以质押三十万?”李承的脸色现在很严肃。

    如果稍后自己上去,鉴定送来质押的物品为赝品,那就不仅仅是骗当,别忘了,涂师傅的儿子被打……绝对不是巧合。

    马家在芝城五六十年,黑白都通,肯定不会轻松放过这帮人的。

    “阿承,稍后如果你感觉不对,可以……”陶庵的声调更低,说了一通处置方案。

    李承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这次没等陶庵,率先迈步上台阶。

    他有点不高兴。

    虽然和马家关系很好,可稍后的鉴定不是普通的真伪鉴定、或者价值评估,而是把自己送进一场有很大机率是设局诈骗的风波中。

    如果是骗当,再加上雇凶伤人,那么对方毫无疑问是个团伙作案。

    而自己呢?因为揭穿骗局,肯定也会被对方记住!

    如果对方报复,马家是首选,那自己也跑不了,无缘无故得罪人不说,还被马家当了一回刀子!如果不是和马家关系真的不错,李承这会都想撒腿回宾馆!

    推开会客室的门,里面已经坐着四个人,二二分坐,中间隔着一个玻璃茶几。见李承推门就进,正在喝茶聊天的四人一愣。

    坐在右手的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正准备开口呵斥,陶庵跟着进来,对那位中年人笑着说道,“老胡,介绍你认识一下。这是优秀青年鉴定师威尔斯,他在瓷器、陶器、珐琅器方面的眼光,连老爷子都佩服。”

    看似说得很多,其实有关李承的信息,啥也没有。

    “哦?真是年轻有为啊!幸会!”胡腾虎变化极快,立即起身,笑眯眯向李承伸手。

    李承与他握握手,“幸会!”

    他旋即转身对另一边的一男一女点点头,“我们还是看货吧?”

    这行为举止,挺傲的,其实是李承不想多聊——聊得越多,自己可能透露的信息就越多,未来面临报复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他的举止,让那位胡腾虎鉴定师有些哑然,望向陶庵。

    陶庵依旧面带微笑,朝他压压手,“老胡,威尔斯鉴定师在珐琅器方面,很有见解的。”

    又对胡腾虎身边的那位工作人员招呼道,“小徐,去拿副手套来。”

    桌子上摆放着放大镜和激光手电——用来查隐裂和暗纹用的,白手套也有,可已经被胡腾虎用过。

    “两位稍等啊,这器物毕竟价值很高,我们双方都要慎重一些不是?”他微笑着朝那对男女点头解释。

    从进门后,陶庵的目光就没停歇过,可不仅仅关注鉴定师胡腾虎,眼角余光同样没放过两位典当人。

    这一男一女,表情看起来都很平静,男人一副无所谓,随你鉴定的表情,可坐在里面的女士,搭在沙发扶手上的几根手指,不由自主地开始轻轻敲击。

    这一小动作,让陶庵的怀疑再度加重。

    李承同样在观察,他瞥了眼那个男人的右手,虎口位置有茧,手指粗壮。这种人,要么经常拿武器,要么经常掐泥——泥坯干了之后很拉手的。

    很快,那位叫小徐的员工,送来手套。

    其实,有很多器物,在鉴定可以不戴手套,但典当行不同,为了表示对客户的尊敬和对器物的看重,典当行一般都会要求鉴定师鉴定物品时戴上手套。

    李承左手戴上手套,右手礼节性的向器物的主人示意自己准备上手。

    拟抵押的物品,就摆放在茶几上,难怪陶庵说是珐琅重器。

    这是一只高达五十多公分的掐丝珐琅多穆壶。

    多穆,源于藏语董莫mdong-mo或多穆,原意是盛酥油的桶,多用来搅拌或盛酥油茶。

    藏族工匠改进工艺,将桶状多穆加上手柄和壶口,缩紧腰围,成为贵族能放在桌面上倾倒的壶状用具,即现在所看到的多穆壶。

    左手穿过壶柄贴住壶身,没带手套的右手,执珊瑚拗,将壶盖取下,扣在一旁,然后又协助左手,将壶体平置于手掌上。

    李承心底暗叹一声,果然是骗当!

    珐琅器鉴定,有自己的特殊性。

    多穆壶在清三代时,宫庭多有制作,每一只可谓都有宫廷档案记录,来源很清晰,去向也很清晰——要么赏赐给蒙藏贵族或者佛头,要么皇帝皇后自用。

    清三代,一共制作了三十七件不同工艺的多穆壶,其中,康熙朝八件,雍正朝四件(全赏赐给蒙元佛头),剩下二十五件,都是乾隆这位“十全老人”下令制作的。

    手中这件多穆壶,工艺上还是可以的,复合了景泰蓝、錾刻、玉雕、蒙镶、金银器制作等众多工艺门类。

    壶盖上有红珊瑚宝珠钮,颈部有龙首鱼尾壶柄和龙首流;壶身三朵缠枝莲鲜花分三列有序排列;壶底、壶腹及壶口均为錾刻花纹,上镶嵌有玉石红珊瑚、绿松石和青金石多颗。

    难怪他们要骗当三十万美元,就这壶本身,工艺加成本,没有两万美元,绝对下不来。

    好好的工艺品绝活不干,为什么要售假?

    破绽在哪儿?

    在壶身底边附近的“大清乾隆年制”上。

    李承单手一掂量,就感觉重量不对,这只壶是铜胎!

    乾隆朝制多穆壶二十五,仅有早年间制作了四只壶是铜胎的,而这四只,两只在东瀛杏雨书屋主人兵卫家,一只在上博,一只在沈城故宫;剩余的二十一只,九只银胎,十二只K金胎!那一只都要比这只份量重!

    这就是最大的破绽!

    这次鉴定,看似简单,却是无数资料熟记熟背的结果!

    所以,想要鉴定眼力高,肝书肝资料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