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水浒新秩序 > 第七十三章 把水搅浑好摸鱼

第七十三章 把水搅浑好摸鱼

    收到徐泽的传唤后,宗泽立即赶了过来。

    正所谓三十年前睡不醒,三十年后睡不着,宗泽早过了睡不醒的年龄,加之有了为之奋斗的事业,更不可能这么早就上床睡觉。

    “汝霖兄,坐!”

    徐泽将《大同记》交给宗泽,后者打开,发现上面有不少圈改的地方。

    “这篇文章总体上很不错,该讲的事基本都讲到了,但有两点还可以改进一下。”

    时间不早,徐泽就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讲问题,宗泽也是个做实事的人,自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适应。

    “其一,用词过于考究,不利于传播。”

    “白乐天写诗尚要讲究老妪能解,这篇文章虽然面对读书人,但最终还是要让全天下的普通百姓听到的,我们就要说他们能听得懂的话。

    “这本游记你拿回去研究一下,对你应该有帮助。”

    宗泽接过社首交过来的书,封面上写着《徐霞客游记》。

    正是五年前行辽途中,徐泽安排闻焕章写的书稿,有了专门的秘书室后,他又命人将其整理出来,并刊印成册。

    徐泽继续道:“我们不是做学问,而是在造反,不仅要造他赵官家的反,还要造天下读书人的反。”

    “我们的很多观念虽然包装了孔孟之道,可毕竟似是而非,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让儒家理论出现裂痕,会让很多人丢饭碗的。”

    “不要指望天下的读书人会支持我们,至少不能指望他们中的大部分会支持我们,因为即便不提政治理念的冲突,我们也是在挖读书人的根,他们不可能会感激我们。”

    “同舟社的目标,是人人都能读书,读书人多了,便不再是宝,社会地位就会急剧下降,内部竞争就会更激烈,再不能高高在上。仅凭这一点,他们中的很多人就会害怕我们、敌视我们、诋毁我们。”

    “同舟社的天下,只能依靠与我们同舟者共同建设,他们才是我们的根基。对和我们不一条心的人,不要抱任何的幻想!”

    “开创前人未有之大局面,必然要承受前人未有之大压力,‘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没有这等大决心和大毅力,做不了大事情!”

    宗泽频频点头,徐泽的意思他听明白了,就像那日社首所授的大课一样,认清自己的根基所在,始终盯着根基做文章。

    读多了圣贤书的读书人,不是同舟社的根基所在,没有花大精力争取的必要,在取得天下之前,也很难获得他们的真心支持。

    其实宗泽并没有堆砌辞藻以争取读书人的想法,只是写多了锦绣文章,习惯了而已,但他也没跟徐泽解释这点误会,因为没有必要。

    “其二,建设大同目前还只有一个初步的方案,靠你我两人闭门造车,有疏漏是正常的,不要想着面面俱到。文章中适当夸大一点不要紧,放开你的想象,能把大同描述的多好就写多好。”

    宗泽有些懵,他还是不太明白徐泽的操作套路,说大话他不是不会,但若是被人轻易戳穿,那又有什么意义?

    “若是疏漏太多,贸然发出去,会不会让这些人抓到了漏洞,攻讦我们?”

    徐泽笑道:“有些疏漏不是坏事,不然的话,你把事做得太完美了,别人怎么能插得上嘴?”

    “有争论才有流——热度嘛,不要怕别人讲怪话,天塌不下来。”

    “理不辩不明,他们辩论就是替我们免费宣传,辩着辩着,我们的事业就能有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理论也能在辩论中得到完善。”

    “而且,这不是我们的主战场,不要指望真能辩赢他们,笔掌握在他们手里,东京的赵官家能开党禁,却禁不了舆论,我们更不能,辩赢他们根本就不现实。”

situ.tw

    “靠嘴皮子永远得不到天下,只有刀枪才行!我们的天下最终还是要靠将士们的刀枪砍出来,靠百姓们的双手建起来。”

    宗泽终于理解社首的意思了,重重地点头道:“明白!”

    徐泽想起一事,交代道:“这篇文章投出去轰动太大,不能署你我之名,《大同说》确立了国家必须以德取胜的立国根基,就署名为‘德立’吧!”

    宗泽得到徐泽的鼓舞,重又干劲十足地回去改稿子了。

    徐泽没有忽悠他,《大同说》刊印给读书人看,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既钓认同同舟社理念的人才,也钓不自量力的小丑。

    待漏洞版的《大同说》刊印并通过秘密渠道发送出去后,徐泽还会安排外曹跟踪收集那些嗓门最响亮、辩得越起劲的大儒文章。

    等同舟社建立稳固的政权后,再用这些文章打他们自己的脸!

    不过,徐泽虽然给宗泽郑重其事的交代此事,但他并不打算靠一篇描述美好愿景的《大同说》就能赢得天下。

    立国近一百五十年的赵宋内部虽然混乱,但在恩养士大夫上,真的是超越了历朝。

    天下的读书人聪明着呢,别看他们满嘴仁义道德,最终还是要看实际利益。

    你同舟社治理下的天下再好,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同舟社的新朝廷不仅不给他们好出路,不给他们不做实事就能优哉游哉享受的好位子,还要降低读书人的地位,别人凭什么支持你?!

    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打天下最终还是得靠枪杆子说话。

    徐泽虽然一直在做争取“民心”的工作,却从没有想过真就争取到此时的“民心”。

    说实话,真要是这些“代表民心”的士子现在就争相来投,他还不愿意收呢。

    以同舟社的体制和当前体量,贸然招揽旧人才,确实可以让局面一时红火,最终却会毁掉自己的根基。

    费劲巴拉地弄一群面和心离的人才给自己添乱,还不如老老实实苦练内功。

    徐泽之所以现在就要放出《大同记》,当然是为了搅混水。

    既搅浑大宋的水,也搅浑自己治下的水。

    大宋从庆历新政开始,持续了大半个世纪的党争,内部已经够混乱到赵佶开党禁求安定的程度。

    但人心是禁不住的,“元祐党人”(并非真正的一党,各有自己的利益诉求)虽不在朝堂,却仍有极强的影响力,以至于赵佶始终不敢彻底放开党禁。

    在这种混乱的时局下,再多一个以“天下大同”为终极目标的思想传播,也就是让水更浑点而已,总比等同舟社打下大宋后再统一思想要好。

    对同舟社而言,也很有实际意义。

    当初拿下京东东路六州的动作太快,很多世家大族不及反应就变了天。

    到目前为止,同舟社(红五营)虽然没有侵夺他们的核心利益,但也没有请他们子弟出山做事的意思。

    徐泽确实需要人才,而且不论出身。

    只要真能做事的人才,他也不会因为对方出身大族就故意不用。

    但这些人才指望徐泽去“请”他们出山是不可能的,同舟社的制度摆在这里,真想做事的,自己上门来应聘。

    这些人目前还在观望,还在衡量同舟社是否真有并吞天下的底蕴,但也有人开始行动了,越建越大的书院便是明证。

    趁着同舟社现在的控制区域还小,内部投机分子不多的时机,让这些人在浑水中的人自己跳出来,总要好过让他们混进革命队伍后再刮骨疗毒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