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水浒新秩序 > 第七十章 天下人的天下

第七十章 天下人的天下

    为期半个月的第一期军官轮训圆满结业了。

    这次集训的时间虽短,内容却非常丰富,授课、讨论、心得和社会实践等等,内容安排得非常紧凑,效果也非常明显。

    徐泽虽然没有明说,但众人都能从授课内容上感觉到即将进行的军制改革,宪曹系统的职能地位将获得大提升。

    其实,按照徐泽对军法官的新职责定位,仅仅半个月的集训根本就不够。

    要想达到他需要的效果,至少得要三个月以上的时间。

    但同舟社的摊子已经铺开,事事随心是不可能的。

    不仅军法官队伍要集训,其他的军官和州县官员,甚至胥吏都要分批轮训。

    还有共建会的发展也进入了关键阶段,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待共建会全面铺开,运转良好后,同舟社治下各州县的社会改革也要相继展开。

    拖得太久,让百姓失去了期盼感后,还得再花大精力重新动员。

    徐泽就一个人,再怎么统筹安排,一天也就十二个时辰。

    即便不眠不休,也不可能一人做三人的事,他没时间和精力在这事上慢慢耗。

    因此,尽管集训学员们纷纷表示这次的集训很有效果,自己收获满满,半个月的时间不够解渴,他也只能如期结束集训了。

    从学员们上交的课后思考题来看,每个人都有进步,但进步的幅度明显拉开了层次。

    这是没办法的事,人与人真的不一样。

    有的人悟性高,有的人接受慢,有的人偏向于学习提高,有的人更容易在实践中突破。

    这个变革的大时代里,处处都充满着机遇。

    百舸争流,奋楫者先;千帆竟发,勇进者胜。

    徐泽清楚自己的定位,这些事亲力亲为是必须的。

    毕竟要开创前人未有之局面,不亲自动手,指望手下这帮生在旧世界,从未见过“前人未有之局面”的部属瞎蒙,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

    但开好了头、引进了门、领好了路后,就没必要再一直带出山。

    人都是有自己思想的,闭门造车,是永远不可能培养出领先时代,又能紧密结合现实需要的实用人才。

    即便最听话的孙石,当初不也是生怕被甩掉,非要跟着自己离开延安,远行千里么。

    保姆式方法培养出的人才,是经不住各种风险与诱惑的洗礼和考验的。

    作为势力领袖,最关键的,是要用好权力和政策杠杆,合理调配各种人才和资源。

    建立一套完善的人才选拔、使用、晋升和淘汰的机制,以此指明方向,让越来越多的人朝这个方向去努力、去奋斗、去拼搏。

    当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并朝一个方向行动起来后,就能逐渐形成无可阻挡的历史大势。

    话虽如此,为了宪曹这根幼苗能够茁壮成长,徐泽还是费了不少心。

    除了全程蹲住轮训队,集中精力办集训外,集训结束时,他还为每名集训学员发了厚厚的一本《同军荣誉教化指导案(试行)》(同舟社的军队自成一体,徐泽已经将其正式命名为“同军”了)。

    《同军荣誉教化指导案(试行)》共分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重新整理的授课提纲,主要是去掉了一些私货性质的叙述,更加简洁,也更加严谨。

    其中,开篇便是徐泽当日给文武官员上的大课《根基、信仰、使命》。

    第二部分,是优秀学员课后思考题汇编,并附上了徐泽的亲笔点评。

    第三部分,则是军中授课的方法与技巧指导,这些也不完全是徐泽的经验总结,还有不少是在集训中,学员们自己讨论得出的结论,实践性很强。

    没错,在徐泽的构想中,同军下步将在军中开展荣誉观教育。

situ.tw

    实际上,同舟社从组建军队开始,徐泽就已经在进行这方面的努力,同军能有强大的战斗力,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只是受各种条件制约,没能将其固化为制度而已。

    尤其是同舟社地盘不断拓展,军队多次扩张后,驻地分散,这个传统便难以维持了。

    部队全靠各级军官自发的教育,时间长了,肯定要退回其他军队的老路。

    这也是杨喜等人认为同军和历朝出现的强军,没有什么本质区别的原因之一。

    这次集训后,徐泽便指示兵曹发布军令,给宪曹系统增加了新的职司(并非后世的军队政治工作制度,二者之间有很大的差别)。

    教化之职,要求组织者有很强的亲和力,以做到润物细无声;而军法的严肃性,又需要掌军法之权者公正执法、铁面无私,二种品质很难在一个人身上做到完美融合。

    幸好,同舟社现在尚处在创业阶段,军队分散驻扎的时间并不长,凭借着徐泽之前打下的基础,很多良好的制度还在依靠惯性运转。

    现阶段军法工作要求虽严,任务却不重,让军法官们身兼两职,短期内是可行的。

    所以,现行的军中三曹制度注定只是一个过渡。

    在徐泽计划中,待时机成熟,还要再改革的。

    另外,在荣誉教化工作取得阶段性时效之前,京东东路各地的驻军实行轮戍制,以方便徐泽随时掌控部队情况。

    辽东、高丽等地因为距离更远,情况更复杂,轮戍的周期更长。

    因此,徐泽特意留下了要去这两地替换待调整军官的马扩、杨喜当面交待相关事项,并为他们送行。

    “来,这个拿着。”

    徐泽交给马扩和杨喜的,是二人之前的答题。

    两个年轻人都是心思敏感之人,都曾饱尝人情冷暖,又都有各自的抱负和思想。

    不同的是,马扩来到徐泽身边后,所接受的一切都背离自己曾受到的教育。

    而杨喜离开徐泽后,意识到世界的复杂,担心同舟社的未来。

    集训中,他们在答题融入了自己很多的思考和迷茫,都很深入,但不适宜随指导案下发,徐泽特意扣下,并做了长篇点评,单独交给二人。

    “社首?”

    两个年轻人经过这段时间的集训已经脱胎换骨,但仍有些迷茫,这恰是徐泽欣赏的地方。

    这样的人,改变很难,但只要真正坚定了理想,将很难再被其他人动摇。

    人性的复杂其实远超杨喜和马扩二人的想象,但对志在开创开前人未有之局面的徐泽来说,根本就不是事。

    没有了复杂的人性,那还叫人类社会?

    良性的社会既需要个体牺牲自己的利益以促进社会发展,同时,发展了的社会也要为其成员反馈更丰富的物质文化成果,二者应该是相辅相成的关系。

    都是没有思想,指哪就打哪的“机器人”,这样的社会还有什么活力?

    还要高瞻远瞩,指引方向的人杰做什么?

    有问题就解决问题,思想不统一,那便统一思想。

    “人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才是社会的真实,改造天下其实就是改造人心,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

    “但人心也没那么复杂,性相近,习相远,改变人心先从环境开始,积跬步、小流,终能至千里、成江海。”

    “一个人改变不了时代,做得再好,也难逃人亡政息的结局。这天下本就是天下人的天下,最终还是要靠天下人来改变。”

    “你们就是种子,就是希望,去吧,天下会在你们手中看到改变!”

    感谢“------那座城、”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