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自镜中来 > 第547章 穿鞋的怪兽

第547章 穿鞋的怪兽

    第547章穿鞋的怪兽

    “你有那么多军队?”精灵王诧异的说:“从没听说过啊。”

    我冲艾尔莎使了个眼色,艾尔莎恍然大悟:“对啊,你说结婚5周年的时候……”

    “其实等两、三年就差不多了,只是这事不好把握,怕你们乱闯出危险。”我笑着说:“培迪城,我可以借到足够的军队,那是一整个大陆的武装力量,一百万,我其实只说了一半,他们可以抽调200万兵力。”

    所有人都傻了,梦儿想了想:“对啊,卡罗在那里是圣王啊。”

    “唉,话不好说的那么肯定,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但理论上问题不是特别大,如果能行,那王城、亡灵,一起收拾好了。”我说道:“实际上,我跟特蕾莎发现了一个好的办法。”

    特蕾莎想了想:“你那个……戈兰壕?”

    我点点头:“但是没你,就不行了。”

    欧格雅皱了皱眉头:“卡罗,你不是要让特蕾莎当诱饵吧?”

    我笑着说:“只是商量,如果特蕾莎反对,我还有别的办法对付亡灵,不过可能大家都要受点罪。”

    特蕾莎笑着摇摇头:“不,我同意当诱饵,我想,我明白为什么大家牺牲这么多,让我回来了。”

    米拉王后白了我一眼:“卡罗,你还是说说另外一个办法吧,我们……受什么罪?”

    雪莉儿立刻明白了:“天啊,千万别,特蕾莎嫂子,你还是当诱饵吧。”

    欧根哆嗦了一下:“难道是……”

    我笑了笑:“我唱镇魂曲,安魂喽。”

    欧格雅吓了一跳:“你唱……”

    艾尔莎楞了一下:“特蕾莎,我陪你就是了,不需要卡罗……”

    我就知道是这结果,精灵王看了看米拉,米拉王后连连点头,苦笑着说:“那个……精灵族可以派遣所有的射手,镇魂曲就……免了。”

    贺露问欧根:“卡罗唱镇魂曲,有什么不妥?”

    “哦,天啊。”吉莲瞪着眼说:“跟大半夜见到亡灵一样……恐怖。”

    “听说……卡罗在和平饭店唱了一曲,好几万亡灵当场都被震碎了。”艾德文摇摇头。

    我敲了敲桌子:“嗨嗨嗨,过了啊。”

    欧根笑着摆摆手:“只是玩笑,亡灵除非亡灵军官指挥,一般都是散布各处,很难聚集在一起,就算卡罗安魂,怕是唱破了喉咙,也消灭不了几个。”

    特蕾莎笑着说:“卡罗一个人,仅凭戈兰壕就消灭了上万的亡灵,可见我即使当诱饵,也是很安的。”

    艾德文想了想:“这戈兰壕,到底什么样子?”

    “卡罗,你可太会藏东西了。”吉莲笑着说:“快说说。”

    我愣一下:“万王之城的城墙下面,就是戈兰壕啊。”

    欧根点点头:“我说那里怪模怪样的,一直没琢磨明白,那么说,你早就在使用了?”

    “嗨,只是我忘了说罢了,城一建好不是庆祝去了嘛,亡灵掉里面,纵火焚烧就行了,戈兰壕最大的特点,就是我方防御的这一侧,高于敌方进攻的那一侧,我方就是射击,也是居高临下,敌方是仰攻,自然困难,本来这是土方工程,我只是改成了永久的石质工程而已。”我笑着说道:“你们一直不知道?万王之城的城墙,其实是三道防御工事,戈兰壕是第一道,城墙是第二道,第三道是城墙内侧,就算城墙被攻破,士兵们可以从暴风要塞直接前往城墙内部,还能在内部向城里的敌人射击,以配合城内的人打巷战。”

    吉莲愣了,瞪着艾德文,艾德文苦笑道:“我哪知道……”

    “怎么了?”我奇怪的问,欧根叹了口气:“后来苔丝加固城墙,你设计的第三道防线,让我们填死了,护城壕沟也是。”

    我眨眨眼:“早知道我写个说明书了。”

    奥格瑞姆这下可得意了,他笑着说:“咋样?俺早说安卡弄得不会有错,你们还说那城墙防着自己人……”

    欧根笑了笑:“那么还有一个问题,王城,怎么攻破?”

    梦儿点点头:“是啊,夫君,你考试的时候,把底都透了,王城的东山,已经是如堡垒一样,戒备森严了,麦卡锡说,就算强攻,王城守不住,东山也能守得住。”

    我看了看欧根:“你都没招?”

    欧根摆摆手:“你来之前,我们稍稍讨论了一下,我的是损招,不提也罢。”

    “不会又是利用亡灵……”我缩了缩脖子。

    欧根苦笑着点点头,我叹了口气:“我们打不进去,有个人或许可以。”

    “哦,你说的是圣王大传里的两位朱利安元帅?”本森问道。

    “他俩?”我摇了摇头:“算了吧,一个成了赌王,一个当了培迪城的城卫军统领,已经脱离指挥序列好久了,我说的是我们的杜美将军。”

    雪莉儿点点头:“或许她真的有办法。”

    欧根扫了一圈:“唉?她今天怎么没来?”

    本森立刻说:“哦,带着她养的那些地狱犬,在城里搜索那只怪物。”

    “这里还有怪物?”欧格雅问道,我看了看精灵王:“不会是达纳苏斯里的什么魔物跑出来了吧?”

    米拉王后摆摆手,气呼呼的说:“这你放心,绝对不会的,那些魔物可不想被暴风城的饭馆老板抓去炖了,你们人族还真是什么都敢吃。”

    艾尔莎笑着说:“怪物?什么样的?听起来挺有意思。”

    本森叹了口气:“在这盘踞了好几个月了,昼伏夜出,很是厉害,还极其聪明。”

    “有人被……”“哦,没有人因为它的攻击,而死亡或者直接受伤,那怪物……似乎只是抢劫。”本森苦笑着摇摇头。

    “抢、抢劫?”我愣了:“不会是什么人假扮怪物实施抢劫吧?”

    欧根摆摆手:“绝对不是,不抢钱,只抢东西,披风啊,食物什么的,大部分被抢的,都是半夜送外卖的,或者是落单的行人。”

    精灵王点点头:“最早出现在达纳苏斯,脚印很奇怪,那怪物穿鞋,64码的脚。”

    欧格雅楞了一下:“怪物穿、穿鞋?”

    “是的,然后在铁炉堡流窜了一段时间,可能我们那人少,就走了。”吉莲说道。

    “唉,等一下,64码?这得多大的脚?”我傻了:“再说了,你们怎么确定它是怪物?”

    米拉王后笑着说:“很简单,它有4只脚,四只脚都是64码。”

    “是啊,还来过我们那。”朵拉说道:“倒是不伤人,可是偷我们晾着的肉干。”

    我看了看老龙王,莫迪马冷笑一声:“哼,还敢来孔明城?你让它试试?”

    也对,龙的气味,一般没动物敢惹,我摇摇头:“杜美有地狱犬,难道找不到它?几个月都没找到?”

    本森摆摆手:“那怪物很会隐藏自己的气味和行踪,很难找,地狱犬别说是杜美,城里还是有很多的,可都找不到,或者说……它们根本不敢去找,而且它有一段时间不出现了,昨天接到有人报案,它袭击了一家肉铺。”

    欧格雅想了想:“要不……我把狮子先生叫来?”

    欧根点点头:“也好,损失不大,但是影响太坏,好多人被吓的不轻了。”

    “哦,有目击者?见过那怪物长什么样吗?”我问道。

    “绿眼睛。”精灵王说道

    “体积比熊还大。”奥格瑞姆说。

    “牙很白。”艾德文点点头。

    “还有人说它身上挂着铁甲片。”本森笑着摇摇头。

    我愣了一下:“梦儿,吃货在哪?”

    梦儿摇摇头:“应该是在宫廷吧?我走之前,它还在那,后面我就不知道了,对了,问下席贝拉不就行了。”

    欧根立刻找人叫席贝拉去了。

    “呃……卡罗。”精灵王挑着眉毛看了看我:“你的意思是说,那是你养的那只地狱犬?”

    艾尔莎摇摇头:“父亲,怎么可能啊,吃货在王城,这里离王城那么远,它怎么过来的?一路上还有亡灵呢。”

    精灵王点点头:“确实是,风雪也太大了。”

    “是啊,而且吃货又不穿鞋。”梦儿笑着说。

    没一会,席贝拉就来了,她满头大汗,至于原因,看看后面冲进来三个孩子就知道了,我一看,笑了起来。

    “爸爸,你终于好了。”魅儿高兴地说,小影也凑了过来:“老爸,席贝拉把我的武器没收了。”

    我看向席贝拉:“武器?”

    席贝拉从口袋里掏出一条军用炸药,笑着问:“要还给他吗?”

    我哆嗦了一下:“免了免了,小影,哪来的?”

    “姐姐给我的。”小影说道,魅儿眨眨眼:“是妹妹,那是奥古斯汀给我的。”

    奥古斯汀就是我跟欧格雅的儿子,为了节省篇幅,我就不说这孩子名了,小家伙年纪还小,但长得很俊俏,我笑着把奥古斯汀搂进怀里:“初次见面,需要我自我介绍一下吗?”

    奥古斯汀笑着摇摇头:“父亲。”

    “好儿子。”我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哦,炸药哪来的?”

    “那是马妮和克拉伦斯送给我的。”奥古斯汀说道,我愣了一下:“马妮?克拉伦斯?他们是谁?”

    欧根跳了起来,一个健步冲了出去:“熊孩子……”

    贺露叹了口气:“马妮是我女儿,克拉伦斯是我儿子,他们看来又溜去军火库玩了。”

    我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小影拉了拉我胳膊:“爸爸,还给我行吗?”

    我摇摇头:“那太危险了,我拿别东西给你玩行吗?”

    梦儿惊讶的说:“这种事你还跟他商量?”

    “他们又不知道炸药有多危险。”我耸耸肩,摸了摸魔法阵,掏出三枚恶魔之卵:“地狱犬,可以吗?以后可不能碰炸药了,来一人一个。”

    三个小家伙自然是高兴地跳了起来,欧格雅奇怪的问:“卡罗,你那恶魔之卵的花纹,怎么跟普通的不一样?”

    我笑了笑:“普通的寿命太短,这是改良型的,大号的。”

    “天啊,都是吃货那种?”雪莉儿惊讶的问。

    我点点头,大恶魔给我的,他所谓的滞销货,就是十几枚这种恶魔之卵,他们可能是拿来当赠品给大客户,结果大客户就我一个,就都送给我了,我还给了白羽两枚,不过白羽没有孵化,说拿回去研究研究,希望奥拉别再给她做成荷包蛋或者煎蛋,见了雷人,我该怎么解释啪啪的事呢?

    我教了教使用方法,就让他们自己回去玩了,结果刚出门,就有人说道:“站住,你们手里拿的什么?给我看看!”

    我一听,就知道是杜美,三个小家伙显然不乐意,杜美就笑着威胁道:“怎么?不给我看?小心我的地狱犬哦。”

    “那个……当家的,这三个孩子身上有你老大的气味,而且……老大就在里面,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你抢他孩子的东西……”说话的是铁板烧,杜美立刻冲了进来:“老大!你醒了!”

    “呦吼,好久不见。”我笑着挥挥手,可马上就傻了:“你这是……让人抢了?”

    杜美好好一套制服,左边裤腿没了,露着半截小腿,右边上衣袖子成了短袖,披风也被撕烂了,我去,有铁板烧在,谁敢抢杜美?

    杜美一听,翻了个白眼:“老大,你亏心不亏心?我成这样,你不知道?”

    我愣了:“哎哎,你别乱说啊,怎么了?”

    杜美往会议桌旁边一坐:“查清楚了,那不是怪物,是老大的宠物,吃货。”

    我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吃货?确定?”

    我立刻发现很多人都用幽怨的眼神看着我,我缩了缩脖子:“真不关我事。”

    欧格雅楞了一下:“可吃货的眼睛是黑色的啊,不是绿色的。”

    艾德文摇摇头:“饿得吧……”

    “吃货?”席贝拉楞了一下:“那只比黑熊还大的地狱犬?”

    我点点头:“应该是在宫廷……对、对吧?”

    席贝拉叹了口气:“不,早就……早就不在了。”

    “啊?为什么?朱莉难道……”我愣了,不对啊,朱莉就算不喂它,吃货也会自己找宦官和宫女收‘保护费’的。

    席贝拉想了想:“大概两年前吧,朱莉和那个假国王……可能……大概是……”

    “唉,有什么话你直说好了,这里都不是外人。”我摆摆手,席贝拉点点头:“好,那我就直说了,朱莉和假国王在院子里亲热,让吃货看见了,吃货挣断铁链,咬断了假国王的大腿,还想去咬朱莉,朱莉开了两枪,击伤了吃货,吃货就跑了……”

    我点点头,有些感动,忠犬啊,艾尔莎惊讶的说:“那么说……吃货就来这里了?可它怎么进来的?”

    精灵王想了想:“哦,也对,人是进不来,可吃货不是人,达纳苏斯没有围墙的,唉,吃货穿鞋?”

    席贝拉点点头:“是的,萨妮大人给它做的,你死了以后,吃货老是用爪子去烫朱莉,所以萨妮给它套了四只很厚的铁鞋,据说萨妮大人在鞋底用了什么魔法,可以隔绝地狱犬脚底的高温和火焰。”

    我立刻看向杜美:“吃货在哪?”

    杜美指了指自己的破衣烂衫:“铁板烧带着其他地狱犬,追踪到了它,发现是吃货的气味,我就赶过去,想叫它回来,结果我中了它的圈套,你也知道,吃货最会撕人衣服了。”

    我愣了一下:“你的面子都不给?”

    杜美苦笑了一下:“出门忘带吃的了,老大,吃货去了新的飞艇停靠平台那里,它很有可能是在找你。”

    我立刻站了起来:“我去找它。”

    美瑞拦住我:“天啊,坐下,镇静剂药效还没过,你走不出这里,就得晕倒在地,杜美有什么办法吗?”

    杜美看了看铁板烧,铁板烧蹲在门口,正拿眼睛翻两名不让它进的卫兵:“铁板烧,有办法吗?”

    “有,让你老大给我点随身的东西,我给它送过去。”铁板烧说道。

    “衣服行吗?”我问道,铁板烧点点头:“可以,不过新衣服不行,最好出过汗,或者……你撒点尿也行。”

    杜美楞了一下:“仅供参考。”

    “开个玩笑,有血最好了。”铁板烧说道。

    “这好办。”我找了件旧外套,用匕首划破手掌,滴在上面,然后递给铁板烧,铁板烧闻了闻:“嗯?你又娶新的配偶了?”

    莫迪马惊讶的问:“这也能闻的出来?”

    “逗个乐,我早知道了。”铁板烧叼着衣服跑了,杜美气的直拿脑袋碰桌子。

    这时候,阿普顿拿着一卷文件走了进来:“哦,陛下,您无恙就太好了。”

    梦儿给我治好了手掌,我笑着说:“你好啊,阿普顿。”

    阿普顿笑着点点头,把文件给了本森:“这是你要的记录。”

    本森接了过来,看了看,然后递给我:“卡罗,公事公办。”

    “这是什么?”我拿过来问道,阿普顿说道:“哦,那头凶恶的怪物,在万王之城各处,造成的财产损失,以及医药费记录。”

    我缩了缩脖子:“这个……不是让我赔吧?”

    本森笑了笑:“当然是……你。”

    梦儿笑着说:“我来吧,卡罗哪有钱……呃……这么多!”

    “很多?一起好了。”欧格雅笑着看了看,也愣了:“不是说……没有人受伤吗?怎么还有医药费?”

    “是没有人因为怪物袭击而直接受伤,但怪物袭击时,造成的诸如坠马摔伤,跳进下水道的扭伤,又或者因为害怕,逃跑撞到了墙的磕碰伤等等,还是有些许医药费的。”阿普顿说道,他看了看本森:“那个……为什么让陛下赔偿?”

    “那怪物是他养的。”本森说道:“哦,所有赔偿费用,都在这里了吧?”

    “啊?陛下养的?那怪物是养的?”阿普顿楞了,我苦笑着点点头,阿普顿立刻说:“那么根据海石兹**官制订的宠物、魔物饲养管理法案,陛下还要另外支付……支付罚款。”

    艾尔莎苦着脸说:“这都140多万了,还要交罚款?”

    阿普顿苦笑了一下:“罚款与赔偿等价,一共是280万。”

    艾尔莎看了看我:“不是我抠门,这……”

    “冤有头,债有主。”欧格雅冷冷的说道。

    特蕾莎愣了:“卡罗,你有……有钱吗?”

    梦儿说道:“不用卡罗付,朱莉自己交好了,她有钱。”

    我一拍手:“就是,她有错在先,她不击伤吃货,吃货能跑这捣乱,让她付。”

    本森笑了笑:“卡罗,吃货是你养的,你付才行,要是朱莉养的,我会找她算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