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修真小说 >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魔劫散

第一百三十四章 魔劫散

    那灰蒙世界里众人出现的浅滩上,耀眼的青色光柱已经出现了许久,却仍然没有一点要消失的迹象。

    而在那青色光柱之外,已有两只体型巨大的怪异动物候在了旁边。

    一条尾巴上长满骨刺的插翅虎,一只全身上下满是窟窿、露出森森白骨的巨狼。

    这里虽有大河,但却是一片荒漠,根本无处遮掩。

    插翅虎与巨狼早就发现了对方,却看起来并没有相互攻击的打算,而是各守一旁,对着青色光柱虎视眈眈。

    又过了不知多久,巨狼起身,一顿摇头晃脑,慢慢向光柱靠近,那插翅虎见状,也展开了双翼,懒散的向前一荡,不甘示弱的飞了过去。

    这两只像是在这里生活了许久的动物,早先只是被这耀眼光柱所震慑。

    但现在,它们终于忍不住,想要去探索了。

    所有的生物对待未知的东西好似都差不太多,先是恐惧,然后克服恐惧,最终……

    “砰!”

    两只野兽同时伸出爪子,一触光柱,便如触了闪电一般身子一瘫重摔于地,纷纷翻着眼白吐着长舌,晕睡了过去。

    又过一会,一群老鼠出现在此,它们有着巴掌长短灰白的身子、与身等长的无毛尾巴,以及,绿幽幽的双眼。

    与巨狼一般,许多老鼠身上都有可见白骨的窟窿,它们看见光柱旁倒下的插翅虎与巨狼后也不吱叫,直接就蜂拥而至。

    没有一只老鼠触及光柱,它们,只是将插翅虎与巨狼像搬运食物一般搬走。

    来得快,去得快,此地又恢复了众人来时的模样。

    而在光柱之中,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众人各有不同。

    有的人表情狰狞脸上尽是杀意,好似遇见了仇人。

    有的人则不断颤抖,好似看见了让人恐惧的事。

    有的人在笑,有的人在流泪,所有的人都完全进入了自己的梦境。

    只有唐石,闭着双眼,一脸平静。

    很快,地上来自紫云宫的吴藩突然闭着眼大叫一声,接着便口喷鲜血。

    而后他的元神从身中钻出,一脸恐惧的看着某处,紧接着,那元神突然一分为二,散落无边。

    ……

    “你敢斩我师弟?”

    黄风手持一把数尺长的银色长针,一脸怒意的看着唐石,唐石则是一脸蒙蔽,接着左右一看,亭中一人已被自己的青索斩成两半,好像就连元神也未能逃脱。

    我应该来过这里!

    唐石已经变得很是笃定的想着。

    咦,我怎么又这么想?

    咦,这个“又”字,很值得商榷啊!

    唐石脑中莫名打着浆糊,黄风已是大怒,一念法决向前一挥,手中银色长针散着寒芒化成点点星光,直刺唐石而来。

    此物名为神鲨刺,专攻他人元神,一经刺入全身要穴,便会让受刺之人元神不得动弹,再施法决,可引天火攻之,融烧受制之人元神,属于紫云宫中刑宝,轻易不得动用。

    黄风与吴藩得命在延光亭接引群仙,但今日这人来此后好生无礼,师弟吴藩不过问其信物,被其一顿奚落后略有不忿,出言讽刺几句,这人居然胆子大到了没边,当即就使出飞剑将吴藩斩杀。

    黄风虽是吴藩师兄,但一身修为实不及他,见唐石凶残,才咬牙将神鲨刺放出,以期将其制服,再押回宫内。

    “哼!”

    唐石回神,冷哼一声,青索剑绕身一斩,只见青光一亮,神鲨刺便自不敌,纷纷被扫成两截。

    “不过是修为低下的门人,居然就想挡我?”

    唐石说着,突然又是一愣。

    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说话?如此狂猛酷炫吊炸天的样子,不就是自己最为厌烦的模样么?

    这一愣,刚刚发生景像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

    自己来紫云宫,是为了找初凤。但这吴藩不仅一副吊儿郎当的拽样,还敢讥笑自己,然后,自己没能控制住的情绪,召出青索就将他斩杀。

    但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要找初凤,自己当真是有些蒙蔽。

    好似自己的记忆莫名错乱了一般,就像刚刚说话,自己事前不知,事中蒙蔽,事后尴尬,就像,自己是一个扯线木偶,正被自己牵着线在走。

    当真是有些奇幻,不管了,先让他自由发挥吧,基调都已经定了……

    这边唐石疯狂的心里活动,那边黄风见神鲨刺无功,脸色又是一变。但见唐石一剑得手又在发呆并未驭剑而攻,立即伸手入怀,掏出一把黝黑小铲,口中默念将其一抛,那铲子迎风便大,凭空作势一铲,一抹泛着火苗的黄砂就从铲面浮现,直捣而来。

    唐石被风声惊醒,转眼看去嘴角一扯,“你确定,你要和我玩火?”

    好嘛,又是这种令人讨厌的语气……

    想归想,自己的神识却是动得飞快,只见火灵珠从口中一射而出,直接涌出一条火龙将那带火黄砂全数焚成了缕缕黑烟。

    然后收回灵珠,驭着青索向前,轻轻落在了黄风脖颈。

    “你闹够了没?”

    一道冷咧的声音响起,亭中闪过一道五彩光华,初凤从现出的通道里走出,将黄风拉到自己身后,拉着手指轻弹青索,青索一声轻鸣,回到唐石身中。

    “他是你的弟子?”

    唐石冷冷说着,初凤点了点头,“你不该来这里的!”

    “你是我看中的女人,我当然,要来这里!”

    唐石邪魅一笑,接着走向前来,伸出右手抓向初凤手腕,初凤轻轻各后一遁,带着黄风躲了过去。

    “怎么,你不愿意和我回百蛮山?”

    唐石抬头,头上披拂的长发在他这轻微的动作下却如洗发水广告一般飘扬而上,合着这一张丑脸拽样,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你以为,你不愿意就行了么?”

    唐石再度冷哼,身子向前一送,一把抓住初凤的手,将其抵在了石柱之上,双手捏着初凤的手紧紧抵在她的胸前,“你必须跟我走!”

    “不行!”

    初凤闭目,深吸口气道,“我前世是天一金母侍女,这辈子转世而来,是注定要为她守护宫阙的,我不能离开紫云宫!”

    说完,她从唐石怀里抽出手来,一下就将身边黄风点倒在地。

    “什么叫注定?此等说法全是正教之人用来禁锢愚民心智之说,你修异派之功,怎会如此之想?再说,你前生服侍她一世,已算尽了她的知遇之恩,此世转生,何以如此固执,偏要在此画地为牢?”

    唐石沉声而说,初凤突然一笑,“那我与你去了百蛮山,岂非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画地为牢?”

    “哈哈哈哈,你与我一起,怎会有坐监之感?”

    唐石哈哈大笑,接着话音一转,“你曾说紫云宫内虽宫阙连绵六十三层,到处都是珠宫贝阙、金殿瑶阶、琼林玉树、异草奇花,但你此世已找回前因,两世相加下来实是看得厌烦。

    听你说这话时,我功法未成且尚居人之下,着实有些自惭形秽!但现在,我魔功已成,在莽苍山中抢得绝世飞剑又炼就十万金蚕!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去?我邀你之名是入百蛮山,但实则是想与你一道,看遍这人间所有!”

    唐石说完,见初凤略有意动,又道:“我等异派所讲乃是道由心生。心之所欲,便是我道!你厌烦此处,那就离开。你走以后这里还有二凤、三凤与金须奴等人,你又在担心什么?”

    “她们守不住这里!”

    初凤摇头,“天书副册之天魔秘笈只有我修至大成,可凭此施出太阴神镜、随心驭使海底万年朱蚕之丝炼成的无形魔障,再合这宫中禁制,才能堪堪抵御外敌,若我离开,她们皆危!”

    “我识你之时,可不知你有什么外敌?”

    唐石双眼一眯,“听你话中之意,并非不愿与我回山,而是有外敌觊觎紫云宫?而你一走,二凤、三凤、金须奴等人根本无法抵挡?”

    初凤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哈哈哈哈,是谁?居然敢打紫云宫的主意,难道他们不知道,紫云宫的大宫主,是我唐石未来的道侣?”

    话音一落,岛外突现数道遁光,初凤面色一变,轻轻道:“她们,来了!”

    “那你就在这等我斩杀他们后再与我回百蛮山!”

    唐石说着,遁剑而走,初凤见状,在其身后露出一诡异笑容。

    转眼间,唐石飞出此岛射上半空凌空而站,待看清来人是宝相夫人、秦紫玲、一未曾见过的黑衣男子与两名丑小孩时,唐石立时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只因这时,脑海里又突然多了一些回忆。

    全是关于秦紫玲的。

    自己魔功未成之前,和她诺下了结为道侣的誓言。

    而后,在南疆地底,自己法力被禁,不受影响的她突然现身,但自己却莫名把她忘了,她心灰意冷让自己离开,宝相夫人出现想要将自己斩杀,而紫玲却舍身救了自己,还挨了宝相夫人一剑。

    再后来,自己在莽苍山中取青索,将她亲妹秦寒萼斩杀,已算彻底断了与她的关系。

    好奇怪的记忆,但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而且,在他们身旁那两个丑小孩,我应该认识。

    又是这种感觉。

    啊!

    唐石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从到这迎仙岛后就觉处处不对,自己说的话、做的事,完全就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二逼,充满了霸道总裁的即视感。

    但自己来蜀山之前是一个资深的闷骚宅男,就算来到这个世界时与此世的唐石性格相融,那也绝不会如此。

    最奇怪的则是,明明自己心里一直觉得难受、尴尬,但这些话还是说了出来。

    不仅如此,从自己到这里后,所有的记忆都是在看到一个人或者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才涌入脑海,在此之前,自己的脑海则是一片空白,没有一点准备。

    而这些记忆,却又和自己的感觉处处相悖!

    就好像自己体内,有一个程序在自行运行!

    程序?

    一想到这,唐石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摸到了真相的裙摆,就差一点,这连体裙就要被自己扒拉下来。

    但是,你他妈的又是谁?

    居然敢对我出剑!

    ……

    唐石看到宝相夫人等人的同时,秦紫玲他们自然也看到了唐石。

    “紫玲,若你今日再心软,有何颜面面对惨死他手的寒萼?与自己共生数十载的亲妹妹,难道都比不上一个魔教的妖人?”

    宝相夫人吼着,在紫玲身边的司徒平面色已然狰狞无比,“宝相夫人,是我在莽苍山上护萼妹不周,致她被唐石所斩,今日这妖人便交给我,你俩就助南海双童去找那紫云宫里一干人等!”

    话音一落,不待众人回复,司徒平大吼一声,“聚奎,助我斩杀此僚!”

    “锵!”

    一柄飞剑当从司徒平脑后飞出,司徒平纵身一跃,人与剑合,只见剑光散出耀眼刺目的青白剑光,就朝唐石射去。

    唐石回过神来,强忍怒意不为所动。

    这黑衣人一出手,他心里就生出一股难已遏制的怒意,而现在,他强行让自己收敛心态,静待在空。

    他在等待,等待“自己”的反应!

    如果猜错,那自己还有青索、火灵珠、乌龙剪可随心驭使,这个不曾见过的黑衣人,不过是一名修者,怎么可能杀得了自己?

    在唐石身后,初凤看见唐石的反应,嘴角再次一笑,轻轻道:“察觉了么?那就死吧!”

    她张开小口,一溜黝泛着金光的黑砂混着浓郁黑烟飞出,在身前状一镜状。

    黑烟汇成镜托,黑金镶嵌在内汇成闪烁镜面,一溜光芒立照唐石而去,而初凤则向镜中一涌,乘光破浪,几乎是一瞬间就来到唐石身后,化手如刀,直接插入了唐石身中。

    没有任何气息上的波动,从初凤施为到现在一瞬都不到,唐石根本没有一丁点反应。

    这时,司徒平也合剑刺来,见唐石受了重击,当即使着剑光从头劈下。

    “嚓!”

    唐石身前青索掉落,自己也被剖成两半,就连元神也是如此。

    这时,他向后而倒,剩余的目光向后一看,就见绿袍老祖嘿嘿大笑:“孽徒,你还想逃出我手?”

    初凤哈哈大笑,在唐石的眼里,她此时就是绿袍的模样。

    唐石也笑了。

    被飞剑剖成两半的嘴不停的向上扯着,分开的眼里目光坚定、坦然。

    绿袍一把将两半身子抓住,吼道:“你终于死了!”

    “是吗?我不这么认为!”

    唐石开口说着,接着,世间又黯了下去。

    “轰!”

    一声巨响,黑色的雨下得更急,而笼罩在这未知世界里的青色光柱,已经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