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修真小说 >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 > 第一百零一章 魔焰滔天,浴火重生

第一百零一章 魔焰滔天,浴火重生

    “砰砰砰砰砰!”

    万千小剑齐撞火灵珠,唐石在内摇晃乱颤,幸而只是剑光而非飞剑本体,少了一丝锐利之气,不然若被飞剑本体如此乱斩十数下,灵珠怕是会被斩成两半!

    这时的火灵珠就似被万千鱼群顶着,不断在海底下坠。

    火龙飞卷,青索疾射,鄢什面色一阵阴沉,接而扭曲不止。

    “你们,真是该死啊!”

    “都该死啊!”

    话音一落,鄢什身中黑烟翻滚,那俊俏的面容下似有一物正在不停挣扎。

    下一刻,一透体玄黑的人形幻影从其额头飞出,刚自一现,海中五鬼便阵阵狂吼!

    幻影站在鄢什身前,盯着下坠的灵珠与其身后万剑,突然返身张口一吸,将鄢什吸入口中。

    灵珠之中,唐石目光一凝,只见那人形慢慢凝形转身,仍是鄢什模样,只其眉间有一紫色三角形图案幽幽闪光,其肤色也诡异的成了漆黑之色,露在外的身体上,有着无数紫色条纹,合着他此时的血红双眸,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海面之上,朱梅身子一震,面色凝重不已。

    “自炼其身,九幽魔兵!”

    金蝉在旁,正想问其何意,朱梅已转头过来,抛出一龙眼大的金色珠子道,“此乃白老儿从一真大师处所借金菩提,经过一真大师祖、师尊等几辈禅真持偈修炼,无坚不摧,以意发出,轻重随心,更是邪法魔门妄念等天然克星,笑和尚可以佛法驱使,借予你二人防身!”

    笑和尚抬手捞住此物,刚一入手金光便消,定眼一看,原来是枚花纹败尽的古朴念珠,而金蝉见朱梅嬉笑模样瞬间凝重,不由得心里一紧:“师伯……”

    “下方这天淫教余孽以自体养魂炼就幽冥魔兵,天淫妖法已得真传,如若出海,定是难缠异常,待会相斗,我怕是无暇顾及你等!”

    金蝉二人一听,互看一眼,顿时驭着身形飞上高空,加紧运功炼化化毒丹药力驱毒!

    朱梅见状,仰头饮入一大口酒水,将葫芦塞入怀里,双手剑决一起,口中大喝:“合!”

    ……

    海底,鄢什魔体一成,抬手便自断一臂,缠上青索剑而去,那臂一出便如章鱼,分出无数黑丝,唐石见状,在灵珠之中一指青索,青索青虬剑光透尖而出,吞水而来,一个呼吸后,便与那断臂撞在一起。

    “滋滋滋滋!”

    好似火焰燎烧毛发的声音不断传来,那断臂化丝转眼就被青索破去小半,只听鄢什冷哼一声:“如是峨眉派中之人驭此降魔剑来,我可能还要避上三分,但你,实在不够看!”

    好嘛,变身后连性格也变得强硬了起来,也不知是谁躲在这鬼地方,惧长眉、怕峨眉躲了成百上千年。

    就景象,就好比一个自己笃定的怂蛋突然硬了起来,唐石心中一阵不适,接着面色大变。

    青索虽不惧断臂化丝相缠,但速度终究慢了下来,这时鄢什额头上紫色三角图案一亮,闷哼一声,断臂处一阵黑烟涌来,转眼又新成一臂。

    他嘴角一扯,双手虚张,有形无质的五鬼全数涌回其身,鄢什面上貌似痛苦不已,接着手掌中喷出两道黑烟烟柱,一出此地,便又莫名消失。

    鄢什脚下,海底之中,突然亮起数十个光点,那光一现,这万倾波涛居然在退避!

    “哗哗哗哗!”

    海水两分,如有两道透明巨坝将其拦住,唐石目瞪口呆,这狗东西,怎会有如此大法力?

    阵法!

    这厮在此种田经营久矣,定是阵法之力!

    唐石心思一转,双目一凝,突然头皮一阵发麻。

    只因在鄢什脚下极远处的海底,无数尸身骨骸层层堆叠如同小山,在尸身之旁,则又是大片大片奇形怪状的鱼、虾残骸。

    这该是杀了多少人,又用了多少人的尸身来吸引海底的这些鱼虾?

    即便唐石以往在阴风洞后崖炼制姹女魔阴聚毒幡时也杀了万千毒虫,但此时看到这些人骨、头颅,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渗了一口冷气。

    这时海水一分,底部那些剩余的碎肉迅速变干发黄,所有的尸骨眼见的发黑起来,鄢什一声猛喝,双手撑天合拢朝唐石上方被冰钻五彩精芒抵挡的生机魔剑一指,此剑立时长啸狂吼。

    指甲划玻璃的刺耳声音响彻此地,两侧被堆起的海水也仿佛在咆哮。

    下方尸骨里,无数的黑气如同火电站的烟囱般冒出大片大片的黑烟向上飞速而来。

    它们汇入鄢什的体内,汇入纠缠青索的断臂中,绝大多数,却是汇入了生机魔剑里。

    青索速度再慢,火灵珠内的灵焰也被这汹涌而来的黑气包裹,虽炙散了部分,但仍抵挡不住,慢慢的后退着。

    这时身后的撞击也突然停滞,唐石心里一惊,转头一看,身后那万千小剑早已消失不见,而在远处天空之上,一柄巨大的飞剑滴溜溜旋转不停,飞剑身侧,穿一灰色破烂单衣的老者双目如电,直视下方!

    蜀山中的正道中人,果然都是不肯吃亏的主,看这模样,这名老高手想的定是坐收渔翁之利!

    生机魔剑吸尽海底绝大多数黑气后鄢什哈哈大笑,身中紫色条纹突然褪去,再朝生机魔剑一指,只见剑中炸出万道血光,生机魔剑剑影已近滔天,带着无可匹敌之势斩了下来。

    唐石的冰钻中的精芒,转眼就被其碾压推走,只见血光一亮,狂风突起,精芒碎裂,冰钻黯淡,死神,来了!

    水是火之敌,但火一旦逆势而起,却能将水炙干。

    唐石身有乾天火灵珠、冰钻两样纯阳攻击法宝,还有玉牌这种偏向防御的纯阳之物,更有青索这降魔飞剑。

    但数物用尽,自己的法力完全不够支撑,鄢什累经数百上千年所积的阴气、气血之力所成的生机魔剑,岂是现在的他所能抵挡?

    心思急转,唐石忽然心神清明。

    这次,怕是得交代在这了。

    青索剑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心境,一声清唳,剑光如瀑散乱四周,只见汹涌黑线中青光一盛,青索剑呼啸声起,转眼便回唐石身遭!

    我来世间,便是斩却一切不服,你可知晓?

    上天威重,四海倾涛,即便被镇千年,也未磨平我承载斩破一切之意!

    我乃天授,非人而制,邪魔妖法,岂能镇我?

    我择你而生,你岂能有如此服妥心境?

    敌不过,便不敌么?

    可敢燃尽一切,与我斩却这滔天魔光!

    “这便是,你的心意?”

    唐石抚着剑身,喃喃而道,生机魔剑此刻,已临灵珠体外。

    “好,我即便身死,也要拖这狗东西下水!”

    一时间,灵珠光焰大作,接上了魔剑滔天血焰。

    刚触一瞬,火焰便消,随即灵珠身中“咔咔”一响,生机魔剑瞬间斩破火灵珠,落在持剑而立的唐石身中。

    “砰!”

    一声巨响,生机魔剑剖开灵珠,剖开举剑、身覆青光的唐石,回到了鄢什之手。

    “老贼,该你了!”

    鄢什大吼一声,从下方接剑遁起,反手将剑插入胸膛,整个人飞掠如电,几个纵身,来到朱梅身下。

    朱梅面色一变,身侧巨剑瞬移落下,鄢什哈哈大笑,一拳凝聚黑烟将飞剑击飞,转身一脚,又踢向朱梅胸膛。

    黑烟弥漫,朱梅消失,只听鄢什一声闷哼,身形连连前扑,又缓缓转身。

    朱梅就在鄢什身后,看着双手之上弥而不散的黑雾,面色凝重无比:“天淫教所传魔功,居然已被你炼到如此境地。”

    “你,不是峨眉中人!”

    鄢什嘿嘿一笑,双手凌空一握,各自握出一柄黑烟所化单刀,“剑镌青城,你是极乐童子何人?”

    “哼,极乐前辈与我青城早已没了瓜葛,但如他在此,知你施天淫之法罔顾生灵命数,必将你斩成虚无!”

    朱梅一喝,被荡飞的巨剑化小,落回手中,他持剑舞花,一朵金莲盛开空中,立向鄢什飞来!

    鄢什哈哈大笑,在半空踏步向前,双手持刀叉斩,一刀一下,金莲四分,转眼又成四朵小小金莲!

    “青城剑术,便是幻多取胜?”

    鄢什见状收回双刀,身形飞扑,抬拳便打,黑烟又自汹涌,一拳下去,一朵小金莲转眼便灭。

    朱梅也不答话,身形翻飞,手中剑花独舞,每抖一次,便有一朵金莲出现,鄢什见状,也不管是那什么金莲不金莲,身子一窜,化烟直扑朱梅。

    刚一动弹,已幻化而出的金莲瞬间便成一直线,挡在朱梅身前,每朵莲花莲心处化出一把小剑,如连弩般劈头而射。

    黑烟也不躲闪,一头撞向剑雨之中。

    “叮叮叮叮”数声,内里鄢什一阵惊呼:“由虚化实!老贼该死!”

    黑烟一散,鄢什举生机魔剑而出,将其余飞剑荡散,紧盯朱梅:“原来是正教真人境修者,说出你的姓名!”

    朱梅闻言,哈哈一笑:“怎么,你还会咒名透体之术?老儿不过一三流修者,名字不说也罢!”

    鄢什举剑,身形突然消失,朱梅目光一凝,抬手向周身刺出数道剑光,只见金光呼啸,五只雪白魔鬼在剑光中遁形,接着被剑光透体而穿,鄢什再度显形,落在朱梅身前,一拳击来,朱梅嘿嘿一笑,并不直掠其锋,又欲遁形而逃时,鄢什一声冷哼:“身有有魔阴之力,你能跑到哪去!”

    话音一落,朱梅手中黑光一闪,无数细丝横空而出,缠住朱梅双手,又顺臂而上,直扑其身。

    朱梅面色一变,青城脱手飞斩鄢什,鄢什持剑一挡,身形虽偏,但那一拳,终将挥了上来。

    朱梅无法,只得法力汇手力拼一拳而去。

    “砰!”

    二拳相碰,朱梅闷哼一声,身子刚飞半丈,又被手中黑丝拉回,而鄢什哈哈大笑,又是一拳击了过来。

    “妖人,你敢!”

    高空上,金蝉目光如火,张口怒吼,鸳鸯霹雳剑直射而下,旁边笑和尚见状也驭起飞剑,与其一齐,刺将下来。

    鄢什这边又与回身的朱梅再拼一拳,抬手一挥,五鬼直扑金蝉两人而去,刚一近身,五鬼便停在半空,发顶端绿毛脱落,在空中各成一花,内里喷出数道血光之焰,一出口,虚幻焰体便成实质,其焰周围滴落而下的竟是滴滴血液。

    下方,鄢什狂笑一声,双臂连断飞将而出,再化道道黑丝拦住金蝉二人三剑,返身再长臂膀,又与被拉回的朱梅对了一拳。

    “哇!”

    朱梅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怀里的葫芦滚将而出,内里飞出道道水箭,一经芦口,便自成焰,鄢什根本不躲,直接抬手便抓,焰箭经其手一撞,又自消散于无形。

    “生机焰!”

    笑和尚见绿毛生焰,面色一变,赶紧手持金菩提闭目念诵,接着抬手一抛,念珠脱手置于金蝉与己头顶,展开一道金色光罩,血焰一来,光罩之上立现无数手执佛礼的无面僧人,他们嘴角张合,似在诵经,其嘴一动,光罩上立荡道道涟漪,血焰一触即散!

    “蝉弟勿出此罩,此焰燃的是生机之力,一触必然损身!”

    金蝉闻言,目光急转,见朱梅面色灰败,自己与笑和尚二人飞剑被困,立时手伸入怀,从里取出一个数尺玉囊来,玉囊之上,有一独脚金鸡图案,精致万分。

    笑和尚见状目光一凝:“七修,天啸,这剑怎生在你处?”

    “出世后它一直便在凝碧崖石府之内,我回山之时,诸葛师兄交由于我,说是此剑与我相契!”

    金蝉手抚玉囊,开口说道,笑和尚见状一急,“蝉弟,你在做甚?”

    “这人气焰滔天,先斩唐石,又困朱师伯与我等二人,如此怕是危险之极!七修剑同根,如我有难,法力一送,其余剑主便会感应,我自想召诸位师兄、师姐来此灭魔!”

    笑和尚闻言,目光怪异,“你的通幽双目,为何不用?”

    金蝉闻言,兀自一呆,随即法力汇眼看将下去,不由得面色古怪。

    鄢什一拳一拳与朱梅对轰,数拳过去,朱梅已是面色惨淡,狂喷鲜血不止,鄢什神色一振,又自迅疾向前,又是数拳过去,朱梅仍是此般模样!

    金蝉此时看去,只见鄢什不断与空气对战,而朱梅神色凝重,在一旁不停的施着法术,时不时的还拿起葫芦饮酒。

    这样也行?

    那妖人,居然没能发现其拳头上的触感有异么?

    师伯的术法,当真到了通玄之境!

    “蝉弟,此人现在气势滔天,实则是凭借外力与我等作战,那阴煞之气、气血之力由其数百上千年积攒而来,师伯此举只在消耗,再过一会,那人坚持不住之时,才是斩他之机!”

    金蝉耳里传来笑和尚密语,他先是一愣,又传音过去:“为何他不使那魔剑?”

    “先前一剑斩唐石之时,他盛怒之下没有分寸,白白耗费了大量法力,现在他想再出那剑,怕是一出之时,自己当场便会被那剑吸干!”

    金蝉听闻,默默收回玉囊,专心坐在光罩中,驭着霹雳双剑,耗那黑丝。

    唐石已死,此时之机用来炼剑耗敌,实乃双赢。

    ……

    唐石连同乾天火灵珠被生机魔剑一斩而劈,各自双分落于海底。

    而青索却在触剑之时被击回了唐石体内,现在正在其一半残躯之中。

    灵珠被破一瞬,灵火落于本源灵焰之中,而元磁地火却是直接散落无边,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上方鄢什正与空气大作战,朱梅使术法而敌,金蝉、笑和尚也是全神贯注,目光全在鄢什之身,只待其衰弱之时一力斩之。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海底之事。

    落于尸骸深处的两半灵珠间,一道火苗正在不断的微微闪烁,每自一闪,火焰内便飘出道道蚂蚁大小、文蛛模样的光影,又瞬间被唐石两半尸身吸入体内。

    文蛛光影一道接着一道飘出,焰体越来越黑,直到几尽纯黑之时,焰体上文蛛光影消失,转而射出无数阴煞黑丝与血红之光,依然被唐石两道尸身吸纳入内。

    焰体再复明亮,地底的漆黑的尸骸全数化成黄绿之灰,唐石身体内洒落的鲜血也被蒸成雾气,慢慢落于唐石尸身之上,被焰体拉扯着,如放风筝一般若即若离。

    不一会,那焰体越来越亮,而唐石的两半身躯,也随着焰体闪烁之际,慢慢的相互吸引、靠近。

    突然,“啪”的一声,两半尸身裹着那道灵焰,合在了一起。

    上方的黄绿之雾,连同蒸腾的血气,飞速的涌了下来。

    ……

    “我这是在哪?”

    唐石睁眼,只见自己在一混沌空间中,四处全都散着淡淡的雾气,他慢慢起身,身上完全没有的负重感、吃力感让他一惊。

    他上下一瞧,立时一惊。

    虚幻的手和身躯!

    自己这是元神之态?

    刚刚未能挡住生机魔剑,自己的主元神怕是连同主身已然被斩,那这里,就是玄牝珠内?

    自己又以另一种方式,“活”了过来?

    但第二元神在自己走前还在昏迷之状,自己现在这是什么状态?自己在自己元神的昏迷空间中?

    太拗口了!

    必须快点醒来。

    再去南海寻回诸宝!

    鄢什!

    你给老子好好活着!

    想到此,唐石盘膝而坐,百毒魔功瞬间运转而起。

    好浓郁的法力!

    刚有此想,此间天地轰然倒塌、消失。

    唐石头脑一阵眩晕,接着便觉炙热难耐。

    这一瞬间,海底的唐石突然坐起,惊讶无比的看着四周一切。

    我还是我?

    我的本体也没事?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叮!”

    青索剑莫名从身中而出,唐石刚瞧此剑,口中一股明亮、纯红至极的火焰喷涌而出。

    他一惊,立即内视而探。

    自己腹间,一道如烛火般的源焰上,正喷涌着大量的火焰。

    那焰体是如此的纯正、美丽,唐石懵然一愣,随即体内法力蜂涌而去,汇入焰体之上。

    那一瞬间,焰体外出现了一道软壳,将焰体笼罩在内。

    壳体鲜红透亮,刚一出现,便将焰光收敛其中,内里焰体游动,壳体渐渐凝实而生。

    火灵珠!

    我这是,浴火重生了?

    一时间,唐石喜出望外,而灵珠之中,焰光流转如水,每荡漾一圈,火灵珠便更加凝实尤胜往昔。

    如晓月瞧得此时火灵珠之景,定会惊讶无比,只因那本源焰体之上的蕴物之魂,早已消失的一干二净!

    这一切,应该都是天意。

    生机魔剑斩落之时,青索剑即便有此时唐石法力全力支撑,也抵不过别人蕴积多年的全力一击。

    灵珠一破,唐石身躯被斩之时,青索便回唐石体内,驭其元神进入了剑内空间。

    唐石刚刚醒来一片混沌的世界,并不是他所想像的玄牝珠中,而是青索剑内。

    生机魔剑虽破火灵珠外壳,但那本源焰体也是文蛛数千年之功所成,在生机魔剑大量生机、阴力作用之下,未灭不说,还借此机用阴力扫去了以往未能化去的蕴物之魂。

    那蕴物之魂,本就是文蛛气血之力残留,褪去之时,还吸纳了大量生机魔剑中的气血之力,籍由灵珠与唐石心神相连,主动反哺唐石残躯,修复其体。

    火灵珠所做一切,都是因为唐石主元神未灭之故。

    元神是魂魄凝聚而成,三魂七魄混成一体,成型出现,就是元神!而三魂七魄是因主身而生,元神不灭,联系尤在。故此,灵珠感到唐石主身受损,便主动反哺,除了与元神有紧密联系的缘故外,还是其纯正以后,灵性的体现。

    说到元神,其实在蜀山世界里任何人都有,普通人及未炼出元神的修者是以魂魄的形式存在,连形象都没有,这些人死了,只有魂魄游荡,元神则是散于魂魄里面。

    而魔教邪法里常说的精魂、生魂、阴魂,就是魂魄。

    精魂是人之刚死,从其身中抽离而出的魂魄,这类魂魄,还略带生气。

    生魂则是人未死,便以各种术法从其身中抽离而出的魂魄,这类魂魄最为凶残,取法也是残酷不已。

    而阴魂,则是人死久了,魂魄游离于尸体周围,生气全无,乃极阴之物。

    阴煞之气,便是培养阴魂的凶戾劲,让它凶残一点。

    扯远了,赶紧拉回来!

    此时唐石体内,火灵珠快速成形,唐石略看一眼上方,诸人激斗正甚,他立时闭目运功,不断将炼化的法力送往灵珠之内。

    功法一起,他又是一惊。

    百毒魔功,炼化天地灵气,怎会如此迅速?

    再自一探,体内毒质已莫名增多十数种,他惊讶无比,但此时不是探究此事之时,须先将灵珠重新稳定下来再说。

    如果唐石此时是用天魔血影无相功,也会有此惊讶之状。

    此地乃是鄢什杀人埋骨积聚阴煞之力与各种尸毒所在,而这些东西在火灵本源灵焰自净时,便被莫名提纯。

    又因元磁地火四散但元磁之力未消,毒气与阴煞之力被元磁之力拉扯不散,后唐石在青索剑中运功,这些东西便随天地灵气,全数涌入了唐石体内。

    合毒,于炼百魔毒功的诸人来说本是慎重无比之事,但这尸毒培养多年,合在一起早已稳定无比,入唐石体内又在元磁精气作用下与百毒魔功所含稳定的二十余种毒物交合相融,刹那间便已功成。

    被生机魔剑一斩,换来如此多的机缘,唐石虽暂时不知全貌,但光是灵珠重生,威能大增一项,便已让他欣喜万分。

    ……

    下方之事不过瞬时便成,而上方诸人无一发觉,鄢什数攻之下,已然觉得不太对劲,朱梅那半死不活之样从自出现就未变化,无论自己施何等法力,他身躯就是不破。

    生机魔剑与那青城剑光纠缠许久,自己有无穷气血之力支撑,那青城剑光却一直不黯,而上方两个小辈,也从开始的紧张模样,变成了现在的轻松惬意之状,躲在那佛光光罩中,只驭剑与自己断臂所化黑丝纠缠。

    看其剑光,竟还有愈发纯熟之态。

    好似自己就是陪练一般。

    鄢什四下一看,心自一沉,随即大喝一声。

    声音一落,五鬼重回己身,额上三角紫印大亮,鄢什身中紧色印迹也自一闪,生机魔剑上血光又是大作,直接幻大,劈开青城,直扑自己前方而来。

    被黑丝缠绕的朱梅如气泡一般“噗”的一声消失无踪,朱梅真人取葫芦长饮一口,笑道:“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鄢什一见朱梅就在与自己争斗的幻身之侧不远,不由得心头滴血狂怒:“你这老贼,如此玩弄我!该死!”

    血光再亮,生机魔剑一扑而来,朱梅戏谑之样消失,其面突变通红,手指连连相点,其身之中,突响霹雳之声,由轻而重,由缓而疾,从身中起,又慢慢汇于指尖。

    鄢什心头没由来的一跳,生机魔剑已近朱梅之身,而朱梅面色一黯,口中一声吒斥,指尖射出一道金色霹雳,转而此间突然凭地巨响,分涌两边的海水立时翻涌生出滔天巨浪,而生机魔剑突兀停在朱梅身前不得前行,剑中血光被金色霹雳一挡,不断飞速消融。

    “五行真气所聚太乙神雷,还融有你剑光之力!你到底是谁?”

    鄢什被那霹雳巨响一震,身中黑烟涣散,口中喷血不止,随即迅速收紧身形,沉声而问。

    “正道无名之辈,你这天淫余孽,今日必当伏诛!”

    朱梅面色苍白,手中法决不停,咬牙而说,那指尖金色霹雳,已如龙蛇一般,飞涌前来。

    鄢什大惊,这人法力浑厚,绝不下于峨眉二代弟子内任何一人,自己先斩唐石时白白浪费大量气力,而与这三人相斗,集聚多年之功又已耗费小半,如若这老贼不惜损耗,再发一道太乙神雷,那自己必然危矣。

    一想到此,退意丛生,朱梅自金色霹雳上有感生机魔剑退意,随即大吼:“金蝉、笑和尚,绝不能放此人离开!”

    话音一落,朱梅面色一黯,身中异响又起。

    “砰!”

    巨响再来,直落鄢什头顶,第二道金光霹雳又从朱梅手中钻出,二者一合,立将生机魔剑压回鄢什身侧,此时金蝉、笑和尚各自驭剑,卷起风雷之声,直刺鄢什。

    鄢什身上紫纹黯淡,狂喝一声,身形剧萎缩,魔剑再亮,将朱梅霹雳抵住,但朱梅青城剑又自爆开,一溜剑光汇着金蝉二人三剑,从四面八方而来。

    鄢什再也无力而挡,身中不断传来“噗噗”之声,转眼已受了数十道剑光,金蝉眼尖,一心立功,鸳鸯霹雳剑直绕其脖颈而去,刚自一绕,鄢什头颅便落,随即其身中黑烟炸开,再现之时,鄢什黑肤紫纹全数不见,其面苍白黯淡,但那头颅,仍在其脖颈之上!

    “再来!”

    金蝉大喝,鄢什面色黯淡,再受数十青城剑光成一血人,立收生机魔剑挡在身前。

    这时,鸳鸯霹雳剑与朱梅两道金色霹雳扑来,将生机魔剑击回鄢什之身,鄢什大喷鲜血,借力落入海底。

    朱梅驭使而指,目光刚落下方,便是面色大变!

    海底,盘坐的唐石抬头,邪邪的看着朱梅一笑,接着其身中钻出一条火龙,呼啸而上!

    “唐石,他居然没死?”

    金蝉法力汇眼,大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