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修真小说 >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 > 第九十一章 选择

第九十一章 选择

    峨眉山风雷洞,一道剑光从远方而来,从后山穿洞而过,直落凝碧崖中。

    一幼童与一少女从剑光中走出,幼童粉妆玉琢,正是金蝉,而那少女一身素衣,长尾束发上系着紫色丝巾,模样恬静淡然,看了一圈诸府,开口说:“蝉弟,这便是教中新辟洞府?”

    金蝉点头,不由分说向前纵跃而去:“二姐稍等,给你看个宝贝!”

    “你手臂新生,经络还未与己身相符,万万不可妄用法力!”

    “知晓!”

    女子叹了口气,静立当场,不一会,金蝉从后山而回,在他身后,还跟着一数寸小人。

    小人与人无异,浑身如玉一般,内里透有一丝青意,却无半分血色,数十之数如玉白发顶在头顶,衬着那秀美面目,着实讨人喜爱。

    “这就是那通灵千年芝仙?”

    小人似对女子有所畏惧,待她开口,身子一窜,落在金蝉身后扯着他的小腿,紧紧蜷缩在内!

    “无事,芝仙,这是我三妹,现在也是我二姐,齐霞儿,不用害怕!”

    金蝉哈哈一笑,腿向前伸,略微一抖,芝仙当即从金蝉腿弯摔落,然后轻巧从地上站起,立即奔来紧紧贴着金蝉小腿,不敢乱动。

    齐霞儿一笑,说道:“肉芝成仙比我等得道还来得不易,算来当属我等前辈,蝉弟休要无礼逗弄!”

    说到这,齐霞儿话音一转,“我接父亲剑书之前,本在雁荡山中与那作恶恶蛟相斗,此番耽误,也不知那些畜生还在不在那,你既回府,那我便再去雁荡山看看!”

    “你不见见大姐么?”

    金蝉一说,当即眉目一皱,“奇怪,这里人呢?”

    这时,一道彩云幢人二人身前出现,待其一收,紫玲从中走出,一见金蝉,惊道:“蝉弟,你都回府了!”

    说着打量了一下他的手臂,又看了看他身边女子,恭敬礼道,“这位师姐,想来便是优昙神尼高徒,齐霞儿师姐了!”

    “师妹客气,灵云呢?”

    齐霞儿本欲不沾人事而离,但此时紫玲出现,她心中一叹,当即改了主意。

    紫玲一听,面色一黯:“灵云师姐,被妙一夫人禁足,幽闭在内里石府之中!”

    “啊?”

    金蝉一惊,“怎么回事?”

    “余英男师妹被玄冰所冻,需万年温玉才能化冰救人,又恰逢青索出世,于是,灵云师姐便带着诸位师兄师姐,赶赴莽苍山……”

    紫玲娓娓将齐灵云一行人卦莽苍山一行道来,而金蝉听得目眦欲裂,心情极难平复,多次均想插嘴,都被齐霞儿用眼神警告。

    许久,终待紫玲说完,金蝉已仰天一啸,大恨吼道:“唐石,我必斩你!”

    ……

    “唐石,你这妖魔,我必斩你!”

    百蛮山,赤身洞府,石生神色激昂大吼。

    “不懂事!”

    唐石一哼,一团淡绿火焰从手中飘出,落在裘芷仙面部。

    “啊!”

    裘芷仙被毒焰一罩,立即大叫,身子抽搐数瞬,便又晕了过去,面目之上,已是一片焦黑。

    “我在莽苍山里斩了秦寒萼,已与你们结了大仇!你现在落在我手中,若不是我觉得你是可造之材想纳你入教,你觉得,你能活到现在?”

    唐石冷哼,而屠时随引已各取飞刀,站在了石生身后。

    “从你出现在我面前之时,摆在你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入我教中,与峨眉脱了关系!要么,就死!

    死,很容易,但我也要你死的明白,你若选了这条路,那你母亲之事我便不再插手,由其元婴被人所控,然后慢慢湮灭,永离六道轮回!

    你母虽练就了元婴,但恰又自斩与本体之联系,就如无根浮萍,稍有法力激荡,对她而言不吝直面罡风,可想而知其境遇之悲惨!说起来一个元神化婴的强者,居然落得做人奴仆,看人脸色之地步,啧啧……”

    “住口!”

    石生双目通红,嘶声狂叫,唐石轻笑,果然不再言语,悠然看他脸色变幻。

    许久,石生声音嘶哑,开口道:“我如何才知,你未曾骗我?”

    你终于肯顺着老子思路走了!

    “好办,此女可暂不杀,我选一毒物,你元神寄居于上,由我携带,去虏你母亲之人居所,一见便知!”

    石生闻言,脸色一阵挣扎,“我若如此,岂非完全由你拿捏?而且,无论无如,我绝不能杀芷仙姐姐……”

    “你不杀她,我如何信你?”

    唐石眉目转阴,阴阴说着,“你不信我,我便取其法供你选择,但我不信你,你总也该拿点什么东西出来证心吧?”

    “你想要我身中何样法宝?”

    “我有青索剑、万年温玉、乌龙剪、乾天火灵珠,你那些法宝对我来说根本没有吸引力!”

    唐石摇了摇头,叹道,“你聚灵石精萃与你母精华而生,却偏生如此的愚笨,罢了,我怜你之才,便替你选一样东西来替那女子性命吧!”

    说着顿了一顿,装着漠不在意之样道,“我要,峨眉驭使飞剑之法!”

    峨眉的驭剑之决,虽然名字稀松平常,但却是峨眉派里极为重要的法力运行之法。

    一法通,驭万物!

    只要此法到手,唐石便可不再强求磨灭青索剑身峨眉心法烙印,只需用他的法力将其覆盖,或者用这种方式,将青索剑身之中的烙印,真正变成属于他自己所有来达到完美驭剑的状态!

    按现在的道德标准来说,功法口决未得师门允许,皆是不可外传,尤其是峨眉这种自诩正教之法,如被人知晓石生将其传给了唐石,那也算是犯了大错,不吝于正教中笃信佛门之人犯了奸淫戮掠之罪,被逐出师门都算是轻的。

    所以,石生将此法传给了唐石,那其实也和叛教差不多了!

    从一开始,唐石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石生定然不会同意亲手杀了裘芷仙之事,但唐石偏偏就故意提了这个要求。

    先让石生心里万分的为难、激烈的反抗,然后再给他另外的选择,这时,无论事情到了何地,石生都会以自己的认知下意识的在心里对两事相较,只要他开始了这个心里活动,说明他的心里就对那些前置条件不再抵触!

    前置条件是什么?

    脱离峨眉,加入百蛮宗!

    这样说好像有点玄乎,但心理活动本来就是一个微妙的过程,从最开始的完全不考虑,到心底两事相较,看起来完全没有同意那所谓的前置条件,但下意识里,他却不知不觉的将自己代入到了接受这前置条件的情况下来做选择!

    当然,唐石第二个要求,虽然也算难办,但终究是比让石生杀了同伴更能接受!

    裘芷仙从一开始,就是一个看似重要,却又完全不重要的旗子,而且唐石,从来没有想过要杀她!

    这个想法的前提是石生同意脱离峨眉,这时,裘芷仙活在百蛮山,还能很好的钳制石生!

    那为什么一定要挖石生过来呢?

    第一自然便是削弱峨眉!

    第二,为了紫云宫里的那一干人等!

    现在百蛮宗内只有自己师兄弟三人,而新旧门徒加上在族寨中的各族族巫便有近二百人,管理他们这事,虽然有烈族族老帮忙,但现在他们在唐石心里信任全失,不得不落在了屠时、随引二人身上。

    他们二人,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是自己最为信任之人,被如此繁琐之事缠身,无空修行,终究不妥!

    现在自己当缩头乌龟,那是为了好好的积蓄力量!

    无论如何,自己与所谓正教之间终有一战。

    那个时候,最为信任的二人进步不明、门徒战力不显,说来说去,那还是只有唐石一人挑大梁!

    那怎么能行!

    老子是宗主,是教祖,打打杀杀这事怎么能每次都冲在前面?

    那肯定是一挥大手,手下数员大将带着偏将、兵卒与正道中人搏杀便可!

    所以,必须广收豪杰,为屠时二人减负!

    这天下修者,皆有傲气,唐石此时声名不显,就算散出风声招人入教怕是也会得到一片鄙夷的目光。

    而且,自己在峨眉那里挂了号,根本不敢这样做,想来想去,便只有或胁或迫,收人入教!

    石生,就是这样一个,有很大潜力为自己拉人入教的人。

    石生拜到自己门下,那自己再去救了陆蓉波,这陆蓉波飞升不及被紫云宫的三凤劫掠沾了尘埃,总得修行化去身上莫名尘劫吧!

    自己可以用她的安危来威胁石生,那自然也可以用石生的安危来威胁她!

    她来了,一直对她有愧,不惜舍身入紫云宫设法相救的杨鲤,那也总该来了吧?

    这些人,包括现在在紫云宫里的什么金萍、赵铁娘、龙力子等等,后来都入了峨眉门下,如果自己能打包来此,那又是损己利人之举。

    简直就是,一箭无数雕!

    自己好像,特别喜欢一箭多雕……

    反正这样一来,那屠时、随引就可以解放出来,专心磨刀,修炼技艺,自己的核心团队战力,就上去了!

    想的很美,但唐石觉得,一切皆有可能,尤其是他看着石生紧张的神情,心里竟然比他还紧张。

    现在唐石的心情就像是做了个梦,梦到他中了双色球,于是他按照梦里的号码去买了一注,现在就在等待开球。

    按梦里的场景来反看现实,只要第一个球号对了,那后面的球号,有90%的可能与梦里一致。

    石生的思考过程就像是机器开动正在摇球,只要他开口说话,就落号!

    所以唐石有点紧张!

    你快开啊,老子买了200倍,准备席卷奖池的!

    时间在此时过得是如此之慢,石生气息渐渐粗大起来,脸上的毒斑似乎也忘了用法力压制显得有些狰狞,一滴滴的豆大汗珠不停的从他额头落下!

    许久,他开口道:“好,不过,一切要等我见到我娘再说!”

    Yes!

    “哈哈哈哈,好!”

    唐石开怀大笑,对屠时道:“五师弟,将那五毒蝗母取来,身上下满百毒禁制,交由石生,让他将元神寄存于上!”

    “那这女子呢?”

    “她?我会替她解毒!石生看重的女子,我们一定要好好照顾!”

    石生看着眼前之人,听着那略显刺耳的笑声,又见裘芷仙被焚焦的面目,只觉这世间一片黑暗。

    但在黑暗之中,却有一女子的模样缓缓出现。

    “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