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大唐扫把星 > 第1104章 你再往前一步试试

第1104章 你再往前一步试试

    清晨起来,贾平安看着儿女跑远了,自己就缓缓走到了水渠边上。

    晨光熹微,几户人家散落在水渠边上,四五个妇人就蹲在水渠边洗衣裳。她们一边洗一边说笑,偶尔还放声大笑。

    枝头鸟儿好奇的看着这一切,转动头颈,清脆的鸣叫着。

    一个少年从家里出来,揉着眼睛喊道:“阿娘,我饿了。”

    背对他在洗衣的妇人骂道:“饿死鬼投胎呢?等着。”

    少年摸摸肚子,嘟囔着回去。

    妇人三两下把衣裳洗了,急匆匆的回去做饭。没多久,炊烟就在这户人家的屋顶上袅袅升起。

    贾平安蹲在水渠边,俯身下去,双手合拢舀水洗脸。

    渠水来自于城外,清冽。

    洗几把脸,整个人都精神了。

    几个妇人看到了贾平安,先是相互嘀咕,然后偷笑。

    “赵国公!”

    一个妇人喊道。

    贾平安抬头,“何事?”

    妇人说道:“奴昨日听闻突厥如今都躲起来了?”

    贾平安点头,“对,阿史那贺鲁带着残部躲在了西域那边。”

    妇人们一边洗一边看着贾平安,一人说道:“记得当年突厥人到了长安边上,长安城中震动,奴的耶娘都拿起了刀枪,说是发誓不让突厥人进城……幸而陛下去劝走了突厥人,从那时起,奴就担心有朝一日突厥人又杀回来。”

    “是啊!耶娘说当年乱世,人命不如狗。”

    “不会了。”贾平安说道:“突厥人若是有进长安城的一日,定然是以俘虏的身份。”

    妇人们闻言都笑了起来。

    “赵国公,那吐蕃呢?他们说吐蕃比突厥还厉害。”

    这个民族从开始就抱着善意,但周边却不断孕育出凶狠的异族。每当中原孱弱混乱时,就是这些饿狼们进食的时机。

    无数次杀戮,让这些人有了一个明悟……

    一个妇人放下捣衣杵,抬头说道:“奴看要想不被欺负,自家强大才是正理。”

    这便是最朴素的道理。

    “就是,以前我家经常被王葫芦家欺负,后来我家大郎做了小吏,还未曾报复,王葫芦就拎着礼物来请罪,自家抽自己的耳光,打的可狠了。”

    一个普通妇人都知晓的道理,在以后却被许多人无视了。

    所以后人才会如此怀念这个大唐。

    贾平安起身,一个妇人问道:“赵国公,他们说如今是盛世,这个盛世能有多久?”

    贾平安看着远方,认真的道:“会很久。”

    妇人眼前一亮,“真的?”

    “阿耶!”

    远处兜兜在招手呼喊。

    “一定!”

    贾平安坚定的道。

    “阿耶,快些。”

    兜兜在不耐烦的喊道。

    贾平安小跑去追。

    “三郎尿床了!多大的孩子了,竟然还尿床!”

    “大郎起来了,赶紧起来背书了,昨日的功课可做完了?”

    “没,阿娘,还有好些。”

    “那你还等什么?”

    贾平安在小跑中回头看了一眼。

    他总觉得该去守护什么。

    刚开始时他觉得自己应当去守护大唐盛世,可渐渐的他又觉得不对,太空泛了。

    当看着身后的炊烟时,他觉得自己应当守护的是这些烟火气。

    让异族的马蹄和刀枪再也不能惊乱这些炊烟。

    “阿耶!”

    前方三个孩子止步在等他。

    “阿耶要歇息一下。”

    贾平安解释道。

    兜兜哼了一声,侧身站着,“阿耶就是生气了!”

    “没生气。”

    “就是生气了。”兜兜嘟着嘴,“要不我给阿耶收拾书房……十次……二十次,阿耶就消气。”

    “哈哈哈哈!”

    贾平安揉揉她的脑袋,“走!”

    ……

    与此同时,太子也完成了操练。

    “殿下,用饭。”

    吃完饭后,李弘忙碌的一天就开始了。

    先是上课。

    “殿下,今日是陈先生的课。”

    郝米有些发憷。

    曹英雄低声道:“你的文章没做好?”

    郝米摇头,“旁的咱都行,做文章没那个天分。看着陈先生的脸就怕。”

    曹英雄得意的道:“如我这般多好?”

    郝米摇头,“你这等摆明了不想学做文章的自然不怕。”

    “陈先生。”

    外面有内侍在打招呼,瞬间殿内的人都坐直了身体。

    “太子呢?”

    随着这个声音,一个冷着脸的小老头进来了。

    “见过陈先生。”

    郝米不敢怠慢,起身行礼。

    曹英雄心想哥怕什么?

    “曹英雄!”

    陈贤泽一声厉喝。

    曹英雄闪电般的站起来。

    陈贤泽怒道:“你的文章不过是普通罢了,学问不精就该刻苦,可你却洋洋自得,对得起耶娘吗?对得起陛下给你发的钱粮吗?整日厮混,尸位素餐……老夫看你便是混日子的。”

    曹英雄一个哆嗦,“陈先生,我……”

    “你什么你?”陈贤泽冷笑,“老夫不问旁的,只问文章。下次再做不好,老夫定然要去陛下那里告你个带坏太子的罪名!”

    老头真的狠!

    曹英雄蔫了。

    郝米觉得自己的态度很端正,所以不怕。

    “郝米。”

    “在。”

    郝米觉得这个声音不对劲。

    陈贤泽怒道:“看看你做的文章,狗屁不通。老夫十岁时做的文章就能让你自叹弗如。可怜老夫大把年纪还得要教授你这等愚笨之人,若是陛下能开恩让老夫去国子监教书,老夫立时就走,免得看着你就怒不可遏!怎地?你还有脸?站好!”

    顷刻间殿内肃然。

    李弘觉得刚经历了一阵狂风暴雨。

    “太子!”

    陈贤泽的面色好看了些,“太子的文章做的不错。对了,上次老夫给你的题目可都做了?”

    题目?

    不是被舅舅给撕碎了吗?

    李弘觉得要倒霉了。

    “还笑!”

    正在笑的曹英雄刚想解释,咻……

    呯!

    曹英雄木然捂着脸,缓缓松开手,低头看了一眼。

    手心中就是刚飞来的暗器,半块胡饼,还温热。

    陈贤泽喝道:“太子在侧岂可轻浮?”

    “上课!”

    陈贤泽怒气依旧。

    曹英雄灰头土脸的坐下。

    李弘投以安慰的一瞥。

    陈贤泽被他这么一打扰,竟然忘记了问李弘文章的事儿。

    否则……

    陈贤泽性烈如火,若是得知舅舅撕碎了他给的文章题目,会不会和舅舅厮打?

    舅舅的脾气也不好,被陈贤泽激怒……就陈贤泽这个臭脾气,舅舅必须被激怒。随即二人厮打……

    陈贤泽的课没人敢不认真。

    老头不用教材,但手中却握着一支毛笔,这是全木定制的笔杆子,曾数次与曹英雄和郝米的脸亲密接触过,依旧坚硬如初,可见木材之好。

    上完课,陈贤泽布置了作业,随后颔首走了。

    “走了好啊!”

    李弘不禁觉得今日就是自己的黄道吉日。

    曹英雄心有余悸,“若是能换个先生就好了。”

    郝米严重认同这个看法,刚点头,就看到了门口重新出现的陈贤泽。

    “对了太子,老夫上次交代的题目可做完了?”

    李弘浑身一凉,“还没做完。”

    “懈怠了。”

    陈贤泽皱眉,再度离去。

    “终于走了。”

    郝米想念佛。

    曹英雄如蒙大赦,“晚些去寻个老鸨庆贺一番。”

    外面传来了陈贤泽的声音。

    “老夫上次交代的题目太子竟然没做完,你等如何监督的?”

    “题目被赵国公撕了,说是殿下无需成为文章大家,谁不服气只管去寻他。”

    这是服侍李弘笔墨的内侍。

    曹英雄缓缓看向李弘,“殿下……”

    要凉了!

    “好你个贾平安,老夫今日定然要与你同归于尽!”

    李弘起身,“追上去!”

    曾相林撒腿就跑。

    李弘急匆匆的出去,只看到了陈贤泽远去的背影。

    贾平安造孽了。

    这事儿当众曝光,随即宫中议论纷纷。

    陈贤泽一路去了兵部。

    “贾平安何在?”

    他径直称呼贾平安的全名,门子恼了,淡淡的道:“国公操劳国事,不知去了何处。”

    “哼!”

    陈贤泽也不进去,就站在门边,“老夫今日就在此守候,他今日不来,老夫明日接着来!”

https://sto520.com

    门子纳闷,心想这人怎么和赵国公怼上了?

    ……

    贾平安在新城那里。

    “小贾,皇帝想和宗室缓和关系,刚令高阳和那些宗室妇孺多聚会……”

    新城看了贾平安一眼。

    “此事……怕是不妥吧!”

    贾平安觉得李治绝壁是想恶心宗室,否则怎么可能让高阳去?

    “我觉着……陛下这是对宗室不满?”

    小贾果然也看出来了。

    新城点头,“是有些不满,不过安抚之心却是货真价实。”

    “你觉着让高阳去是安抚还是羞辱?”

    新城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场景:高阳宴请众贵妇和众少女,席间有人说自家过的好苦,男人孩子都没事儿做。高阳随后喝骂……每年都有钱粮,还贪心不足!

    随后就是一条小皮鞭和一群鬼哭狼嚎的女人之间的故事。

    可怕!

    贾平安见她面色忽变,就叹道:“我觉着……是不是高阳安分守己的日子太长了些!”

    “是啊!”

    贾平安问道:“陛下让她多久去?”

    好歹也得缓缓吧。

    新城说道:“就是今日。”

    贾平安笑道:“那还来得及。”

    新城面色微变,“就是上午,此刻大概人都到齐了。”

    贾平安:“……”

    新城面色一变,“今日王氏可去?”

    她看看左右,黄淑竟然没在。

    “糟糕!”

    新城心中大急,贾平安更急,一人走在前方。

    “等等我!”

    新城急急忙忙的追赶,可贾平安腿长速度快,她小跑着也追不上。

    哎!

    女人!

    贾平安止步回身,伸手……

    新城下意识的伸手过去……

    贾平安握住,随后牵着她往前院去。

    咦!

    这手!

    怎地又滑又软呢!

    贾平安一怔。

    新城是情急,此刻反应过来了,脸上布满了红霞,轻轻挣扎着,声音细微,“小贾……”

    ……

    “喝酒!”

    高阳正在自家宴请一干宗室贵妇,少女也有几个。

    王氏就坐在侧面,看看案几上的菜,她不禁笑了,“高阳家中果然奢侈,看看,这是海味吧?从海边运送到长安来,我听闻那些海味十不存一,价比黄金。”

    多年前她还是少女的时候就和高阳发生过冲突,结果没讨好,被高阳一鞭子抽的嚎哭了起来。

    那是大庭广众之下啊!

    但高阳的性子有些大大咧咧的,过了就过了,压根没在意。

    王氏见高阳举杯就干,心中不禁冷笑。

    酒过三巡,高阳面色娇艳,让人艳羡不已。

    “高阳,你如今却越发的娇嫩了,为何?”

    一个和高阳交好的妇人问道。

    “有吗?”高阳摸摸脸,得意的道:“大概是心情愉悦所致吧,天生的,天生的!”

    一扯到这个女人们就不累了。

    随即气氛就融洽了起来。

    肖玲对同伴赞道:“公主果然能亲和人。”

    “哎!”

    就在一干妇人谈论什么化妆品最好时,就听到有人说道:“咱们来此可是有话要说。”

    高阳见是王氏就笑道:“只管说。”

    王氏说道:“咱们的日子如今可不好过,家中捉襟见肘,有的人家连每日吃羊肉都不能保证,陛下怎么说?”

    高阳说道:“在座的家中都有爵禄吧,好歹一家子酒肉不缺,这日子比官员强多了。”

    王氏笑了笑,“可咱们是谁?是李氏,是皇族。难道有酒肉吃就够了?出个门应酬不得花销?孩子们成亲难道就简薄办了?那丢的是谁的人?还不是丢的皇族的人?”

    高阳皱眉,“皇族是皇族,可也没有皇帝养着皇族的道理吧?爵禄有了,剩下的你自家去挣钱。家里男人争气就出仕为官,孩子争气就读书上进……”

    王氏依旧在笑,“那和普通人岂不是一样?你这话我可觉着不对,对了,陛下仁慈,想来不会如此对我等皇族,你这是……”

    高阳不傻,瞬间就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

    “你想说是我从中作梗?”

    高阳的脸冷着。

    王氏笑的格外的讨打,“呵呵!”

    高阳听到这声呵呵瞬间心态炸裂,“你要怎地?”

    王氏冷笑,“我要怎地?我来了这里要的是公平!”

    高阳怒斥,“我看你是想找事!”

    “这可是你说的!”王氏缓缓起身。

    高阳不动,森然道:“我记起来了,当年你被我抽过一鞭子。那时候你还没嫁到李氏呢!难怪你今日说话阴阳怪气的,这是还记着当年的仇。如此,你意欲何为?”

    王氏冷笑,“你不说我还忘记了那事……”

    “阴阳怪气就阴阳怪气,何须遮掩。”

    高阳指指大门方向,“滚!”

    王氏:“……”

    这么些年了,这个女人竟然还是这个火爆脾气!

    她冲着众人说道:“高阳这是要一手遮天呢!可咱们皇族之事凭她也遮得住?”

    这话是在挑拨离间。

    “贱人!”

    高阳大怒,劈手就把酒杯扔了过来。

    “打人了!”

    王氏没避开,酒杯撞上了胸口跌落。

    高阳怒道:“今日若非宴客,我定然让你好看!滚!”

    她走了过来。

    王氏突然劈手一巴掌扇来。

    高阳轻松避开,右手一动,才想起自己先前换衣裳把小皮鞭给丢在了卧室。

    王氏趁机一拳打来。

    “住手!”

    一声厉喝后,王氏的手腕被人握住,她觉得恍如被一道铁箍子牢牢的锁住了手腕,不禁尖叫了起来。

    贾平安松开手,王氏喊道:“这一对……”

    狗男女这个词在贾平安微冷的注视下消散了。

    王氏说道:“高阳羞辱我,如今你贾平安更是动了手,今日我定然要去皇帝那里讨个公道!”

    她兴奋的嘴角都生出了白沫。

    高阳知晓自己弄砸了宴请。

    先前她最好的法子就是不搭理王氏,但她受不得激……

    “小贾,这是我和她的恩怨!”

    有人说道:“高阳,陛下最近可是对宗室不错。”

    王氏一旦去告状,皇帝说不得会为了宗室的情绪处罚高阳。

    责打不可能,罚钱是一定的。钱高阳不缺,但丢人啊!

    王氏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此事我定然要禀告……”

    高阳恼火,喊道:“取了我的皮鞭来!”,贾平安淡淡的道:“且坐下。”

    一句话,刚才还准备动手的高阳温顺的坐了回去。

    一群妇人不敢相信的看着贾平安。

    贾平安和高阳之间的关系大伙儿都知晓,可高阳什么性子?哪个男人能降伏她?

    可看看高阳小媳妇的模样,这分明就是被贾平安降伏了。

    这个男人何德何能?

    一个少女低声道:“赵国公英武俊美,文武双全,公主难免动心……我都……”

    少女霞飞双颊,看着颇为动人。

    可现在还有一件事要处置。

    王氏冷笑,“我这便进宫,告辞!”

    贾平安该阻拦吧?

    众人都这般想着。

    “你这是故意的!”

    贾平安平静的道。

    王氏的脚步不停。

    高阳心想王氏可是个泼辣的,小贾说这些没用啊!

    几个年长的妇人相对一视,都微微摇头。

    肖玲输掉:“郎君,王氏当年被公主抽过。”

    羔羊真的……太火辣了!贾平安说道:“陛下理清了朝政,于是便想着安抚宗室,这无可厚非。你与高阳有旧怨,可这是什么时候?有旧怨也得憋着,否则便会误了陛下的大事。”

    安抚宗室,使其成为自己的助力,这是李治的几大谋划之一。

    王氏脚下一滞。

    贾平安冷笑,“加入皇室的女人相貌只是其次,要紧的是识大体,否则便会拖累家中的男人。你先前可是咄咄逼人?”

    王氏已经走到了门边,再走一步就出了房门。

    贾平安说道:“你冒着风险来挑事,所得不过是出口气,让我来想想是什么能让你如此胆大……有人许了你好处!”

    王氏止步!

    高阳愕然。

    侧面的新城同样如此。

    贾平安回身看着王氏,“你再往前一步试试?”

    王氏呆若木鸡。

    ……

    月底了啊!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