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我的弟弟叫漩涡鸣人 > 第二十七章 花果山美猴王

第二十七章 花果山美猴王

    “泡沫,你感觉怎么样?”

    冰冷的手术台上,六尾人柱力泡沫安静的躺在上面,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感觉...前所未有的好...”

    泡沫坐了起来,拿起一旁的上衣,将自己裸露在外的半身给遮住。

    他将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感受着身体内的查克拉,心中唏嘘不已。

    因为六尾犀犬,他承受了太多的苦难,太多的歧视,他的老师为了帮助自己,也丧生在自己的手上...

    如今,在月的帮助之下,他已经和犀犬达成了共识。

    他不再需要用封印术,用自己的查克拉来压制犀犬,而犀犬也不会再干扰他的生活。

    “大人,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我想要回到水之国去看看...”

    “我不会限制你的行动,有需求的话我也会亲自过来找你,你只需要把这个东西随身带着。”

    月递给了泡沫一把飞雷神苦无,泡沫接过,将其揣在了怀中。

    尾兽的分离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成的,忍界这么多研究人员,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一个可行的方法,要不是有泡沫师傅这个前人的成果,或许月现在也是毫无头绪。

    “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我随时都可以配合您的...”

    “那么,你现在可以离开了,跟着冥先回去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

    月向泡沫下了逐客令,但他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而是出现了意外情况。

    鸣人身体内的那股查克拉,已经反馈到了他的身上。

    泡沫也注意到了月的语气似乎有些不一样了,但他并没有多想,这些事情不是他应该去想的。

    随着泡沫的离去,月深深的呼吸了两口空气,将心中的情绪给压下去。

    他拿起了一个玻璃瓶,然后玻璃瓶直接碎裂。

    他的心态有些乱了,就连手上的力道都有些控制不好。

    ‘自来也...’

    花了些时间冷静下来之后,终究还是打消了直接杀到妙木山的想法。

    其实,他和木叶之间的关系不是那么容易说得清的。

    也是幸亏上台的是自来也,否则不说他当年对木叶造成的破坏以及杀了猿飞日斩这两件事,就光是宇智波、日向、鞍马一族的事情,木叶也没有任何放任他逍遥自在的理由。

    自来也确实是看在水门的关系上,给了他太多的发展空间了。

    至于鸣人,他们两兄弟的身份注定了批次之间不能再有太多的联系。

    除非鸣人当权。

    ‘鸣人,这件事情我可不会帮你,甚至...希望你到时候不会怪我给你使绊子...’

    房间内,月坐在椅子上静静的思考着,快遗忘了时间的流逝。

    直到他收到另外一股查克拉的刺激。

    ‘这么快就得手了吗...’

    自言自语一句之后,月的身影一闪,房间内再无任何人影。

    ......

    鬼之国,一座破烂不堪的山古之中,几个人影正围绕在一起,有趣的打量着躺在地上的中年人。

    躺在地上的,正是因为和大野木理念不合而私自出村的四尾人柱力老紫。

    而昏迷的老紫边上,则是勿忘君麻吕等一行八人。

    自从那天他们和卡卡西以及佐助分开之后,便开始根据情报追踪老紫的位置,并且花了很多的时间用来掩人耳目。

    此时,他们八人的身上都身穿着黑色红云的风衣,头上戴着将面容完全遮盖的斗笠。

    当然了,自身的能力是无法骗人的。

    但,他们之所以会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在老紫的身上,主要原因还不是因为战斗。

    老紫的能力是四尾的熔遁,威力很强劲,在血继之中能够排得上号的存在,可是他遇到了勿忘和君麻吕。

    一个擅长水遁,一个靠着尸骨脉和咒印几乎无视了熔遁,还有拥有冰遁的白在一旁协助,老紫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他们一行人主要还是将时间用在了勾引追踪老紫的岩忍身上。

    将战斗的部分场景暴露给了他们,并且将其给放了回去。

    至于说老成妖的大野木会不会怀疑...只要他没有证据,随便怀疑。

    剩下的,就是如何处置老紫了。

    “有忍者过来了,可能是岩忍...先把他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在勿忘的感知范围中,察觉到了数名忍者正在朝着这里赶来,当即带着所有人离开,只留下鬼童丸一人再次侦查。

    他的通灵兽非常适合侦查这项工作。

    待到确认安全之后,勿忘便通过飞雷神苦无通知了月。

    距离很远,他们等待了数个小时,月的身影才出现在他们的眼中。

    “一切顺利吗?”

    “应该不会出现问题,一开始只有我出现在四尾人柱力的面前,八云趁机用幻术干扰了偷窥战斗的岩忍,让他们误认为是干柿鬼鲛。”

    月点了点头,扫视一圈之后发现鬼童丸不在,随后开启自己的感知能力,发现他正在跟踪几名查克拉量不错的忍者。

    却也没有多问,在恢复了因为连续使用飞雷神而导致有些消耗过度的查克拉之后,月开始着手眼前的事情,他直接进入了老紫的封印空间之中。

    四尾是一只巨大的猴子,此时正被禁锢在一块石头上,巨大的锁链将其给结结实实的捆绑住,丝毫不能动弹。

    “你就是漩涡月吧?我和老紫从大野木那里以及各种途径听说过你的事情,真是不得了的年轻人呢...”

    “做个交易吧,我帮你出去,并且在你出去之后我不会限制你的自由,条件就是你的配合以及给我一点你的查克拉。”

    月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四尾,他只是想要在老紫身上试试,现在能不能够将尾兽抽离出去而不损害他的性命。

    “犀犬?你已经获得了他的认同了吗...”

    不只是六尾犀犬,一尾、二尾、三尾、七尾还有九尾,他们的名字月全部都知道了,也代表着他获得了六只尾兽的认同。

    月原以为,在这种情况下他可以直接获取到四尾的好感,但是他错了。

    “我拒绝!”

    四尾语气非常坚决的拒绝了月的提议,这让他很不解。

    “能告诉我原因吗?”

    “今天...老紫是肯定活不了了吧...”

    月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在月接触尾兽之前,忍界之中除了死去的四代水影矢仓,以及云忍的两名人柱力以外,其他的人柱力根本没有和尾兽建立起良好的关系。

    可是没想到,四尾竟然如此在意老紫的生命。

    但很快,月就给了他一个提议。

    “如果你有把握让老紫对外宣称是晓组织袭击了他的话,我可以让他活下去。”

    “呵!让老紫睁着眼睛说瞎话?难道你不知道岩忍的人都是又臭又硬的石头吗?”

    如果四尾能够保证的话,月确实不介意放过老紫。

    尾兽不像人类,他们基本上都是一口唾沫一口钉的,熟知老紫性格的四尾直接拒绝也是因为他足够了解老紫。

    可是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结束,月既然做出了对老紫敲闷棍的决定,那他就已经准备好了承受后果,他不能没有任何的收获。

    “等到大野木知道老紫出事之后,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谁也无法预料,难道你这是打算再次引发忍界大战吗?”

    “不,我是打算将你给出去之后,再带着你去雨之国闹一番,让雨之国无法解释。”

    “小算盘打的还挺细...但你现在打算如何处理?我是不可能坐视你杀了老紫的,老紫也不可能会配合你,要么放他离开,要么连我一起杀了。”

    事已到此,一时之间月也想不出什么两双其美的办法,他只能跟老紫亲自谈谈了。

    但这次的行动毫无疑问是失败了,月没有想到,四尾和老紫之间的关系会这么好。

    就说将四尾放出来这件事,月用脚指头都能想得到,这事不是四尾单独做决定的,他肯定会和老紫商量一下。

    总之,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像闹别扭的情侣,想分手,又不舍得分手。

    ‘为什么尾兽的性格都这么傲娇...’

    月心头腹诽了一句,然后他体内的查克拉一顿乱蹿,他体内的又旅不开心了。

    心头苦笑,按下这股躁动的查克拉之后,也没有再和四尾聊下去的心思。

    “等等,你就这么走了?”

    “难不成你还舍不得?”

    “......”

    四尾的脸色很明显的僵硬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

    “只是很久没有能够心平气和的好好交流了,老紫这臭脾气实在让本大爷不爽...”

    “虽然我不介意多跟你聊聊,但我现在还忙着处理今天这事,要是出了任何差错,麻烦可就大了。”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杀了老紫,也不打算将他给放了?”

    “我不可能连带着你给一起杀了,我的情况你也知道,要是这么做了你那几位同伴怕是要直接跟我翻脸。

    至于将他给放了,这也是不可能的,否则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对其他村子的尾兽出手,还不如把他先藏起来,来个死不承认。”

    四尾看着月的眼睛,注视了许久,暗自确认月没有撒谎之后,然后做了一个决定。

    “既然这样,你趁着老紫昏迷不醒,直接把他带到雨之国去吧,但一定要确保我们的安全!

    等他醒过来之后,也不要告诉他我们之间的交易,按照这家伙的臭脾气,要是知道我们引发了岩忍和晓的矛盾让岩忍利益受损,肯定会发飙的。

    虽然我这么做有些对不起老紫,但是我也对那双轮回眼有些不放心,确实要试试他们的底细。”

    “可以!我可以保证你们不会出现任何差池!”

    面对着四尾抛出来的橄榄枝,月没有任何迟疑就接下了。

    让岩忍和晓去硬碰硬,怎么都不吃亏,就算老紫不愿意配合,大不了养着他就是了。

    “既然交易达成了,那就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孙悟空,你可以叫我孙。”

    “?”

    孙悟空?孙猴子?齐天大圣?

    月顿时感觉有些懵逼,看着四尾的眼神有些发直。

    “那个...冒昧的问一句,你战斗的时候用不用武器?”

    孙感觉有些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

    “用的什么武器?是不是棍子?是不是叫如意金箍棒?”

    “是棍子,但不是叫如意金箍棒,而是叫金刚如意棒。”

    这下,月心里的懵逼更多了。

    “其实那是我开始隐居之后偶然碰见的一只小猴子,然后我帮助他修炼出了查克拉,结果发现他可以变身成为金刚不坏的武器,但我也基本上用不上他的帮助。

    对了,在我被封印之前,也就是被千手柱间抓走之前,我好像听说那小猴子和什么家族签订了通灵契约,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

    好嘛,这不就是猿魔和猿飞日斩吗!

    “是三代火影的家族,你应该也知道他死在了我的手上,所以...我和你那猴子猴孙还交手过几次...”

    “这样啊...老紫没有和三代火影交过手,所以我也没有注意过他的情报。既然他死了,要是你有空的话可以帮我去水帘洞看看,他还是不是生活在那里。”

    说到自己的家乡水帘洞,孙的脸上露出了无比怀念的表情,但是月脸上的懵逼更多了。

    “花果山水帘洞?”

    “嗯?你知道?”

    一时之间,月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索性便讲了一个神话故事...

    月化身为了说书人,这一讲就是两个多小时,听得孙如痴如醉...

    最终,一声长叹。

    “或许,千手柱间就是那个如来佛祖吧...唉...”

    一声叹息,包含了无尽的沧桑感。

    只有经历过的他,才知道千手柱间的可怕...

    那一巴掌,确实如同五指山一般...

    讲完故事之后,月也才反应过来,这个世界是他前世的一个漫画世界,作者是隔壁的岛国人,掺点西游记的私货进去也不是不合理。

    在这里活了十八年了,因为自己完全不了解这个世界的故事线是怎么发展的,所以月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件事情。

    现在回想起来,月也是面带惆怅。

    ‘我的故事...会不会被人画出来,或者被人写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