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千禧时代 >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知识打造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 知识打造

    对这帮人知识体系的打造。

    其实就是周正在观念上的一个认可和理性上的一些分析。

    很多时候话语上的体现和层次上的问题,能够达成所需要的标准,然而有时候思绪当中的一些标准和情绪当中的一些回馈,不能够呈现出属于自己的分配的话,模式上的一些产出和情绪上的一些回馈,就不一定能够占据属于自己感情当中的一个重要的回归方式了。

    事实上人们的沟通行为其实就是消费行为的一个转变。

    所以在品牌的认知上,试学的认知也是比较重要的一个发展方式,很显然周正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也把自己的一个想法告诉了他们。

    “我们在打造品牌的过程当中,要注意视觉上的影响,更要及时进行个性化的一个分析,如今是互联网时代,像什么视频啊信息啊之类的营销技术也要演变,我们要期望能够与那些广告商家直接展开交流互动,我们应该在数据分析的过程当中达成所谓的一个方向,而在行业的规模的话的影响过程当中,也应该给出相应的一个条件和发展。

    最终我们需要实现的是,塑造未来品牌的人与关系的影响,要建立品牌的信念和共鸣,最终的目的是要实现品牌和整个研究者之间相互联系的一个回馈和模式化的一个判断。”

    和这帮人把这些话说出去之后。

    周正最终给他们提出的一个想法就是,在互助共赢的过程当中,能够真实性的感悟,属于自己态度的一些分配和层次化的一些体现很多时候话语当中的一些转变和情感当中的一些问题,不一定能够通过属于自己判断的方式,进行层次上的一些回馈和理念上的一些碰撞,然而有些时候思绪上的一些影响和情绪上的一些问题,如果不能达成属于自己历史上的支持的话,相互认知当中的一些领域和相互转变当中的一些分配,就不一定能够通过属于自己的观念,造成理性的转变和想法当中的一些问题。

    “在我给各位说的之外,我们最重要的就需要找到生态的合作伙伴,提高珠海运营的效率,这个所谓的合作伙伴可以是国内的生态圈层,也可以是国外的生态圈层,所以我把大家联合在一起,其实不仅仅是为了能够得到机构上的支持或者说是理解上的一个判断,更重要的是希望各位能够相互合作,比如说如果你们是一些,食品类型的商人的话,你们可以打造食品方面的一个利益链条,然后通过链条的发展方式进行行业上的一些补充和分配,我们要做的其实是尽少减少我们可能呈现出来的一种针对的状态,而在发展的过程当中,我们在利益上的分配和模式的话的一个回馈上,能够给出相应的一个判断和方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思绪当中的一些改变和情绪上的一些问题,如果能够达到属于自己感情上的一些回馈的话,层次上的转变和利益上的支持就能够给出属于自己判断的方向,很多时候话语当中的无奈和情绪当中的问题都能够在属于自身的感受当中,又有相对应的一个回馈和转变,在旁人看来,这样的一个情绪优势好像不能通过属于自己判断的方式而做出映衬上的一个模式,但是在我个人看来,如果能在行业的回归当中给出了意义上的判断的话,情绪上的问题,有可能在相似的环境当中做出相应的判断。”

    三个月的时间眨眼而过。

    帮助这帮人打造属于自己判断的一些优势和态度,其实是周正原本就设想着那么做的,至于为什么要那么做,其实也很简单,很多时候态度上的一些回馈和层次上的一些问题不一定能够达成,属于自己相关的人的一些回馈和方式上的一些引导,所以很多时候话语当中的无奈和情感当中的问题如果不一定能够通过属于自身的情绪做出理性的回馈和相互认知上的一些判断的话,那么感情上的问题就很有可能一下子失去概念当中的一些肯定了。

    “小马哥,咱们这个问题再怎么说也要解决啊,公司上面是会给你支持的,海外政策方面也是会有影响和偏差的,但是在经济效益上来说,这些问题咱们必须要说清楚说明白。

    若不然这些问题到最后其实就很难做出情感上的一些保证了。”

    “可是周总你也知道这数据实在是太大了,全世界范围内的数据在铺设的过程当中肯定会有相关联的一些转变的,这些问题及便是我们想要解决,那是需要时间的一个打磨的,就现阶段这样一个东西,在时间的一个限制当中,我们即便是能够马不停蹄的去做,那也是很难通过时间上的保障做出相应的一个分配。”

situ.tw

    “海外市场的铺设一定要加快速度,要不然等那帮人缓过神来,咱们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这个我当然也知道,我们公司现在也在加紧进行市场规划上的一个分配和扩展,但是还是那句话,就算是想把这些东西扩展出去,也没有想的那么简单,我跟你直说吧,现如今这样的问题分配起来的概念和利益上的支持都不一定能够达成我们心中所设想的一个环境,甚至很多环境下概念上的问题,都很有可能一下子失去层次上的一些映衬,甚至在模式上都很有可能不一定朝着属于自己感情的方向去罗列相应的一个态度,但是在这样的一个发展环境当中,我们仍旧选择愿意用这样的一个方式去过渡,其实就是希望能够在市场当中帮助更多的人理清相应的一个概念和相关联的一些回馈的方式,这其实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

    周正和牛大哥之间,对于一些东西或许能够做出属于自己的分配,两个人甚至不在乎经济利益上的一些牵扯和支持,那是因为两个人关系很好,牛大哥当初发展起来的时候就是靠着周正的,但是在小马哥这边呢,因为小马哥本身就是个技术控,然后在面对一些问题的时候,他可能在态度上就会有很多特殊的展示,况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概念上的一些补充和层次上的一些问题,似乎都能够达成属于自己概念上的一些分配和想象,所以如果理性的一些判断和情感上的一些关联,都能够通过属于自己发展的一些模式去做出相应的回馈的话利润上的一些问题就能够顺着属于自己,能给出的一些问题,然后直接展现出来,反正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当中,周正肯定要把东西说出来,才可以转变自己的想法。

    但是和小马哥之间这个关系可能就没有那么好了,毕竟两个人之间多多少少,其实就是算是一个投资关系,投资人看的是利润呢。

    是周正不看利润,或者说周正看的是很特殊的一个利润,有时候相关联的一些回馈和概念上的一些问题。

    如果不能作出属于自己的一个情绪展示的话,思绪上的一些判断和感情上的一些判断,就不一定拥有属于自己的感情朝向了。

    “那咱们现在能不能在合作上和国外的那些企业之间进行一个相应的架构勾连,我知道现在这样的事情很迅速,就会扩展开来,到我时候背后的那帮人,肯定是设想着做出一些别的手段的,但是我想过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我们必须在行业扩展的一个模式当中做出属于自己的情绪判断,在认知领域的分配上给出相应的一个情绪体现,只有顺着这样的一个发展方式,才能不断的做出属于自己感情当中很真切的一个东西。”

    “是周总你要知道咱们如果这么做的话那就是赔钱在做生意,我知道您不缺钱,但是您多多少少也得由公司考虑吧,咱们公司不是慈善机构啊,我知道您和上级部门之间是有合作的,我也知道这么做确实是在为大局观考虑,但是现如今这样的一个环境企业,如果真的要这么做的话,到背后亏的不是一点点钱。”

    虽然小马哥说的话确实有些难听了,但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是实话,如果周正想要加快和那些企业之间的合作,就免不了被他们宰上一刀,甚至是好几道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和勾连的过程当中,如果这样的一个情绪和认知上的一些问题失去属于自己判断的标准的话,那相对应的一些看法和相互认知的一些问题就很难应用属于自己的判断,而做出属于自己感情上的一些支持和理性的一些服务了。

    “小马哥我把话说在这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有风险的,我曾经说过吧,当年投资你们公司的时候,我也说过要把你们公司打造成很好的一个发展的集散地,在这样的一个行业过程当中,我从未对公司的计划甚至是发展的方向插手,就是因为我相信你的眼力,相信你的眼光,而现在呢品牌出海计划其实并不是我个人设想着要把这个东西搞出来的,而是在整个大趋势当中,在整个大环境下所做出来的一些事情。

    这样的一个事情对于整个国内的市场发展是很有意义的,如果我们能够在这样的一个发展过程当中确确实实的展出这样一个东西,就能真实性的在行业的一个回馈上,让这样的利益不断占放出最璀璨的色彩,我希望这是我们共同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