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脸谱下的大明 > 第一千七十七章 制衡的奥秘

第一千七十七章 制衡的奥秘

    看着怒气勃发,恨不得将面前一切都砸烂的高拱,张四维不禁往后退了半步,再一次低头看了眼手中这张纸。

    呃,是有点无耻,但都是翻旧账,至于如此吗?

    这张纸是都察院御史欧阳一敬弹劾奏折的抄件,弹劾了两件事。

    其一,嘉靖三十四年,高拱的长兄高捷以南京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提督操江,整顿江防,屡有战功,又颇有名望。

    当时高拱将裕王金屋藏娇惹得相当一批人对其不满,于是朝中有人提议高捷功当封爵。

    这显然是针对高拱,一旦身为外戚,即使是隆庆帝,也不可能让高拱入阁执掌朝政。

    于是,嘉靖三十五年,高捷被逼的辞官致仕……被谁逼得?

    坊间传闻,是被高拱逼的。

    这也很符合高拱的性格、做派。

    问题是,嘉靖三十五年到嘉靖三十六年,正是倭寇最为猖獗的一段时间,数百倭寇从苏州崇明岛沿长江东进,一路击败数股官兵,杀入常州府,使扬州一日三惊。

    而提督操江,负责江防……所谓的江防,主要指的就是长江。

    欧阳一敬的弹劾就是针对这一点,你高拱嫉贤妒能,为了一己之私逼操江提督高捷致仕,以至于倭寇猖獗,破常州而胁扬州!

    其二,嘉靖二十年,高拱身登皇榜,因是世家子弟,父祖兄均有功名,又被选为庶吉士,所以被列入公主备选之列……高拱严词相拒。

    张四维琢磨了下,这两条虽然都是事实,隐隐点出了高拱为了上位而手段阴私,但这对高拱的声望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即使是隆庆帝也不会将此当回事。

    看对面的高拱依旧喘着粗气,张四维正想说话,冷不丁边上一只脚探了过来,轻轻的踩在张四维的脚面上。

    张四维皱眉侧头,一旁的张居正面无表情的伸手捏住那张纸摩挲了下……张四维这才发现,下面还有一张。

    噢噢,欧阳一敬弹劾的不止两件事,而是三件事。

    张四维一扫而过,立即低下头,将之前想劝高拱息怒的话吞进腹里。

    因为,欧阳一敬这厮太毒了,太无耻了,太不要脸了。

    这是递交内阁甚至可能被递交到陛下面前的奏折,不是戏本小说,这么胡写……这厮是疯了吗?

    高拱如今年近五旬,正室张氏无子,侧室曹氏生三女,薛氏生一子,但嘉靖二十八年即早夭,之后十多年无弄璋弄瓦之喜。

    虽然年纪还不算很大,但高拱已经将所有的精力放在政事上,而妻妾年纪也大了,所以在今年初选择过继三弟高揀次子高务观为嗣子。

    而这一条……欧阳一敬口口声声,未满五十却过继嗣子,这显然不正常。

    为什么要过继嗣子?

    那是因为高拱私德不修,高务本是高拱的私生子……虽然欧阳一敬奏折中写的比较隐晦,但谁都看得出来。

    这是想干什么?

    是想将高拱钉在耻辱柱上啊!

    如果只是一时传闻也就罢了,但高拱、张居正、张四维都知道,这传闻很可能会一直流传下去,说不定几百年后,会有人用戏谑的口吻说起这件事。

    高拱用屁股都能想得到,一年多来,自己跋扈如此,几乎将能得罪的人都得罪干净了,就连当年裕王府同僚都不例外。

    等赶走徐阶,身登首辅之位,推行新政,澄清吏治,整理朝纲,驱浊扬清,到那时候,得罪的人更多,如果再接着考核业绩、推广一条鞭法,甚至丈量天下田亩,收取商税……举世皆敌啊!

https://sto520.com

    在这种情况下,这种艳闻将会非常有市场,而且皇室高官内院密事本就……说不定会一直流传下去,说不定还会编成戏呢!

    唐高宗偷母,唐明皇扒灰,都千年了还在民间口口流传……想到自己有可能落得这个下场,高拱浑身冰冷,袖中的双手不由自主的微微颤抖。

    高拱一生所念无非二者,生时匡扶社稷,澄清天下,死后青史留名,万古流芳。

    欧阳一敬这歹毒的奏折将高拱逼到了死角。

    不理睬?

    那帮科道言官会将此视为默认,然后往自己身上泼更多的脏水。

    否认?

    那帮科道言官会让自己拿出证据……而他们弹劾是风闻奏事,不需要证据的。

    想到这,高拱都要忍不住去骂太祖皇帝朱元璋了,非要弄什么以小制大,可以风闻奏事!

    书房死一片的寂静,突然有敲门声响起。

    老仆在门外禀报,“少爷、表少爷与十多名言官在街上殴斗受伤。”

    张居正起身开门问了几句,回来低声道:“几个御史遇上,大公子受激不过,后张元嗣正巧碰到……”

    “嗯?”

    “元嗣今日拜访随园,出来时同年林贞恒、陆与成同行。”

    高拱恢复了沉默,只点了点头。

    而张四维试探问:“中玄公,随园有襄助之意?”

    “不可能。”

    “有可能。”

    张居正看了眼和自己异口异声的高拱,开口道:“中玄公之意……展才远在万里之外,而随园以其为首,孙文中、徐文长不会随意出手?”

    高拱微微点头,“随园尽多俊杰,但钱渊南下之前显然有所交代,随园不涉京察,他如今还在东南,无其指使,徐渭、孙鑨不会妄动。”

    “应该只是巧合……”

    张四维突然低声说:“这事儿会不会是他……”

    “不可能。”

    “不可能!”

    这次算是异口同声了,高拱冷笑道:“钱渊其人,心思莫测,手段也说不上什么正大光明,但这等绝户计……他是不肯用的。”

    看了眼默默点头的张居正,高拱轻声道:“适才叔大言……有可能……此为何意?”

    张居正抿了下嘴角,整理了下思路才开口,“若中玄公退却,何人能制徐华亭?”

    问的是为什么认为随园会襄助高拱,而张居正却提到制衡徐阶……张四维听得懵懵懂懂,而高拱恍然颔首。

    如果高拱被逼的致仕,朝中还有谁来制衡徐阶?

    没有!

    吴山年迈,早有致仕之心,殷士儋势单力薄难以相抗,随园明面上官阶最高者也不过三个侍郎,而对隆庆帝最有影响力的钱渊还远在东南。

    在这种情况下,若高拱致仕,徐阶掌控朝政,下一个下手的必然是随园。

    高拱冷笑着挥袖道:“明日起,闭门谢客,拒太医院,叔大去找几个民间名医来!”

    张居正躬身应是,心里却在嘀咕,如果你高拱下台,说不定还有起复之日,但徐阶掌控大权后,第一个要解决的未必是随园,未必是钱渊……很可能是自己这个白眼狼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