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祸害 > 第2285章 害群之马

第2285章 害群之马

    仿若碎金般的朝阳洒在玉熙宫的屋顶上,黄色的琉璃瓦显得金灿灿的,这里彰显着几分神圣的色彩。思兔閱讀www.sto520.coМ

    一大帮官员从门前延伸到院中,正是耸着耳朵倾听着产房的动静,每当有宫女从里面出来都让他们的心随之提起。

    隆庆看到百官如此的紧张,加上他这位准父亲确实不好继续呆在玉辇上,亦是挺着胖肚子走进了院子。

    只是在院子转了一圈,他看着那间紧闭的产房,怏怏地伸手摸了一下鼻子,发现自己似乎完全是多余的。

    “咱们一帮男人围在这里对生产不利,不若还是先行出宫等消息吧!”陈以勤看着大家着实帮不上忙,不由得进行提议道。

    郭朴听到这个提议,眉头却是蹙了起来,然后扭头望向林晧然。

    其实不仅是郭朴,林燫等人亦是纷纷扭头望向林晧然。经过刚刚的争端后,他们更加认定林晧然的主心骨地位,却是更希望听取林晧然的安排。

    “皇上,我等想在紫光阁静候皇后的生产结果,还请允许!”林晧然知道郭朴等人并不会放心离开,便是准备离开的隆庆请求道。

    隆庆并不是一个习惯拒绝别人的人,加上这个请求颇为合理,便是轻轻地点头同意道:“准奏!”

    一行人恭送隆庆离开,然后一起前往紫光阁。

    众人的脸上透着浓浓的担忧之色,甚至有人可谓一步三回头,显得依依不舍地朝着那座金碧辉煌的玉熙宫不断张望。

    说不紧张都是假的,毕竟皇后此次生产的情况关系着大明的将来,亦是跟着他们的个人前程戚戚相关。

    另外,这个时代的生产其实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皇后刚刚的脸色明显就已经不对,这无疑让生产的危险系数有所增加。

    “林阁老,皇后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林燫在座椅坐下后,便是好奇地进行打听道。

    朱衡等人纷纷扭头望向林晧然,幸得林晧然通知他们才知晓皇后被困于西苑之事,故而亦想从林晧然嘴里知道更多的隐秘之事。

    只是他们显然是关心则乱,且不说林晧然亦不可能全部知晓昨晚宫里所发生的一切,哪怕知道实情亦是不会做出授人以柄的事情。

    张守直眼睛充满希冀地望向林晧然,心里很希望林晧然能多说一些隐秘之事,从而让他找到攻击林晧然的把柄。

    虽然徐阶倒台后,林晧然一直都没有特意针对于他,但他明显感到自己已经游离于权力之外,这让他亦是生起了另样的心思。

    权力的斗争其实是十分复杂的,只是万变不离其宗,最重要的因素始终都是“圣眷”。

    林晧然已然成为册封皇长子朱翊钧的最大阻碍,若是他能除掉林晧然,不仅能够讨得当今圣上的欢心,而且还能成为拥立太子的大功臣。

    正是如此,他此次之所以如此卖力地想要除掉林晧然,除了因阵营的原因外,亦是想要进行一场政治投机。

    林晧然接过小太监送来的茶水,却是扭头望向张居正和张守直,显得不客气地对着张居正询问道:“张阁老,还请你来解释一下!为何皇上今日如此巧合地出现,你又何以跟张尚书一起攻击本阁老,当真不知其中的内情吗?”

    李春芳等官员纷纷扭头望向张居正和张守直两人,眼睛包含着愤怒,亦是意识到事情恐怕跟他们两人有关。

    大家都是官场的老油条,而今又听到了林晧然的提醒,如何还不知道事情已然是充斥着阴谋的味道。

    隆庆今天早上的恰合出现,张居正和张守直一起联手攻击林晧然,似乎早已经知晓陈皇后昨晚会跟林府联系般。

    只是他们恐怕没有想到,陈皇后通过信鸽跟林夫人联系。

    虽然这个举动亦是不妥,但亦不能过多指责林晧然的不是,更不能忽略皇后昨晚被困西苑而无法就医的事情。

    正是如此,在场所有人都觉察到了问题的所在,既是愤恨张居正和张守直的阴谋,亦想从他们两人口中得知其中的真相。

    “林阁老,我刚刚亦是就事论事,你昨晚跟皇后联系确实不妥!”张居正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却是进行自辩地道。

    这话听起来亦算是合理,但在场的官员却是不可能相信。若张居正真这般正义的话,那么早就熬不过严嵩和徐阶的时代,而不是现在官拜东阁大学士。

    “林阁老,你少在这里搬弄是非!反倒是你,即便皇后的信鸽是给林夫人的,但此举亦是殊为不妥!”张守直看到形势不对,当即先发制人地道。

    林晧然的目光转移到张守直身上,却是冷冷地询问道:“我作为外臣,我家夫人确实不宜将信鸽给皇后,但你知道因何会有此信鸽吗?”

    “谁知道你跟皇后是不是有……”张守直原本想借此往林晧然身上泼脏水,只是发现李春芳等人恶狠狠地瞪着他,却是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林晧然如今掌握着最完备的情报网,却是不可能真会陷于被动局面中,便是望着众官员侃侃而谈道:“皇后跟陛下的关系不睦想必诸位早已经心知肚明,而早前皇后竟然在寝宫的床缝中发现了生女符咒。只是皇后仁德,并没有就此事进行声张,但亦害怕背后之人变本加厉谋害她及胎中龙种,故而才以防不测要了我家的信鸽!”顿了顿,他望向张守正满脸认真地道:“事关皇后的安危,事关皇嫡子之事,我林晧然无愧于心!若是张尚书真认为我做错了,你可以上疏弹劾于我,而我亦可以承担此罪责!只是皇后先是被人下了生女符咒,后又遭遇困于宫中,我想知道此等行径比我夫人跟皇后通信又当如何?”

    张居正听到这一番合情合理的解释后,却是深深地叹息一声,发现他们的所有的谋算当真是班门弄斧了。

    “林夫人跟皇后本就是情同姐妹,此事早已经人尽皆知!现在身处宫中如此限险,若是林阁老此举有罪,老夫愿一并承担!”林燫看到事情的缘由,当即便是表态地道。

https://sto520.com

    “不错!若不是有此信鸽,我等今日还蒙在鼓里!若是要承担罪责,老夫亦愿意一并承担!”郭朴当即附和,而后矛头指向张守直和张居正道:“只是何人下生女符咒,又是何人欲谋害皇后及皇后肚中的龙种,此事亦得查核清楚,更应当幕后之人碎尸万断!”

    一时间,包括李春芳在内的官员都已经有了抉择,大家亦是纷纷表示愿意跟林晧然一起担责。

    尽管林家的行径有所不妥,但从整个事件来看,林家已然是皇后乃皇后肚里龙种的“外援”。若是皇后此次能够诞下皇嫡子,林家无疑是大明的功臣。

    “此事确实是在下思虑不周,还请林阁老海涵!”张居正犹豫了一下,亦是果断做出抉择地道。

    虽然现在还不能确实皇后是否诞下皇嫡子,但林家跟皇后的信鸽往来的举动,他确实没有理由再行攻击。

    张守直鄙夷地望了一眼张居正,显得理直气壮地道:“我张守直忠于皇上,做事亦无愧于心,跟你们亦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先行告辞了!”

    “皇后正在生产,作为臣子焉能此时离开?”李春芳看到张守直竟然还想揪着林晧然的小辫子不放,便是沉声地道。

    “此次不过是皇嫡女出生,犯不着满朝的重臣都在此吧?”张守直心知此次已经跟林晧然为首的文官集团撕破脸,亦是破罐破摔地道。

    林燫等官员听到这话,顿时嘴都气歪了。在大家心心念念皇后诞下皇嫡子之时,这货竟然诅咒皇后生皇嫡女,这简直就是官场的败类。

    林晧然将张守直的嚣张看在眼里,看着他举步便是要离开,却是淡淡地出言道:“张尚书,请留步!”

    “林阁老,下官还得回家浇花呢?却不知有何指教?”张守直对林晧然同样不再尊敬,显得不屑地道。

    朱衡等官员心里极是痛恨张守直的傲慢和无礼,此时则是好奇地望向林晧然。

    林晧然喝了一口茶水,显得语出惊人地道:“张尚书,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在主持显陵祾恩殿期间贪墨之事,却不知是你自己主动向皇上坦白,还是由我向皇上揭发于你呢?”

    咦?

    在场的官员听到这话,却是纷纷望向了张守直。只是很多官员倒不意外,虽然他们手里没有证据,但都猜到张守直此人的手脚不干净。

    “林若愚,你休要如此含血愤人!”张守直像是被踩了尾巴般,愤怒地指着林晧然道。

    林晧然抬眼打量着气急败坏的张守直,却是淡淡地说道:“七十三万两的造价,你通过各种手段大概贪得八万八千两,不知数额可对?”

    张守直听到这个数额的时候,眼睛不由得瞪得大大的,亦是意识到林晧然并不是瞎猜,而是早已经掌握了真凭实据。

    朱衡等官员看到张守直这个反应,当即便知道林晧然所言不虚。

    “你……你这是挟公报私,想要大权独揽!”张守直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却是对林晧然进行指责道。

    林晧然深知一些事情不宜做得太过,特别现在满朝几乎都是他的人,确实不宜对徐阶仅剩的核心成员“赶尽杀绝”,否则会招来朝堂的非议。

    另外,他终究不是妹妹那种眼睛容不得沙子的人,贪墨是这时代官场的风气,肃贪亦容易让他在底层的官员群体中失分。

    正是如此,尽管他早已经掌握了张守直的罪证,甚至还有其他官员贪墨的罪证,却是一直隐而不发。

    只是这一次,时机已然到了。不说张守直在此次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单是他刚刚的这一份嚣张,便没有人再指责自己的不是,亦是有足够理由除掉这匹害群之马。

    林晧然面对着张守直的指控,显得十分平静地回应道:“随便你怎么说,只是贪墨的证据我会呈交给皇上,你等着圣裁吧!”

    张守直看到林晧然的态度如此决然,想到自己堂堂工部尚书可能要落得抄家问斩,眼前突然一黑,便是晕了过去。

    对于这种人,大家已然不会同情,甚至还十分的解气,便是让太监叫来两名御林军将人抬回他家里。

    张居正将这一幕看到眼里,却是暗自庆幸自己刚刚还算懂点分寸,不然恐怕比张守直好不了多少。

    随着张守直被拖走,整个紫光阁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有一个官员忍不住跑去玉熙宫的外墙进行倾听,回来的时候却是忧心忡忡地道:“皇后的声音好像不妥!”

    “皇后今天的身体弱,刚刚羊胎水破了,此事当真不容乐观啊!”林燫结合着情况,显得满脸愁容地道。

    事实亦是如此,陈皇后早已经是满头大汗,这生产无疑是走鬼门关。

    玉熙宫的太监和宫女都是十分慌张的模样,特别两位稳婆都是坐不住般,不断地指挥着宫女取来各种物件。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已然是加深了大家对皇后生产情况的担忧。

    众官员几乎都没有吃早餐,这个时候早已经饥肠辘辘。却不知是陈谨的刁难,还是皇上的吩咐,却是一直都没有给他们送来饭菜。

    只是能够走到这一步的人,昔日都经过十年的寒窗苦读,进入官场更是身行礼教,故而亦没有什么人抱怨。

    “皇后……皇后!”一个小太监冲了出来,眼睛溢满眼泪地道。

    郭朴等人见状,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有的官员当即便是瘫坐在地。却是知道这么长时间还没有生产成功,陈皇后已然是凶多吉少了。

    “皇后生产顺利!”小太监换上气后,显得十分激动地道。

    郭朴等人这才暗松一口气,却是纷纷关切地询问道:“皇后生的是皇嫡子还是皇嫡女?”

    林晧然亦是紧张地望向那名小太监,这场源于徐阶时期的立储之争,已然是来到了真正一战胜负的时候了。

    一时间,整个紫光阁显得落针可闻,所以人都紧张地盯着这个满脸是汗的小太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