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都市小说 > 渔村小农民 > 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 遭到嘲讽

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 遭到嘲讽

    “不就是走后门来的两个黄毛小儿吗?到时候到了战场杀敌之时跑得比谁都快,也不知你们二人是哪里来的优越感!”

    发声的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壮汉,此人看上去凶神恶煞的,眉眼当中是掩藏不住的煞气。

    很显然这人曾经在战场上杀敌无数,所以说才有底气在这里大放厥词。

    和这样的人相处一再忍让反而显得怂了一些,所以说楚天决定当场给他一个下马威。

    他当下扳着一张脸着这长相粗矿的将士说道:“这位将军可是见过,我到了战场之时临阵脱逃的场景?”

    而这个嘲讽楚天的大将名为黑熊,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黄毛小儿竟然敢对着自己顶嘴,想今天算是遇到一个嘴硬的了。

    不过就算是嘴硬那又如何?今日定要让这臭小子现出原形。

    黑熊自认为不论是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还是日常生活中和人斗嘴上都从未输过,岂是那种会在一个黄毛小儿面前认怂之人?

    所以说这时候的黑熊当下冷笑着开口:“虽说本将军从未见过你当缩头乌龟的样子,但是单单从你这个面相来看,你也并不是什么是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之人,再者来说,你若是真的有什么本事的话,为何会走后门来到此处?若没那本事就乖乖的听从指挥,不要在老子面前耀武扬威!”

    说话之间黑熊怒目圆瞪,试图用他的气势吓退楚天。

    这样的架势楚天见得多了,此刻他心中没有丝毫畏惧。

    “我们之所以能够得到五王爷的引荐,自然有我们过人之处,这位将军三番两次嘲讽与我和我的兄弟难不成是对五王爷有什么意见不成?”

    既然这家伙坐实了自己和符小天是走后门来的,那么楚天在这一刻也不能让五王爷置身事外,直接拿出五王爷的名讳来压他一筹。

    黑熊还待开口,一边的主将却在这时轻轻咳嗽一声。

    “好了好了,现如今真是上下团结一气,共同杀敌之时,岂是内讧的时候?今日本将准备了尚好的佳酿,为的就是以后上战场杀敌之时大家能够同仇敌忾!今日不谈其他,只管喝酒吃肉!”

    主将说到激动之时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张脸上尽显兴奋。

    其他人在这个时候也特别有眼力见的来到了黑熊的身侧,拉了拉黑熊的衣袖:“老黑,也不是哥们儿几个说你,你和一个年轻人较什么劲?今日你就听大哥的,安分一些!”

    侍从们一个个都准备就绪,将一应只比膝盖高一点的桌子全都搬进了营帐之内,很快就拼凑出了可以摆放满汉全席的模样。

    桌子放好,各种各样的吃食也接二连三的端进来放在了桌子上。

    楚天有了一个发现,虽说这军中的伙夫不似寻常上菜的厨娘那般婀娜多姿,但是这动作却是一等一的麻利,就将菜全都上齐。

    这些菜色看上去十分普通,单单是色香味俱全这一点就少了一个“色!”字,但是单单凭着卖相就判断味道,也显得有些片面,所以说楚天一个字都不说,就只等着上菜。

    不过楚天转念一想,如今可是在边关,这里动不动就会发生一场恶战,能吃饱就不错了,他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哈哈,众位现在就请尽情享受这桌上的美食吧!”

    主将大手一挥,显得及其豪放的开口。

    这军中之人虽然说都是一顶一的糙汉子,但是最基本的礼仪还是懂得,在主将没有动筷子之前,不曾有任何一个人有任何其他动作。

    也只有主将开动之后,其他人才开始尽情享用桌上美食。

    觥筹交错之间,不少人已经有了醉意,那之前一直咄咄逼人的黑熊此时也是双眼朦胧,扯着楚天的衣衫,大手毫不犹豫掐向楚天的脸蛋。

    “兄弟,你看你生着一副文弱书生模样,为何还要来这战场之上??”不过片刻,他的目光有多了几分疑虑:“不……你已经死了……”

    说着说着,这接近八尺的壮汉竟然蹲在地上抱头痛哭起来:“呜呜呜……都怪我……都怪我……”

    这个醉酒之后的黑熊同之前大不相同,就连楚天都看得懵了,好些时间没能回过神来。

    恰在此时,军师赶来,因他不善饮酒,所以说目前数他还算清醒,有些歉意对着楚天笑了笑:“楚公子,不要介意,黑子他是喝醉了,所以胡言乱语……”

    说话之间立马将黑熊扶了下去。

    但是楚天却感觉到之前黑熊所说之话透着几分真实,人在醉酒以后的确会胡言乱语,但有时,也是酒后吐真言……

    黑熊方才究竟是为何,楚天一时之间也说不上来。

    席间大将们一个个都已经伶仃大醉,就连一张温文尔雅的符小天也喝了个大红脸,这时候直接吊在了楚天的身上。

    “楚兄,其实我特别羡慕你,知道吗?”

    楚天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得,现在酒后吐真言的又来了一个。

    “羡慕我什么?”楚天顺着符小天的话头继续问了下去。

    “嗝……”符小天结结实实打了一个酒嗝,满口的酒气喷了楚天一脸。

    楚天微微皱眉,将符小天朝着后面推了推。

    但此时的符小天完全处于朦胧状态,根本就不知道楚天方才所作所为所代表的意义,反而更加靠近楚天,嘴中喃喃低语。

    “世人都以为我出身尊贵,而且还认了当朝五王爷做义父,已经是幸运至极,所有人都羡慕我,而且我是符家唯一男丁,就算现如今和……和那臭老头子不和,总有一日我要回去继承家业。”

    “在所有人看来,我就算什么都不用干都能享用无尽荣华富贵,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我天资平凡,为了配得上我的身份,我日以继日的苦练,才有了今日的成就,你看我这满手的老茧就是最好的证明。”

    说话之间,符小天对着楚天摊出了他的手心。

    楚天这才发现符小天不似他想的那般养尊处优,手心的茧甚至比他还要厚。

    果然,天才也需要不懈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