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玄幻小说 > 盖世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愚蠢的决定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愚蠢的决定

    阿德勒和西米茨两位魔神,从暗处现身,拦截那一轮呼啸弯月。

    拉在后侧的血魔族老奎利,极地天魔,众多的变异魔怪,还有被血魔附体的地穴族族人,全暂时保持冷静,原地止步。

    同为外域天魔族群,可他们和阿德勒、西米茨,显然是两个阵营。

    在阿德勒、西米茨背后,另有一尊尊魔影,还在藏隐着,似乎随时能涌出来,轰杀所有的敌人。

    弯月之上,虞渊低垂着头,深深凝望着姿容绝美,怎么看都不似凡人,美的太过不真实的青鸾女皇。

    他心中充满了艰涩无奈。

    虞蛛传递来的讯念,让他意识到为何阿德勒、西米茨,会突然出现于深黯星域,会和不对路的血魔族达成短暂同盟。

    因为,他们认为那只散布死亡和毁灭的不死鸟,将由陈青凰再生。

    元魔族的那位至强,既然在十万年前,联合星族、修罗、暗灵族、明光族等各方十级强者,追杀围剿不死鸟,终将其轰杀在湮灭星域,当然不想看到她,在十万年后,再次重现于天地。

    她一旦重生复活,岂会不报复?

    突然间,一个念头在虞渊脑海中,如电闪过。

    千鸟界时,虞渊依稀记得陈青凰说过,要秉承不死鸟的遗留意志。

    所以,她才会冷眼看着汇聚在千鸟界的各方异族新贵和权势人物,被暗域寒流侵蚀着,被修罗族的战士和变异魔怪屠杀。

    有没有可能,其实她早就知道,她便是不死鸟的再生?

    她在青鸾城散道后,冲入外域星域,借助神秘的指引,找到那个“毁灭巢穴”,从中参悟出再生力量,一举重返自在境时,是不是已猜出真相,知道了自己的来头?

    “虞渊。”

    谭峻山深吸一口气,扭头看向斩龙台旁的他,沉声道:“元魔族,有两位十级的大魔神!除族长外,元魔族的大祭司,也是比格雷克还要悠久的大魔神!那位大祭司,既然也在赶来的途中,我们……”

    他一脸的为难。

    虞蛛和虞依依,也在这时候,纷纷保持着沉默。

    阿德勒、西米茨代表着另外一批,底蕴更深厚,战力更强的外域天魔。

    而这一批,存在更古老的外域天魔,和神魂宗、通天商会关系相当不错,最近还是蜜月期,双方合力推动了各族进浩漭,进千鸟界的壮举。

    看阿德勒、西米茨的意思,只要虞渊肯交出青鸾女皇,他们就会放行。

    他们这边,根本不会理睬血魔族的想法和动作,纯粹是为了青鸾女皇而来。

    至于陈青凰,和自己这边似乎也没有深厚到,要为了她,和另一批外域天魔拼死拼活的地步。

    更何况,若那位元魔族大祭司抵达,他们拼命也没什么胜算啊。

    “你也?”

    虞渊皱眉,和谭峻山对视一眼,声音低沉。

    陈青凰是因为在源血大陆,现出那具三位一体的诡异法相,并调用了毁灭和再生两个巢穴的力量,环抱着斩龙台,才冲破有阳脉源头意志渗透的暗红结界。

    她也因此暴露自我,被格雷克和蒙克瞧出端倪,坚信不死鸟会通过她复活。

    也是因为这样,她消耗太过剧烈,才被迫昏迷不醒。

    可现在……

    “虞渊,我知道陈丫头变成这样,是为了带大家从源血大陆离开。”谭峻山收回目光,似不敢和他继续对视,不敢看他失望的眼神,“我和陈丫头认识的很早,近两百年来,我和她在外域星空,有过几次并肩战斗,我还救过她。”

    “但她……”

    但她是不死鸟啊!

    后面那句话谭峻山没说出来,他知道虞渊能听懂,他之所以不敢说,是害怕阿德勒、西米茨两位大魔神,在洞彻真相以后,会更加激动。

    不死鸟,在十万年前,不知令多少星域的生灵灭绝,可谓是所有生灵的死敌!

    现存于世的,除翼族外的绝大多数智慧生灵,都遭受过不死鸟的迫害,因不死鸟而失去域界星辰。

    浩漭天地的人和妖,同样也不希望不死鸟活过来,不想看到她散布死亡和毁灭。

    谭峻山甚至觉得,连神魂宗和通天商会,兴许也是一样的想法。

    陈青凰既然和不死鸟扯上关系,她就应当和不死鸟一起,彻彻底底地灰飞烟灭,这是大势所趋,谁也阻止不了。

    “主人,将她交给阿德勒吧。”

    虞依依本就天然不喜陈青凰,得知她乃不死鸟再生以后,总觉得这个女人处处透着神秘和危险,而虞渊也提过一句,说陈青凰再次醒来以后,毁灭、再生和死亡三种大道终极奥妙,极可能融为一炉。

    那时的陈青凰,便是完整的不死鸟,不是元神就是妖神,或两者兼顾。

    试问,一位在十万年前,造下无穷杀孽的存在,以全新姿态重现天地,谁不忌惮,谁不惊惧?

    浩漭内,神魂宗和五大至高争锋,浩漭外,外域天魔内乱,争斗不休。

    各大智慧生命种族,纷纷被牵扯其中,星河的世道已经够乱,够复杂了,再诞生一只全新的不死鸟,岂不是要打的天崩地裂?

    要有多少已知的,被开辟出来的域界天地,因此而爆灭?

    亿亿万生灵,是不是要因她,而再一次走向毁灭和死亡?

    诸多的域外天魔,谭峻山,虞依依,一个个看向弯月中,斩龙台之上那道绝美倩影的人物,都感觉心神压抑至极。

    “我……”

    虞渊一张口,就看到谭峻山冲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似乎在告诉他,既然明知事不可为,万万别犯傻,别鲁莽冲动。

    “呵,我有自己的坚持!”

    虞渊立于斩龙台旁,一只手轻轻搭在光滑的台面,先和谭峻山对视一眼,再说道:“道理我都明白,我也知道怎么去做,才是更好的选择。我甚至也瞧不见,有一丝侥幸的希望。”

    他这么一说,不了解他的阿德勒和西米茨,脸色缓和了下来。

    两位魔神见他说的清楚明白,也就认为他想通了,觉得他会把陈青凰乖乖奉上,避免大家兵刃相见。

    和他相处时间不长,可因为特别重视他,认真研磨过他一阵子心性的谭峻山,闻言不由搓揉起太阳穴来,一边搓揉,一边长叹,“你难道非要找死不成?关键是,丁点可能都没啊?死脑袋,倔脾气,也要看看所处的环境啊?”

    “主人?!”虞依依高呼。

    “闭嘴。”虞渊语气一冷,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谨记你的身份!”

    虞依依大惊,急忙垂头,轻声道:“是。”

    “我还以为族长如此重视的人,能有多么出众呢。”血魔族老奎利的讥笑声,从弯月后面飘然而出,这位精通空间异能的强者,越过极地天魔,众多的变异魔怪,忽然到了阿德勒和西米茨背后。

    奎利忽然有些吃惊,冲着阿德勒和西米茨背后的暗处憧憧魔影,躬身致意。

    似乎是看到了,暗藏着的有了不得的天魔强者,所以才执晚辈之礼。

    他的行为举止,让谭峻山心情更沉重了,立即知道西米茨和阿德勒背后,定然还有更厉害的魔神,且一定是岁月悠久的老魔头。

    奎利得到暗处的回应后,才转过身,和阿德勒、西米茨并排看向那一轮弯月,“没想到如此愚蠢,如此的不可理喻。哎,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他看明白了,虞渊这是在所有人蜿蜒相劝下,还是做出了最坏最笨的决定。

    只是,有什么意义?

    做出决定,却没有相应的战力,你又能如何?

    奎利嗤笑起来。

    阿德勒和西米茨身后的幽暗处,传来了声音温和,字正腔圆的人族语:“既然如此,就别再迟疑了,你们可以动手了。”

    谭峻山勃然变色,举手大喝道:“别,让我来!我会擒下他,将青鸾女皇交给你!大祭司,给我个薄面,也给神魂宗的太始一个面子!”

    “尚未成神的你,没这样面子。太始的话……”藏于暗处,不知究竟有没有将真身送达于此的元魔族大祭司,略作犹豫,道:“你来吧。”

    “好!我来我来!”

    谭峻山不理他的嘲讽,似乎生怕他反悔,赶紧一口应承了下来。

    “锁!”

    随着他回头一声轻喝,那弯月形态的器刃,骤然收缩。

    一圈圈的明耀月华,和器刃一道儿收拢,像是一朵绽放的花,花瓣朝着花蕾而去,重新凝成花骨朵。

    弯月器刃中,虞蛛、虞依依和虞渊,忽然如被时空定格。

    灵力、气血,魂念,皆被谭峻山的力量捆缚,被微凉的月能和大道规则制衡,不能摆脱弯月的限制。

    此物即将晋升为神器,持有者乃自在境后期的谭峻山,虞渊等人又恰好在当中。

    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虞渊,我是为你好,别怪我。”

    合拢的弯月内,谭峻山无奈的声音,缓缓响了起来。

    虞蛛和虞依依,眼看事态如此发展,没有去拼命挣扎,没有做多余的动作。

    她们显然也认可了谭峻山的做法,知道此刻谭峻山做的任何事,都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在保护着虞渊。

    她们,在意的也只是虞渊,而不是青鸾女皇。

    她们乐见其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