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真的不是暴君 > 第14章、越发离谱的早会

第14章、越发离谱的早会

    这些投降派的心思,狄钧怎能不明白。思兔sto520.com

    吹牛皮是吧?

    嘿嘿,到时候让你哭。

    “好!”

    “你们的话,本王都记住了。”

    “今日早会就……”

    原本狄钧想说,早会到此结束。

    今晚黄昏之时,在军机堂等待宣布作战计划。

    然而,话刚说一半。

    外面忽然传来一名小太监的惊呼声。

    “来人,有刺客。”

    “保护主公。”

    “快,保护主……。”

    话音未落。

    说话的小太监声音忽然越来越远。

    似乎被人抛出了很远。

    紧跟着外面响起砰砰砰的拳打脚踢声。

    众人回过头去,就看到堂外一名陌生男人被一群侍卫围攻。

    那男人身长一丈,腰大十围。

    头顶发束金冠,披百花战袍,穿唐猊连环铠,系狮蛮宝带。

    怒目横眉间,傲气昂扬。

    虽手无寸铁,却在一群带刀侍卫中,如入无人之境。

    大伙儿都没见过此人。

    但有一点能明白。

    这人绝非等闲之辈。

    恐怕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好些个投降派的大臣,已经不觉得的抖了起来。

    胆小的,甚至已经逃到了门后边躲着。

    脸上写满了,不关我的事,我不认识你,别找我。

    而狄钧先是微微一愣。

    随后忽然明白来人是谁了。

    这八成就是午夜猎爹人吕布了吧。

    昨晚抽到了武将卡牌。

    早上的时候,都还没看到吕布。

    还以为自己的操作出了错误。

    没想到,这会儿竟然来了,还主动找上门来了。

    难道说,抽到的武将,会自动从四面八方赶来找自己?

    与此同时,吕布已经走进了议事堂内。

    “参见主公。”

    闻言,众人又是一惊。

    卧槽,搞半天不是刺客啊!

    马上就要被十万大军围攻了。

    这时候跑来投奔,这货怕不是傻子吧?

    投降派都看跟看傻子一样看着吕布。

    而死战派,惊愕之余,脸都快笑烂了。

    有道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如此身手,如此武艺。

    若冲锋陷阵,必是战场上的万人敌。

    难怪主公丝毫不慌,原来早就有了安排。

    “起来吧。”

    “这位是吕布,吕奉先。”

    “特地前来投奔本王的,大家不必惊慌。”

    得知实情。

    众带刀侍卫退了出去。

    群臣的反应,也都恢复了正常。

    来投奔是好事情啊。

    可这个节骨眼儿上跑来投奔,总让人觉得有些怪怪的。

    特别是一贯以保守著称的王朗,更是觉得这个吕布非常可疑。

    莫不是主公病急乱投医?

    不行,我得仔细问问这人的底细。

    万一是个奸细,岂不是雪上加霜了?

    “主公,臣有疑惑想要问问吕将军。”

    “王司徒请讲。”

    “我观吕将军武艺非凡,却从未听说过。”

    “不知吕将军师从何人?”

    闻言,吕布想了想。

    随后摇了摇头。

    “不知道。”

    “喔?不知道?既然不方便,那可否问问吕将军是哪里人士?”

    “我也不知道。”

    此话一出。

    群臣再度错愕。

    你是哪儿的人,你自己都不知道?

    大哥,你这说谎得也太没技术含量了吧。

    你是在侮辱我们的智商吗?

    “吕将军不知道,自己家乡何处?”

https://sto520.com

    “是啊。”

    “那行吧,那吕将军是如何与主公相识的,这总知道吧?”

    在王朗看来。

    不方便说师傅的名字可以理解。

    不方便说是哪里的人,或许是有什么顾虑。

    直说不知道,也好过胡编乱造。

    那我问你怎么和主公认识的,为何要来投奔,这总没问题吧。

    之前看狄钧的表情,似乎是认识这个吕布的。

    但王朗很确定,主公根本就没离开过临江城。

    他俩是如何取得联系的?

    没让王朗等太久。

    这次,吕布兴奋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

    “昨晚我梦见了主公。”

    “虽然是第一次见,但主公就像我义父一样。”

    “醒来我就知道,我一定要追随主公。”

    此话一出,议事堂内顿时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傻眼了。

    大哥,你这理由也太缺乏说服力了吧?

    梦见一个人,长得想你爹,你就要跟着他混?

    卧槽,你怕是个神经病吧。

    而狄钧,则完全是被吕布的反应给吓到了。

    我像你义父?

    别啊兄弟。

    我还想多活几年。

    震惊之余,王朗回过神来。

    “一派胡言!”

    “主公,臣……”

    “王司徒别急,昨晚,本王也梦见了吕将军。”

    “正是本王的邀请,吕将军这才赶来投奔本王的。”

    纳尼?

    要不是顾及君臣礼仪。

    王朗恨不得跑上去摸摸狄钧的脑袋。

    这怕烧迷糊了吧?

    现在招兵买马都用梦来进行了?

    疯了,疯了。

    这尼玛全疯了。

    临江城只怕是完了。

    罢了,疯吧,疯吧,那就最后疯一回吧。

    王朗已经放弃治疗了。

    没好气的看向吕布。

    “吕将军认为主公长得想你义父?”

    “那你瞧瞧,老夫像不像。”

    闻言,吕布楞了一下。

    还真就仔仔细细的打量了王朗一阵。

    片刻之后,才重重的点了点头。

    “像极了。”

    这话把狄钧给吓坏了。

    老王,人家可是午夜猎爹人。

    认他做儿子,你丫不想活了吧?

    王司徒可是忠臣啊。

    狄钧还想留着他,就这么栽在吕布手里,那可太冤了。

    不等王朗回答,狄钧直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够了!”

    “王司徒先回位置上去吧。”

    “奉先别当真,王司徒是逗你的。”

    “来,你看看那边,那位才是你的义父。”

    不光是吕布,群臣的目光都随着狄钧所言的方向看去。

    感受到汇聚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张让浑身一震。

    卧槽?

    什么情况?

    我不认识这人啊。

    “怎么样奉先,他是不是你义父啊?”

    “回主公,好像真的是。”

    “还不快拜?”

    “义父在上,受孩儿一拜。”

    说着,吕布对着张让就是一拜。

    张让楞了好半天,看了看狄钧,又看了看吕布。

    更是在狄钧怂恿的眼神中,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如此,我何不收了这个义子?

    虽说脑子似乎不太灵光。

    但武艺超凡啊。

    能打脑子又不好,简直就是当义子的不二人选。

    “多谢主公成全。”

    “孩儿,快快起来。”

    “义父!”

    “奉先!”

    “义父!”

    “奉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