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真的不是暴君 > 第10章、何不反客为主

第10章、何不反客为主

    狄钧正打算回去拥貂蝉,抽大奖。思兔sto520.com

    刚要告退,身旁的偏将军放下酒碗,叫住了狄钧。

    “主公且慢。”

    说罢,就见他面朝狄钧,单膝跪地。

    “主公。”

    “大伙儿都说此战必败。”

    “俺是粗人,不会说什么好听话。”

    “就一句,誓与临江城共存亡。”

    最后那句誓与临江城共存亡,完全是扯开嗓子嚎出来的。

    随着他这一嗓子,旁边的士兵和将领们,也都放下手中酒碗,跟着喊了起来。

    声音越传越开,城门口,正在擦箭的士兵听到声音,也放下了手里的活儿。

    “誓与临江城共存亡!”

    “誓与临江城共存亡!”

    声音由临江门而起。

    很快,其余五个门也喊了起来。

    声音响彻临江城,城中原本熄灯的民宅也都一一亮起。

    城楼上的狄钧,就看到城下亮起了点点烛光。

    百姓们都拿着蜡烛走了出来。

    随着出来的百姓越来越多。

    这点点烛光,慢慢汇聚成了一片。

    整个临江城都被照亮。

    他们不求荣华富贵,只希望能在乱世在有个家。

    这些百姓或许只是自豪文盲,又可能手无缚鸡之力。

    没什么知识和力量。

    但也明白,城破家灭。

    天下之大,却不会再有家。

    “誓与临江城共存亡!”

    “誓与临江城共存亡!”

    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全城百姓和将士们的高呼,震得地面都在颤抖。

    忽然间,城楼上冒出来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且人数不断增多。

    见状,狄钧身边的偏将军顿时惊了。

    立马拔刀护在了狄钧跟前。

    “城楼重地,不得擅闯,还不速速退去。”

    “若再往前,格杀勿论。”

    “等等!”

    狄钧率先就认出了这些人。

    他们都是今天被自己接纳进城的难民。

    自己也给他们安排了休息地。

    莫非有什么问题?

    “你们何故来此?”

    “我等斗胆恳求主公,让我们加入城防军。”

    “你们?”

    为首年迈的难民没有正面回答狄钧。

    转头看了一眼,高呼起相同的话。

    誓与临江城共存亡。

    看着这群难民,又看了看城下呐喊的百姓。

    狄钧第一次感觉到一种责任。

    这一战,不仅是为了自己。

    还有城下这成千上万的家庭啊。

    “好。”

    “誓与临江城共存亡!”

    与此同时。

    张家宅院里。

    投降派全都来了。

    张让三人被放出来,给了投降派一干人等极大的信心。

    这是什么?

    这是主公妥协了。

    “我就说嘛,主公只是一时面子上过不去。”

    “现在,主公气消了,也开始考虑现实问题了。”

    “诸位,依我余某人看,明日早会上,我们得趁机点把火。”

    “年兄说的是,得压一压主公的气焰,让他知道,他是离不开我们的。”

    “对,必须得压一压主公的气焰,但不能明着来。”

    “喔?张兄有主意了?”

    “主公不是妥协了嘛?咱们就装不知道。”

    “从明天开始,谁都别说投降。”

    “这是为何?咱们没时间了。”

    “放心,只要城破之前能说动主公投降,咱们都不会有事。”

    “可是……”

    “再怎么说,咱们也有三千士兵守城。”

    “三千颗脑袋,杀也不是一会儿就能杀完的。”

    “如果我没猜错,死到只剩下几百人时,主公必然手足无措。”

https://sto520.com

    “那时候,还不是任由咱们拿捏?”

    “高!”

    “实在是高啊。”

    屋内,众投降派正憋坏水。

    忽然间,传来响起震天的呐喊。

    “什么玩意儿?”

    “这些人都疯了吗?”

    “我看是。”

    “对了,老燕呢?今天怎么没见他来?”

    “不知道,今日早会之后,他就回家了,说是身体不舒服。”

    语言中。

    外面的呐喊一浪高过一浪。

    震得屋顶瓦砾哗哗作响。

    啪唧一声,一片瓦砾从缝隙里掉了下来。

    不偏不倚砸在余某人的脑袋上。

    余某人当即哼了一声,直挺挺就倒在了血泊中。

    两腿一抽一抽的,没两下就咽了气。

    另一边。

    燕寇旗打包好一车的财物。

    打算趁着天黑,偷偷丢进护城河里。

    然后顺着水路,把钱先转移出去,找个地方埋起来。

    有道是人老精,今天早会上的事情,总让他有些不安。

    狄钧的态度太反常了。

    和昨天相比,简直换了个人似的。

    直觉告诉他,一定有问题。

    搞不好接下来狄钧会有什么大动作。

    早会一结束,他直接回了家闭门不出。

    苦思冥想,最后决定先把财产转移了再说。

    然而,刚驾着马车来到大街上。

    原本漆黑一片街道忽然亮了起来。

    无数百姓从家里走了出来。

    高声呐喊中,燕寇旗被吓得从马上直接摔了下来。

    完了,完了。

    我就知道有问题。

    这一定是主公安排的杀招。

    看似妥协,实则要杀人诛心啊。

    燕寇旗从马上摔落的动静,很快就引起了旁边百姓的注意。

    众人疑惑间,走了上来,打算看看怎么回事。

    这可把燕寇旗吓坏了。

    卧槽!

    这是要来索命了吗?

    危急关头,燕寇旗智商突然爆表。

    爬起来,张嘴就开始喊。

    “誓与临江城共存亡!”

    “誓与临江城共存亡!”

    这条街也算是临江城的主干道了。

    能住在这儿的百姓,不说富裕,但至少生活过得去。

    而去基本都开了自己的店铺啥的。

    开仓放粮这种事,他们也都排在最后。

    甚至不少人因为家中有余粮,不再放粮名单上。

    捞到的好处少,甚至没有捞到好处,心态自然有些不一样。

    听到全城百姓都在呐喊。

    一番思虑之后,这些人还是跟着人云亦云起来。

    反正喊一喊,也不掉块肉,真打起来,也轮不到他们上去。

    做做样子,总是不会吃亏的。

    然而,燕寇旗这么一喊,却把他们吓了一跳。

    没有穿官府,但从马车就能看出来,此人不简单。

    这些商贩不比普通百姓,眼力还是比较高的。

    微微一楞之后,也高喊起来。

    燕寇旗还以为自己的办法凑效了,立马提高了自己的音量。

    商贩们见这位老爷都那么拼命,自然不敢怠慢。

    无形中,似乎还比拼了起来。

    燕寇旗比较六十六岁了。

    体力和嗓子,都不是青壮年的对手。

    转念之间,脑筋一动,锦囊妙计又有了。

    何不来一个反客为主?

    “诸位乡亲们,喊起来。”

    “誓与临江城共存亡。”

    “喊起来,别停,别停。”

    说话间。

    燕寇旗从马车里掏出一袋钱来,发给了大伙儿。

    见了钱,众人的呐喊声更强烈了,震得房顶瓦砾哗哗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