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某霍格沃茨的密教教主 > 32. 对角巷(上)

32. 对角巷(上)

    尤涅佛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迎来斯内普的冷冷一瞪,但正是这一瞪,却令尤涅佛心中快慰不少。思兔閱讀www.sto520.coМ

    斯内普的坏情绪着实传染了一些给他,现在算是还回去了。

    邓布利多看了看斯内普,又看了看尤涅佛,笑了笑说:“看来我赶回来的正是时候,不过现在先不聊这个,这里还有一位美丽可爱的女士要介绍呢!我们三位男士总不能冷落了她!”

    他拍了拍女孩的背,轻轻把她推上前,也不等他做什么鼓励,女孩就主动上前一步,礼节性地伸出右手,说:“我是隐德莱希·罗尔,请多指教。”

    尤涅佛也伸出手,与隐德莱希轻轻地握在一起,手的温度很低,像从冰块里刚刚解冻。

    “我是尤涅佛·歌瑞尔,请多指教。”他嘴角噙着一些笑意,心里其实颇为愉悦。

    “你们以后就是同学啦!”邓布利多揽住两人的肩,也开心地笑起来。

    “让我想想,接下来我们该干什么?”他笑吟吟地说,“是去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给你们定制校服?还是去奥利凡德魔杖店给你们配一把魔杖?”

    “邓布利多教授,我觉得你应该先去和福吉谈一谈。”斯内普脸色难看地提醒,“不然你的学校恐怕要失去一位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以及一位学识渊博的魔药课教授。”

    “噢!瞧我这一大把年纪,什么都记不住!斯内普教授,你说得对,我是得去和福吉聊一聊,相信他一定会非常欢迎我。”然后,邓布利多话锋一转,“只是,那谁来带我们的小女士和小先生去买上学用品呢?”

    斯内普脸色更加难看了:“我带着他们两个出去,没到两分钟,魔法部的人就会像堵住抽水马桶一样堵在路上。”

    “不会的。”邓布利多摇摇头说,“总之,我们还是先出去吧,想必我们的歌瑞尔先生已经急迫得想要呼吸新鲜空气了。”

    说着,他就打开房门,紫色的长袍拢着尤涅佛和隐德莱希,向外走去。

    斯内普也就只好跟上,顺便带上了门。

    来到走廊上,尤涅佛回头看,就见门上贴着一个黄铜数字13号。

    他又看向隔壁两个房间的门,一个贴着12号,一个贴着14号。

    他问:“这间房间是被施了什么魔法么?前几日,魔法部的人来这里搜查过,却对此视而不见。”

    邓布利多笑着说:“是的,13号房间被施了赤胆忠心咒,一种高级魔咒,它的作用是,让这个房间只能被我和我信任的人看到,而其他的人却怎么也摸不着。”

    “是不是很神奇?”他扬了扬眉毛,“在霍格沃茨,你们以后也能学会这个魔法,只要你们勤奋好学。”

    “是挺神奇的。”尤涅佛说,“但中间少了一个房间号不会觉得很奇怪吗?”

    “这就是我的一点小聪明了。”邓布利多说,“旅馆房号避开13号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说着,他就带着尤涅佛和隐德莱希走下楼梯,楼梯相当干净,和走廊和房间一样。

    但一走到下层,印象就要完全改观,一个脏兮兮的小破酒吧映入眼帘。

    几个老太婆坐在屋角喝酒抽烟,一个穿着猩红色长袍、扎着马尾辫的男人正和秃顶的脑袋瘪得跟胡桃似的酒吧老板攀谈,酒吧老板脸露难色。

    “威廉森,不是我不协助你,而是之前我已经让你们搜查过一遍房间了,但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再让你搜一遍,所有的房客都会投诉的!”酒吧老板说。

https://sto520.com

    “就一遍!”威廉森将他的马尾辫甩到后头,“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会找到线索的,汤姆,你知道一个巫师的直觉意味着什么吗?”

    “预知未来?”酒吧老板汤姆撇了撇嘴巴,不无嘲讽地说,“那你为什么不去霍格沃茨教占卜课呢朋友?”

    “这不能怪我。”威廉森无奈地说,“主要是我纯靠直觉,而没有系统性的方法。让我再搜查一遍呗,看在我们是老朋友的份上。”

    然后汤姆就没再搭他话了,两只眼睛睁得老大。

    “汤姆?汤姆?”威廉森呼唤道。

    汤姆这才回过神来,说:“没准你还真的有预知天赋也说不定。”

    “哈?”威廉森回过头,就瞧见邓布利多从楼梯上走下来,身后跟着一个女孩子和一个男孩子,再后面就是斯内普那张阴郁得要滴出水的脸。

    瞬间,所有的目光就都汇聚过来,威廉森一脸难色地走上前去。

    作为魔法部的傲罗,他必须要有所行动,但邓布利多,当代最伟大的巫师,却站在了他想拿下的两个人的前面。

    这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他开始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到这儿来了。

    但幸好这份纠结没有维持多久,他就听到邓布利多热情地说:“威廉森,你是叫威廉森没错吧,我还记得你,魔法部的傲罗,我应该没记错吧。”

    威廉森一下子就感到舒服多了。

    最伟大的巫师认得他!而且听上去也没有什么敌意,反而非常热情!

    “是的,您没记错,我是威廉森,尊敬的邓布利多阁下。您这是去哪儿?我是说……”他朝邓布利多身后看去,显然还没有忘记职责。

    “噢!我正准备去找福吉聊聊天呢!顺便解释一些误会!你知道的,一些误会如果不解释清楚就会惹来大麻烦,所以我不得不去。感觉可能会大费口舌,希望福吉那里有柠檬汁!”

    邓布利多热情洋溢地说着,然后突然拍了拍威廉森的肩背,手臂也搭了上去,像和朋友讨论私密话题一样小声地说:

    “我能请你帮一个小忙吗,威廉森?”

    “我能帮您什么呢?”威廉森小心翼翼地问。

    “也没什么,就一个小忙,斯内普教授现在想带着两个小巫师去对角巷买点东西,就是去霍格沃茨上学用的,我想请你跟着一起,让你的同事不要打扰到他们。”邓布利多说。

    “您难道不知道魔法部在抓……找他们吗?”威廉森头疼地说。

    “我当然知道,但这个误会马上就要解除了,我找福吉谈的就是这个!”邓布利多风轻云淡地说,“而且,既然有你看着,就算我和福吉谈不拢,他们也跑不了,是不是这个道理?”

    “好像是这个道理,但是……”威廉森有些犹豫。

    “看在我一大把年纪,一把老骨头的份上。”邓布利多说,“我可以请你吃滋滋蜂蜜糖!”

    他拿出一块糖放在威廉森的手上。

    威廉森脸色挣扎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

    他当然不是为了一块糖,但是邓布利多的请求真的很难拒绝。

    而且这件事的确是有功无过,答应一下似乎也没什么。

    见威廉森答应下来,邓布利多抬起头,冲酒吧门口调皮地眨了眨眼,一个高大的黑色人影又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