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迷踪谍影 >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我想要赢

第一千八百三十九章 我想要赢

      夜色,静悄悄的。

      满井航树一直都潜藏在暗处耐心的等待着。

      对面的队伍,从下午开始便不走了。

      满井航树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

      敌人为什么不走了?

      只有在他们前行的时候,自己才可以找到机会。

      做一个躲藏在暗处的猎手!

      可是现在他们忽然不走了?

      满井航树并没有多想。

      周围,安静的一点声音也都没有。

      敌人的警卫工作安排的还是非常严密的。

      明哨、暗哨都有。

      满井航树并不急着捕获首要刺杀目标。

      现在,必须要给对方造成一种心理上的恐慌。

      人一旦害怕了,就会露出致命的破绽。

      他看到两个明哨,非常尽职尽责。

      而且,他们选择的站岗地点也不错。

      再加上夜晚,视线受阻,所以满井航树并没有急着动手。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两个换岗的人来了。

      月色,铺洒在了地面。

      被换岗的一名哨兵,伸了一个懒腰,掏出烟,点着了。

      就是现在!

      满井航树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刺破了寂静的夜空!

      满井航树立刻收枪,撤退!

      一击必杀!

      迅速撤离!

      这,就是暗影中的猎人!

      ……

      孟绍原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一具尸体躺在地上。

      这是晚上刚被换岗下来的哨兵。

      他看了看身边的人,发现很多人都在巡视着周围。

      仿佛,那个杀手就在边上根本没有离开一般。

      的确没有离开。

      那个杀手,一直都在尾随着自己。

      “他妈的。”

      魏云哲暴怒了:“这个狗东西,搜,给我搜!他一定就在附近!”

      “搜什么?到哪搜?”孟绍原冷冷地说道:“他随便找一个耗子洞钻进去,你能到哪去搜?”

      魏云哲却不甘心地说道:“我就不相信,他一整天都有这样的精力。”

      “我信。”孟绍原却出人意料地说道:“我认识一个人,你一天里,也看不到他睡几个小时,可他每天都是精力充沛。因为他有一个诀窍。

      只要找到机会,哪怕只有五分钟的时间,他也会在椅子上酣然入睡,就是靠着这不断的快速入眠,快速醒来,他也在不断的恢复精力。”

      那个杀手,一定也是这样的。

      “长官。”

      李之峰凑近说道:“留下一部分人,在这里拖着他,你先行撤离。”

      “我不走!”孟绍原淡淡地说道:“杀了我的人,他以为就这么算了吗?”

      李之峰不再说话。

      孟绍原问了声:“小冢俊大概什么时候到?”

      “按照行程,明天可以和我们汇合。”

      “好。”孟绍原点了点头:“从现在开始,你要多向他汇报工作!我相信,那个杀手又出现了!”

      他说的“他”,是张上!

      那个体型身高和孟绍原很像的人!

      ……

      队伍,居然还是没有走。

      满井航树睡了大约有十分钟的样子醒来。

      他觉得自己的精力得到了很大的补充。

      端着望远镜,朝远处看去。

      队伍,依旧在那里。

https://sto520.com

      一步也都没有挪动。

      为什么不走了?

      满井航树心里非常好奇。

      他的望远镜慢慢的转动着。

      忽然,他停了下来。

      他看到几名头目样子的人,正围着一个年轻人说话,态度非常恭谨。

      望远镜里,无非看清年轻人的长相。

      但从身高体型来判断,应该就是孟绍原!

      满井航树的眼睛里跳动着狂热!

      孟绍原!

      自己终于抓到他了。

      他腾出一只手,摸了摸身边的步枪。

      可惜,在这里自己没有办法命中。

      可是,既然被自己发现了,难道他还可以逃跑吗?

      满井航树有的是耐心。

      他会在这里一直等下去,一直如同影子一般尾随着他们。

      然后,找到那致命一击的机会!

      ……

      “为什么不先走。”

      吴静怡穿着一身粗布衣,拿着两个馒头,坐到了一边,眼睛看着前方,开口说道。

      在她的身边,坐着的,是同样穿着粗布衣的孟绍原。

      孟绍原没有和她有任何眼神上的交流,啃了一口手里的干粮:“不把这个杀手干掉,他永远都会是今天所有人心里的一个阴影。”

      他仿佛是在那里对着空气说话:

      “如果是正面的搏杀,哪怕这一仗打输了,下次,依旧可以打赢。可如果被一个杀手杀了那么多的人,连他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那对于队伍未来的士气打击就太大了。”

      “你也犯不着亲身冒险。”吴静怡端起盆子喝了一口汤。

      他们现在在那,和正在吃饭的每个人并没有任何的不同。

      孟绍原冷笑着说道:“我不做诱饵,他不会出来。”

      “你有替身在那。”

      “替身?没错,我想走一定能够走成。”孟绍原淡淡地说道:“可那个杀手早晚都会发现自己杀错了人,然后,会对我进行下一次的追杀。

      我要是就这么走了,就代表这次我输给他了。问题是,我这个人喜欢赢,不喜欢输。他妈的,我会怕一个连面都不敢露的凶手?”

      他说的很平淡,可是吴静怡知道,少爷已经被勾出真怒了。

      他要是不亲手解决掉这个杀手,只怕连觉都睡不好。

      孟绍原把干粮全部塞到了嘴里:“去向‘我’汇报一下工作。”

      吴静怡会意,站起身走到了张上的面前,“汇报”起了工作。

      强制性的植入!

      孟绍原不动声色的注视着面前的一切。

      也许那个杀手也会想到,自己会用替身。

      所以,自己必须让部下,轮番向张上汇报工作。

      这是强迫性的让杀手有种强烈的印象。

      当他必须要做出选择,扣动扳机的时候,这种强制性的植入,一定会让他选择脑海深处相信的那个目标。

      较量,从这一刻已经开始了!

      孟绍原不是杀手,他不懂得杀手的那些东西。

      杀手有杀手的本事,自己也有自己的本事。

      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把自己所擅长的发挥到淋漓尽致了。

      孟绍原站起了身。

      他没有去吴静怡那里,而是来到了普通的士兵之间。

      保护色。

      这些普通的士兵,就是自己最好的保护色。

      他点上一根烟。

      很普通的那种烟。

      也许这个时候的杀手正在监视着这里。

      如果自己继续抽习惯的烟,瞄准镜里的杀手,就有可能看到。

      然后,子弹,会洞穿自己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