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577 这很公平
    “兄弟会最早接触召集令是在大约三个月前……”

    苍老的声音开启了回忆模式。

    三个月前,也就是1786年3月至4月间,佛罗里达半岛上属于白人的塞米诺尔人战争正在收尾,自以为错过良机的洛林则收到了来自美利坚的召唤。

    就在那个时候,巴夫洛缪和他的皇家幸福号降临拿骚。

    洛林能感受到这句普通陈述背后蕴含的重量。

    海盗帝国兴盛于亨利.摩根,他建立了一套有别于世俗,契合海盗价值的特殊秩序。

    在这套秩序中,他是食物链的最高层,之下有七位海盗王,再下是具有竞争力的大海盗们,和缺乏竞争力的小海盗们。

    海上兄弟会是特例,他们脱胎于第三层的大海盗,有资历,有背景,又主动从食物链中抽离出来,接受所有海盗的供养,成为秩序的维护者和旁观者。

    凭心而论,这套秩序的稳定远远超出了亨利.摩根自身的能力,哪怕在他身死之后,依旧平稳地运转了近百年时光。

    七雄争霸的稳定格局直到洛林出现才正式开始瓦解、松动。

    结社战争之后,黑胡子爱德华凭其威望,黑男爵巴夫洛缪凭其智计,洛林凭借财力各自脱颖而出,在实力上远远甩开了其余三位海盗王,强行把原来的第二层割裂成上下两层。

    上层在那之后继续分裂,巴斯特尔海战,黑胡子完败,巴夫洛缪退避,洛林自此成为唯一的强者,即便还没有到达当年亨利.摩根的威慑力,但比之无冕的皇帝,第一代黑男爵已然不惶多让。

    这就是如今的海盗帝国的生态,白帜洛林在食物链中独居顶尖,黑胡子爱德华与黑男爵巴夫洛缪继续保持着与第三集团的差距。

    棉布杰克,猎犬亨利以及黑王子贝拉米对大海盗们的优势不断缩小,如维京人博尼特,在战败前达到鼎盛的老牌大海盗巧手德里基,以海狸鼠吉尼为代表的新兴势力杀作一团,在第四层向曾经无力正视的殿下们发起冲击。

    一超双强的局面下,是群雄争霸、聚散离合的激烈碰撞。

    当然,被巴夫洛缪的行为所影响的只有黑胡子。

    因为洛林与海盗之间的特殊关系,现在的海盗帝国在最高层只有清晰的南北对抗。

    南是巴夫洛缪,以巴拉圭一线群岛为根基,活动范围囊括整个南美和中北美西部海岸的西班牙区。

    北是黑胡子,以伊柳塞拉为中心,据守海盗帝国传统的加勒比海域和中纬跨洋航线。

    同一个层级的野兽往往会谨守相互回避的原则,哪怕生死攸关,也不会轻易踏足别人的势力核心,而拿骚,恰好就在黑胡子势力的最核心处。

    换句话说,巴夫洛缪在没有受邀的情况下造访拿骚比洛林这次的突袭式空降更不合常理,尤其兄弟会的老人言之凿凿,当时黑胡子最具战斗力的本部分队和黑胡子本人就在伊柳塞拉的港湾中休整。

    于是第二个疑点产生了,就像是事先约定好一般,黑胡子在那次足以掀起海盗王战争的突发事件中保持了沉默,全程掉线。

    洛林不由捂住下巴:“就像事先约定……也就是说兄弟会只知道他们有默契,却不知道他们是否提前沟通过?”

    “海盗王之间的面谈是瞒不过兄弟会的。”老人说,“因为他们一定会坐着旗舰赴会,而且绝不会走进别人的老巢。在海盗的世界,单纯把见面当成商谈的家伙大概早就死绝了。”

    这句话洛林深以为然:“但是沟通也不见得一定要亲自做吧?”

    “那殿下又为什么要亲自到拿骚来?”

    为了确认……

    洛林一下变得沉默。

    见面、商谈、沟通,类似这样社交类的行为确实没有领袖亲自执行的硬性需要,但也并非谁都可以替代,需要综合考虑权限、能力以及信任关系,越是重要的场合越是如此。

    洛林会冒着风险登岛是因为船上没有适合的代行者,巴夫洛缪也是一样。

    除非……

    “有人能够完全替代他,说服黑胡子保持沉默。”

    老人愣了一下,继而就是狂笑出声。

    “难道殿下以为这世上的海盗团都像您的商会一样人才济济?”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社交圈以文明的方式积聚威望,不影响股权、财富等一系列决定商会归属的关键,所以诸如卡门、查克、拉莫斯、埃迪和克伦才能一边掌控着不下于洛林的社交能量,一边安安心心地在德雷克商会做他们的雇员。

    海盗以野蛮的方式积聚威望,一旦巴夫洛缪的海盗团中出现足以与团长分庭抗礼的人物,其结果不是改朝换代,就是另立门户。

    所以洛林假设的人不可能存在,巴夫洛缪深入拿骚,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和黑胡子之间的默契已经超越了语言。

    答案很可笑,哪怕再可笑,洛林也必须接受。

    洛林烦躁地揉了揉眉心:“然后呢?巴夫洛缪在拿骚发布了召集令?能让两位殿下摒弃前嫌相亲相爱,难道这份召集令其实是针对我的黑券?”

    老人脸上露出苦笑。

    “那位殿下大费周章来到拿骚,向兄弟会捐赠了五千镑,然后要求我们向所有的海盗王和大海盗发布召集,包括您在内。”

    “包括我在内?”

    这就真的真的很有意思了。

    海上兄弟会的特殊存在,别的海盗哪怕不以为然也会多少顾忌些脸面,哪怕是拒绝,也得找个看得过去的理由去拒绝。

    唯有洛林,就算那封召集令真的发到迈阿密,洛林也不会理睬,巴夫洛缪肯定能猜到结果,也就是说他只想让洛林知道召集的内容,而且内容肯定不会对洛林的利益有所损害。

    “内容呢?”洛林饶有兴致,“召集的内容是什么?”

    “我刚才就说了,不知道。”老人脸上的苦意更浓,“我们拒绝了召集,为此放弃了钱财。那位殿下并没有强求,当天下午就离开了拿骚。”

    “一个半月后,棉布杰克殿下发布了召集令,范围缩小到包括他在内的三位殿下和现在唯一的海盗王候选维京人博尼特。如您所知,只有贝拉米拒绝了召集。”

    “我们不知道召集的内容,不知道召集的地点,只知道拒绝召集之后,贝拉米的海盗团发生了叛乱。忠于他的四条船在墨西哥湾战沉,他和维达号不知所踪。”

    老人的声音带着波动,让洛林恍然想起来这位衰老的法典守护者和黑王子贝拉米之间的特殊关系。

    他曾是贝拉米的老船长,在弃船上岸,贝拉米继承海盗王头衔之后,双方依旧维持着良好的关系,从有限的接触来看,贝拉米应该对他很尊重。

    洛林皱起眉头:“你找过贝拉米么?”

    “通过当年船上的老部下,我用那时的暗号给他留了消息,猎犬亨利发布了黑券,给他的脑袋挂上了1000镑的悬赏。”

    “他现在唯一的活路就是上岸,宣誓成为法典的守护者,只有那样黑券才会失去效力,他才不用提心吊胆地活在追杀当中……”

    洛林?异地看着老人:“很不错的建议,难道他拒绝了?”

    “我根本不知道他能否收到消息。”老人叹着气,“茫茫大海没有信标,我的留言只能放在久远的约定地和相熟的情报贩子手里,传给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就算他收到,也不见得会听我的,就像当年……”

    “当年?”

    “莱昂纳多,第三代黑王子贝拉米殿下,他不仅是我的船员,还是我的孙子。”

    狗血的剧情突然在洛林面前展开,今天这场会谈的许多不合理之处一下子迎刃而解。

    洛林笑起来:“怪不得……你想我找到他,救出他?”

    老人对洛林的猜测不置可否,他轻声说。

    “棉布杰克与您有私仇,旧的召集令或许与您无关,但您既然来到这儿,就说明新的召集令很可能添加了关于您的内容。”

    “棉布杰克、猎犬亨利、维京人博尼特、黑王子贝拉米,我的孙子是这世上唯一知道召集令内容,同时也愿意告诉您的那个人。”

    “我别无所求,只希望他平安地活着,这很公平。”

    洛林沉吟了片刻:“没错,这确实很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