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572 你从未摆脱我的掌控

0572 你从未摆脱我的掌控

    “我点的东西需要写这么多字?”

    “谁的生活都不容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横巷很喧闹。

    脏兮兮的孩子在横巷笑着跑着,恶作剧般复述着无意义的话,向北传到舒适悠闲的上街,向南响彻鱼龙混杂,继踵比肩的下街。

    巷的宽度只有四米。

    海娜披着罩衣站在横巷与下街的交点,向前过主街是卡门藏身的宾馆,向右过横巷是伦迪咖啡店,斜向通过十字路口,那栋建筑就是她所关注的卢卡斯酒庄。

    她已经在这个位置站了很久,大概有一分多钟,拥挤的人群会自然地避开她,所以她不用躲,只需要站着,把酒庄的周遭数落得一清二楚。

    那里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白墙,蓝瓦,窗棂有简单的雕花,房间挂着厚实的窗帘,从二层到三层,一模一样。

    这种正常让海娜越发地在意起来。

    站在观察者的角度,她第一次发现卢卡斯酒庄的观测环境居然比她们所选的宾馆更好。

    尤其是那间已经被套上嫌疑的房间,视野开阔,夹角适中,在照看街景的同时,还能够轻易俯瞰伊芙琳自然气息花店的全貌,也就是洛林和莱希德约定见面的那个地方。

    那里真的是莱希德的观察哨么?

    如果不是,之前那道疑似酒瓶的反光究竟是怎么回事?

    如果是,就那样躲在厚而安静的窗帘后面,观察者又能看清多少街上的细节?

    要不然钻进去看一下?

    海娜有点纠结。

    照道理说钻进去肯定是最简单的求证办法,但如果里面真的有人,想要不被【活人】发现,就只能把他们变成【死人】。

    双方现在是合作者的关系吧?出现死人大概会影响后续的合作,让人活着也会影响,扑空倒是不会影响,可钻的意义也跟着一块失去了……

    这就是所谓的左右为难。

    海娜望着那扇窗户思索着,眼角的余光抓到了一个出走的身影。

    有个穿着帮厨服的年轻人从伦迪咖啡的后巷走出来,穿过街,走进了卢卡斯酒庄。

    一个咖啡馆的帮厨在工作时间去酒庄?

    海娜不懂得咖啡的文化,不知道有一种咖啡会用威士忌来代替鲜奶,所以自然而然就对帮厨的动作产生了好奇。

    就在这时,巷的对面……

    “先生,这是您的华夫和卡布奇诺,一共一先令三便士,单子我放在这。”莱斯恭敬地为画家端上盘。

    画家的笔骤停在纸上,皱着眉头回忆了半天:“抱歉,但我点的应该是拿铁和泡孚。”

    “3号桌华夫和卡布奇诺,单子上记得很清楚,您记错了,先生。”

    “单子……”

    画家疑惑地拿起单子,看到上面寥寥几个镌秀的单词,确实写着华夫和卡布奇诺。

    “这不是我的单子!年轻人,我记得很清楚,你在我的单子上写了很多,还说了什么生活不易!”

    【我点的东西需要写这么多字……】

    【谁的生活都不容易……】

    【你在我的单子上写了很多,还说了什么生活不易……】

    “原来如此么……”

    分开的人流聚拢起来,像冲滩的浪撞在海娜原本站立的地方,而海娜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莱斯觉得眼睛又干又痒。

    他强忍着画家的呱噪揉了揉眼,等再抬头,突然发现巷对面的构图居然变了。

    “先生,那里……原本有一个女人对么?”

    “女人?”画家愣了一下。

    “是的,女人,身材很好,像流浪汉一样披着深色的罩衣。”

    “你想岔开话题么,年轻人?”画家怒发冲冠,“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穿罩衣的女人!倒是你和我之间多出了一张伪造的帐单!我从没见过这样卑劣的商业手段,就像是……就像是……”

    “这单算我的,另外,您的画请借我看一下。”

    “诶?”

    没等画家反应过来,莱斯已经收好帐单,一把夺过了未完成的画。

    画面上是忙碌而拥挤的下街生态,采买的、奔跑的、勒索的、游荡的……活灵活现的悲哀和生计跃然纸上,在街口撞上礁石,挤挤囊囊地分作两股。

    然而那块礁石的位置是留白的,刺眼的空白被留在画的一角,画家明明知道那里有什么,却偏偏什么都画不出来。

    “怪物么……”莱斯喃喃自语,“能和怪物成为同伴,真安心呐……”

    ……

    “我出发了。”低头把礼帽扣在头上,哈利如此对莱恩说。

    “慢走,代我向博格问好。”

    “我会的。”

    多年的搭档不需要赘余的祝福,更何况这次虽然是最高级别的情报传递,但事情本来却没什么附带的风险。

    风险都在老板的尊严上押着,对于这个现实,连哈利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想赢还是想输。

    赢很好,从出色的同伴手上获得一胜,心理的满足绝不下于从决斗中脱颖而出。

    输也很好,要是能看到莱希德气急败坏的样子,说不定会比胜利更加激励士气。

    旧八连的老板就是这样一头奇迹的生物。

    哈利自嘲地笑了一下,走进地下室,拉开暗门,一转头就出现在卢卡斯酒庄侧后,一栋不邻街的豪宅当中。

    “就像是打地鼠,你永远猜不到它会从哪个洞穴冒出头来。”

    哈利轻声地自言自语,立起风衣的高领,伸手打开了房门。

    他对自己身后的眼睛一无所觉……

    海娜静静站在几栋房屋外的阴影里,翡翠色的眼睛目送着哈利拐进主街。

    “是你么?四天前在花店,你就站在莱希德的身边呢……”

    逆着人流,哈利向着坡的高处走去。

    他的步幅很快,不一会就穿过了伊芙琳自然气息花店。洛林和卡特琳娜正百无聊赖地在花店外赏着鲜花,就像一对幽会的丽人,看不出半点急躁。

    哈利没有刻意去看他们,径直穿过去,很快就来到街尾,熟门熟路推开一间蛋糕店的大门。

    【森林的糖果屋】

    “欢迎光临!”糖果屋的侍应小跑着迎上来,“客人只有一个人么?”

    “是一个人。”

    “您喜欢二楼靠窗的位置么?那里能够眺望整个灯塔山,是店里最棒的风景。”

    “我想我会很喜欢。”

    “请跟我上楼,从这儿走。”

    “有劳。”

    毫无异样的对话过后,侍应引导着哈利走上楼梯。

    楼梯的拐角打开一道旋转的暗门,把他吞没,又从另一侧吐出与他身材相仿,连发色和衣服都一模一样的人。

    替身很快坐进二楼靠窗的位置,点了单,惬意地仰望着灯塔山,也任由自己被他人仰望。

    而哈利则从暗门走下楼,又一次穿过逼仄的地道,进入到博格酒馆的地下酒窖。

    最高等级的情报传送至此完成。

    五分钟后,西格拎着小包向博格道别,迈开元气满满的步子,轻快地踏上了她的赴约之路。

    这场约会她将迟到15分钟。

    虽然现在已经是2点37分,而她走到花店至少还需要8分钟,也就是直到2点45分才算是真正的赴约。

    但是上帝为证,浪费前面半个小时的人是洛林德雷克,那份债无论如何都不该算到她的头上。

    西格莉特依旧是那个虔诚而守时的西格莉特,遵守着她在年少时与上帝的承诺,无论与谁约会,永远永远只会迟到15分钟。

    这是她的宣告,以伟大的时间为工具,优雅而含蓄地告诉对手,【你从未摆脱我的掌控】。

    到时候洛林会露出什么样表情呢?

    真正的主角在路的高处粉墨登场,身披着金色的霞,向手下败将提起胜利的裙角,洛林的脸上应该是不甘?无奈?懊恼?释然?还是心悦诚服?

    西格希望能看到第四种。

    因为洛林是被她认可的势均力敌的对手,这样的对手应该具备敏锐的洞查力,坚固的自信心,承认失败的勇气,以及为恭贺对手的大度。

    缺少以上任何一种美德都无法让人摆脱对胜负的执着。

    不摆脱对胜负的执着,人就无法做到真正的释然。

    只是……

    “这样的期待对小德雷克来说会不会有些太高了呢?”

    “又或许是太低了呢?”

    魔音在耳边炸响,维持着摆臂提腿的姿态,西格化成一座塑像。

    她就那样定格在韦斯利街的正中心,距离伊芙琳自然气息还有老远的距离,街的另一边是可以眺望到灯塔山的森林的糖果屋,糖果屋的隔壁就是博格酒馆。

    从出门到现在,她一共只走了42步。

    西格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有点急,有点乱,有什么东西在不分远近地无意义呐喊着,似乎想要把什么表达出来。

    那似乎是某种情绪,西格却分辨不出来。

    是不甘?无奈?懊恼?释然?还是……心悦诚服?

    她像缺了油的机械一样一点一点回头,一点一点看到挺翘的鼻子,柔软的嘴唇,翡翠色的眸子,最后是一张咖啡色如天使般动人的脸庞。

    “我记得……你是……”

    “海娜耶斯拉。”海娜扶着西格的脖子轻声说,“我的名字,海娜耶斯拉。”

    “洛林德雷克在哪?”

    海娜抬起手,指向森林的糖果屋二层,洛林和卡特琳娜并排坐在替身的对面,正笑着向西格招手。

    西格终于露出了释然的笑,手和脚也恢复了自如。

    她站稳了,昂起头和洛林对视。

    “所以他擅自把约会的地方改掉了,是这样吧?”

    “唔。”海娜想了想,“今天卡特琳娜第一次穿高根鞋,磨破脚了。”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