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527 REBIRTH XV:良心

0527 REBIRTH XV:良心

    朝阳璀璨。

    满是猜忌的昨天随着启明星光坠向西边,新的一天紧接着从东方升起,为迈阿密捎来新生。

    德雷克宅有一场晨聚。

    那些洛林最珍重的伙伴们三两成群,海娜和诺雅喝着茶,卡门带着莎伦处理文件,卡特琳娜正在教法芙娜骑马,莱夫牵着夫人,赶着孩子,还有齐家赴宴的亚查林和贝尔,至今孤身的克伦和丹尼尔……

    除了远在海外的皮尔斯,所有人都在这儿,保持着既不远又不近的距离,各自打发着清早的时光,就像昨日种种从未发生。

    洛林享受着朝霞的暖意,闭着眼,直到黑影遮掩住红色的世界。

    “啊,昨晚吓到我了。”贝尔一屁股坐到洛林身边。

    “吓?”洛林掀开一只眼,瞅了眼远远的无忧无虑的奥菲和迈克尔,“这世上还有能吓住你的事?”

    “当然有吧?”贝尔打个响指叫来自己的红茶,“早上六点的聚会,提前四个小时通知,我从没见你做过这种多余的事情,更没想到我也会在通知的名单里。”

    “通知你是因为你是团队的一员。”洛林重新闭上眼,任由太阳驱赶一夜未睡的疲惫。

    “那嫌疑呢?”

    “嫌疑是嫌疑,身份是身份。”洛林说,“文明世界的根基在法律,法律的立足点则在嫌疑人的无罪推论。”

    “哪怕在定罪的前一秒,嫌疑人的身份都是无罪的。因为就大的环境而言,被冠以嫌疑的人相比于审判权的掌控方总归站在弱势的立场。”

    “无罪推论是法律给予他们的公平,哪怕从各种角度来说这种公平都极容易造成不公平,但强者的自我束缚是珍宝,两害相权,我选择践行。”

    “践行么……”贝尔叹了口气,“所以你依旧觉得我是海军部的间谍?”

    “不是觉得,是无法排除这种嫌疑。”洛林的声音很轻,“我会竭尽所能去证实你的嫌疑是真的,那是我对德雷克商会的义务。可在嫌疑证实以前,我依旧会把你当成最值得信赖的友人和下属,这是我对人生和团队的责任,不仅仅是为了你。”

    “真是标准的德雷克式发言。”贝尔看着洛林,眼神里全是复杂,“明明你们两兄弟都是自私而冷血的混帐,把我的人生玩弄得面目全非。可为什么呢?就是没法憎恨你们……”

    “用东方的话来说,孽缘吧。”

    “捏渊?那是什么?”

    “命中注定……那种。”

    贝尔噗嗤一声笑出来,一边笑一边摆手:“跟你们兄弟才不是什么命中注定。”

    他深吸一口气:“海校……海校的时候,雷顿爵士其实早就为我安排好了人生。”

    “他说你不适合听命行事,所以学校要为你铺路,一毕业就准备为你安排一艘小船。大概是通信舰?毕竟一个少尉,哪怕是中尉也不适合直接成为护卫舰长。”

    “他希望我成为你的大副,我同意了,你知道,在上议院那些老爷的关注下,我并不像你有那么多的选择权。”

    “谁知道毕业前半年,你突然退学了……”贝尔冲着洛林瘪了瘪嘴,“你跑了,我的人生规划第一次被撕得稀碎,明明是那一届的状元,但在毕业的双向选择中,我却成了唯一落选的那个。”

    “留在我面前的只剩下两条路,去普利茅茨军港做一位少尉引航领班,从此转入地勤,或者以爵士助教的身份留校,带着完全空白的军旅生涯,做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升职的教员。”

    “沙克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在艾利亚叔叔战死,德雷克家族最风雨飘摇的时候无智地接纳了被整个上议院厌弃的我,我欠他的。”

    贝尔吐出气:“之后我就登上了流浪号。我不知道他到底为我的人事任免承受了多大压力,但在他的庇护下,我度过了一段真正无忧无虑的时光,像每一个正常的海校毕业生一样升职、加薪,欠他的越来越多。”

    “所以,当他让我到你身边来做保镖的时候,我其实是高兴的。哪怕我明知道德雷克切开都是黑的,他根本不可能遵守和我的约定,说不定我前脚下船,后脚卜瑞德伯爵家就会成为大不列颠的通缉犯,我还是甘之如饴。”

    说到这儿,贝尔停下来瞅了洛林一眼:“他通辑我了,是吧?”

    “嗯。”洛林依然闭着眼,“一级通辑,直送普利茅茨。不过你的文书在金士顿被查克劫了道,成为了当时判断你可信的重要依据。”

    “嘁!”贝尔恨恨啐了一口,“为什么不告诉我?”

    “没必要吧?”洛林不确定的回忆着,“哪怕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我也觉得你被沙克通辑的事与你的关系不算太大。”

    “但我家的爵位差点就被彻底剥夺了!”

    “那只是附带的结果。就像我们用火炮轰击敌船,无论敌船是否会沉,射出去的炮弹肯定会沉。但没人会在开炮前考虑炮弹的心情,那只是附带的,和炮击本身半点关系也没有。”

    “你们两兄弟果然……”

    贝尔语结了。

    他张着嘴满脑子搜索着合适的形容词,可脑子里却一片空白,直到最后也没能找出来。

    他愤愤然站起来:“总之,你们两兄弟是吃定了我会任你们宰割是吧?”

    “虽然描述不太准确……但从本心而言我确实信任你。”

    洛林睁开眼,定定地看着贝尔。

    “你从小接受的都是错误的贵族式教育,正因如此,你的灵魂才多了那么一点良心,就像是枷锁一样,把你锁得死死的。”

    “我会挣开的!”

    “是是是,请努力。”

    洛林毫不掩示地敷衍着自己的朋友,用声音把贝尔重新摁回椅子。

    贝尔臭着脸架起腿,咚一声压在桌子上,一下就牵动了所有人的目光。

    “言归正传!你把所有人大清早地召集过来,做了这么多余的事,不会就是为了给我撑腰吧?你担心我被孤立?担心我在调查过程中真的背叛?”

    “完全猜错了。”洛林摆着手,用轻描淡写的口稳说,“主要是有件事情需要告诉你们所有人。虽然早茶之后也可以,但既然我一夜没睡,自然没有必要强撑着配合所有人的生物钟。”

    “有件事情?”

    “嗯。关于克里斯.埃蒙斯上校千里迢迢奔赴迈阿密的理由。”

    洛林招手把散开的众人叫拢,沉吟着组织了一下语句。

    “简而言之,乔治三世陛下和海军部的一部分先生希望我们把海事集团扩张到英格兰去,给出的条件很优厚,保障也很充分。”

    “但是我估算了一下,想要冲击英格兰成熟的造船业市场,在三年内形成足够强的竞争力,我们大概需要投入三十到五十万镑。”

    “这是一笔巨款,我需要你们的意见。”

    众人皆默。

    克伦呆呆地站在人群的外沿,眼神涣散,声音飘忽。

    “大不列颠的陛下和海军部……世界上最大的造船业市场……三十到五十万镑……”

    “又一场……豪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