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447 好高骛远
    伍尔沃德农场是尼维斯岛上数一数二的大农场,位于尼维斯首府查尔斯顿的远郊,毗邻岛的最高峰尼维斯峰,占地六千多英亩,里面有牧场、林场、马场、连片的甘蔗种植园,甚至还有一座风景秀美的私家湖泊。

    农场主是法兰西斯的表亲,自从她的丈夫过身,她就带着儿子来到这里寡居,也由此才得以在社交舞会上认识纳尔逊,堕入爱河,重启人生。

    这里同时也是纳尔逊在尼维斯岛的临时居所,那场舞会就是农场主伍尔沃德先生为了欢迎他入住才举办的,这一点为他与法兰西斯的邂逅增添了一抹命中注定的味道。

    纳尔逊在湖畔的小花园招待洛林和他的海员们。

    天色入夜,林深籁寂,男男女女在悠扬的管弦乐声中翩翩起舞,组合多是尼维斯的淑女和船上或已婚或未婚的先生们,有几对……比如亚查林……和他的舞伴明显已经踩过了象征礼貌的社交距离。

    纳尔逊笑得像个**荡妇。

    “亚查林德塞,我记得他。他在万圣节行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让我一度怀疑是不是每个法兰西男人都像他这样战无不胜,直到我去了法国……”

    “很失望?”洛林倚在花柱边晃着酒杯。

    “不,应该说庆幸。”纳尔逊老老实实回答。

    洛林嫌弃地笑了一声:“要是法兰西男人能有亚渣三分功力,这个世界早就把鸡当作圣物供起来了。”

    “也是。”纳尔逊附合了一声,突然问,“这次去了哪?”

    洛林?异地看过去。

    纳尔逊忙高举双手:“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不知道皇家海军有没有在你的身边埋放钉子。别忘了你现在可是顶级财阀,就算真有你的情报,为了保密,我这种校级军官也不可能看得到。”

    “那你就是猜出来的。”洛林更好奇了,“我一直以为贝尔掩示得不错。”

    “原来是贝尔朱迪亚的指挥,怪不得和你的风格完全不同。”纳尔逊释然大笑。

    洛林举起酒杯抿了一口:“前半年,我抽空去了趟非洲。”

    “非洲?”

    “玛丽亚一世没收了我的财产,我去和她理论,现在已经要回来了。”

    “玛丽亚一世……虔诚的玛丽亚?”纳尔逊听得连连乍舌。

    “很奇怪么?”洛林摆出无辜的样子,“上帝赋予我们人权和物权,每个人的私有财产都应该是神圣且不可侵犯的。在上帝的教诲下,我所做的只不过是在维护自己生而有之的权利罢了。”

    纳尔逊一脸无奈:“虽然你话里的每一个词都没有问题,但这些词从你这个异教徒嘴里蹦出来,总觉得……”

    “异教徒怎么了?用上帝的教诲约束我的行为是我对主流文明的尊重,如果按了阿斯加德的规矩,她敢剥夺我的财产,我应该烧了里斯本才对。”

    纳尔逊投降了。

    他翻着白眼:“好了好了,我相信玛丽亚一世在口才上肯定不如你。但说真的,你去非洲干嘛?”

    “不是说了去和玛丽亚一世理论嘛。”

    洛林玩弄着手上的酒杯,用琥珀色的酒液对准月亮,心不在焉。

    “她的人在海上扮演海盗,却污蔑我是海盗,所以我去说服那些海盗为我作证。”

    “可是他们不愿意。不仅不愿意,还在一个苏丹的庇护下逃进了阿曼人建立的苏丹国,拒绝和我见面,剥夺了我去说服他们的权利。”

    “葡萄牙人怎么能这么霸道呢?”

    “为了更好的沟通,我只能为苏丹国换一个明事理的苏丹帮我一起说服那些海盗,基本上,前段时间都是在忙这件事。”

    纳尔逊听得目瞪狗呆:“阿曼人的苏丹……马斯喀特?见鬼,那不是在西亚吗?”

    “他们的国土横跨亚非嘛,说他们是非洲国家也没什么不对的。”

    “呃……等等,那你之前送给法兰西斯的宝石?”

    “德雷克历来以诚信为本。”洛林笑着向纳尔逊欠身鞠躬,“在挑选新苏丹的过程中,我和我的盟友们曾短暂封锁过马斯喀特的港口。大约有六成马斯喀特居民在封港期间只能依靠救济度日,而我则是为他们提供救济品的唯一供货商。”

    “商人逐利,垄断贸易的导向唯有利润最大化,这是人所共知的道理。”

    “阿曼人需要我把有限的运力尽可能多地用来运输生活必须品,需要我放弃利润巨大的珠宝、香料、皮草……等等等等,他们当然得给我一个相对公道的价格。”

    “你管半吨面粉换22克拉的绿宝石的生意叫公道?”纳尔逊嗤笑出声。

    可洛林的脸上见不到任何笑意,他认真地说:“当他们衣食无着的时候,这个价格确实很公道。”

    气氛猛然间微妙起来。

    嗤笑的纳尔逊面对着认真的洛林,越笑越笑不出来,越笑越艰涩起来。

    “你……礼物是你特意挑选的?”

    “当然啦,您在信里用确信的口吻告诉我您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从那时起,我就在想该挑选什么作为第一次见面的礼物。”

    洛林放下酒杯,突然换上了敬称。

    “我原本的选择是一船面粉,因为我的参谋团告诉我,背风群岛正在发生饥荒,食物应该是最能表达诚意的礼物,也能解燃眉之疾。”

    “但当我回到加勒比,我又听说您被软禁,背风群岛再没有人厉行那高瞻远瞩的《航海条例》,面粉的价格已经暴跌了七八倍。”

    “您破坏了我的计划。迫不得已,我只能退而求其次,在一堆勉强看得过去的东西里挑拣了好久,最后选择了这颗不算起眼的小宝石。”

    洛林毫不遮掩的嘲讽着,纳尔逊的脸色说不出的难看:“难道连你也觉得我做错了?”

    “追逐名利当然没错,我的上校,您只是做了蠢事,不是错事。”洛林摇着头笑起来,“就在不久前,我在入侵苏丹国时曾告诉阿曼的盟友,商人是建设者。”

    “商人是建设者,在追名逐利的过程中,我们经营朋友。军人是破坏者,在追名逐利的过程中,你们制造敌人。”

    “敌人的敌人能够成为朋友,商人的顾客也有成为朋友的潜力。上校,我私心以为,您来到背风群岛之前他们或许并不是朋友,但您升华了他们的友谊。”

    “你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威胁,财产受到损害,群岛出现饥荒。玛丽亚一世夺走我的财产时,我经营了满世界的朋友把她和葡萄牙送上西班牙的被告席。”

    “您夺走了美国商人的财产,他们也用近似的方法让您受到了教训。”

    “说实在的,我很庆幸这些文明人选择了法律。他们至少给了您重新开始的机会,而不是雇佣一个或几个杀手,提前送您去见上帝。”

    纳尔逊听得怔怔发愣:“照你的意思,他们陷害了我,我还需要对他们心怀谢意?”

    “那是您的事。”洛林看着纳尔逊,“我只希望这次软禁能为您找回一些战场上的敏锐。您需要真正地休息一下,让心里的燥动沉静下来,清醒地总结这两次复出以来的得失和教训。”

    “上校,我在您身上可是投了重注的。”

    “哪怕是为了我的投资您也有义务振作起来,成为将军,成为上将,成为海军大臣,直到把整个皇家海军的造船和养护都授权给我。”

    “对我而言,只有做到这一步我对您的投资才算是勉强回本,这就是信任的价值。”

    “德雷克的信任可能是这世上最昂贵的东西了……”

    纳尔逊苦笑起来,越笑越释怀,越笑越畅快。

    “皇家海军的业务会成为你的囊中之物,洛林德雷克,我的朋友,这是未来海军大臣给你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