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444 伊柳塞拉的阴云

0444 伊柳塞拉的阴云

    巴哈马,伊柳塞拉岛。

    伊柳塞拉岛是黑胡子爱德华的老巢,更确切得说,是在1782年6月到9月接连两场规模浩大的结社战争之后才新迁入的本部。

    结社战争改变了很多传统的东西,这其中变革最厉害的或许就是海盗世界的秩序。

    回望曾经,海盗皇帝亨利.摩根为群魔乱舞的加勒比海注入了名为秩序的火种,在他之后,无冕的巴夫洛缪进一步强化了火种,最终进化成后来近似于分封的猎场制度。

    七位海盗王分享广袤的新大陆海疆,从北美的大西洋沿岸到南美的大西洋沿岸,从飓风肆虐的墨西哥湾到信风拂面的向风群岛,他们共同拱卫着乌龟岛的海上兄弟会,自营其国,泾渭分明。

    这种秩序持续了整整50年,直到群鲨当中杀入了一条名为洛林.德雷克的凶残海豚。

    洛林夺下了其中一个海盗王的尊号,手中还捏着第二个尊号的两份信物。

    他在乌龟岛为自己的骷髅旗绣上了像征海盗王权的蔷薇桂冠,然后……弃如敝屣般拒绝了海上兄弟会为他划定的猎场。

    这次事件成为了猎场制度崩坏的标志和开端。

    但因为洛林所宣称的狩猎目标和海盗们的猎物差异太大,至少在当时,没有猎场的洛林只被当成了加勒比历史上众多特立独行的海盗中的一个,谁也没能真正认识到【拒绝】能够被赋予的重大意义,连洛林自己都没能想到。

    在1780年和1781年,他稳健地扮演着自己那份普通的特立独行,一边张场着绘有蔷薇桂冠与彩瞳骷髅的海盗黑旗,一边与旧仇新怨的两位海盗王进行着漫长又不算激烈的王者战争。

    他成功把自己经营成海盗世界的边缘人物,反复横跳在【叛逆】与【叛徒】二个身份的界线之间,对海盗们而言,既是自己人,又不像自己人。

    紧接着,圣战宣言。

    巴夫洛缪精准地攥住了洛林身份上的特异,不仅一举废掉了洛林的身份,还险些让自己成功绕开海上兄弟会,成为加勒比海新的海盗帝王。

    一时间他的威望无人能及。

    然而,或许真的是祸福有命。巴夫洛缪只把洛林当作筹码,没有在声威最隆时摧毁德雷克商会在加勒比海的力量,洛林和加勒比的商人们就还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新大陆历史上规模最大,制度最团结的百商联社宣告成立,一夜之间为商人阶级赋予了不下于海盗帝国的武力,更强悍的指挥,更完备的体系,以及无法比拟的后勤能力。

    这本来就是人类社会的标准结构,90%的人创造财富,10%的人掠夺财富,一旦创造财富的人团结起来,哪怕只有一部分,他们也将得到对抗邪恶的伟大力量。

    1782年被称为联社之年,一连两次结社战争把加勒比旧有的秩序砸得粉碎。

    洛林彻底和海盗划清界线,他舍弃了像征海盗传统的黑帜的彩瞳骷髅,在主桅上挂起三色堇与蔷薇花桂的白帜海盗旗,从【海盗的叛逆】摇身变成【海盗的天敌】。

    巴夫洛缪在第一次结社战争中遭到惨败,乌龟岛的陷落让他苦心营造的威望沦丧大半,自此失去了君临加勒比的可能。

    黑胡子沉而复起,凭着第二次结社战争中的强势表现成为海上兄弟会新的保护者,成功和巴夫洛缪划海而治,在海盗的世界树立起高耸入云的第三极。

    加勒比从此进入一超两强的对抗时代,旧有的猎场制度再无人提,加勒比海被定为公共猎区,黑胡子主掌东北海疆,巴夫洛缪独享西南贸易。

    黑胡子就是在那时把自己的老巢从维京群岛迁到了当年海上兄弟会的禁卫之地巴哈马群岛,还特意选择了伊柳塞拉岛。

    这座狭长的岛屿和拿骚所在的新普罗维登斯岛仅有一海之隔,像一道屏障包裹在拿骚的东北方向,就如同京畿心腹,最能彰耀黑胡子如今的权势。

    唯一叫人可惜的是海盗们大多不擅建设。

    这群人中的例外如这一代的棉布杰克和每一代的巴夫洛缪或许能把老巢营造出京畿的繁华,但黑胡子显然不在此列。

    和他的每一代先辈一样,黑胡子的尊号崇尚力量和破坏,对建设往往不屑一顾,手下也很难找出擅长建设,精通经营的特别人才。

    对此,黑胡子只能自我安慰说,他掌控伊柳塞拉岛才只有短短两年时间……

    两年时间,洛林能够建造起繁华的卢西和圣戴拿,能把迈阿密的不毛之地变成人声鼎沸的工地,可黑胡子只能在伊柳塞拉狭长的海滩上搭起有限而零星的几个栈道,顺便在丛林边沿为自己和干部们建几栋尚算干净的两三层小楼,用来和棚户当中的普通海盗区别出地位的高下。

https://situ.tw

    这就是伊柳塞拉,大名鼎鼎的海盗执政官黑胡子爱德华的行政院。

    4月终末的伊柳塞拉格外热闹。

    平缓的沙滩上横七竖八搁浅着各式各样的武装炮舰,远一些是避风的深水锚点,安妮女王复仇号和另外七八艘五级以上大舰随着海波起伏荡漾。

    从安妮女王复仇号的艉甲板向岛看,沙滩,草滩,人群聚集的地方是几洼湖潭,湖和潭的边上搭满了肮脏的草棚和简易的木楼。

    从这些棚户再向内陆就到了丛林边沿,有几栋或纯白或七彩的鲜艳“豪宅”矗立在丛林边一洼月牙型的湖畔,大小样式虽说并不比繁华港区的小富之家更富丽,可一旦和前头的贫民窟相应衬,看上去就变得格外堂皇。

    一队人马乌泱泱拥进了豪宅区中唯一的那栋三层木楼,为首者是瘦小如孩童的扎尼因,扎尼因身后是鹰目的纳西恩,再后是如山般魁梧的查穆亚姆,接着是其他干部,以及另四个分队的分队长们。

    扎尼因神色低凝地扣响了大门。

    “我被耍了,是么?”门里飘荡出压抑着愤怒的恐怖。

    “莫罗城堡的风声突然就停了,聚在哈瓦那和太子港的战舰一夜散尽。”扎尼因轻声回复。

    纳西恩重重啐了一口:“我早就觉得有问题,以联社那群战争狂商人的响应速度,整整一个月时间,怎么可能只有就近二十二家商会,不到七十条船到位,那根本就是……”

    “纳西恩!”扎尼因冷冷瞪了他一眼,瘦小的身体爆发出涛天的杀意,吓得纳西恩噤若寒蝉,再不敢吐出一个音节。

    黑胡子依旧没有开门。

    他隔着门说:“那些为了保卫兄弟会聚集过来的海盗,安抚了么?”

    舵手弗里曼从人群中站出来:“一共28支海盗团,每家给了800镑,44个独行海盗,每家300镑。”

    “我们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每家每人拿到的却很有限。而且并不是每一位都愿意接受补偿的,就比如某位殿下,看得出来,他已经厌烦了。”

    “你说的是贝拉米……”黑胡子传出重重的喘息声,“那个心怀着侠义的王子殿下原来就不像个海盗,德雷克换上白帜之后,他的态度也是最让人担忧的。”

    “海盗世界已经容不下新的叛徒了,他的问题,我会和巴夫洛缪商议。”

    “是。”弗里曼垂手,撤步退回队列。

    “伊柳塞拉是骗局,阿内加达也是骗局,这一次德雷克把我耍得团团转,让我亲手把德里基送进了他的网兜。”

    “这是耻辱……”黑胡子的声音发着颤,像愤怒,更像恐惧,“我要报复,你们有异议么?”

    海盗团的智囊,引航员塞姆拉斯悄悄捅了查穆亚姆一下。

    查穆亚姆福至心灵,一踏步站出来。

    “团长,我们可以在布里奇顿劫刑场。扎尼因说他添了一艘铁船,但铁船开不到岸上,岸上依旧是我们的天下!”

    “可我们没法保证德雷克会把德里基活着带到岸上!”扎尼因反驳道,“我和弗里曼研究过那艘新的铁船,她的火力依旧比不上我们的安妮女王,而且德雷克的配置太极端,只要拉开300米的距离,她就是一头没爪没牙的铁乌龟。”

    “你又敢保证那份海试材料是真的么?”塞姆拉斯亲自下场,和扎尼因针锋相对,“海试和交付相差了足足一年,除了改装,我想不出任何别的理由!”

    “也可能是消除隐患,他是商人,没有任何途径拿到二十四磅以上的长炮……”

    “他也是海盗!”

    “你们……别争了。”黑胡子呼一声拉开了门,天光照亮他满是络腮的脸,苍白而憔悴,“扎尼因说得不错,我们必须救回活的德里基,那是我欠他的。”

    “而且那艘叫瓦尔基里的新船是洛林.德雷克的旗舰,洛林.德雷克是我们的敌人。无论那艘船上有什么,我们都需要搞明白,回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明天,安妮女王复仇号兵发向风群岛,本部分队在背风群岛与我们会合,其他分队各回猎区,去教训那些凑热闹的商人。”

    黑胡子用铿锵的语调下了决断,众人齐齐束手顿足。

    “是!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