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258 青春作伴好还乡

0258 青春作伴好还乡

    不爽。

    很不爽。

    非常不爽!

    自从商团在埃尔金成立,无论有钱还是没钱,顺遂还是波折,洛林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被人教训的滋味。

    居高临下,盛气凌人!

    经历过新奥尔良的阴谋和群星闪耀的万圣节行动,直到正式开启走私,和后世声如震雷的美利坚国父们互有攻守,洛林几乎以为自己触到了这个世界的最高壁。

    但沙克的话却毫不留情地把他打回到现实当中。

    还早得很呢……

    在一次大战依旧遥不可及的时代,贵族……或是如沙克所说的【真正的贵族】才是这个世界的掌控者。

    和他们比起来,纳尔逊不过是一个能打的牧师之子,科林伍德不过是个不起眼的跟班,莱希德是个破落的贵族后嗣,加尔维斯……也就是区区一个仰仗裙带飞黄腾达的暴发户。

    所谓的美利坚国父们,这些奠定起后世的强权之基,被视作天使或是恶魔的使徒们,至今仍是群有钱,不安分,非主流的乡巴佬们,除了本杰明富兰克林,没有一个人真正上得了权贵的台面。

    而混迹在上述圈子的洛林顶多也就是个风头正盛的年轻商人,不会代表更多,也无法代表更多。

    【在真正的权威面前,英镑不会变成金币上铸造的人像,也不会带来更多的力量……】

    自视甚高……么?

    嘁!

    7月8日,晨,哈灵顿湾私人码头。

    重新换回戎装,洛林和海娜站在蔚兰水滴号旁接受奥尔维斯独自一人的送别。

    气氛略微有些压抑。

    洛林故作轻松地笑了一声:“开心点,事情总归圆满解决了,老伦纳德也没受什么伤害。让他在百慕大休养一段,至于情报……”

    “我们加紧核实!”

    “要隐秘,力求准确。”

    “是!”

    海员与海员间的送别总是干脆,到太阳升起的那刻,蔚兰水滴号已经完成了启航的全部准备。

    “就这样,我和海娜先回去了。新奥尔良的事关系到商会后续的发展,哪怕冒些风险也不能任其流产。诸位,多加……”

    “船长!船!!!长!!!!”

    最后的告别词尚未完结,一辆马车风驰电掣从道路的尽头疾至,身体尚在虚弱的老伦纳德从马车上连滚带爬跳下来,提着一只小皮箱飞奔到洛林面前。

    “船长,雷蒙处长的小礼物!”他把皮箱塞到洛林手里,“昨天您大闹了皇家海军船坞,阿曼尼上尉在您面前噤若寒蝉,连德雷克提督都对您客气有加。雷蒙处长从中看到了您的实力,连夜收齐了这些礼物,半小时前赶送到了我的手上。”

    洛林意外地扬了扬眉毛:“验证过了么?”

    “只来得及验证条目,具体内容只能请您和耶斯拉女士在船上验证了。”……

    ……

    两日后,新奥尔良。

    寒鸦号已经做好了出航的全部准备,贝尔、埃蒙斯和那四个护卫也被秘密送进了空荡荡的码头仓库。

    万事俱备,眼下欠缺的只剩下清晨回归的洛林宣布最终的审查结果。

    众海员齐聚一堂。

    洛林在面前摆开厚厚两沓情报纸:“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有幸,我们达成了在百慕大的全部目标。”

    他用手指把贝尔的情报前推了一点。

    “这是贝尔收集的情报,内容包括七、八、九三个月大陆分舰队第一编队的轮值和巡防排班,负责范围,各级编队指挥与当月的巡防总指挥基本信息。”

    “很重要的情报。”洛林吸了口气,“若是一切为真,大陆分舰队的海岸防线在我们面前将再没有秘密,结合我们对沙克战术的熟悉和寒鸦号的速度,走私将变得畅通无阻。”

    他推出第二份情报。

    “这是我从百慕大买来的第二份情报,出自分舰队的基地司务长之手。”

    “怎么说呢……作为行动指引,这份情报不合格,内容摘要一塌糊涂,就算流出去,需要的人也只会看得一头雾水。”

    “但我们还有贝尔的情报,作为佐证,司务长情报完美无缺。”

    “现在具体的比对和验证已经完成了,比对人包括我、海娜、卡特琳娜、克伦、卡门和亚查林,结论一致,贝尔无罪。”

    “先生们,女士们,恭喜我们度过了一次信任危机。”

    平淡的语调,此起彼伏的代表放松的喘气,众人稀稀拉拉鼓着掌,亚查林突然问:“船长,我们关了那个埃蒙斯这么多天,那么以后的情报……”

    “呃……”

    半个多小时后,洛林亲手打开了仓库的某扇房门,贝尔吊儿郎当地坐在里面的床上,懒洋洋靠着床,神色轻松。

    “呦,船长大人,我的嫌疑洗清了?”

    洛林靠着门框一下下晃动手上的钥匙串。

    “你私自接触大陆分舰队的重要军官,想要洗清嫌疑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不过嘛……已经证实你没有伤害团队的意愿,所以嫌疑本身就变得不再重要了。”

    “标准的洛林式审判。”贝尔吹一声口哨贴上来,“喂,洛林,我的私交不会影响分红吧?”

    洛林啼笑皆非:“不会。”

    “这段时间的不公正待遇会有相应的补偿么?”

    “没有。”

    “没有?”

    “没有。”

    “太遗憾了……”贝尔抻起一个懒腰,“看在钱的份上,我决定原谅你的不信任。但是既然我的关系曝光了,以后每三个月三百镑的情报费得由你来承担。”

    洛林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不是两百镑么?”

    “我被关了几天,埃蒙斯就被关了几天。不过他就是一个死要钱的,抚平他心理创伤的最好办法就是加钱。这是谨慎的代价,你得受着。”

    “好吧……”

    所谓的皆大欢喜,大概……

    放出了埃蒙斯,结清了情报费,贝尔和洛林联袂返回寒鸦号,就像一切无事发生。

    成年人的世界总是善于清理一些尴尬的过往,抓住紧要,放下细节,越是封闭的环境就越是如此,这源于人们对自我人际圈的下意识保护。

    总之,寒鸦号要启航了。

    这一轮的轮值舰长是克伦,贝尔依旧主职领航,卡特琳娜以大副之身主管前甲板,海娜掌舵,王也操帆。洛林负责考核克伦,说白了就是无所事事。

    船只绕行佛罗里达以前领航员也无所事事,两个无所事事的发小凑在忙碌的后甲板,依着护栏,抱着酒杯。

    “贝尔,我终于理解你为什么对家族爵位如此执念了。”

    “理解了?”贝尔意外地看了洛林一眼,“我还以为享尽家族荣光,偏又没有半点继承压力的幸运小子这辈子也理解不了。”

    “理解了……”

    洛林意性阑珊地喝干净酒,随手把玻璃杯抛进海里,看着水花溅起,乍现乍消。

    “爵位是阶级。阶级这东西,不被它踩到头上,一辈子也发现不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贝尔歪着头,“以征召的名义重回军旅?然后公开改换信仰?”

    他掰开指头:“以你现在的财力和名望,随便带一艘船接受征召,至少就是少校,如果把安第斯号带回去,上校也不是太难的事。19岁的上校在皇家海军凤毛麟角,至少雷顿爵士肯定得高兴坏了。”

    “改换信仰也不难,我知道威斯敏斯特的红衣主教一直想为你主持洗礼,你拜他为教父,沙克德雷克也不会拒绝你回归家族,连私生子的身份都能轻易抹消,反正那也是贵族圈的惯例,谁也不会多说什么。”

    “等有了合法的庶子身份,高阶的军职和尊贵的教父,你就可以挣自己的爵位了。现在毕竟是战争时期,德雷克家的天才……”

    “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洛林满脸古怪打断贝尔的自说自话,“我向往爵位是为了更高的自由,为了自由放弃自由,我疯了么?”

    贝尔眨巴着眼睛:“自由也要,爵位也要,钱也要,你打算怎么办?”

    “嗯……没想好。”

    “没想好?”

    “准备慢慢想。”

    “慢慢想?”

    “我才19呢。”洛林哈哈大笑,“人生还长,未来还长。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急什么急?”

    ( ̄▽ ̄)=( ̄︿ ̄)!

    “喂!别在中间插什么咒语,我听不懂啊!”

【2000book.com★首发章节更新★防盗章节修复★尽在2000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