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220 为英格兰【第三卷完】

0220 为英格兰【第三卷完】

    诚哉斯言,科林伍德的黄蜂号没等洛林理干净缆绳就主动回了航。

    这说明第五航道的战斗同样有了结果。

    倒霉的法国人败在了天时。

    暴风雨起时,相对靠后的堡垒号侥幸身处在一片相对宽阔的中转带上,得以及时调头,逃出生天。

    而靠前的开拓人号则完全陷进了狭窄航道,进退无路,只能被狂风暴雨席卷着挣扎在满是礁石的复杂海域,最终也没逃过触礁沉没的结局。

    所以从时间上说,第五航道战结束的时间不可能比洛林的主战场更晚。

    想到这儿,洛林古怪地瞥了科林伍德一眼:“早早结束却不来我这儿帮忙……少校,您救人去了?”

    科林伍德理所当然点了点头:“安第斯号的侧舷停不下第三艘船,与其在你边上束手无策,我更应该竭尽所能去拯救上帝的信徒。”

    “放着胜利不顾去救援敌人……”虽然明知道这是建立在对接舷战的自信和雇佣条例的限制上,洛林多少还是有点无语,“救下多少?”

    “133人。”

    “这么多?”

    “所以说,些许风险是值得的。”

    “也许吧。”

    两人的交谈戛然而止。

    很难说科林伍德的选择是否偏离了根本,因为一艘布里格型的满配水手数是180人,在暴雨和触礁的双重灾难下,最乐观的获救率也不会超过20%,换算成活人,就是36个。

    结果科林伍德多救了97个。

    一艘船上七成的水手成为俘虏,那么把触礁沉没的开拓人号计算成黄蜂号的战果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这意味着科林伍德通过这次冒险行为收获了名声、恩义,还有实打实的战绩。

    假如洛林在主战场败了,这一切当然是毫无疑问的昏招,但德雷克属员们接舷实力在万圣节舰队中有目共睹,这一次又有暴雨加成,冒险的理由就似乎就成立了。

    大局观下的利己主义么?

    洛林看着科林伍德,无所谓地笑了一声,突然想到既然第五航道的战事有了结果,那么状况类似的第一航道,是不是也已经分出了胜负?

    ……

    夕阳西下。

    远方的勒罗贝尔只余下有数的烟柱依旧连接晴空,战后的海湾变得平静,处置完善后的船队驶向最后的迷雾。

    金鹿号已经失去作战能力了。

    被直击的舰艏留下一个天坑,为了快速解决图腾号,左右两舷的船壳也是伤痕累累。再加之风暴和接舷时粗鲁的撞击,这艘坚强的船没有散架就是尼奥尔德在保佑着洛林。

    他把旗舰临时换到了新缴获的安第斯号,金鹿号成了俘虏船,由亚查林带着一百多名水手指挥,被幸运马蹄铁和黄蜂号共同拖拽。

    一起被拖拽的还有幸运找回来的图腾号,法兰西人进行了漂亮的自救,及时炸断了倒伏的桅杆,清理了甲板,只留下一座光秃秃的浮岛,硬生生扛过了风暴,也没有损失太多人手,直到投降。

    她们一同驶向第一航道。

    相去二十余公里,洛林站在主桅的帆桁上第一次看到上烟柱。

    不是战斗过程中火炮纯白的硝烟,而是灭火之后浓密的黑烟。

    又过了一会,战场在洛林眼前铺开画卷。

    纳尔逊的獾号凄惨异常,半座艉楼不翼而飞,前桅失踪,面向洛林的右舷还有三个巨大的破洞,仿佛距离沉没只在顷刻之间。

    但她的边上停泊着相对完整的朱庇特号。

    虽然船壳上也有历战的痕迹,但整艘船的状况依旧良好。

    最重要的,是朱庇特号的主桅顶上迎风招展的,是代表英国的米字旗。

    胜了?

    而且似乎还是完美的接舷胜利,怎么做到的?

    怀着疑惑,双方合流。

    洛林在朱庇特的甲板上见到了纳尔逊。

    眼睛里有血丝,那是一夜未睡的结果。军装上满是血,那是右肩被砍了一刀的原因。

    纳尔逊的形容狼狈,面无血色,头发散乱,但是精神状态绝佳,举手投足,纵横捭阖。

    “看到您依旧精神,我就放心了,提督阁下。”洛林笑着打招呼。

    纳尔逊对洛林的胜利没有表现出任何意外,只是笑了笑:“放心什么?”

    “当然是您许诺我的报酬。”洛林冲着甲板跺了跺脚,“皮尔斯,现在开始,你就是朱庇特号的临时船长。”

    小皮尔斯抱着长枪笑呵呵应了下来。

    纳尔逊翻了个白眼:“我以为你这次收获丰盛,会好心把这艘船留给我,毕竟你也看到了,獾号的情况比你的金鹿还糟糕……”

    “借给您没问题。”洛林大咧咧一摆手,“出借到回归金士顿为止,您可以写借据,也可以把小皮尔斯当成您的舰长。”

    “未成年的舰长?”

    “雇佣兵嘛,良莠不齐才显得您得胜不易。”

    “商人的论调真是叫人厌恶。”

    “多谢夸奖。”洛林夸张得鞠躬,“提督阁下,我很好奇您是怎么把仗打成这副模样的。一般来说,以獾号的状况应该没能力接舷才是。”

    “一点小意外……”纳尔逊用他唯一完好的手尴尬地挠了挠鼻子。

    确实是一点小意外。

    暴雨来临时,朱庇特号已经挺近到距离航道口不足200米的位置,但想要更进一步,摆脱触礁风险却难若登天。

    因为纳尔逊强硬地把獾号堵在了航道大门口。

    击沉獾号对朱庇特号来说很容易,但哪怕击沉了,想等獾号沉没到足以通行的深度,这点时间或许够让朱庇特号触礁三回。

    所以纳尔逊提出了接舷,让出航道口,任由朱庇特号开出来,相对应的,朱庇特不能在过程中开炮,只能像个傻子一样任由风瘫了半边的獾号接舷。

    结果……

    洛林不能理喻地看着纳尔逊:“您不怕对方反悔?”

    “主动权可是在我手里的。”纳尔逊自信一笑,“同归于尽或是最后一搏,他们没有第三个选择。”

    “听起来,您像个暴躁的无赖。”

    “我坚信你会为我带来胜利,既然如此,我就有义务准备好报酬。”

    “您是我遇到过最疯狂也最守信的雇主。”

    “彼此彼此。”

    勒罗贝尔湾海战的最后一块迷雾至此在洛林面前一扫而空。

    英国人大获全胜,摧毁了勒罗贝尔镇,同时几乎全歼了法国人的大西洋防卫舰队。

    万圣节行动还剩下最后的一环,即配合早先丢上陆地的莱希德连,高调摧毁防卫舰队位于勒弗朗索瓦的海军基地,震慑法国人的新大陆舰队,并借由此影响向风群岛战役的天平。

    胜利己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行驶在大西洋平静的海上,洛林与纳尔逊并肩欣赏美丽的夕阳。

    “约翰莱希德,您有那位上尉的消息么?”

    “遵照我与他先前的约定,23日在勒弗朗索瓦以北130公里的丘陵碰面,他会在见面的山头竖起法兰西的白旗,在那之前,我不该也不会打探他的行踪。”

    “但我听俘虏说,拉特里尼泰爆发了大规模的奴隶反抗,像不像他的手笔?”

    “一个加强连想要打通半座马提尼克就像是痴人说梦,所以假如真是他煽动奴隶反抗,我不会感到意外。”

    “关键是他准备怎么处理那些奴隶。”洛林咬着嘴唇,“把这些不安定因素带回英属殖民地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

    “那也是他的事。”纳尔逊耸了耸肩,“我相信他不会为了所谓的正义去得罪所有的庄园主,于我们而言,只需要考虑战争。”

    “还有10天?”

    “算见面时间的话,只剩8天。”

    “8天啊……补充水手,围困勒弗朗索瓦,配合莱希德的计划,看来依旧任重道远呢。”

    纳尔逊点点头:“这世上从不会缺少意外,甚至一切可能发生的坏事,最终都必然会发生。请善始善终,我的朋友,为你,为我,也是为了英格兰。”

    “为英格兰……么?”

    【卷三,吹往新大陆的风……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