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97 DAY4:病名为爱

0197 DAY4:病名为爱

    今夜的月色很美。

    皎白的玉盘高挂在天空,远近寻不见几朵浮云,星斑被光遮盖得影影绰绰。

    “是个写诗的好日子啊……”

    亚查林感慨一声,真心诚意地希望能憋两句歪诗出来。

    然而,木有。诗什么的在灵感里完全翻拣不到,合适的弹着点倒是找到好些个,但凡手边有门十八磅炮,他就有把握在五轮炮击之内把面前这栋豪宅轰成残渣。

    这种想法很不妙。

    因为人的行为模式由思维模式所决定,心里想着杀人放火,说话、做事、隐喻、映射……诸如种种,自然而然就会透出阴森诡谲的气味。

    换而言之,真正历假如真的演员是不存在的,一个人的演技如果高明到真假难辨,他肯定不是在演戏,而是在扮演的当口,把自己彻底转变成了另一个人。

    暴力脑、军人脑、恋爱脑……后世对人类行为的偏执描述说到底就是对这种大型精分现场的描述。

    齐格菲的人设就是标准的文艺脑加圣人脑,这种人与黑暗绝缘,无论情绪再不稳定,也不可能表现得杀气腾腾。

    所以,想要人设不崩,亚查林唯有把自己从战备状态解脱出来,重新沉回那个“期望每个人都能获得幸福”的齐格菲纳尔洛。

    他闭起眼睛喃喃自语。

    “我是齐格冯纳尔洛……我是齐格冯纳尔洛,波尔图纳尔洛侯的二公子,喜欢戏剧的纯情娘娘腔。”

    话音掷地,他猛地睁开了眼。

    “以爱之名!”

    “以爱为名!”

    “以爱正名!”

    亚查林仰起脸,用咏叹的语调念出莎士比亚的名句:“爱!可以创造奇迹!”

    齐格菲就此复生,柔软的眼神,灿烂的笑容,就像一枚光芒万丈的太阳,哪怕身处在黑暗的庭院,也不能掩去他的光芒。

    他像跳舞似单脚在地上转了一圈,一扬臂,向着二楼东首的第二间房丢出一枚簇新的金路易。

    小小的金币在空中翻转,划着抛物线掠过遍布绿植的小阳台,砸在落地窗的玻璃上,发出叮一声轻脆的鸣响。

    亚查林静静听着,在心里默念到十,余音消散,他又丢出第二枚,接着第三枚、第四枚……

    叮……叮……叮……

    黄金的清鸣一声连着一声,一声串着一声,它传进房间,像蛛丝一样铺开,摇曳着探到大床上,钻进哭泣着的艾米丽小姐的耳朵。

    “什么……在响?”

    艾米丽小姐抹了抹眼角的泪珠撑起身子,疑惑地望向阳台的方向。

    叮……叮……叮……

    “有人么?是谁躲在阳台那?”

    奇怪的声音不为所动,维持着平稳的节奏,一下一下敲响。

    小姐好奇地爬下床,赤足踩上绒毯,循着声音怯生生摇开一条门缝,跟初生破壳的雏鸟一样,试探着向外伸出脑袋。

    她看到一片银妆素裹的大地。

    皎白的月光泼散遍视野的角角落落,给每一个可见之物披上银纱。彩色的屋顶和斑驳的屋墙失去了平日的色彩,肮脏不见踪影,化作圣辉寒芒。

    有夜风从海的方向拂来,大地蒸腾出白天积存的热力,二者交合一道,结出若隐若现的薄雾,流连在庭院,荡漾在街角,又给那遍地的银纱接上了轻薄的雪白蕾丝,美得让人目炫神迷。

    艾米丽小姐看得呆了,不知不觉走出门外,捂住小嘴喃喃出声:“原来勒洛兰这么……啊!疼!”

    有什么击中了艾米丽小姐的额头,反弹到阳台的地面,哗啦啦啦,是金属的脆音。

    “金……路易?”艾米丽小姐蹲下身捡起一枚,一抬头却发现了更多钱币,它们零零落落分布在阳台的地面,似上古传承的神秘星图。

    “是谁……为什么要朝我的窗子丢金币?是谁呢?”

    又一枚金币抛上来,掠过艾米丽小姐的肩,擦着头发击中玻璃。

    叮!哗啦啦啦啦……

    艾米丽小姐的心猛地悸动了一下,她快步跑过去,踩着金币,扶住护栏,追寻的目光跨过空间,锁住了一道英俊挺拔的身影。

    亚查林在漆黑的庭院微笑望着她:“我的思念,终是传到你耳中了。”

    艾米丽小姐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齐……纳尔洛先生,您不是离开了么?”

    “离开了,又回来了。”

    “为什么?”

    “我发现自己患了病,深入骨髓,药石无灵。”

    艾米丽小姐感到心口抽痛,就算捏紧了衣襟也不能有分毫缓解:“您……怎么会……是不是医生弄错了?明明几天前还好好的,您一直都神采奕奕的……”

    “我病了,得了不治之症,就算聚起世上最优秀的医者也不可能救治。”

    亚查林张开手,朝着艾米丽小姐的方向,深情地摆出拥抱的动作。

    “艾妮,那是世上最恐怖的病。其病……名为爱情!”

    ……

    静谧的夜,静谧的香闺,亚查林和艾米丽依偎着拥在柔软的绒毯。

    “一直没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我叫齐格冯纳尔洛,波尔图侯爵纳尔洛家的后嗣,波旁世族的旁系次子。从血统算来,现在的国王陛下算是我的表叔,虽然我至今也没有荣幸面见圣颜。”

    “我知道。”艾米丽小姐冲亚查林的怀里拱了拱脑袋,红着脸轻声说,“其实宴会之前,母亲已经把您的身份告诉我了。”

    “普里奥夫人……是了,我允许老师把我的身份告诉普里奥爵士,夫人知道这些并不奇怪。”

    艾米丽小姐摇摇头:“其实勒洛兰大部分家族都知道您的身份,这里的圈子很小,这么重要的消息瞒不住人。”

    “所以我才会在宴会的那晚受到女士们的青睐么?”

    “不……不是的!您充满了魅力,勒洛兰没有哪个淑女能在您的眼神中保持清醒……”

    “也包括……你么?”

    那一瞬间,两人四目相对,亚查林的眼神坦然而炽烈,不断灼烧着艾米丽的理智,可她却无处闪避。

    “也包括你么?”

    亚查林又问了一声,温言细语,艾米丽彻底沦陷在那该死的温柔里,睫毛轻颤,红唇微张。

    “是……是的……唔!”

    衣衫褪落。

    ……

    风吹云散,天地初开,艾米丽的香闺一地零乱,房间的女主人扯着单薄的丝被,慵懒地斜躺在亚查林的怀里。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

    亚查林依旧是齐格菲,脸上看不到半点云雨之后的满足,深藏在温柔之后的,只有痛苦和悔恨。

    “艾妮,知道么?其实我这次之所以会来新大陆,是为了去新法兰西,跟艾斯露伯的长女完婚。”

    “她是我的未婚妻,婚约已经订立了十四年,但我没见过她。十四年前她还在牙牙学语,承担不起和一个少年相亲的重任。”

    “但她依旧要成为我的妻子,这是注定的,毋庸置疑的。在最崇尚爱情的法兰西,统治国家的贵族却把爱当作可有可无的点缀,我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被当作家族的财富,一种工具,一件物品。”

    “我以前从未质疑过这样做的正确性,如果没遇上你的话,怕是现在也不会去质疑。”

    “我真愚蠢……”

    自爆的宣言才止过半,艾米丽突然环住亚查林的脖子,仰起头坚定地用红唇堵住了他的嘴。

    一个长长长长的湿吻。

    “我不喜欢您这样诋毁自己。您就像童话里的王子,拥有着无瑕的灵魂。您是高洁的,哪怕只有短短一瞬,能拥有您都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幸。”

    “我没你想像得那么好,傻姑娘。”

    “那就请让我活在梦中吧,王子殿下。”

    丝被又一次翻波起浪,只是这一次的主动权却落到了艾米丽的手里。

    急风,骤雨,浪卷,波平。

    亚查林轻轻拨动艾米丽贴在额上的秀发,低声吟唱。

    “艾米丽啊,艾米丽!为什么你偏偏是艾米丽呢?主把天使藏在这荒凉的山海,害我不能早早面见到你的容颜。啊!我们明明如此般配,为何却不能厮守终生?”

    艾米丽疲惫地支起身子,挪动着钻回亚查林的怀里。

    “温柔的齐格啊!你要是真的爱我,就请诚意告诉我;你要是嫌我太容易降心相从,我也会堆起怒容,装出倔强的神气来拒绝你的好意,好让你向我婉转求情。”

    “我是爱你的!”亚查林突然躲开艾米丽,赤裸着站起来,“我已经做了半世的提线木偶,今天终于有了自己的思想!”

    “我要去战斗了,艾妮!”

    他俯下身,轻柔地在艾米丽额头一吻,顺手抽走了一方染红的丝帕,捏在手里。

    “我要去战斗了,告诉艾斯露伯我不愿娶他的女儿,再回去欧洲,说服父亲向你提亲。我或许会失败吧,但连唐吉可德都有挑战风车的勇气,我难道还不如一个落迫的西班牙骑士?”

    “我会胜利的,艾妮!相信我,等着我,如果半年后我还没来见你……你就自由了。到了那时,请带着我的爱……活下去!”

    “再见,我的……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