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182 DAY1:入主
    某种程度来说,发生在雷诺庄园正门的会面当真有那么一点历史性会面的神圣感觉。

    身为会面的双方,雷诺先生和亚查林此前互不相识,本心中即便不是对对方一无所知,也肯定不敢百分百地明确对方的所思所想。

    可就是这样两个全然不具备合作条件的陌生人,只因为【人设】的契合,就在机缘巧合下轻而易举地跨过试探、接近和认知的阶段,直接生成了铜镶铁铸的牢固同盟。

    更可笑的是,此同盟一成,良师贤徒的人设便升级成了关系的基石,探求这块基石下的真实反倒成了双方的禁忌,成了实打实的倒台行为。

    这等扭曲的社交准则让惯常以率真思考人际关系的海娜茫然不解。

    哪怕洛林已经使尽了浑身解数为她作解,在领悟了答案的同时,她依旧想不明白这种无根的同盟何以牢固,最后也只能把一切归结到洛林对人性的把握。

    而事实上,这跟洛林毫无关系。

    欧式社交的基本准则是利己,所追求的终级目标则是大范围的个体共赢,即在自己获利的同时,尽量不去损伤可见可查者的利益,最终实现集体价值的提升。

    雷诺庄园同盟不过是对欧式社交准则的现学现卖,齐格的人设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满足雷诺先生的愿望而填充起来的。

    洛林在这中间所做的,不过是堵死雷诺的退路,打消他的疑虑,并引导出双方结盟的平台,就是这场符合贵人来访所需要排场的最普通不过的会面。

    轻舟顺着溪流被推了出去,亚查林微笑着拦住正要行礼的雷诺先生,和煦说:“老师,多年不见,看到您硬朗如昔,我就知道我们对主的信仰,主从来都感受得到。”

    “法兰西人的灵魂烙着主的印迹,我是主的忠臣孝子,便是主感受不到,回馈不了,也愿意终我一生来服侍供养。”

    “学生又受教了。果然,绕道来见您是正确的选择。”抢在雷诺先生前头,亚查林深深地弯下了自己的腰。

    雷诺先生触电般踏前两步,想要拦住亚查林行礼,但皮尔斯突然站出来,面无表情地阻碍到两人中间,更早一步阻断了两人接触的渠道。

    蛮横、直接、高傲的扈从,所作所为看似与洛林全无相同,那站在雷诺先生面前的笔直的小小身影却奇怪地带给人完全相同的感觉。

    雷诺先生只得尴尬地等着亚查林做完礼节。

    “纳尔洛……您是纳尔洛侯的……”

    “我是纳尔洛家的小儿子,23年前有幸随几位兄姊接受过您的指点,时间虽然不长,但您的学识让我受益终身。”

    “23年前……”

    “您果然不记得了。”亚查林豁达地笑了一下,“也是呢,那时我不过4岁,既不是你的入室弟子,当时的表现也不是格外出众……”

    雷诺先生感到越发不好意思。

    自己的学生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伸来援手,可自己不仅对他毫无印象,甚至在不久之前,还在怀疑他别有用心……

    仔细想想,就是真的别有用心又如何?

    一个拥有驱逐舰作为座舰,随手就取出4000镑当见面礼的年轻人,便是真的别有用心,目标也绝不可能是雷诺庄园。

    何必要杞人忧天!

    想到这儿,雷诺先生诚恳地低下头:“抱歉……”

    “您大不必感到愧欠。”亚查林说了和洛林一样的话,“感谢伟大的主,您上一次遭到不公正的时候我无能为力,但这一次,终于给了我报答您恩情的机会。这是主的仁慈。”

    “一切荣耀皆归于主。”雷诺先生在胸口划了个十字,“纳尔洛少爷……”

    “叫我齐格吧,老师,或者齐格菲也可以,萨伦说我临时改变了行程,冯这个中名不适合被外人知悉。”

    “萨伦又是……”

    “是这孩子。”亚查林温柔地把皮尔斯拽回身边,“他是萨伦,皮托里奥准男爵。虽然已经正式继承了爵位,可二级议会觉得他太过年轻,就安排他做了我的扈从,摆在我身边进行贵族实习,直到年满14岁。”

    雷诺先生更震惊了。

    一个真正的贵族,而且是头衔拥有者作为扈从,这确实是王室成员该有的排面,普通的骗子就算想伪装,也很难找到气度年龄都合适的演员。

    他自己就是礼仪的专家,一个孩子是否真的有教养,根本不可能逃出他的眼睛。

    难道……难道真的真的是真的么?

    雷诺先生深吸了一口气:“齐格菲,皮托里奥男爵的建议是对的,这里不是王国本土,冯的尊贵会引来太多麻烦,您不打算在这久留,还是化名更合适些。”

    “我听老师的。”

    终结式的发言,亚查林的人设在这一刻正式敲定。

    在礼仪专家雷诺先生的佐证下,这片穷乡僻壤里再没有人有资格去质疑化名为齐格菲艾格纳的齐格冯艾格纳,一个波旁的王室子弟就此横空而出。

    双方的心口都有大石落地,雷诺先生走上来挽住亚查林的手,皮尔斯这次再没阻拦,只默不作声地在后头扮演他扈从的角色。

    仅仅是这样的举动,雷诺先生已经觉得振奋不已。

    “齐格菲,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茵和妮娜这几天会贴身照料你的起居。她们都是当年追随我来新大陆的忠诚奴仆的后人,血统干净,性格纯良,年龄也合适,更重要的,我保证她们是处女。”

    “谢谢老师的美意。”

    “你先在房间安顿下来,下午的时候,我准备约几个本地的议员饮茶,顺便介绍给你……”

    “老师。”亚查林突然打断雷诺先生的话,“老师,我才从本土漂洋过来,需要休息。”

    雷诺先生的脸上闪过一丝急惶。

    “而且我只会在这里逗留几天,与其与那些议员先生一个个见面,不如……明天您带我去拜访本地的议长先生?”

    “拜访普里奥爵士……”雷诺先生为难了片刻,突然又兴奋起来,“这样,会不会……”

    “我是您的学生,老师,不需要把我当成外人。”

    “这样的话……今晚你好好休息,我得先和普里奥爵士见一面。”

    “那就麻烦您了,老师。”

    ……

    如此,一晃入夜。

    亚查林在雷诺庄园度过了消闲的第一天,至晚餐时,雷诺先生告诉他,普里奥爵士安排了一场酒宴,就在明晚,名义上是招待昨天到访的齐尔内德舰长。

    洛林和海娜也趁着白天的空隙回了一趟金鹿号,诺雅与贝尔已经快马加鞭去了附近的镇子,科林伍德少校也在港区的宾馆安顿下来,斥候们正式开始了情报收集工作。

    夜下半,晚餐结束,亚查林洗过澡,随便找个由头把两位年轻的贴身女仆打发出去,和皮尔斯一起在房间里等来了洛林。

    洛林随身带着两只精美的细长皮箱。

    皮尔斯好奇地接过来:“哥,这是……”

    “两套九成新的查尔维尔步枪,连带一百发纸壳弹。这里虽然是法兰西的海外省,可没想到,买到合适的步枪居然还挺麻烦……”

    “是枪!”小皮尔斯开心地接过箱子,“哥,怎么突然决定给我备枪?难道有人要暗杀亚查林?”

    “暗杀?”亚查林惊得一口酒呛进了气管,捂住心肺拼命地咳嗽。

    洛林郁闷地翻了个白眼:“钻石贵公子齐格菲纳尔洛还没在勒洛兰的贵族圈正式登场呢,谁会在这个时候筹备暗杀。”

    “那这枪……”

    “齐尔内德舰长昨夜入港,今天……大约比你们拜访雷诺先生略晚一些的时候,带着礼物拜访了普里奥议长,并成功见到了艾米丽小姐。”

    “斥候没有打探到两人初次见面的细节,但已经明确,舰长邀请小姐明天上午去东部滩涂猎白鹈鹕,似乎还准备在郊外用餐,小姐同意了。”

    皮尔斯听得目瞪口呆:“第一次约会……打猎?”

    亚查林露出一个少见多怪的浪笑:“这有什么可惊讶的,小扈从。打猎是文明与野蛮的织物,正可以在最紧凑的时间里全方位地展现出男性魅力,权势、阳刚、彬彬有礼,再加上一顿立在郊外的完美午餐,充分彰显出自己的财力和品味,试问情窦初开的少女如何抵挡?”

    “那岂不是……要糟?”

    “区区标准操作罢了。船长不是已经给我们准备了反击的手段么?作为登场前的热身,一场邂逅,果然是恰到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