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穿越小说 > 重生日不落当海盗 > 0026 阿萨辛隐身术

0026 阿萨辛隐身术

    水花过后,水面重归向平静。

    这种高潮之后乍然的死寂让人心惊。

    就像在诸神黄昏的末尾,象征绝望的黑龙尼德霍格从世界树的最下层爬出来,化身为海,一口吞噬了两位勇猛无铸的维京战士……

    他们一位是奥丁供养在英灵殿里的狂战士,无惧伤痛,愈战愈勇。

    另一位是继承尼奥尔德血脉的捕鲸人,呼风唤雨,坚韧倔强。

    他们都是世上难寻的勇士,是维京人中最顶尖也最纯粹的血脉。

    他们是骄傲,是历史,是维京海盗曾经叱咤七海,令整个世界为之惊颤的伟大力量。

    难道这样的人也会死?

    或者说这样的人……

    难道真得会如此轻易地死去,如此亟不可待地……想要回去属于他们的天堂?

    海娜的眼睛红了。

    她眯着眼慢慢脱掉宽大的罩衣,也脱掉了靴子,在海盗们面前展露出专属于阿萨辛的纯白色奇特战袍。

    “你也是狂战士么?”

    博尼特从这个突然变装的女人身上感受到了先前所没有过的巨大威胁。

    他用双手握住剑柄,平举到胸前。

    “我觉醒的时间比莱夫晚了两年,不过……是的,我也是狂战士。”

    “要是被切断了喉咙,你们能狂化么?”

    博尼特愣了一下,缓缓摇头:“不行,愤怒才能狂化,死了就是死了。”

    “那就好……”海娜用舌头轻轻舔了下刀尖,留下一抹刺眼的殷红。

    她说:“你可以死了。”

    ……

    洛林扛着莱夫跃下水面,双双沉向水底。

    高纬度的海水冰冷刺骨,刺激着伤痛,也振奋着精神。

    莱夫从失去敌人的茫然无措中清醒过来,双手攥拳,攻向洛林。

    洛林像游鱼似避开去,腿一摆绕到莱夫身后,曲起中指一拳捣出。

    这一拳正捣在莱夫的腰眼。

    莱夫恍若未觉,翻身扬臂想要抓住狡猾的敌人。洛林却先一步游上去,厚重的皮靴蹬在莱夫脸上,蹬出一串长长的气泡。

    莱夫沉得更快了。

    洛林翻过身,头下脚上抖腿逐上,向着莱夫的咽喉再次出拳,打出第二串长长的气泡。

    莱夫越沉越深,洛林越追越紧。

    在浑浊的海湾水底,复睑能帮助捕鲸人锁定对手,赤瞳却不能让狂战士寻见敌人的踪迹。

    就像在陆地上的时候,洛林倾尽全力也无法在莱夫手上讨到任何便宜,而现在是水下,这里是捕鲸人的主场。

    形势就此逆转。

    莱夫茫然无措地在海底挥着手、蹬着腿,洛林绕着他游动,一拳又一拳打向胸腹,打向咽喉,打向脸颊,打向肺部……

    沉重的拳头打在莱夫身上,每一拳都能逼他张嘴,每一拳都在挤压他血管里的空气。

    莱夫的身体开始窒息。

    晕眩的感觉驱逐了狂化,看不见的敌人让狂战士迷惘。

    赤瞳渐渐消散了。

    剧烈的疼痛混合在天塌似的虚弱当中,莱夫绝望地张大嘴,咕噜噜噜……

    ……

    海娜的样子像一道幽灵。

    她倒持着匕首,速度快若闪电,奔跑、跳跃、翻滚、折转,她一次又一次地接近博尼特,又一次又一次地放弃,远远退开。

    博尼特根本就追不上她的动作。

    无从反击,无法移动,他对海娜束手无策,只能选择最不像狂战士的应对,像乌龟一样把自己缩在壳里,用大剑和直觉严守住身上的每一处要害。

    海娜脸上的戾气越来越重,翡翠般的眸子死盯着博尼特,越来越凝,越来越利。

    她猛地后跃,扬手飞刀直射向博尼特眉心。

    博尼特慌忙挥剑去挡。

    就是这区区一瞬的分神,海娜不见了。

    头顶没有,脚下没有,眼前没有,两侧的余光也找不到……甚至连身后也没有!

    博尼特惊骇地发现,海娜彻底消失了。

    她……在哪儿?

    海娜在奔跑。

    在阿萨辛的技巧当中有一种奇特的隐身法,视觉隐身。

    它的基本原则在于避开目标视野的直视区域,并依照对方眼睛的高度躲避余光,无声行动。

    这个动作从投掷飞刀的一瞬间开始。

    她向后跃,目的是诱导博尼特在磕掉飞刀以后的第一时间把视野放到远端。

    而实际上,在掷出飞刀以后,海娜就迅速斜插,在接近博尼特的同时,也跑出他正前一百二十度的视野直视区。

    这是最简单的一步。

    离开博尼特的直视区后,她叼着刀,开始绕着博尼特奔跑,不是像人一样用双足奔跑,而是像猫一样,手脚着地,四肢并用。

    从四肢着地的那一刻开始,海娜就从对手的眼睛里消失了。

    博尼特很高,身高超过两米,眼睛的高度也超过一米八。

    海娜在距离他三至五米的地方游弋,忽快,忽慢,大部分时间都滞留在他的侧后或正后,偶尔也会伏低身子冒险从正面穿过,选取最短路径重回到安全区域。

    这一切都是在光天化日下进行的。

    在围观者们的眼中,海娜正用一种怪异的爬行不断试图接近博尼特,发起攻击。

    除了行进方式改变,这与她之前的很长时间里做的事一样。

    那时候博尼特追不上她的速度,目光总会慢上一拍,全凭着野性的直觉和精湛的技艺护住要害,让海娜找不到可乘之机。

    现在看起来也差不多。

    海娜堂而皇之地在博尼特身边游走,接近,远离,博尼特看上去笨拙而无奈,谁也想不到,他居然真的弄丢了海娜的踪迹……

    可这种技巧也不是无敌的。

    人毕竟不是真正的四足行走动物,海娜的身体再柔韧,对猫斗术的掌握再精通,不断地变向、变速甚至变形也会大量消耗她的体力。

    更何况她还要时刻关注博尼特的眼睛,不断心算和修正他的视野范围。

    劳心,劳力。

    只是短短一分钟的功夫,汗水已经打湿了海娜的短发,她开始察觉到手足酸软,干涸的喉咙只想大口地呼吸。

    她知道自己快到极限了。

    以这种状态发起攻击,不管博尼特作出什么反击,她都没有余力避开。

    可她不在乎……

    在瑟堡的时候,洛林用自己的行动教会她一件事,那就是船员必须对自己的船长负责。

    这是本分,也是尊严。

    洛林的船长是莱克,所以他拼着命去救。等知道莱克死了,他又放弃了巨额的触手可及的财富,毫不犹豫,选择了血债血偿。

    她的船长是洛林,洛林也死了,那么她需要做的就只剩下一件事……

    拼命,血债血偿,旁的一切都不必考虑!

    她耐心地和博尼特周旋,一分钟,两分钟,直到博尼特彻底放弃寻找她的踪影,她才真正放松下来,缓缓吸气,缓缓呼气……

    蹬足,扑击!

    哗!

    一只满是淤青的大手从水下伸出来,啪一下摁实了码头的地面。

    洛林拖着人事不省的莱夫撑出水面,用尽全身的力气爬上码头,瘫软在地上。

    他咧开嘴一笑:“看来这一次,华纳海姆赢了。”

    咚!

    像一座被人丢出来的猎豹雕塑,海娜正中在博尼特的鼻梁。

    博尼特,昏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