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小说 > 其他小说 > 问鼎 > 第四百五十八章 首善地

第四百五十八章 首善地

    王佑乘着海龙舟回到天京城已经几日了,天京城还是往昔的模样,有些肃杀,有些寂静。

    寒冬时节,天京城依旧笼罩在一层无法消除的阴影中——因为战争。

    不过这次,他们的皇帝归来终于带来了好消息,战争终于要结束了,朝廷要和草原进行和谈,南曜大陆将重归和平。

    王佑在归京的第二日向整个天京城发布了这个好消息,一开始人们还有些不相信,毕竟无定原之变过去二十年,燕国和草原对峙了二十年,突然就说要和谈了,的确让人不习惯。

    很快传遍了整个天京城,继而一层一层向外,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大燕国。

    不管和草原有什么仇恨,不管燕国的人多么想消灭草原,相比厌恶草原,人们更加厌恶战争。

    所以这一次,王佑在天京城得到了实实在在的支持,自登基以来王佑在天京城百姓的口中,第一次有了正面的评价。

    京城的一处酒楼茶馆里,茶客们像往常一样,过了午饭到这里来喝茶、谈天,这是天京城有钱有闲的人每天必备的活动。早上起来吃个早点,出去溜溜鸟玩玩狗,中午饱餐一顿,下午就到酒楼茶肆里泡上一壶茶,和市井的朋友们吹吹牛聊聊天,一直到华灯初上。

    晚上要么去画舫楼阁玩耍,要么就直接回家,早点歇息。

    他们不是天京城的权贵,不然不会来茶馆这种地方,但他们也不是什么脚夫、苦力、小商小贩,他们多是天京城附近的一些小地主,或者出租铺面的东家,总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且有时间耗费。

    这聊天的内容,不外乎家长里短,家事国事天下事,虽然其中吹牛胡说居多,但酒楼茶肆里鱼龙混杂,有时还真能漏出一些小道消息。

    最近几日,茶楼里讨论的最多的自然是王佑归京,宣布将和草原和谈的消息了,这消息一传开,茶楼的生意都好了不少。

    这仗虽然不在天京城打,可作为国都,天京城的日子一直都不好受,物价涨了不少,一碗茶的价钱翻了一番,新皇登基更是宵禁了好几个月,让这些闲人良宵无处可度。

    城西的老范上午遛过鸟,便钻进了茶楼,叫了一壶清茶,挂好笼子找了个地坐下,开始听周围人聊天找话茬。老范是最近才开始遛鸟喝茶谈天说地的,他本是天京城外的一个地主,在城里置了份产业,开始收租,算是过上了城里小老爷的生活。

    众人坐定饮茶,时间不久便有人说起停战之事。老范一声叹息:“能够两下罢兵自然再好不过,就怕再出变故。哎,那这次无定原之会,会不会再来个无定原之变啊?”

    老范的话引来了众人的目光,不过他说的正是大家都在想的,一个老者道:“这谁会知道呢,草原的蛮子一向不讲信用,什么礼义廉耻,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我看悬。”

    一个大汉又道:“当年无定原之变,连荼妃娘娘都死了。她可是草原人来着,照样逃不过屠刀。那些蛮子真的不是东西。和他们谈判可得加小心。”

    老范又道:“当今圣上神武,听说去东海之外,除掉了那个什么…什么组织,反正以后就要天下太平了。而且神策军天下无双,我看这蛮子是不敢再弄什么无定原之变了。”

    老范一说,有人点头赞同,有人则不同意,一个小年轻道:“什么神武,他这皇位都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

    这话一出口,众人脸色一变,老人忙道:“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好了好了,莫谈国事了,只要能天下太平,不要让燕国的子弟再去北方送命,大伙儿天天溜溜鸟喝喝茶,何乐而不为呢!哈哈哈!”

    这老人把话题一转,引到了那风花雪月上去,不再议论国事。可老范看起来并不甘心,他单独将那个大放厥词的年轻人拉到一旁,问:“哎,你说这个皇位的事,是怎么回事啊?”

    年轻人知道老范刚来这个茶馆不久,很多东西都不知道,见他这样好奇相问,心中有些得意,既然其他人不想听,他就说给想听的人听,于是把自己知道的和王佑登基有关的种种传言全都告诉了老范。

    老范听得很认真,不时地点头,嘴中还时常发出一些惊叹,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这让年轻人很是受用,越说越来劲,越说越离奇,自己还往其中添油加醋,说得好不过瘾。

    老范看起来也听得很过瘾,时不时讨论几句,显得特别的投机。两人从中午一直说到下午,即将日落,喝掉了两大壶的茶。老范看看时间不早,便提起鸟笼和这个年轻后生道别,临别前问:“这位小哥,说了这么说,还没有问问你的姓名,家住何处?”

    小年轻道:“我叫沈豪,家住城东,呃,家里是开粮油店的。”

    原来沈豪是家中独子,从小娇生惯养,每日就在这茶楼酒肆中厮混,最喜欢听故事侃大山。自来不知道轻重,也不知道敬畏二字为何物。

    他看看日头,茶喝的差不多,牛吹得差不多,该去酒楼和朋友喝点小酒听听小曲了。也和老范道别,直道:“再会再会,下次还来这里,我和你讲讲墨门钜子的事!”

    沈豪离开了茶楼,没走多远,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竟然是老范,奇道:“哎,怎么是你啊?怎么,还没聊够,要不要晚上一起喝个酒啊?”

    可是老范却不为所动,他挥一挥手,从附近围上来几个穿着夜枭服的人——竟然是枭卫。

    这群枭卫将沈豪团团围住,老范道:“故事我的确没听够,还想听你再说说当今圣上的事。不过不是在这儿,我们去枭卫府聊聊。”

    沈豪这个时候才明白,这个老范根本不是喜欢听他吹牛,他是天京城枭卫的探子!

    这下,他终于明白那个老人说“莫谈国事”事什么意思,枭卫的名头他是听过的,枭卫府更是个有去无回的地方。本以为随口吹吹牛没什么了不起,这下子竟真的要折在自己的这张嘴上?

    他的腿已经软了,一下就要瘫倒在地上,围着他的枭卫上前扶住他,老范道:“带走!”

    沈少东就这么被几个枭卫给拖走,而街上的民众甚至没有一个敢驻足观看,生怕多看一眼也被枭卫怀疑,给带到枭卫府去。

    至于老范,他继续提着个鸟笼,准备再到酒楼、饭馆这些地方去转转,看看有没有像沈豪这样喜欢胡说八道的人,好抓起来交给枭卫处置。

    老范自己并不是枭卫,而是枭卫的眼线,自从枭卫府换成雷大统领后,像老范这样的眼线是越来越多了。他们无孔不入,平日里和普通百姓没有任何区别,却监视着周围人的一言一行,一旦发现有越界之处,立刻召唤附近的枭卫捉拿。

    老范正准备拔腿离开,一个刚刚捉拿沈亮的枭卫折了回来,对老范道:“你回家去吧,晚上另有安排,在家等着!”

    见这枭卫这么说,老范领命,晃晃悠悠回了城西,在那里他有一处小宅院,离宅院不远的地方有几家铺面,这些铺面是老范用佃租买下的,租出去给人开店,靠着收租的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至于他为什么要做枭卫的眼线,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老范回了家,妻子在家中,见他回来,奇道:“这么早就回来了?”言语里,似乎盼着自己的丈夫晚些回来才好。

    老范道:“上面有事吩咐下来,让我回家等着。”

    听丈夫这么说,妻子给老范挂好衣服,让丫鬟端了盆热水过来给老爷洗洗脸。

    老范的宅子不算大,家中除了老婆外,有一个丫鬟,一个厨子,一个花匠,除此之外没有别人,两人膝下也是无儿无女,端得是奇怪。

    天慢慢黑了下来,老范一家在一起吃晚饭,五个人一桌,都没有什么话讲。只有老范的妻子偶尔会给老范夹点菜。厨子和花匠很快就吃完了,各自回屋休息,剩下老范、妻子和丫鬟三个人,他们吃的很慢。

    外面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丫鬟赶忙起身,跑去院子里开门,门一开,一个人站在门口,风尘仆仆的模样,问:“这里是范老爷家吗?”

    丫鬟原本冷漠的脸上已经换了一副笑容,道:“是,这里是范老爷家,老爷!您的客人来了!”